中华小当家(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为四川省乃至全国数一数二的有名的国营餐馆,菊下楼每天都宾客云集,生意兴隆。作为这家著名餐馆的厨师一员,清晨天才刚刚蒙蒙亮的时候,所有厨师都已经准备好一天的素材,开始为今天的料理费尽心血,绞尽脑汁,只想着奉献出自己全部的力量博得客人的一时喝彩。

    林老爹在临死前对林宝贝千叮万嘱,一定要成为菊下楼新的掌厨人,并且为他当年的事洗清冤屈。可是如今……

    林宝贝独自在厨房里面刷着盘子和碗,抬头看了看菱形窗户外面微明的天色,掩嘴打了个哈欠,清明如水月的双眸布满了鲜红的血丝。

    “已经三更天了啊,怪不得脑袋昏昏沉沉的……”

    不过也没什么办法,谁让她现在只是个三等厨师呢?在菊下楼这种数一数二的饭店里,像是她这种等级的厨师随处可见,自然要干比平常人更重的活,每天起早贪黑被人的支使。

    林老爹生前是一位酷料理的优秀大厨,他将一生都奉献给了厨房和美食,并且在这里结识了她的生母亲。平心而论,林老爹做的菜算不上是最美味的,可是其中所包含的厨师的心意,绝对不输给任何一个人。

    林老爹一边嘱咐她完成他未了的心愿,可是这十几年里却又言传教告诉她,料理是能够给人带来幸福的东西,不可以将复仇的心注入料理里面。

    “阿爹,你这不是为难人吗?又要帮你实现心愿,又不能拿料理当复仇工具,唉……”忍不住轻摇着头深深一个叹息,把洗干净的盘子和碗放到橱柜里面摆放整齐后,林宝贝揉着酸痛的肩膀和腰肢,哈欠连连地朝后院的住处走去。

    *****

    离菊下楼不远的深宅大院里亮着几盏灯,斜倚在软榻上的少年着朱红色水衫。明明是艳到极致显得俗气的颜色,穿在他上却有着说不出的艳丽妖娆。

    “总算是……睡下了。”

    他微微睁开那双慵懒妩媚勾人心魂的丹凤眼,姿势优雅地歪着头看厨房的灯一盏一盏熄灭,眼眸波光流转带出说不出的无限魅惑和风

    “阿平——阿平——?”手指轻轻握着绘制精美的折扇敲击扶手,提醒某个消极怠工的小厮专心工作,男子沙哑低缓的声音透露着几分疲惫,狭长妩媚的丹凤眼却直直望着厨房。

    “阿平……去收拾一下卧房,本少爷要准备休息了。”

    工作果然很累吗?从他所在的阁楼二楼甚至可以看见,那抹纤细柔的影捶着背走向住处的样子。肯定很辛苦吧……

    他虽然没有亲体验过那种经历,可是家庭环境使然,他从小也耳濡目染了一些,多少知道……每年菊下楼新招的小厨师,被那些所谓的老师傅压迫,这种况可说是心照不宣的。

    他只是没有料到,从阿平的描述里感觉应该很张扬的少女,居然会为了自己的父亲如此忍气吞声。让人钦佩,也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如果白天不好好补眠,这样子连续熬夜他根本坚持不下去的。想到这里,红衣少年瞅了一眼还在打呼噜的阿平,脸色蓦地一黑,用力咳嗽了一声喊着小厮的名字,“阿平!”

    这家伙!都怪他平里太放任他了,他这做主子的还没有休息,下人居然都开始大呼了!

    “……啊哈?少爷?!是,是的!”

    早就已经歪着脑袋睡了一觉的阿平,听到少爷冷不丁的呼唤他的名字,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直起来。一看外面的天,脸色都变了几变。他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

    “少爷,您这就睡了吗?啊哈……都这个时辰啦,少爷您是该睡了。”

    目光落在从这里刚好可以看得清楚的菊下楼的后院,阿平的眼中顿时浮现出一抹了然,可是却又带着几分疑惑地看向红衣少年。

    “少爷,其实只要您的一句话,林姑娘完全不用这么辛苦的。直接成为厨房负责人,不是很好吗?林姑娘的手艺您是知道的,您究竟是为什么要……”这样麻烦来麻烦去的,一边看着林姑娘辛苦,一边自己心里又不是滋味儿。

    每每夜都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陪伴着她,却又硬起心肠不愿意告诉林姑娘真相。唉……你说,少爷他这不是自己找虐受吗?

    如果换做是他阿平的话,面对自己喜欢的姑娘,说不定直接就冲上去了!咳……好吧,如果对方是那位美若天仙的林姑娘,或许……他需要像少爷所说的矜持一下。

    “阿平,事没有这么容易解决的。”红衣少年看着后院厢房的灯熄灭,脸上浮现出一个满是柔的微笑,手执折扇敲打着掌心对后的小厮解释道,“她来这里的目的不单是为了给她的父亲正名,如果我所料不差,她的目标大概是成为菊下楼的掌厨人。”

    “但是让一个没有经过正式厨师资格认证考试的人,尤其还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成为堂堂国营餐馆菊下楼的掌厨人,先不说她首先会心中起疑,就是其他人也不会服气的。”

    “只不过嘛……”不等阿平张大嘴巴想问些话,红衣少年轻轻摇了摇头,笑容宁静温和地说道,“我相信,以她的实力和为人,不出数一定能让大家心服口服。到了那个时候,任她是去是留,至少我这里是已经仁至义尽了。”

    仁至义尽到这种地步,已经不能用这个词来解释了好吧?少爷分明是对那位美貌如花的林姑娘动心思了!

    抬头看了一眼明显还在口是心非死鸭子嘴硬的少爷,阿平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少爷,我去给您铺。”想想自己悲哀的还没有开花就已经凋残的初恋,阿平只能强打起精神收拾好自己破碎的玻璃心。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的,他根本没资格追求那么优秀的女孩儿。现在再加上少爷似乎对她动了心思,唉……还是算了吧,当不了她的夫君,能离近些看着她,这样也是好的。

    “少爷,您早些就寝吧。林姑娘这种况,至少还要再持续半个月的。”有些心疼和自惭形秽的阿平,看着多了两个黑眼圈的少爷,压下心底的苦涩笑着说道,“少爷您要是还不放心,我偷偷去前面打探些况,再回来跟少爷您汇报就是了!”

    少爷心仪林姑娘事算小,万一把自己的子折腾坏了,再一个不小心闹到老爷那去,那他也不用在这个家待下去了。没办法,他只好毛遂自荐去做偷听的勾当。

    “阿平,你……”红衣少年神色古怪地凝视着阿平,良久,才扯出一个轻柔宁和的微笑,姿态优雅美好地点了点头道,“好吧,那事就交给你你了。”

    阿平能认清自己的立场,这真是再好不过了。少了他的一些麻烦,也多了认识她的机会……

    “是的,少爷!”阿平用灿烂若朝阳初升的笑容,掩饰住心底诉不尽的酸涩。谁让……他为下人,少爷却是主子呢?

    其实他早就应该认清楚的,少爷吃了那份腌黄瓜之后,就一直对林姑娘念念不忘,甚至特意差人查明当年的事真相,又不惜花重金说服众人请林姑娘来菊下楼。

    这般费尽周折几经周章,根本不是像少爷口中所说,只是希望故人之后过得好些,那样简单就可以解释的。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用尽心思,那他绝对不可能对她没意思!

    他也应该知足了,换做是其他主子,知道他居然有这样的心思,就是立刻让他收拾包袱也不过分的。

    少爷虽然子骨差了些,可是论相貌,论家世,论为人,都是一顶一的好。林姑娘那么年轻貌美又厨艺卓绝的女孩子,要配少爷这样惊采绝艳家境优渥的好人自然再好不过!

    *****

    半年后,菊下楼的掌柜从上面接到命令,任命林宝贝担任菊下楼的掌厨人。

    于是,在同一个厨房的大家真心的祝福中,笑靥如花接到任命书的林宝贝,终于完成了林老爹的第一个心愿。

    林老爹的宝贝女儿成了新的掌厨人,这中间自然少不了某位少爷的暗中推动。比方说,偷偷替她料理掉那位害林老爹穷困潦倒的恶厨。

    是以,林宝贝这半年来的生活说苦也苦,可是要说一帆风顺,这升迁任命也未免太顺利了些。就在她暗自揣测是不是有高人相助的时候,等了半年总算盼得云开月明的少爷,终于在林宝贝提出想去广州修行的时候,第一次隔着帘子跟林宝贝正式见了面。

    “你就是这次新上任的掌厨人?”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划过水晶串成的珠帘,华服少年隔着水晶珠帘,凝视着那抹近在咫尺的窈窕影,一时间神竟然有些恍惚。

    比起初次见面时清水挂面的模样,如今的她多了几分成熟妩媚的风韵。柔顺的黑发服帖地包裹在头巾里,虽年幼却形体姣好,清雅脱俗犹如一朵出水之莲。

    “林宝贝……是吗?”很通俗,却让人心生亲近之意的名字。他呢喃的声音宛若轻柔的羽毛,清风吹拂般散入林宝贝的耳中。

    “看得出来,你的父亲很你。”简单的字眼,却饱含为人父母的与心意。

    “我可以叫你阿贝吗?”听阿平说,厨房里的师傅都是这么叫她的。他也跟着这么叫,是不是……可以稍微拉近一些跟她的距离?

    “可以的,少当家。”早已从掌柜的口中得知菊下楼真正的负责人是这位半年前刚从广州回来的少当家,林宝贝抬眸望着帘幕后方出声说话的人,表面上看不出有丝毫异样。可是实际上,早在听到那一声‘林宝贝’的时候,她的嘴角就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在听到少当家用带着期待的口吻问可不可以叫她阿贝的时候,林宝贝的表已经从抽搐、无奈恢复成了淡定。

    阿爹啊,你当初就是给我取名字叫阿花也比较宝贝好啊,你不觉得每个人都叫你女儿宝贝宝贝的,很……很让人难为吗!唉……好在她这半年费了不少劲儿,让大家一直改口叫她阿贝,不然……别人动不动宝贝师傅的喊,她真是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少当家,其实我这次来见您,是有事想求您同意的!”

    未免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大少爷,继续说出让人难为的话,林宝贝决定先发制人。

    “想必您已经听说了,我打算去广州进行为期三年的料理修行之旅。打算取得特级厨师的称号归来后,再正式担任菊下楼新的掌厨人。如今,只盼望少当家的一句批准!”

    “三……年?”他好不容易才熬过这艰难的半年,居然……马上又要与她分开三年之久吗?打开檀香木的折扇挡住半边脸,华服少年面色复杂地望着林宝贝。

    “一定要……那么久吗?”虽然理智上知道一般修行之旅都要三年,可是感方面……他的心意让他无法端正公平的给出她答案。

    这半年间的暗中观察和打听,足以让他对这个清雅如莲的女子,产生超出平常范围的好感。可现如今,他还没有向她表明心意,她居然就要走了吗?

    “如果本少说不准你走,阿贝……你还是坚持要走吗?”

    “少当家怎么会问出这种话呢?”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林宝贝哑然失笑,轻轻一个抬头,盯视着华服少年,目光犀利而坚定,“我的回答是,自然还是要走的!而且我不认为,您有权利阻止我做我想做的事。”

    她从来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为了这辈子的至亲委曲求全这打半年,她已经是心中相当憋屈了。如今特地找了个借口打算离开,或许哪天心好了还会回来的。如果这位少当家死活不愿意,那就休怪她,连声招呼都不打,收拾包袱直接走人!

    林宝贝的回答让华服少年,一时气血上涌,弯下腰抑制不住咳嗽起来。

    “少当家?少当家您没事吧?”神讶异地望着水晶帘后方的人,林宝贝的声音难得透出一丝焦急,“少当家,您的体还好吗?”

    天啊,一时不查。她居然忘记了这位大少爷,是出了名的倾国倾城貌,多愁多病呐……

    “少当家,如果您今天体不舒服,那不如……我们改天再谈好了。我也不是……非急着这几天离开。”有些别扭地说出违心的话,林宝贝看着帘幕后面模模糊糊的影,不由得在心底长长一声叹息。

    唉,没办法,谁让对方眼下是她的衣食父母呢。虽说没有他大少爷的批准,她也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前往广州。可是有了这位大少爷的正式文书,带上车夫跟她一起的话,她这个路痴至少不会迷路啊!

    “咳咳……我没关系的,你不要害怕。”担心自己的病症吓到她,华服少年强撑着体,扯出一抹苍白美丽的笑容,隔着帘幕对林宝贝说道,“三年,本少就给你这三年时间。不过……我有条件。”

    不过?林宝贝心里咯噔一跳,忍不住抬头瞅着帘幕后方的人。这家伙不会打算让她签什么霸王条款吧?一般况下这种转折句后面的内容,都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好东西。

    从帘子这边能够清楚看见少女脸上变幻莫测的神,华服少年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摇晃着手中的折扇嗓音轻柔而悦耳,如同羽毛轻轻拂过人内心最柔软的部分,饱含着说不出的缱绻温的话语轻缓吐出:

    “阿贝,本少这半年来只吃你做的菜,一三餐,从主食到配菜乃至是汤水,你的味道充满了我的生活的角角落落,如今早已成为习惯无可更改。三年的修行之旅本少尚且可以勉强撑过去,可是等三年之期结束以后,本少希望你可以答应,以后为我做一辈子的饭菜。”

    因为少当家吃她做的饭菜,所以她就要为少当家做一辈子的菜?林宝贝的眉毛猛地一抽,心底涌现出怪异的绪。她本来就是菊下楼的厨师,做出来的菜让少当家品尝,自然是无可非议的事。

    可是……怎么她就是觉得这句话有哪里说不上来的不对劲呢?

    见少女的眉头皱得几乎能夹死一只苍蝇,华服少年眼底的笑意蓦然加深了许多,语气也愈发的轻柔悦耳蛊惑人心,“这样不是很好吗?路费车夫以及推荐书,本少都可以一手包办。只要你答应为本少做饭吃,一切都是好商量的,嗯?”

    那个带着淡淡鼻音的上扬的尾音,让林宝贝不自觉地想起,她每次算计人时说话的语调。

    可是抬头看看人家大少坐姿轩然,隔着帘子依旧散发出高贵的气息,她只好暗自低下头,拍拍口,,安慰自己那一定是产生的错觉。

    人家一个深宅大院里长大的病弱少爷,怎么可能像她想的那样故意算计人呢?谋论是不好的,不能把人都想得那么坏!

    想到这辈子林老爹的多方教导,林宝贝心虚地默念着阿爹,将方才不小心得出的真相,尽数清扫出了脑海之外。

    “少当家的心意阿贝先行谢过,如果没有其他事,阿贝就不在这里打扰您了。半个月后,阿贝希望能收到正式的通关文书。”

    少女自信而不张扬的笑容,犹如四月天的明媚阳光,明明是那样的妩媚漂亮,却又不会让人觉得过分耀眼。

    华服少年不轻叹一声,掩唇语气轻柔舒缓地说,“本少自然会做到的。阿贝,记得与本少的承诺,三年之期一到,本少决不会再放手。”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林宝贝抽动着嘴角,神无奈地回答道,“是的,少当家。三年之期一到,阿贝一定会正式接替菊下楼的掌厨之位,一定不会食言而肥的!”

    “嗯,好的。”华服少年轻轻柔柔地笑了,轻柔而干净的嗓音,在房间里袅袅散开,有着说不出的动听。

    “本少,会等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要写成病弱妖孽腹黑男的,结果写成了病弱温和腹黑男OTZ

    大概病弱苍白纤弱的美男,没办法撑起妖孽的气场吧,所以……大家就凑合着这位病弱温和类型的美男吧o(╯□╰)o

    虽说人家现在年纪仍是少年,不过有病在,本来就活不了多久的。小小年纪就将家中的长老玩弄于股掌之上,正式接替家族产业后大刀阔斧进行革新,这些……都是以林宝贝的角度所看不到的事,少爷为她做的事,远比她所知道的要多得多。

    好吧,事实上她根本不知道她一帆风顺的成为菊下楼的掌厨人,全都是因为有少爷这位大神在她背后撑腰啊……

    可怜的少爷……

    附上一张阿贝师傅成年后的美图,千挑万选才找出这张非包子脸的囧……看样子应该是成为特级厨师后的图片,很有特级厨师的高手风范和气势呢O(∩_∩)O~

    阿贝师傅是传统美人啊,一看就是贤妻良母的类型XD

    “你的味道充满了我的生活的角角落落,早已成为习惯无可更改……阿贝,本少要你为我做一辈子的饭菜。”

    捂脸,我突然被这句告白萌住了肿么办?嗷——虽然不是我最动心的妖孽男,可是这种笑容温和却又腹黑的类型,也是我的我的菜啊XXD

    趴地——刚注意到字数突破二十万字大关了,一般这种快穿文都不会超过二十五万字的,不过我看我对这一部相当有,如果亲们也想继续看下去的话,我大概会继续写,写到三十多万字都是有可能的哟,当然,前提是你们也要给我写下去的动力才行啊!

    仔细看看的话,我每一章在作者有话说里写下的内容,比你们所有人的评论加起来字数还要多,你们于心何忍!你们于心何忍呐!!!撒卖萌打滚求包养求长评求小萌弹喵~~~~~~

    ↓↓↓↓↓戳了就是包养了哦~人家真的很好养的,包养我吧都包养我吧O(∩_∩)O~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