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小当家(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深秋时节,朔风骤起。

    这家人迹罕至的菜馆今闭门谢客,如果有心人从旁经过,还能听到里面传出隐约的啜泣声。

    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体态柔美十三四岁的少女,如花朵一般含苞待放。万种柔绰态如同一阵软风拂面,少女特有的清新甜美的如水气质,犹如梅花初绽般清丽脱俗。

    “阿爹,阿爹……”眼泪如同掉了线的珍珠,顺着脸颊滑落在地上。少女穿朴素的布制衣裙,浑却散发出一种清澈如水的气质。她紧紧握住上皮包骨头老汉的手,一双如清明如水月的眼眸波光盈盈。

    “宝贝,宝贝啊……”林老爹努力着想要起,他浑浊的眼珠已经看不见光明,只能靠摸索的抓住女儿的手,自然也忽略了在他喊出宝贝的时候,曾经的林零,如今的林宝贝,那反的嘴角一抽。

    “阿爹……您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女儿……女儿一定会替您办到。”强忍着泪意对老汉说道,少女唇边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即使经历了这么多次的生离死别,每一次面对至亲眼睁睁地离开,她心中还是有说不出的难过。

    子养而亲不待,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宝贝啊,别难过。你阿爹我这辈子也算是值了,能娶到你娘那么好的女人,现在还有你这么孝顺的女儿侍奉前。唉……”

    “阿爹……不要说这种话,娘已经不在了,您如果也跟着走的话……”抽搐了一下嘴角,努力无视那个宝贝的称呼,林宝贝扶着林老爹坐起来,望着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阿爹……别走……”

    “都多大了还这么。”林老爹习惯想拍拍女儿的头,却一不小心拍到了她的肩。神一怔,林老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带着几分感慨的意味微笑道,“宝贝你也长大成人了,阿爹没有什么可以留给你的,眼看着我这辈子就要到头了,阿爹如今就只有一个愿望……”

    “阿爹,您说。”可千万别是让她赶紧找个人嫁了,或是一早就给她安排了娃娃亲什么的啊……心里咯噔一跳,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可是看着阿爹老泪纵横的脸,林宝贝只能强忍着泪流满面道,“只要是阿爹您的愿望,女儿一定会为您实现的!”

    “好,好!有女儿你这句话,阿爹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林老爹顿时激动得手舞足蹈,他用力拍了拍林宝贝的肩膀,可是真正落在她肩上的力道,却如同羽毛漂浮过一样。

    不是林老爹他自夸,他这个女儿不但人长得漂亮,继承了他的厨艺也是一顶一的好。只可惜,只可惜啊……他这个女儿天生灵气人,却偏偏生为女儿。如若不然,拼一拼他向往了一辈子的特级厨师,估计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唉……”虽然还有这么多的不圆满,不过上天已经很厚待他了。这一生他唯一觉得悔恨的,大概……就只有那件事了。因为那件事,连累妻子跟他受苦,不过青年就与世长辞。而如今又让女儿整为他的体奔波,如花的年华却早早担起家里的重任。

    林老爹的绪从激动到叹息,林宝贝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心里转过无数古怪的心思。

    “宝贝啊,阿爹只剩下这么一个愿望。你也是知道的,阿爹曾经是菊下楼的掌厨人,只可惜被人所害,最后沦落到这一地步……”

    林老爹提起不堪回首的往事,一时间克制不住流下泪来,他苦口婆心地抓住林宝贝的手,已经看不见的眼睛却直愣愣地望着她。

    “宝贝,阿爹已经没机会再回去了,可是宝贝你不一样。宝贝你的厨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定能代替阿爹成为菊下楼新的掌厨人的。记得,一定……要帮阿爹洗清冤屈啊!”

    “阿爹这辈子,就只剩下这一个愿望了……”

    林老爹临终前的每句话都饱含深和悔恨,林宝贝尽管很无奈他一口一个宝贝的喊,可是父亲临死前最后一个愿望,为人子女她说什么也不能拒绝。

    于是林宝贝反握住林老爹枯木般布满皱纹的手,泪意满盈的眼眶红红的声音哽咽道,“阿爹,如果这是您最后的愿望,那么女儿一定会替您实现!”

    “好,好……有女儿你这句话,阿爹……可以放心的去了……”

    说罢,心事已了的林老爹,居然就这样撒手人寰了。

    “阿爹……阿爹……?”林宝贝一愣,看着阿爹的体一歪,眼泪刷刷刷地落下,再也止不住满腹的悲伤,捧着脸坐在边哇哇大哭起来。

    她这辈子过得并不很幸福,娘亲在她还没记事的时候,就因为家庭过重的负担走了。那之后就是林老爹又当爹又当娘的,将她一手拉扯长大。

    就算她从出生就带有前世的记忆,一个连走都走不稳的小孩子,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她只能看着林老爹被菊下楼里的竞争对手陷害,最后不得已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开了家店。那个害他们家沦落到这一地步的男人,居然还不死心,又放出谣言来污蔑不善言辞的林老爹,抹黑他们店的名声。

    就这样,林老爹苦苦支持着这家店,以维持生计,却终究……因为超负荷的工作累倒,这之后几年只能躺在上,靠她端茶送水喂饭把尿。

    宝贝,宝贝。

    林老爹并没有读过多少书,给她取名字的时候,只是想着女儿就是他的心肝宝贝儿,他一定要护得女儿一世周全,让让快快乐乐的成长。

    虽说后来事与愿违,林老爹缠绵病榻多年,连累女儿跟他一起受苦受累,还要支撑起整个家,这个名字却饱含了一位父亲对女儿所有的和祈愿。

    “阿爹,您放心好了。菊下楼掌厨人的位置……早晚有一天会是我的!”十三岁的林宝贝,红着眼眶给林老爹合上了眼。

    *****

    烈炎炎,毒头晒得人头发晕。林宝贝在自家罕有客人上门的店门前,眯着眼睛拿着一把自制的扇子乘凉。

    前些子她去菊下楼观察了一下,那是一家家族企业式的国营餐馆,在四川省是数一数二的有名餐馆。

    她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找了大厨,没想到对方一听说她是女孩子,连年龄都没有问,厨艺也不经过考察,直接就命人将她轰了出来。

    无计可施之下,她只好想其他办法。阿爹此生最大的愿望,一是洗清当年的冤屈,让她成为菊下楼新的掌厨人,第二个大概就是成为特级厨师了。

    特级厨师可以说是万里挑一的顶级厨师,如果能获得特级厨师的荣誉称号,靠官方指派成为菊下楼的掌厨人,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只是,林老爹一辈子也没能奋斗出这个名号,再加上她是个女儿家,林老爹大概从一开始就没期待她完成这个重任,所以自然也不会想到,她现在居然在打这样的算盘,计划着等赚够了前往美食之都‘广州’的盘缠,就把全部家产(其实只有一个破屋)变卖了出发钻研厨艺。

    “好……死了啊……”

    四川的夏季是最难熬的,林宝贝眯着眼扇了一会儿风,还是感觉一点儿也不凉快。上黏答答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劲儿。

    “等了半天也没见客人上门,干脆闭门歇业好了。嘿嘿……回去喝冰镇酸梅汤去!”

    想到前几想办法弄到的冰块,再想想酸梅汤那酸酸甜甜的可口滋味儿,林宝贝立刻感觉到一阵如饥似渴,站起搬起小板凳就打算把店门关了。

    “等等——等等——!”夹杂着焦急和担忧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接着一个随从打扮的少年跑过来,强而有力的大手死死扒着即将合上的门框,急促的语气透露出来人的焦虑和担心:

    “店家,能给碗冰水喝喝吗?我家少爷中暑了!”

    “我这都要歇业了,你没看见吗?”林宝贝神不悦地把门敞开,看了眼停在道路中央的豪华马车,如墨玉般的眼眸闪过一道精光,掩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稍等一下,马上就来。”

    豪华马车,看起来很好说话的娃娃脸小厮,这次大概能赚上一笔意外之财了!

    *****

    不过转眼间的功夫,林宝贝端着一碗特制的冰镇酸梅汤出来,满脸依依不舍地递给那个小厮,“特制酸梅汤,拿给你家少爷喝吧,好喝的话别忘了给钱。”

    不是她无时无刻不想着钱,实在是家境所迫,无可奈何。

    虽说她的空间耳环里有不少宝贝,可是她这个家境一贫如洗的少女,究竟是从哪里得到这些的?万一被某些讨厌的家伙盯上,事可就麻烦了。

    她一向最讨厌麻烦,所以宁愿多费些事,也不愿意去招惹那些可能的麻烦。

    过了一会儿,那人又急匆匆地跑了回来,跟她差不多大的娃娃脸少年,看着竟像是要哭出来一般。

    “怎么办?怎么办?我家喝完之后居然直接晕倒了……”

    明明年纪看着不大,嗓门怎么会这么高……林宝贝不胜其扰地掏了掏耳朵,皱着眉头看着飚男高音的少年,微微眯起眼睛语气淡淡地道,“你确定他是中暑而不是饿昏了吗?如果只是中暑的话,喝完我特制的酸梅汤,他绝对会精神百倍的!”

    “这个……”少年听到林宝贝平静无波的话,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努力回忆了一下后咋舌道,“少爷……最近一直吃不下东西,难道说,少爷真的是饿晕的?”

    天啊,这要是说出去,菊下楼的少当家居然被饿晕了,他们菊下楼岂不是要名落千丈?不行,绝对不能让这姑娘知道马车里坐着的就是菊下楼的少当家!

    “那还用说。大天的不想吃东西,属于正常。不过我很好奇,你居然不知道备些容易下咽的吃食。”当然了,如果是第一次出远门,会不知道准备这些,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那个……姑娘,我该怎么办?”小厮被林宝贝说得一愣一愣的,半晌儿,笑容腼腆又羞涩地问道。

    “你问我?很简单。”林宝贝懒洋洋地抱着手臂靠在门边,瞅着马车露出来的华服一角,暗中揣测着对方的份,并庆幸这次宰到了一条肥鱼,面上仍然不动声色一片淡然。

    “我这家小店虽然没什么名气,可是饭菜至少能让你家少爷下咽。怎么样,要不要尝一尝我做的菜?不出半个时辰,我保证你家少爷活蹦乱跳的。”

    她其实完全可以理解那位少爷的心理,宁愿饿得晕过去也不想吃东西,小时候每到夏天她也是这样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每到夏天她就没什么胃口,除了偶尔做一些清淡的粥放冷再吃,或者用辣椒刺激着胃勉强吃点儿东西,她基本上是什么都不愿意下肚的。

    看那辆装饰豪华的马车外部蒙着一层灰尘,应该是从外地千里迢迢赶过来的吧。路途遥远,如果不是四川本地人,很难适应这里的气候,会觉得食难下咽也是正常的。

    “那……”那人犹豫了一下子,瞅着眼前摇摇坠的危房,再想想车里岌岌可危的少爷,终于一咬牙狠下心说道,“麻烦上些容易下咽的清淡小菜,我家少爷子骨比较弱,不要做太过刺激的饭菜。”

    “好的。”林宝贝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掏出发绳将头发束得高高的,打着哈欠朝自家的小厨房走去。

    要不是为了尽早赚够路费,她才不用这么累死累活的。唉……真是可惜了,这个世界没有人习武,不然,她使出轻功没没夜地飞过去也不成问题啊。

    *****

    片刻之后,林宝贝端着一份冷面,一碟作为搭配的小菜,还有一碗特制的冰粥,再次出现在少年的面前。

    “拿给你家少爷吃吧,吃得满意的话,记得多给些小费哦。”

    笑眯眯地把盘子递给少年,林宝贝一脸自信的笑容说道。

    冷面最适合在这种天气吃,清爽可口,配菜是一碟腌黄瓜,饭后再来一碗冰粥尝尝,再大的暑气也可以撑过去了!

    那人也算是病急乱投医,根本没期待这家破旧的菜馆能端上什么菜,可是看着林宝贝端上来的菜色,光是看着那清凉的搭配就觉得食指大动,顿时看向林宝贝的眼光多了几分讶异。

    “麻烦你了,我这就给少爷端过去。”这些菜别说是少爷,他看着都馋虫大动。真是想不到,这么偏僻的小地方,隐藏着这样的高人。

    *****

    车内,着华服面色苍白如雪的少年,体纤弱无力地斜倚在软榻上。即使边放了不少降温解暑的冰块,他还是被这酷的暑气折腾得晕了过去。

    “少爷,快醒醒。来吃点儿东西吧!”

    耳边嗡嗡嗡嗡的乱叫唤,华服少年不胜其扰地睁开眼,语气居然带上了几分委屈,“阿平,我不想动……”

    “少爷,您不用动,我来服侍您就好。”阿平立刻有眼色地夹起一块腌黄瓜,递到华服少年微微张开的口中,不掺杂一丝影的笑容爽朗又阳光,“您尝尝看,味道应该还不错的。”

    “唔……这个味道……”眼底闪过一道讶异的光芒,华服少年睁开那双妩媚的丹凤眼,介于少年的青涩和成年男子的成熟之间的嗓音,混杂着几分低沉和沙哑的魅惑缓缓响起,“阿平,这家店的掌厨人是……”

    “回少爷,只是一个小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不过……长得漂亮的。”想到之前少女慵懒地打哈欠的模样,少年不脸上一红,面带羞赧地低下头说道,“尤其是那双眼睛,好像是会说话似的,嘿嘿。”

    “哦?”饶有兴味地看着从小随侍边的阿平脸红,华服少年拿着折扇轻轻挑起遮阳的竹帘,透过缝隙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少女窈窕的段,和那张……似曾相识记忆深处的脸。

    “居然……是故人……”印象中小时候的他很难伺候,家里面养了那么多厨师,只有那个有着憨厚笑容的男人的饭菜,能让他偶尔张张嘴动动筷子。

    可是后来发生了那件事,那个人……被赶出了菊下楼,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而自从那以后,他对于饭菜愈发的挑剔,本来体就不怎么好,这回更是三天两头的生病。

    居然……一直没有离开过吗?难道是仍然心存侥幸,希望家里那群利熏心的亲族,能够放弃表面上国营餐馆的荣耀,留下他继续担任菊下楼的掌厨人?

    唉,真是个天真的男人啊。难怪会被那么不起眼的小角色,折腾到……现在这样穷困潦倒的地步。

    林老爹,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不是个聪明人。他做的菜和他的人一样,朴实,却能够打动人的肠胃,人的心……尤其是他的。

    黑亮卷翘的长睫毛微微颤动,映衬着他本就苍白细致的肌肤,虚弱似浮云般飘忽。沉默了半晌儿,华服少年手执折扇挡住脸颊,微微叹息了一声。

    “阿平,去拿一斛珍珠给那个姑娘。”

    “哦,对了……”微微闭上了眼睛,华服少年的声音霎时变得低沉许多,他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有气无力地轻轻靠在软榻上轻声道,“别忘记告诉她,他特制的腌黄瓜……很美味……”

    “少爷?”长相普通忠心耿耿的阿平少年,讶然地抬起头看着华服少年,“只不过是一顿普通的饭菜,根本用不了这么多小费的……”

    “本少爷的话,你都不听了,啊嗯?”华服少年懒洋洋地扯开前的衣襟,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膛。

    “好菜,自然担得起好价格。”

    当年如果不是他尚且年幼,还没能正式接管家族产业,那件事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林老爹被逐出菊下楼,连带名声也一落千丈。之后他从家里的仆从口中,得知不多的他们的消息,却也只听说林老爹和夫人离开城镇,看形……似乎过得不是很好。

    阿平说做菜的是小姑娘,那也就是说……林老爹,已经不在了?

    华服少年若有所思地轻轻摇着折扇,透过竹帘之间的缝隙凝望着那抹纤细的影,“这个味道,只要不是我记错了……当年那件事,果然是有内幕的吗?……这次,绝不会……”

    “阿平,快去快去。”见阿平一直没有动静,华服少年出言催促道,“让姑娘家久等,不是君子所为!”

    “少爷……”他本来就不是君子好吧,他只是个普通的小厮。阿平听得黑线不已,满脸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我这就去。”

    还是别跟不问世事的少爷计较了,少爷的心思可不是他能揣摩的,既然少爷都已经这么吩咐了,那就……按照少爷吩咐的做吧。可是……还是会觉得不划算,实在不划算啊!呜呜……

    心疼不已地捧着一斛珍珠出去,阿平远远望见少女倚在门边,神慵懒还带着三分妩媚,顿时脸上又染上绯红的色彩,咳嗽了一声才别扭地走了过去。

    “喂,我家少爷很满意你做的菜,说你那碟特制的腌黄瓜尤其美味。这是给你的小费,好好收着吧!”

    望着一脸不舍得和不愿,却又不得不交出珍珠的少年,林宝贝兴味盎然地勾起唇角,伸手接过意料之外的丰厚小费,笑容多了几分真诚的意味,“替我谢过你家少爷,以后有空常来吃哦。”

    “唔嗯,我知道了。”阿平怏怏然地应了一声,有些失望地看着林宝贝。那个……她难道没什么可说的吗?比如说,对他这个人有什么看法……

    阿平低着头在原地故意磨蹭了半天,抬头见少女依旧是笑眯眯的不说话,只好带着说不出的怅然之离开了。

    虽然这个女孩儿厨艺很好,长得也美,可惜……他们终究只能是陌路人。

    “慢走不送,一路顺风哦~”

    林宝贝目送着豪华的马车朝城镇的方向驶去,随手将刚拿到的珍珠一股脑丢进空间耳环,拍了拍手面带笑容地朝房间里走去。

    有了这些珍珠当盘缠,去广州磨练厨艺之旅,总算可以提前出发了。接下来就只剩下……取得地方官员的保荐信。

    离实现阿爹夙愿的那一天,越来越近了……菊下楼,她总有一天会亲手得到它!

    而那个机会,居然很快就来到了。

    *****

    几后,林宝贝收到菊下楼负责人的亲笔书信,说是已经查明当年那件事的真相,希望能够由林老爹重新担任掌厨人。

    “哼,人都已经不在了,再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又有什么用!”用力捏着书信的手指骨已经发白,林宝贝唇边溢出一抹了冷笑,脱口而出不含丝毫绪的话语,和她仍有些婴儿肥的外貌,以及宝贝这个名字,完全不符合。

    “这个机会,可是你们亲自送上门来的。不要怪我……巧取豪夺!”

    作者有话要说:先来一个人物介绍,事实上……这些人在我的文里,都不算是主角o(╯□╰)o

    刘昴星,人称(小当家)菊下楼的继承人,“四川仙女”阿贝师傅的儿子,有极强的料理天赋。金铃的弟弟,及第(女主角嘟嘟的父亲)的徒弟,通过广东四年一届的特级厨师大赛,成为史上最年轻的特级厨师。

    阿贝师傅,小当家的娘亲,人称仙女,以美貌和厨艺名扬天下。生前经营“菊下楼”,著名的女特级厨师(在动画版里女特级厨师就出了俩,一个是阿贝师傅,另一个则是小当家参加特级厨师大赛时的主考官,广州的铁娘子雷花)。

    金铃(另译精灵= =),小当家的姐姐,暂时掌管菊下楼

    咳咳,我这次给女主安排了一个病弱妖孽美人儿,噗……算算的话,至今我给女主安排了多少不同类型的男人了?

    博雅:憨厚老实天然呆类型

    达西:高傲冷漠贵族绅士型

    鲤伴:风流倜傥花花公子型

    教授:……这个不算男主吧

    绯樱闲:高贵美丽冰山美人

    花满楼:如沐风的贵公子

    宙斯:这个……能算男主吗

    哈迪斯:你在心口难开,闷

    云天青:口上花花耍无赖型

    神崎润:玩世不恭深不悔型

    未来:……

    好吧……我发现我对我家女儿真不是一般的好啊,每一世安排的男人都是不同类型的,囧……你们还有什么喜欢的类型,都可以提出来哦。我会寻找相对应的人物角色,如果那个人我也很萌的话,会考虑看看加上的哦O(∩_∩)O~

    下一章预告:

    “你家少爷叫什么名字?”

    “我家少爷姓刘,名芒星。”

    “芒星?我知道从前有位国君,名字叫做芒辰呢(详请参见不思议游戏,星宿的儿子取名叫芒辰)。芒星,芒辰,星辰……真是个好名字啊。”

    “……你连在一起读读看,就不会这么说了……”

    “咦?连在一起吗?好吧……刘,芒星……流氓星?囧……”

    他以后生个孩子,完全可以取名字叫流氓兔,噗……笑得花枝乱颤的林宝贝,还不知道她说出自己的名字后,会引发怎么样的风暴……

    林宝贝,林宝贝……宝贝,宝贝……宝贝儿……

    林宝贝:滚——你叫谁宝贝儿呢?!!

    PS:上一章留言终于超过了二十个,洛娘真的是好感动好感动~~~~(>_<)~~~~

    看样子,你们非要我撒卖萌才肯留言啊,嘤嘤嘤,好吧,只要你们肯留言,让我躺平卖萌任调戏都是可以的哟,眨巴眨巴星星眼,我都已经卖萌了,你们都留言吧!都留言吧!章节留言超过二十个的话,我坚持更哦亲!

    本来想放一下中华一番霸气的背景音乐的,可惜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链接,囧……只好把网页链接发上来,大家点击复制粘贴去听听吧,真的是各种霸气外漏不解释啊XXD

    最后,感谢yld3115403025亲的小萌弹,这是我生以来收到的第一个地雷啊,感觉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过了,内牛……抱住乃,蹭蹭~你不解释~

    本来打算写一些让人食指大动的菜色的,可是后来我考虑了一下现实况,根本没有客人上门的餐馆,能拿出冷面和腌黄瓜已经算是不错了,冰粥那揍是奢侈品啊奢侈品,真正令人垂涎三尺的美食,等到宝贝儿(噗)成了菊下楼的老板娘以后,再正式端上桌让大家欣赏吧XD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