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四(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天色微明,在清幽月光映照下的剑舞坪,姿窈窕的少女正在舞剑。

    她的剑光里仿佛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纷繁绪,刚开始她的动作并不快,像是真正的舞蹈那般折腰扭转,可是渐渐的,只见她的动作越来越急,越来越快……

    她整个人如同被包裹在一团银辉里,最后的一击电光火石间剑气如虹,如天边消隐的月光最终归于虚无……

    “好剑法!大家都说夙玉师妹天资高,进步快,可是如今看来,如果没有这复一的勤勉训练,想必也无法达到现在这般高的境界。”只可惜在夙玉师妹的剑法之中,其他多余的心思未免太过明显,这一点或许会影响她后的修行。玄霄暗暗滑过这样的心思,带着些激赏和鼓励的眼波掠过她,面上却是一如既往的冷凝。

    “玄霄师兄?!”不曾料到这个时辰有人出来练剑,习惯了早起独自一个人训练,不期然在看到玄霄的那一刹那,夙玉惊得连手中的剑都要握不牢固。

    “夙玉师妹……难道不想见到我?”看到夙玉饱受惊吓面色惨白的小模样,玄霄不皱了皱眉,原本清冷的声音此刻近乎凝结成冰,“如此,玄霄不便打扰师妹清修,这就离开罢。”

    说罢,玄霄作势就要转离开剑舞坪,惊了一跳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夙玉,急之下抓住了他的衣袖:“玄霄师兄,夙玉……夙玉不是这个意思!”

    “哦?那夙玉师妹是什么意思?”自己也说不明白为何会松了口气,心有些莫名的纠结的玄霄,转过看着比自己还要纠结的夙玉,不知为何居然产生一丝愉悦的绪。

    “夙……夙玉……”第一次遇到如此厉害的制冷器,暗暗惊叹不已的夙玉猛抬头,看到玄霄冷若冰霜的神,不苦着一张脸低下头去,“夙玉只是未曾料到师兄起得这般早,有些……有些所料不及罢了。剑舞坪又不是夙玉一个人的,师兄要练剑的话,夙玉……自然也是欢迎的。”

    玄霄意味不明地凝视着夙玉,许久,才望着他被夙玉揪着的衣袖,微微勾起了唇角,“夙玉师妹,你不放开我的衣袖,我待如何才能练剑?”

    “啊……啊!对、对不起,玄霄师兄!”从心底敬畏这位比教授还有气势的师兄,夙玉面上泛起不自然的红晕,连忙一把松开玄霄的衣服,背过去低着头不说话了。

    “夙玉师妹,你刚才所使的剑法,并不是派中的剑法,可是从别处习得的?”不能让气氛一直沉寂下去,无可奈何只好主动寻找了话题,望着背对自己一言不发的夙玉,玄霄头一次体会到了何为‘无语凝噎’。

    “这……是的。”抬起头看着不知不觉近面前的玄霄,夙玉在心底如泣如诉的叫苦,面上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容,语气颇为生硬地回答道,“是夙玉少时流浪途中,得一高人传授所得的。”

    “流浪?夙玉……你的家人……”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字眼,玄霄看着笑容勉强的夙玉,心忽然间用力地揪起了,“难道说……”

    “实不相瞒,夙玉幼时丧父,少时丧母,十五岁便离家开始流浪。幸得掌门师尊赏识,拜入琼华派门下,这才免去成为山林精怪腹中之物的可悲命运。”说着这并不是谎话的谎话,夙玉的笑容是愈来愈勉强。玄霄师兄,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你用如此恐怖的眼神盯着我……究竟是为哪般啊为哪般……

    玄霄望着夙玉快要挂不住的微笑,不在心底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比起他自幼父母健在家境殷实的况,看起来聪慧明澈灵气人的夙玉师妹,居然会有这般凄苦难言的少年经历,当真……令人怜惜,又令人钦佩。怪不得第一次在剑舞坪见到她,就觉得这位新师妹的气质不同寻常,糅合着少女时代特有的柔聪灵,又有着说不出的稳重雅静。

    “夙玉师妹,你刚才所使的剑法很好,不过仍然有少许不足之处,如果配合琼华派的心法,想必会……”在心底做出了一个决定,望着夙玉满含惊诧的眼光,玄霄开始手把手指点起她的剑术和法术。

    不得不说,曾经被西门吹雪亲自指点过,再加上几世为人的勤加磨练,如今辅以玄霄传授的心法,将剑术和法术合二为一的夙玉,修为更是以一千里的速度进步着。

    心照不宣或者说是心有灵犀的,从这天起,每凌晨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夙玉总会早早地来到剑舞坪,不一会儿穿戴整齐的玄霄走过来,两人有时候会互相切磋一番,交流一下今修炼的心得,有时候则是什么也不做,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点点,只觉得心静神怡,自有一番说不出的沉静温馨。

    “天悬银河,繁星灿烂,真是令人心开阔……夙玉未曾想过,清晨的星光,竟也如此的美丽,与夜晚的……大不相同。”说完这句话,夙玉不由得紧张地望向玄霄。

    据她多以来所观察的结果,玄霄师兄似乎除了练功之外,唯一的兴趣就是夜观星空。希望刚才她说的无心之言,不会刺激到这位冰山闷男。

    看着朝阳自后山缓缓升起,环绕着剑舞坪的浓雾消散,晨光熹微,远近的景物依稀可以辨认,玄霄不自觉轻轻勾起了唇角。

    “醉花荫里的凤凰花,不是夙玉师妹的最吗?夙玉师妹如若喜欢的话,我们择一同前往醉花荫,那里的星空才是最美丽的。”

    “师兄?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看凤凰花?”受宠若惊的夙玉睁大眼睛,诚惶诚恐地表示惊吓之,“可是,玄霄师兄平练功那么忙,夙玉哪里还敢劳烦师兄……”

    “练功之事不可急躁,速则不达,适当的休憩也是必要的。我们便约好了,后闲暇时若有兴致,就一起去醉花荫赏花,夜观星空,等待朝阳初升。”

    那岂不是……一天一夜都要和玄霄待在一起?夙玉的脸色霎时晴不定变幻不停,许久,她才勉强提起一口气弱弱地道,“那……我们就说好了,一言为定。”

    “嗯。”玄霄偏过头,望着面色微红呼吸急促的夙玉,语气不自觉带上一丝温柔,“我们说好了,一言为定。”

    ☆★☆★☆★☆★☆★☆★☆★☆★☆★☆★☆★☆★☆★☆★☆★☆★☆★

    ——剑舞坪——

    “嘻嘻,夙玉师妹居然被掌门师伯罚了!她不是最受掌门师伯宠的弟子吗?”

    “切,什么最受宠的弟子,还不是师尊偏心,有什么好的修炼法门和秘诀都给夙玉!”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夙玉师姐天资极高,又肯刻苦修炼,怎么会被罚呢?这件事绝对有内幕在!夙玉师姐可不是天青师兄那样的人!”

    “我看到玄霄师兄先行一步出来,而且脸色似乎非常的难看,难不成……这件事跟玄霄师兄也有关系?”

    “你说,该不会……夙玉和玄霄他们俩产生了私,被掌门师伯和长老他们发现,结果……”

    “嘘——小声点儿。她过来了。”

    ——思返谷——

    第一次不是迷路而是被罚来思返谷思过,一路上看着同门的师兄妹们冷眼嘲笑,间或夹杂着几道同和怜悯的眼光,夙玉只感觉到一阵阵无法喘息的压抑。

    终究是……人力无法胜过天命吗?可惜,她不想就这样甘心认命。让她认命,除非她不存在于这世上!

    深呼吸一口气,夙玉不由得加快步伐,笔直地往思返谷跑去。

    “玄霄,夙玉,我今命你二人前来,乃是有一件关乎本派的大事要交托!”

    回想起当时师父太清真人,满脸骄傲又压抑着激动的表,夙玉径自走到一棵树下面,圈腿坐下胳膊环抱着膝盖,眼神闪过几丝迷茫和挣扎。

    她拜入琼华派自然是为了修仙,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位严厉又不失长者的慈祥的师父,居然会糊涂到妄图以双剑网缚妖界,然后借助昆仑天光使整个琼华派飞升。

    就算真的可以凭借双剑到达昆仑天光,仙界会许一个门派突然飞升吗?想想也是绝不可能的,只可惜,完全被白飞升的念头冲昏头脑的师父和师伯们,根本听不进去她的劝说。

    “……夙玉,你莫要冥顽不灵。先不说夙瑶的资质不如你,单是这双剑宿体,须得是生辰之中、阳极盛之人,你和玄霄是为师万里挑一,下山寻访多年,才找到的最适合阳双剑的宿主。此等重任,非你两人不可。”

    白飞升是琼华派几代人的夙愿,原本在她与玄霄师兄一同被叫去训话,掌门师父和几位长老都在的时候,她就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对的气氛。可是真正听到后面师父说的那番话,她脑海里哪里还有什么升仙的想法,如果说升仙需要用整个妖界来陪葬,她宁可放弃成仙直接下山去。

    她是曾经恨过妖怪害死娘亲没错,她也曾经在独自漂泊的过程中,不止一次出手杀死袭击她的妖怪,可是当过男人,也当过女人,当过人类,也当过妖怪的她,并不觉得妖怪全是邪恶的,需要被消灭的。

    梦貘一族窃取人类的梦境,她尽管对此感到不喜,却也不愿因此灭了他们全族。

    想来想去找不出解决办法的她,只好顶着诸位长老痛心疾首的眼光,玄霄师兄难以理解的复杂神,出言拒绝成为望舒剑的宿主。

    “……师父,请恕夙玉资质浅薄,承担不起如此重任。如果琼华成仙要牺牲百万生灵,夙玉宁可就此下山,不再是琼华派的弟子,请师尊将夙玉逐出师门!”

    “夙玉,你、你……你怎的就如此糊涂!为师命你去思返谷闭三,想清楚自己究竟错在哪里,再回来跟为师说你的回答吧!”

    就这样,曾经当过四百多年的妖怪,无论如何也狠不下心灭掉整个妖界,成就琼华派白飞升夙愿的她,成了师父和诸位长老失望透顶的存在,就连玄霄师兄也……因此对她怒目相视拂袖而去。

    “夙玉,你早晚有一天会后悔今的决定!”

    “唉……玄霄师兄,你就那么想修炼成仙吗?成仙……就真的那么人吗?”想到玄霄师兄当时震怒离去的场景,夙玉不自地深深叹息了一声,双手环低头看着地上的小草,仿佛要将地面盯出个洞来。

    她说不准对玄霄师兄究竟是个什么感觉,比起口上花花还时常动手动脚的云天青,尽管有些冷淡却君子风范举止彬彬有礼的玄霄,自然是更加对她的胃口的。

    她不知道仙四完整的在讲什么故事,可是她知道云天河的父亲是云天青,母亲是夙玉,而他的母亲夙玉最的男人则是……玄霄。

    “夙玉师妹,你再这么盯下去,也不可能盯出个花来的。师兄我给你带了些好东西,怎么样?高兴点儿,喝两口吧!”不知从哪个角落冒出来的云天青,笑吟吟地晃晃手上拎着的几壶酒,丝毫没有打扰到别人清静的自觉,笑容不容拒绝地在夙玉旁坐下,将特意带来的点心也一同放下了。

    “天青师兄,我现在……心很不好。”夙玉的目光从糕点和酒壶上面扫过,摆出一张‘我现在很不爽’的脸,然后面无表地抬眸盯住云天青,动作豪爽地拿起一壶酒,往两人中间的位置重重地一放。

    “既然天青师兄特意带了酒过来,那我们不大醉一场,岂不是太可惜了?天青师兄,你今天就陪我好好喝一场吧!”

    “哈哈,这个,这个……”没有料到夙玉会如此爽快的答应,原本打算将美酒独吞的云天青,此刻不尴尬地挠挠头讪讪道,“那个……夙玉师妹,你真的能喝酒吗?酒这东西伤体,我看你还是别喝了。”

    “少说废话!你是男人的话就给我爽快点儿!”满是鄙视地瞪了云天青一眼,再也顾不上跟他矜持推辞,夙玉直接抱起酒壶大口大口喝起来,这剽悍的举动让云天青大跌眼镜。

    “夙……夙玉师妹……”这样喝酒会喝醉的……这句话,云天青最终没能说完。因为他看到了,夙玉眼角滑落的那颗泪珠。

    夙玉师妹看来真的伤心了,那么,偶尔大醉一场也无妨吧!抱着一种微妙的纠结心理,云天青也伸手拿过一壶酒,开始一口一口地喝了起来。

    “好酒!我说,天青师兄又去‘须臾幻境’了吧,酒仙翁跟你的关系似乎不错。”酒量只能算是一般的夙玉,半壶酒下肚便开始昏昏然,喝醉酒就变话痨的特,也在此刻得到了展现。

    “我说师妹……就算你被玄霄师兄撂了面子,也没必要这么自暴自弃吧。”想到过来思返谷的路上,同门师兄弟们窃窃私语的内容,云天青不扶额叹了一口气。他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夙玉,语气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夙玉,这世上好男人还多的是,你难道就非认准他不可了?比如说,我对你其实就……”

    “云天青,你为什么是云天青呢?为什么你不是云阿三,不是别人,非要是云天青……”已经喝醉了的夙玉,根本没听见云天青在说什么。她摇摇晃晃走到云天青面前,跪坐下来,双手捧起惊诧的云天青的脸,一双如暗夜幽辰般的美丽杏眼,水光盈盈,里面酝酿着浓浓的醉意。

    “天青师兄,你为什么要姓云?呵呵,呵呵呵……玄霄师兄,又为什么非要是玄霄呢?……”

    她想起了每清晨做早课,都会遇见玄霄在剑舞坪,那时天大多还没有变亮,天悬银河,繁星点点。

    他们俩之间不需多言,只是互相点头示意下,就开始默契地练剑。

    有时她在修炼的过程中遇到难解的地方,玄霄师兄便会放下手边正在练习的剑法,很有耐心地跟她细细讲解不懂的难点。

    那段子,真是……美好极了。

    “玄霄师兄,为什么你不能理解我的想法?!成仙,成仙难道真的就那么好吗?好到……你宁可让整个妖界陪葬……”泪水打湿了夙玉的脸颊,她整个人扑倒在云天青怀里,泪眼朦胧地抬眸凝视着他,声音夹杂着一种难言的苦痛。

    “夙玉……你喝醉了。”望着比平多添几分醉意,面若桃花红艳动人的夙玉,云天青强装镇定地拿下她的手,心中漾起一缕异样的感。

    “呵呵,喝醉?不,我没醉,我没有喝醉……”种种纠葛的绪交织着涌上心头,心潮澎拜,难以平静,几坠泪。抬手拭去眼角滑落的泪水,夙玉仔细凝望着云天青,好半天,才扬唇笑了笑醉醺醺说道,“你不是玄霄,你是……云天青……”

    “玄霄啊玄霄,你说……为什么他要是玄霄,你又为什么要是云天青呢?如果你不是你,他也不是他,我也不是我,那该有……多好……多好啊……”

    稀里糊涂说着些颠倒东西的话,直到最后夙玉醉倒在云天青怀里,也不明白云天青纠结的神究竟为哪般。

    “我不是我?玄霄师兄不是玄霄师兄?夙玉师妹也不是夙玉师妹?夙玉师妹……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啊?”

    低头望着怀里醉得一塌糊涂,白皙的面颊上还挂着泪痕的夙玉,纠结万分也得不出结果的云天青,只好长长叹息一声,放平双腿好让她睡得舒服些,自己则拎起剩下的酒壶继续斟饮。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愁来明愁。

    作者有话要说:00没有玩过仙剑四,但是大体上知道这是个悲剧,知道云天青和夙玉都死了,玄霄被冰封之后成魔了,然后琼华派飞升的梦想最终没有成真。不过亲世代具体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换句话说,她知道的其实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八卦o(╯□╰)o

    要是早知道成仙要付出整个妖界的代价,她当初根本不会选择拜入琼华派的,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啊,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_╰)╭

    玄霄很帅,可惜他终归只是个过客。唉……有时太过闷了真的不好啊,最终只能沦为可怜的苦货……

    夙玉妹子的单人美图,果然是个漂漂的香香的软妹子啊(╯▽╰)

    可惜软妹子被冰山冻伤了,没办法只好转向青爹的怀抱,期待青爹能以如沐风般的温柔,融化妹子那颗几乎僵死的心……噗~

    青爹说:看我啊看我啊夙玉!我的剑也可以舞得很好的!后我天天舞剑给你看,别说天刚蒙蒙亮,就算整整夜的给你舞剑,我都心甘愿啊!所以……你千万不要被玄霄师兄那个闷货给拐走了啊!!!

    结局一:青爹被玄霄的粉丝们人道毁灭了……

    结局二:夙玉恼羞成怒把青爹人道毁灭了……

    结局三:远目,看下一章大概就能知道了……

    PS:小声问,最后一张图远处站着的那个男的究竟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