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骑士(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他无法决定每一次的份,却可以决定自己如何死亡。

    林零一直不是个大公无私的人,相反,多少沾染着现代人的冷漠自私。只是,那份自私往往被他那张欺骗世人的脸给掩盖了,罢了。

    ☆★☆★☆★☆★☆★☆★☆★☆★☆★☆★☆★☆★☆★☆★☆★☆★☆★

    那天林零晕了半个钟头,好在绯樱闲一直在生他这个愣头青的气,躲在屋子里一步也没有走出来。

    然而,愈发苍白没有血色的手,和看起来不像活人的脸,都让林零意识到一件事。

    他,离完全堕落成LEVEL-E,所剩的时不多了。

    想到有一天要靠吸血维生,然后逐渐丧失感和理智,只余下掠夺同类的本能。

    他……宁可选择死亡。

    吸血鬼猎人不正是这样一种存在吗?只是,在他自私的结束现在这段人生之前,需要先想好如何安抚时候可能会暴走的闲。

    即使看起来再怎么温柔端庄的女子,一旦涉及到所之人被杀掉的况,都不会淡定自若的。尽管……他一直不明白,他究竟是做了什么,才让闲对他产生这种错误的感

    好吧,其实他这张脸还是可以看的。摸了摸目前这张俊逸清隽的脸,林零不由得勾起一抹苦涩的微笑。

    要是闲看上的是他这张脸,那他也不需要如此纠结了。活了三千年之久的纯血之君,同类当中比他更有男人味儿,气质优雅份高贵的男多了去了,可惜……闲却惟独对他产生了这种感

    他想,从闲把手交到他掌心的那一刻,他就应该隐隐约约察觉到什么的。只可惜,当时的他一心想着自由解放,完全没有理会这么荒谬的事实。

    一个活了几千年的女吸血鬼,而且还是份尊贵的纯血之君,居然会看上他这个伪男人?

    当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闲,我出门了。”

    姿态优雅地转过子,林零含笑望着和服女子,脸上逸出温和的笑意。

    “嗯,你路上小心。”

    绯樱闲的嘴角微微上翘,语气温和得令人吃惊。

    如果是以前,她绝不会相信,她会甘心过着如此平淡如水的子。可是现在,她只盼望这种平静的生活,能够一直、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目送着衣着整齐的林零离开,绯樱闲唇畔一抹轻柔的微笑,久久,挥之不去。

    真希望,就这样陪他到世界的尽头……

    ☆★☆★☆★☆★☆★☆★☆★☆★☆★☆★☆★☆★☆★☆★☆★☆★☆★

    杀气震慑着四周,几乎要灼烧皮肤。呼啸而过的凛冽冷风,吹得人的脸颊……生疼。

    “我说,你们不是一直想杀我吗?呐,我现在就给你们这个机会。”温润如玉的男子语气轻柔无比,悦耳动听的优雅嗓音令人目眩。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点着嘴唇,眸中冰冷的视线看不到一丝感,“不然,凭你们的手和能力,就算再过一百年,也是不可能杀死我的。”

    “所以,我有条件要跟你们讲。听见了吗?”

    林零居高临下睥睨众生的态度,让同样自负高傲的吸血鬼猎人,不约而同感到怒火中烧。女的那个吸血鬼猎人还好,男的吸血鬼猎人却忍不住了。

    “即将堕落的人形野兽,居然也敢跟猎人谈条件?”样貌生硬线条分明的男子,冷冷皱着眉头倨傲地说道,“我劝你还是爽快点儿赴死吧,看在你尚存一丝理智的份上,我下手的时候会干脆一些的!”

    “阿娜答!”他旁边面部线条柔和一些的女子,听到林零的话却微微皱了皱眉头,拉住了想要冲上去干掉他的丈夫,嗓音清冷却带着一丝暖意地道,“你不如听听他想说什么吧,我觉得这个人不像完全堕落成LEVEL-E的样子。”

    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LEVEL-E,如果不是协会亲自下达命令,让他们来追捕这个LEVEL-E,他们真不敢相信,面前笑容亲切温柔的俊美男子,居然会是堕落的吸血恶魔。

    “你难道在怀疑协会发布的命令吗?”男人狠狠皱了一下眉头,望着妻子满脸的不赞同,“就算他现在还不是LEVEL-E,再过不久也一定会堕落的!而我们的责任,就是将他们无一例外的全部抹杀!”

    “阿娜答……”女人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轻轻摇了摇头,妥协并且让步地开口说道,“那,至少听听他想说什么。”

    “这位夫人真是心地善良,我相信,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女人啊,果然心要柔软得多哦,连被他利用了都不知道。面带笑意地抬眸看着说话的女人,林零眼底倏然划过一道精光。看在她帮自己说话的份上,就留下他们一条命好了。

    “阿娜答,又不是多么大的事!”见男人仍然板着张脸,女人死死拽住他的衣角,朝林零友好地笑着说道,“好了,你说来听听吧。”

    “我不会辜负您的好意的。”林零的眼神蕴含着坚定的意志,声音不再像先前那般满是蛊惑,而是带着几分遗憾地轻声开口道,“事实上,我早就知道我有一天要堕落成LEVEL-E,所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希望能保持着理智死去。但是……”

    “夫人也是过来人,应该可以理解我如今矛盾的心吧。”他轻轻扬起了唇角,空气里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瞬间被突如其来的暖意所包围,他眼神温和眸光真挚地开口,从唇畔吐出一番感人至深的话,“我只有一个放不下的人,她是纯血种的吸血鬼。我原本是献给她的‘食物’,她却对我产生了感,并且决定跟我一起出逃。”

    “原来那个传言竟然是真的?!!”这个男人就是跟吸血鬼私奔的那个人?男子的脸色不一变,握紧手中的狩猎之枪,盯视着林零目光复杂,“你可知道,吸血鬼和人类,根本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对方还是自以为是的纯血种。”

    “我知道,我都知道。”林零满脸无奈的笑容,摊开手耸了耸肩道,“我自己也知道不可能,所以从未回应她的期待。只是,她好不容易从牢笼里逃出来,我不希望因为我的消失,让她再度跟那些人打交道。”

    “两位,请答应我一个自私的请求。在后闲跟元老院产生冲突的时候,你们能代替我保护她吗?闲她……真的是很温柔很温柔的女。”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大概也会对闲动心的吧。只可惜……

    “这封信,到时候请代我转交给闲。她看完信上所写的内容,就算知道是你们动的手,想来也不会为难你们的。”

    林零怅然若失的忧郁神,落在女吸血鬼猎人的眼中,变成了重重义的体现。

    他居然,如此为他们着想。第一次觉得吸血鬼其实是可悲的生物,女吸血鬼猎人脸上浮出一丝怜悯的表

    如果他不是LEVEL-E该有多好,就算是C等级的吸血鬼也好啊,看了他之后她才明白,原来,吸血鬼之间也是可以有美好的恋的吧。女人在心底为他们无果的恋感到惋惜,可是,为世世代代守护人类的优秀猎人,终究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

    “你要说的都说完了吗?你所提出的要求,我们都会尽量做到的。”女人跟男人轻轻点点头,得到了丈夫沉重的点头诺后,目光凝望着林零沉声说道,“你应该知道,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

    “我明白。”林零坦然舒缓地笑了起来,如沐风般给人以好感。他露出云淡风轻的神,笑容平易近人而且温柔,“麻烦你们了,谢谢。”

    谢谢他们,给予他这段荒唐的旅程,一个终结。并且,代替无法面对闲的他,给这段感画上一个句号。

    “你……真是个奇怪的男人。”比起真正的人类更加感,而且……字字句句让人感受到他的真心。明明已经变成了吸血鬼,却仍然保留着人类的心。

    想必,原先为人类时的他,是一位很优秀的男士吧。如果……

    女人面色复杂地朝他开了枪,下一秒,林零在空旷的土地上,消失了踪影,连灰烬……都被骤起的大风吹走,干干净净,不余一丝一缕。

    只可惜,这世上……永远没有如果。

    女人看了看空无一物的地面,抬头望着面色冷毅的丈夫,带着说不出的叹息说道,“阿娜答,我们离开吧。”

    ☆★☆★☆★☆★☆★☆★☆★☆★☆★☆★☆★☆★☆★☆★☆★☆★☆★

    “闲,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不在了吧。假装不知道你的心意,微妙地保持着距离,这样的我很讨厌对不对?

    闲,从你告诉我一段时间之后,我会成为LEVEL-E的吸血鬼,我就明白,我终将有一天离你而去。

    闲,我无法接受自己成为靠鲜血为食的生命体,但又无法坦然直率地向你说明这一点。我很抱歉,你可以尽管骂我,没关系。呵呵~”

    绯樱闲几乎可以想象得到,林零写这封信时温和的眼神,和带着些许自嘲笑容的神,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并且越抖越厉害。

    “零,你居然敢,你怎么敢……如此欺骗我!玩弄我的感!”

    她紫色的眼眸充血变成了红色,苍白而骨节分明的手死死捏着信,另一只手却不由得捂住了嘴巴。因为,她看到了接下来的话:

    “闲,我说过我是顶尖的药剂师,可以找出克制吸血鬼的本能的方法,是真的。虽然我到现在还没有研制出最完美的代替品,但是这个叫做‘血液锭剂’的东西,可以暂时压制住你想吸血的.望。

    闲,我无法对你的生存方式提出异议,所以你尽可以过着习惯的生活。我只是希望有一天吸血鬼和人类,能够以一种更为平和的方式相处。或许,哪天双方互相通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吧。”

    “可是,没有了你的婚姻,又有什么意义……零,还是你以为,我是那种见异思迁的女人?”

    绯樱闲扬起寂寞而苍白的笑容,充满雾气的眼眸中满是伤感。

    他们相处的这段子,她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就算吸血鬼和人类有天真的能和平共处,没有了他的世界,还有任何存在的意义吗?

    “零,你既然研究出这样的东西,那又为何要故意寻死?只因……你无法接受我?呵呵,其实我完全可以明白的。你那么聪明,相信能看出纯血种的占有有多么强烈,我……当然也不例外。”

    归根到底,她也不过是个普通女人。一旦陷入的魔障,便无法脱,不可自拔。

    “零,就像你所说的那样,你,真的是个自私的人啊……”但即便是这样自私的他,她还是义无反顾地上了。她说林零是一个笨蛋,可是实际上,最笨的那个是她才对啊。

    看着全蔓延着哀伤的和服女子,上负着伤的夫妻吸血鬼猎人,都不自叹息出声。

    没想到,吸血鬼当中也有这么深的存在。如果说存在即是合理,那么他们长期以来,以猎杀吸血鬼为使命,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不过现在,那个奇怪却给人好感的男子,居然能够发明出‘血液锭剂’,想来,能掀起巨大的风浪来吧。

    女猎人忽然产生了一种想法,难道说,那个男人发明出这种代替品,全都是为了这个女人?那么,这样都不算的话,究竟怎样才算是?真的搞不懂那个男人的想法,但或许正是因为这样,高高在上的纯血种才会对一个普通人动心吧。

    因为,那个男人,是如此的特殊。

    “闲,你不需要为了对方而改变自己,因为是需要包容和体谅的,两个人相才能促成一段美满的婚姻。

    或许有一天,你可以遇上一个愿意为了你成为吸血鬼的男人。即使不愿意也不要紧,只要你们可以接受对方,深着对方,那就一切顺其自然。

    闲,我不是可以为了人委屈自己的人。我们,不适合。”

    “不适合……哈哈,不适合,你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居然敢对我说不适合?!”绯樱闲疯狂地撕碎了信,白色的碎片纷纷扬扬,随着风洒落了一地。

    “零,我总算明白了。你就是个大骗子,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抬手拭去眼角冰凉的泪水,绯樱闲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背后伫立着叹息的夫妻俩。

    “阿娜答,他们真是太可怜了。你说,我们……会不会做错了呢?”如果当初察觉出那个男人的不对,或许……即使从人类变成了吸血鬼,也可以过得很幸福吧。

    “别想这么多。事到如今,我们也无能为力了。”丈夫拍了拍伤心不已的妻子,妻子抽泣着把头靠在他上。

    “哥哥,那个大姐姐为什么又哭又笑的?”一缕眨巴着湿润的眼睛,满脸好奇地看着哥哥,“她到底是高兴还是悲伤?我总觉得……她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那个女人当然不可能高兴。”零抬眸看了一眼大笑着离开的女人,眼底划过一道不经意的怜悯,他动作轻柔地拍了拍一缕的肩,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沉重地道,“其实……是因为太过伤心了啊。”

    伤心悲痛到极点,反而连哭的力气都没了……

    “一缕,我会永远,永远陪着你,不会让你伤心难过的。”小小的零认真盯着一缕,许下了一生一世的诺言。

    “嗯,一缕也会永远陪着哥哥的!”比起零多了几分柔弱感的一缕,小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红云,羞怯地笑着扑到了零的怀里。

    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绯樱闲之所以放过那夫妻俩,给了他们拿出那封信的功夫,全是因为当时零从屋里跑出来,体柔弱的一缕咳嗽着追出来,用嘶哑的嗓音竭力呼喊着,“零——零——等等我!”

    正是为着这个熟悉的名字,绯樱闲才产生一瞬间的怔忪,保全下那夫妻俩的命。

    但是不管怎么样,林零所期冀的事,无一例外全部实现了。

    尽管……他唯一没有事先料到的是,那个如夜樱般洁白美好的女子,骨子里竟会如此的固执倔强。

    纯血种很难真正上一个人,但是一旦真心上那个人,那便是……永恒不灭的

    林零唯一估算错误的是,绯樱闲对他的感……竟会是那样的深沉。

    不过是短短一段时间的相处,却是如蛆跗骨一般挥之不去。那记忆是如此的鲜明生动,又是如此的刻骨铭心。拂拭不去,永远的……清晰如同昨

    “零,我会记得你,永远……永远……”

    远远还可以听到风送来的只言片语,那伴随着凄凉的铃声消失于风中的过往,重重地响在所有在场的人心头。

    闲,不是你不够好,也不是你不够我,只是……我无法回应你的这份

    抱歉,闲……我很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