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骑士(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从窗口灌入一阵冷冽的风,朦胧的月光照进来。令人恐惧的黑暗渐渐被驱散,吞咽血液的声音却十分刺耳。

    “闲大人,请您自由地享受晚餐,在下就不多加打扰了。”毫不留地丢开被强行抓来的人类,衣着笔严肃而又冷漠的男人,在行了一礼之后离开这处监牢。

    是的,监牢。即使豪华得宛如城堡里的房间一样,也不能免除它是用来关押她的作用。

    穿白色和服的女子惨白一笑,宛如丝缎般的银发随风飞扬,一双眼眸比深夜更为幽寂,手中绯红的花朵如同鲜血般艳丽。

    “自由地享受晚餐吗?呵呵……”

    唇边溢出一抹苍白的微笑,绯樱闲回眸看着墙角慢慢苏醒的男人,笑容里仿佛蒙上了一层细雪般的悲伤。

    她虽然贵为纯血之君,却如同犯人一样被关押在这里,美名其曰是“保护”纯血种,实际上还不是为了利用她的力量。而她那名义上的未婚夫呢?知道并且默认了这一切……

    她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难道注定要被关押到老,孤单而又寂寞的死去?

    当林零揉着撞疼的头醒来时,看到的是陌生女子惨白的笑容。阿类?午夜凶铃?伽椰子?贞子?还是……咒怨?

    她下意识地察看自己的形,在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男人之后,脸色有一瞬间发生微妙的变化。

    她当过本人,当过英国人,当过不是人(指妖怪),这次……终于成了男人。坑爹的无下限的穿越哟,你怎么不给她穿成人妖算了!!!

    “你醒了?”并不怎么饥饿的纯血之君,没有打算立刻伤害这个人。在绯樱闲的观察看来,这个男人虽说变了脸色,却十分冷静的保持沉默,不像从前送来的人们,明明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还拼命大吼大叫着挣扎。

    这是那些元老院的人的恶趣味,说是不能让纯血之君享用‘新鲜活力’的血液,那简直可以说是对纯血之君大大的不敬,所以,每次虽然控制了这些人的行动能力,却没有将他们变成无意识的傀儡。

    “你……是谁?”林零看着面前有几分熟悉的女人,她长而卷翘的睫毛是银白色的,呢喃的声音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仿佛连骨髓都能为之冻结。

    这是一个强者。林零立刻认识到这点,看着女人的眼神带着戒备,“能告诉我现在的况吗?这位美丽而高贵的女士。”

    “呵呵~”

    林零下意识做出的绅士风度,令绯樱闲感到一丝好笑,“美丽而高贵的女士?”

    她说话的语速不快,优雅的语调带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你知道你现在的份吗?你就要死了,你……知道吗?”

    陌生女人含着一丝轻蔑的清冷嗓音,让林零顿时陷入充满恐惧的沉默之中。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况,看着份高贵气质优雅的女,竟然张口跟她说她要死了?好吧,现在已经是‘他’了……

    既然眼前不是认识他的人,那事就好办得多了。林零微微抬起头,嘴角勾起温和的笑容。他的视线静静落在白衣女人上,低沉悦耳的男中音从口中传出,“你可以叫我零,尊贵的女士。”

    不管怎么说,先跟眼前的女人好关系再说。打定主意‘结交一个好友,胜过十个敌人’的林零,已经决定要跟眼前的女人‘和平共处’了,至少,要先从她口中问出来现在的况。

    “那么,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所谓的……礼尚往来。”

    林零上沉淀着说不出的儒雅与温润,那宛如璞玉一般柔和轻缓的嗓音,让绯樱闲眼中轻蔑的神色,渐渐转变成难以言喻的复杂。

    “你可真是个奇怪的男人,居然敢跟纯血之君谈条件。”

    银色的发丝轻轻顺着肩头滑落,绯樱闲脸上泛起无法捉摸的笑容,宛如音律一般悦耳优雅的语调,蕴藏着冷冽而又高傲的气势。

    “吾名,绯樱闲。”

    ☆★☆★☆★☆★☆★☆★☆★☆★☆★☆★☆★☆★☆★☆★☆★☆★☆★

    “所以说,你被那些人以‘保护’的名义关在这里,我则是他们给你送来的这几天的食物?”

    在发现自己成了元老院献给绯樱闲享用的‘食物’以后,林零整个人足足僵住了有半分钟之久。

    一片死寂。

    他从来不曾想过,这个世上吸血鬼居然真的存在。虽说上个世界里面有狼人,但她逛遍了欧美非三个大陆,也没看到那些传说中行走于暗夜的优雅一族。

    而且……林零抬眸看了绯樱闲一眼,月光洒在她银色的长发上,更是增添了不少神秘华丽感。

    比起他想象中的吸血鬼,这位看起来更像是辉夜姬吧。如果不是她亲口承认自己的份,打死他也不敢相信她会是吸血鬼。

    “怎么?你害怕了?”看着男人忽然愣住的表,绯樱闲轻轻扬起唇角,带着几分嘲讽的口吻,嗓音清冷如雪地说道,“汝之血能成为纯血之君的力量,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我可什么也没有说啊。”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子,林零扶着墙壁站起,全无力和眩晕感,令他重重吐出一口气。

    林零从开启的窗口看着外面的景物,宛如大提琴一般的优雅嗓音缓慢地响起,“闲,为什么……不想办法逃出去?凭你的能力,应该可以做到吧。”

    “逃出去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从一个奢华的牢笼到达另外一个牢笼。”看着细长的弦月高悬挂于夜空,绯樱闲自动忽略了林零的称呼,如冷水般清澈冰凉的嗓音,宛若被攫走消逝的风一般,带着种说不出的怅然,孤寂。

    “至少,在这里还有人费心照料我。”唇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绯樱闲脸上的讥讽之色,在月光下犹如冰刃清晰可见,“不是吗……”

    这真是一个悲哀而又孤独的女人。林零喟叹一声。

    “那么,总该找些事做吧。”看着空的房间,除了基本的设施,其他什么都没有。林零不由得无奈地叹气:

    “他们就是这么照顾你的?一点娱乐设施都没有。”

    娱乐设施?冷冷哼了一声,绯樱闲沉声道,“那种东西,吾等不需要。”

    说的也是。活了几千年的吸血鬼,早就习惯了寂寞吧。这样想着,林零又是一声叹息。难道他要这么无聊到死吗?跟一个冰山模样的女人?而且,还是被人吸血吸死的,啧啧。

    他该明白的,现在不是为了别人的事感慨的时候,尤其这个别人过几天会把他吸得全上下一滴血都不剩。可是,有过好几次穿越的经历,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林零,早已过了会为生死忧虑的阶段。

    所以,他现在最关心的事,反而是这几天怎么打发。

    人生得意须尽欢。就算下一秒就会死,也要开开心心的过!

    于是,他考虑着接下来的子,扬起愉悦的笑容轻快地说,“不如,我们来聊天吧。”

    “聊天?”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食物’,更不必提他还主动跟自己搭话。一向高高在上冷漠孤傲的纯血君,绯樱闲这次奇怪的却没有厌烦的感觉,反而升起了一种类似好奇的绪。

    “人类的寿命不过几十年,你能有什么可以说的事?”

    虽然嘴上说着轻蔑的话,绯樱闲却主动坐了下来,紫罗兰色的眼眸看着林零:“说吧,你想聊什么?”

    这可真是个心口不一的女人啊。林零在心底好笑地想着,自动自发地坐到她边,语调轻快而清朗地问道,“你平时都做些什么?有什么兴趣好吗?我的涉猎比较广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阳五行,都略知一二。如果你也有所喜好的话,我们或许可以交流一番哦。”

    男子的声音轻柔而干净,轻轻上扬的尾音,带着淡淡的关西腔。那仿佛沉淀了千年的优雅的京都口音,在空气里袅袅散开,有着说不出的好听。

    “我并没有什么兴趣好,左右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看着温润如玉的男子,绯樱闲冷淡而优雅地回道。他说的那些她都曾专门研究过,可是刚接触时再怎么喜欢的东西,时间一久也会渐渐丧失兴趣。到现在,她已经没有心去理那些了。

    “没什么兴趣好吗?”林零脸上浮现出惊异的神,他看着月光中泛着冷光的女子,隐隐中透出一阵难言的孤寂,不带着叹息和惋惜地说道,“我之前看你手中拿着花,那是……樱花吧,现在好像不是樱花开放的季节?那难道是你的特殊能力吗?”

    “不错,我的能力是纵植物,能让不在花期的花绽放。”说着,绯樱闲顺势走到窗边,外面种着大片的红蔷薇,也不见她有什么特别的举动,那些艳柔美的红蔷薇,居然一瞬间全部吐出花蕊。

    林零的眼睛不由自主睁大了,看着这宛如神迹一般的场景,不由得低叹一口气,“真是……漂亮极了。”

    要是他还有魔法,大概也能做到吧。可是他现在,除了耳朵上灵魂绑定的的空间耳环,连最基本的家用魔法都没有施展。

    刚刚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仔细检查过了,这个体,别说是灵力或者魔法,就连基本的体力都不行。大概,是被人用药物控制了吧。为了防止他这个‘食物’,做出什么大不敬的举动。

    为普通人类的自己,尤其是如今别为男,就连‘天魔’都没法修炼,唉……早知道,就在耳环里放几颗微型炸弹了。至少要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啊。

    “唉……”

    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林零正想走回沙发,视野却突然摇晃起来。

    等林零回过神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被压在沙发上。虽然绯樱闲并未用力,他却连挣扎都办不到。

    这是……要怎么滴?

    由于太过震惊而思维停滞的林零,脑海中浮现出诸多不和谐的画面。

    他虽然现在的体是个男的,可是他的内心是完完整整的少女心啊!

    虽说压倒他的是个难得的大美人,可也不代表他要来场心理上的百合啊喂!!

    而接下来的事实证明,林零,他……想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