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鬼之孙(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这一天,从早晨开始就雨连绵,直到黄昏依然未停,显得宅院岑寂清冷。

    “天真冷啊,咱们进去喝一杯吧!”几个妖怪相约进了屋,开始举杯交盏。兴致一高,说话便开始口无遮拦。

    “听说少夫人多年无所出,你说这件事是真的吗?”

    “嘘——这当然是真的,我跟你说啊……所以说,樱姬夫人临去世前还惦记着这件事,这一直觉得这是她心中的一个遗憾呢。”

    “不过二十年了都没有孩子,你说二代目会不会……”

    “你瞎说什么呢!就算真的有什么问题,也绝不会是二代目的问题!大概是啊……少夫人……BALABALA……”

    无意间从走廊经过的山吹,听到房间里传出的议论声,整个人的背紧贴着墙壁,低垂着头,双眸紧闭,黑亮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映衬着她苍白细致的皮肤,虚弱似浮云般飘忽。

    二十年了,她嫁给鲤先生二十年,却没有生下一个孩子。

    古人有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从樱姬夫人曾经诞下麟儿可以看出,滑头鬼的血脉并不存在什么问题。那么……问题是出在她的上?

    神色不由得复杂起来,山吹把手轻轻放在前,交握,整个人的脸色苍白不少。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该怎么办才好……

    “乙女妹妹?你原来在这里啊!”找了山吹很长时间的雪丽,看见山吹乙女在这边,立刻松了一口气。可是见她神色不对,立刻关怀地询问道,“怎么了?乙女妹妹,你体不舒服吗?”

    “雪丽姐姐……我、我没事。”山吹乙女轻轻摇了摇头,勉强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带着难以言喻的悲伤和绝望,“雪丽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雪丽狐疑地打量乙女半天,蹙起眉头声音冷冷地道,“脸色苍白成这个样子,还说没什么事?别管我找你做什么了,你赶紧给我休息去!”

    雪丽是随侍总大将的大姐头,无论美貌还是武力值,在奴良组都是一等一的。可是凭她如此剽悍的格,想要找到符合心意的对象,想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然而,山吹一向喜欢格爽朗的女子,所以在嫁入奴良组之后,跟雪丽的关系最为融洽。

    “雪丽姐姐,多谢你的关心。我……我真的没有事,你找我想说什么?”不忍心拿自己的事烦恼雪丽,山吹淡淡一笑,声音柔和轻缓地问道,“是不是今晚总会的事?需要我帮忙做菜吗?那,我们这就过去吧。”

    “……乙女妹妹,你真的没有事?”仍有些不相信地盯住山吹,一直把她当成小妹妹疼的雪丽,看着她几乎要晕倒的模样,着实不把她的话当成真相。

    “是鲤伴大人怎么你了吗?来,跟雪丽大姐说,我一定替你好好教训他!”十分豪爽地捋起袖子,雪丽拽住山吹的手臂坐下,目光坚定而温柔地望着她,“其实,有什么话不要憋在心里不说,我看得出来你跟鲤伴是相的。那么,夫妻之间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呢?鲤伴大人是奴良组的二代目,也是我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他对你的心意我看得明明白白,我真的不希望因为一点小事,造成你们之间不可挽回的后果。”

    “雪丽姐姐,你……不会明白的。”她不能生孩子这种事,要如何跟鲤伴坦白说?眸色复杂地盯着掌心,看着那清晰凌乱的纹路,山吹的心起一圈圈涟漪。

    她不想因为孩子的事离开鲤伴,可是……樱姬夫人直到过世都没能抱上孙子,父亲大人虽然嘴上不说,可是看得出来,他对于这件事也是感到遗憾的。而鲤伴大人……她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

    “总之,别想那么多。有什么烦恼的话,直白说出来更好。嗯?”轻轻拍了拍山吹的肩膀,雪女雪丽朝她微笑了一下,转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看来,今天晚上总会的饭菜,只能她一个人来做了。哎,滑头鬼一家子,真是造孽啊。

    ☆★☆★☆★☆★☆★☆★☆★☆★☆★☆★☆★☆★☆★☆★☆★☆★☆★

    是夜,鲤伴穿一件柔软的白色内衣,也不系带子,半坐半卧,在灯光的映照下,比起平时多了一分温和的气质。

    “山吹,听雪丽说你今天有些不舒服。”睁开那只经常闭着的眼睛,奴良鲤伴深深凝视着山吹,眼神透露着说不出的关怀,“是体有哪里不对劲吗?快,让我来检查看看!”

    “……鲤伴大人!你不要闹了!”推开嬉皮笑脸扑上来的鲤伴,心烦意乱的山吹没给他好脸色看,紧紧皱着眉头神不悦道,“夫君大人,我困了。我要睡了。”

    只有极度不满和生气的时候,山吹才会称呼鲤伴为‘夫君大人’。

    说着,山吹将被子向上拉了拉,翻了个背对着鲤伴,眼睛却死死盯着地面。

    她说不出口,更无法向鲤伴询问,她无法生育子嗣,他是否真的不介意。如果他回答说不介意,她肯定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胡思乱想;如果他说介意,那她……又该到哪儿去给他弄个孩子?

    心里如同打翻了调味盒,酸甜苦辣咸,五味陈杂。山吹乙女忽然想到这个年代,男人三妻四妾是很常见的事。像是妖怪,尤其是总大将这种的‘妻管严’,反倒是很不寻常的事

    那么,如果鲤伴大人真的要纳妾,她、她……其实,她根本没有资格说三道四不是吗?想到自己曾经有过的两段婚姻,山吹乙女自嘲般地勾了勾唇角。

    每个人都希望人心中只有自己,她当然也不例外……毫无预兆的穿越不是她所能控制的,处完全陌生的时空和年代,她希望能有一个人陪在边,疼惜她,她,不希望再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这样,难道也有错吗?

    她并不是水杨花朝三暮四的人,在现代的时候,连跟异□谈的机会都屈指可数。

    只是,她唯一没有料到的是,黄粱穿越梦一场,梦醒时分却不是故事的终结,而是停也停不了的穿越的开始……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穿越,拼了命地想研究出结果,却终究……一无所知。

    一次经历可以说是毕生难忘的美好回忆,那么两次,三次……这究竟算是什么坑死爹的经历?有的时候一场大梦醒来,她张口便是流利的语或英文,惹得边的人都拿她当傻子,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恢复正常。

    可以选择的话,她希望一次就够了。可是……那根本不是她所能决定的!她能控制自己什么都不想吗?就算是人形电脑天使心的小叽,后来不也拥有了感吗?

    人形电脑尚且如此,更何况她是真正的人类。

    她无法自欺欺人,她是对他们动心了,才会想和他们在一起的。可是……她无法说出口,她其实着他们每一个人。她的感,确实给了那个人一生一世。可是,这样的话,大概只有不知廉耻的人才说得出吧。

    眼眶不知何时湿润了,山吹死死揪着被子一角,紧紧闭着双眼一声不吭。

    所以,她没有资格指责鲤伴的决定不是吗?

    他们在一起的这二十年,她很幸福,也很满足……她明白鲤伴是真的她,从来不做让她伤心难过的事,就算是为了搜集妖怪的报,也不再出入花街柳巷。他做到了婚前对她的所有承诺,只是……两人都没有料到婚后出现的问题。

    或许,她应该选择离开的。她是一个相当害怕孤单寂寞的人,所以最讨厌剩下她独自一人的时候。也正因为如此才会不甘寂寞,有了说出来会被当做痴人说梦的……永远无法说出口的两段姻缘。

    但是,鲤伴的生命却只有一次,一生一世的终结……便是真正的结束。她,不忍心因为自己的自私,让如此深着自己的他,痛苦。

    妈妈曾经对她说过,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也是上天赐给她最宝贵的礼物。孩子对于父母的意义,她曾经切体会过。也因此……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让着她的鲤先生为难。

    一个女人一生可以上几个男人?

    她可以肯定地说,她一生只过一个人,可是……她却不单单只有一生而已。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不知道。

    她只能说,她对鲤伴是有着真挚的感的。绝无半点虚假。

    她不会勉强自己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不然当初也不会一直拖到二十岁,才当着害羞而腼腆的博雅的面,向他说出那番大逆不道的话。

    虽说他们最初的结合并非出自于最深沉的,可是后来他们在年复一年复一的相处中,却渐渐累极起比男女之更加深厚的感

    结果当然是着的,她怎么会不博雅。可是同样的,她能说嫁给达西以后,两人之间没有感吗?

    她想,她真的是一个令人厌恶的女人。连她自己都有些瞧不起自己。

    可是正如鲤先生当年跟她说过的,人死后就是重新轮回的开始,不如接受现实重新开始。人,总不能一直活在过去的回忆中。

    可是……她却有些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难道嫁给了别的男人,不是对之前那个人的背叛吗?没有人告诉她准确的答案,她只能自己钻进死胡同,直至将自己疯。

    有时候她会想,连她都有些讨厌自己,还会有人喜欢她吗?

    可是,正是这样子的她,并不十全十美的她,却遇到一个完全不在乎她的过去,甚至不在乎她心里有别的人,只希望她跟他在一起之后,能一心一意想着他的男人。

    能在这一生遇上鲤伴,她,真是何其幸运……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