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回家的路上,赵方毅黑着脸开车,乌云滚滚的。因为压抑着火气,手用力攥着方向盘,胳膊上的肌奋起纠结。

    田宓儿坐在副驾驶上怯怯的瞄着她,虽然知道他不可能打她,可心里还是怕怕的咩。看他的样子,若是自己真跟贾金鹏有点什么,她敢肯定他现在掐的不是方向盘而是她的脖子。

    “那个。。我真不知道那个贾金鹏是怎么回事!”田宓儿不想让自己显得这么底气不足,赵方毅可真生气了,跟以往的严肃不同。出于小动物对危险的敏锐感觉,田宓儿的胆子就是壮不起来,不敢去捻这个虎须。

    正好敢上红灯,赵方毅重重的踩下刹车,转过头来瞪着她,尽量将怒火压制,说:“你要是真知道怎么回事,我早就杀了你了!”

    看吧,猜对了吧!不过这是什么人啊,有句话说的好啊,她就要让她幸福啊。真过不到一起去,好合好散呗,整的那么血腥干嘛。不过不对啊,上辈子离婚他也没把她怎么地啊。想想,大概是那时她压根没给过赵家人什么好脸色,满心不愿都摆在脸上,人家再的脸也捂不的冷股,时间长了估计也就淡了吧。想跟他对付两句,看他怒气腾腾的样子,缩缩脖子,她又憋回去了。

    悄不声的窝在副驾驶上,赵方毅空隙间看了看她,也知道自己这无名怒火发的有点大,把小媳妇吓坏了。可一想到竟然有男人敢觊觎他的女人,撕了他的心都有了,要不是今天田宓儿还在,这事肯定不能善了。想到这,他双手又一用力,指节都跟着‘嘎巴嘎巴’乱想。贾金鹏是吧,竟然敢触他的逆鳞,就要有准备承受住他的怒火。

    不过田宓儿那委委屈屈的诺诺小样真的很着人喜欢,大眼睛卡巴卡巴想要讨好又怯怯的直冒水,小嘴嘟嘟着,想要生气又不敢发脾气,标准的恶人无胆的样子。赵方毅暗笑在心,面上还是冷硬沉,还想着以后也要不时的逗逗她!田宓儿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杯具了。。。

    没过多久,新上任的刑侦大队长接到明令,严厉打击省城涉黑团伙,随着一系列严打措施的实行,清除了不少涉黑份子。还抖出了不少陈年大案要案,还了省城人民一片清朗的天空,省城里的人民无不拍手称快。

    这事新闻广播里称颂播报,田宓儿也知道,只是没往别的地方去想,还跟赵方毅说,当官的总算知道为老百姓办点事实了。原谅她的不敏锐,大概是怀孕期间内分泌紊乱,再说这么大的动静,谁能联想到平常老实稳重的枕边人上。不过贾金鹏没在来烦过她,她就估计是不是赵方毅背后找他KO了,这他才不敢来了。

    但她可不敢去问赵方毅,碰他这个霉头,想想那天他的黑脸,现在还心有余悸呢。她是标准的恶人无胆,人家纵容不吭声她就耍赖使,人家真要是瞪起眼来,就灰溜溜的只敢看人脸色行事了,欺软怕硬就是她这种。

    其实赵方毅想让她孕期就在家休息的,省的自己总跟着她提心吊胆的心,但看她每天忙碌的很充实快乐,到嘴边的话也就咽下去了。好在她的工作轻松,不是天天有课,又不用坐班。大学生们也很喜欢这个小老师,还都活跃的,虽然是给他们上课,可有时候都是学生们逗得她前仰后合的,心愉快,于胎教益处甚大。

    赵方毅不忙了,她就叫司机送她去军区待几天,他要是忙了,就在婆婆家住。李阳和田野结婚后搬到了新居,离赵家还不远,本来田家老两口是不想来打扰人家新婚小两口的。但李阳这人认亲,老两口不来她就不乐意,说也不住新房子了,又考虑到还能顺便帮忙照看下姑娘,虽是外孙,但也是田家第三代的头一个血脉。老两口心急抱孙子的迫切想法,一点也不比赵家老两口的少一点。基本天天往赵家来,和方怡俩人天天有商有量的给田宓儿进补,俩亲家的感处的分外和谐。

    十五周一到,刚是能分辨男女别的时候,一家人浩浩的去了医院。无关重男轻女,只是好奇,赵方毅三十多岁的人了,头一次当爹,激动之不言而喻。古铜黑的面皮都泛着喜气,绷直的嘴角都不自觉的上翘,但看那黑白屏幕上的一团团雾影,他怎么也不能跟粉嫩嫩的小宝宝联系到一起。纠结。

    许主任拿着探视小棒在田宓儿刚刚显怀的肚皮上找来找去,还给他们边解释,指着屏幕上的黑影,说:“看,这个是宝宝的小手,这个是小脚,四肢头围发育的都正常的。不过这俩孩子可是顽皮,一直躲着不让照关键部位。”

    她让田宓儿来回动动,让肚子里的宝宝好换个胎位,田宓儿在小上艰难的左右滚了几滚。赵方毅赶紧护在旁边,怕她一不小心掉下来就坏了。许主任又照了一下,这下可好了,刚才是侧的,这下人家背过去了,另一个还躲到后面去了,更照不到了。

    “你们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上外头溜达溜达再看,让宝宝再转转胎。”对付这样不听话的宝宝,许主任的办法不少。

    大家都好奇着,一家人也难得能一起出来,想着还是再试试吧。田宓儿拿卫生纸擦掉肚皮上的透明啫喱,被赵方毅托了起来整理好衣物,方怡和许主任道谢,又客气的说:“真是太麻烦你了,中午不忙就一起吃个饭吧,每次来都的麻烦你,都过意不去了。本想叫老王的,谁知道他去学习去了。”

    “吃饭就不必了,这个班值完还有个会,不知道得开到什么时候呢。您也不用跟我客气,您是老师的朋友,也是我半个长辈,有事尽管来找我就行。”许主任亲切,不像是和他们客气外道。其实要不是真有个要紧的会,她倒愿意跟着去联络联络感,之前只觉得老师这个朋友家庭应该不错,今天看见她的人,才知道真正的实力。只要是看省城频道和地方报的,都能看见这位的影子,虽然不是首位的人物,可也是在实权要位上的。

    能和他们拉上关系,只有好处,先不说有没有事相求,光这么个门路就多少人求都求不来。不过许主任有点文人的清高,不想让自己显得太献媚切,三分紧七分松,反倒给方怡他们留了个好印象。

    不过田宓儿肚子里这俩宝宝也确实太过调皮,反复溜达了好几次,才算成功看到了一个宝宝的别。

    “一下就放正地方了,是个女宝宝。”溜达了好几躺,田宓儿都有点冒虚汗了,那点好奇心早被折腾的差不多了,就想要是再看不出来,就下回产检时再看了。

    “另一个嘛,还是看不见。宝宝骑在了脐带上,刚好把关键部位给挡住了。脐带骑在两腿间,看来一半会是转不走,只能等下回来再看了。”许主任有点抱歉的说,好像这事是她没办好一样。

    “能看到一个就好了,我们那会不到出头那天哪能知道是男是女啊。小许啊,太麻烦了啊,折腾你小半天。”就算只知道一个宝宝的别,也够让人高兴的了。人家小许跟着忙前忙后的也折腾了半天,方怡感谢的。现在的大夫一个比一个牛,就差眼睛长头顶上了,不然她也不能找到老同学这。虽说搭了点人,但也省了还得排大半天队,花了钱还得看大夫的臭脸,也值得。

    虽然只看到了一个宝宝的别,却也又引起了新一轮的争议,方怡怪赵国栋爷俩耽误她的事,不然小宝宝的屋子是不是都装好了。赵国栋说她太心急,不是还有另一个不知道什么别呢么,俩人犟来犟去,谁也不妥协。最后一商量,干脆一半装成男宝宝的样子,一半装成女宝的样子。

    知道了宝宝别,也是喜事一桩,越来越有家里多了这口人的感觉。几个人一商量,决定庆祝一下,刚想定下饭店,就接了电话,说赵芳娟就领着孩子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我婆婆成天在家指手画脚的,这个不行那个不让的,这是我儿子,她成天霸着,最看不惯她那样。”赵芳娟一边指挥阿姨怎么喂孩子,一边把随带来的东西往出拿,从小被到衣物玩具,一应俱全。孩子被伺候的白胖白胖的,见谁都乐,眼睛晶晶亮的特别有神,田宓儿现在准妈妈一个,看见小宝宝顿时母泛滥了。洗了个手,小宝宝吃饱之后想要抱抱。

    “田宓你都没抱过孩子,别把他腰闪了,看看得了。”赵芳娟啫喱霸道的,也不管人家下不下得来台。

    田宓儿这会是真有点生气了,以前不管赵芳娟如何,她不说是事事包容,但也从不往心里去。稀罕孩子,她是看在大人的面子上,既然你不愿意,以后她连一眼都不带瞅的。

    方怡看出田宓儿脸挂不住了,赶紧让儿子带她上去歇歇,还冲她使了使眼色,意思让她别往心里去。赵方毅从小就看不上这个妹妹,现在更是懒得搭理她了,拽着媳妇儿俩人出去单独庆祝去。

    不管别人怎么样,田宓儿不想让人以后挑出礼来,上楼给孩子包了个红包。之前还给孩子做了两件纱布的小衣服,她也没拿,若是人家嫌不好,更被甩个没脸了。

    “你看你,回来就挑事。你嫂子看看孩子,不也是看大人的份上么!本来好好的高高兴兴的,都让你给搅合了。”

    赵芳娟才不管谁难受高兴呢,反正她舒服了就行,又问方怡说:“妈你们刚才都干嘛去了,全都不在家,刚才孩子哭个不停,都忙叨死我了。”

    “带你嫂子去做检查去了,顺便看看胎儿别。你在家婆婆给管孩子好好的,瞎折腾什么啊,这么小的孩子抱来抱去,有病了怎么办。”方怡更这个女儿也不起心,有时候她不回来了觉得更省心,在她自己家怎么折腾她也不想管。

    这事赵芳娟也好奇的,问:“是男是女啊?”

    “就看见一个,是女孩,另一个被脐带给挡住了。你嫂子怀的是双胞胎,这可是双喜临门!”说起亲孙子,方怡心就止不住的好起来了。

    “哼,到时候生俩丫头片子,就有你哭的了。”她阳怪气的说道。

    真不明白她自己也是个女人,为什么会对生女孩子这么大意见这么抵触,一点没有同为女的自觉。

    方怡可是从革命时期过来的,女权运动她也是搞过的,男女平等,妇女也能顶半边天。

    “丫头怎么了,丫头小子都是我孙子。照你的意思,我生了你哥后干嘛还要生你啊,是不是该当初一生下来就掐死啊。”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老公回来了,这两天净跟他溜达了。他明天就滚蛋了,小仙又是妞们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