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过56章的不要买

    俩人回屋,延续这勾人的暧昧,一关门赵方毅就将田宓儿抵在门上,一手钳着她的下巴,俯□来细细品尝她的唇舌。一手摩擦着她纤细优雅的颈项、晶莹剔透的嫩白耳朵、雅致的下巴,□本想用力顶着她,可俩人高上的差距,只能顶住她的肚子,那里现在是猎区,只好拉过她的手捂住他已经炙如铁坚硬似钢的□。

    田宓儿也想,内心已然潮澎湃,烈的回应他的亲吻,小舌头不住探进他的口腔里挑逗着。小手隔着布料顺着条形形状上下抚摸,撩拨的赵方毅浑冒火,解开运动裤带,拉着她的小手就往里面放。

    “要摸就放里面好好摸!”赵方毅被她隔靴搔痒摸索的直上火,大手也伸进她的裙子底,用中指指腹用力按压她花蕊上的红豆。

    田宓儿受了刺激,一时魂儿都飞了,两腿放松,由着他抚。先是隔着衣裳轻抚起她的白兔,入手处柔软饱满之极。一边亲吻着她。还在她的耳际吹着气,一只手抱着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伸向她圆翘的部,圆十分饱满且极富弹。田宓儿软绵绵地在倒在他怀中,任由轻抚。只感觉一阵阵的流和快感,从赵方毅的指尖开始传便全,她无力清喘,头软软搭在他弯曲的宽肩上。赵方毅一手托着田宓儿浑的重量,一手在裙下肆意作怪,不大一会,就感觉棉质的小裤裤被水渍浸的的。田宓儿今天穿了一件棉质长裙,长发披在前,现在大眼迷离,嘴角轻启,满面含,风漾惑人至极,突然一阵黄莺般婉转的脆音轻轻‘啊’了一声。

    “到了?”赵方毅贴着她的耳朵,喘着粗的气息问道,被气激的田宓儿打了个颤抖,软了双脚。

    虽然到达了一个高点,可体里还叫嚣着空虚,她难受的吭叽,耍赖似的不依:“还难受,要你!”

    这可让赵方毅犯难了,他何尝不想金戈铁马大战一场,可小媳妇现在这体状况根本就不许啊。他俩的型号本来就不匹配,好人的时候都不住他的冲撞,似有冲破束缚的感觉,更何况她现在是双子了。

    “乖啊,哥哥再给你摸摸,过几个月就好了,现在不行。以前你就说顶到胃了一样,现在里面有了宝宝,怎么饶开他们。”饶是他战斗技术过硬,可这块硬骨头他也实在是啃不下来。

    囧,这确实是个问题,赵方毅最喜欢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每回还喜欢把她的腿架在肩膀上后再狠狠压下来。这样每个冲撞,都会到达最深,有时他过度兴奋的时候,真是让人有点消受不住。而且没到的时候,还喜欢咬她的脚丫和小腿,总能让还在回味刚才滋味的田宓儿到达另一个高度。

    “讨厌,那你还总撩拨人家!”田宓儿红了眼眶,胡搅蛮缠的捶了他一通。

    赵方毅无奈,低下他英雄的头颅低声认错,说:“好,是我错了,以后一定注意好不好!再也不脱光膀子,再也不亲你,再也不摸你。。。。”

    没等赵方毅说出那个词,田宓儿捂住了他的嘴巴,大眼妩媚的瞪了他一眼,不让他说出那个让人臊得慌的词语。赵方毅被她的眼神勾的心痒难耐,要知道他还憋着呢,一点撩拨都能让他大火燎原。

    赵方毅腻到田宓儿的旁,着健腰凸显出□的雄壮,搂着田宓儿的脖子将她揽到前,哑着嗓子说:“媳妇儿,我还没she呢,憋得慌。”

    哼,想你的好事吧!田宓儿在他前狠掐了几下,这几回到最后便宜的都是他,却更吊得她酥痒难耐。

    “找你的五指姑娘去,再不就去冲凉水澡,我饿了,要去吃饭了。”

    不去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果断打掉他挽留的手爪子,田宓儿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看媳妇真没可怜他,赵方毅哀嚎一声,以为还会有福利呢,才会撩拨起她的□,现在害到自己了。

    -----------------------------------------------------

    田野和李阳的婚事也在程之上,两人虽然不是轰轰烈烈的,可也有细水长流的脉脉愫。只是田野不懂表达,李阳也是个大咧格,两人谁都不去捅破那层窗户纸,自认洒脱。其实看在别人眼里只感觉好笑,若俩人不是有,做为家人,也不会同意二人组成没有的婚姻的。

    李阳对俘获田野引为平生一大傲事,慧眼如炬一词,简直就是为她量打造的一样。她觉得她这辈子最大的出息就是牢了田野,当初她看见田野的第一眼,就认定他是块良田,不过也应了那句话了,瘦田无人问,耕开有人争。

    田野温文尔雅年轻有为,博学多才还清新俊逸,一个男人无材无貌那是废品,有貌无财那是残次品,有财无貌那是精品。像他这样财貌俱佳的,简直就是家长闺秀眼中的上上之品了,以往的困苦和贫瘠,成功后都成为了美谈。英雄各有见,何必问出处。

    而且像他这样出坎坷的有为青年更为择婿之佳,本功成名就,女儿嫁过去不风光还不会吃苦。娶了出好的媳妇还得捧着,公婆更不敢为难。这些也正是让李阳郁闷的地方,要不是她在圈内是出了名的彪悍,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觊觎呢。

    有本事你们也去人群中找一个从头开始啊,就想着摘现成的西瓜,哪来的那么美的事啊。李阳不止一次的抱怨,但每回又斗志昂扬的,就差直接给田野贴个李阳所有的标签了。

    “宓啊,同学聚会,一起吧!”李阳问。

    田宓儿是高三的时候转学到省城的,那段时间忙着复习,忙着适应重新开始的生活。在学校里除了同桌的李阳,和别的同学却没太多的接触,前两年又在外地,基本也都断了联系。李阳也不是和同学能玩到一起的人,聚会?太突然了。

    “胡刚,葛鹏,大娟和沈权辉。这不要结婚了么,非要给我弄个单派对,听说你是我小姑子,非让我叫着你。”

    感了,李阳说一个名字,田宓儿眼皮就一蹦,这几个无一不是当年学校里的霸王。而且还是家里也有权有势的那种,李阳从小就和他们玩到一起,谁知道却被田宓儿的人格吸引,也受了不少的影响,不然还不知道会歪到哪去呢。

    “我跟他们又不熟,再说只能算校友而已,我现在还特殊况,去了也是给你们扫兴,不去你们反倒痛快。你就要结束单变成已婚妇女了,抓紧时间最后的疯狂吧。”在学校里就没接触过,以前在学校里时学生们听见他们的名字都绕着走,就算那会跟李阳好,她也早过了叛逆耍酷的年纪,又不打算攀关系。而且对他们那帮二世祖的玩法她熟路门清,都是姐前世玩剩下这世厌恶的,她不凑这个闹。

    “去吧,有我呢,他们谁敢闹你啊。你哥不乐意,我这两年跟他们也不太接触,带着你他还能放心,省的以为我又去瞎胡闹呢。”年少轻狂为收心,李阳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若不是仗着多活了一辈子,就连田宓儿自己,都没有李阳这样的自制自控的能力。知道什么是想要的,知道什么是不能碰触的,一旦决定,绝不会回头。

    话说到这了,田宓儿也没什么理由不去,又是哥哥又是嫂子还兼好友。像他们这样的人,规规矩矩正儿八经的大白天的坐到哪里吃顿饭,难。说是聚聚,选的也不是饭店,不是会所就是夜店。李阳平常总跟田野出来应酬,本也是好玩好闹的格,这些地方混的门清。会所的服务人员对她也很熟悉,见面纷纷打招呼:“李姐,沈公子他们已经到了,在666包房。”

    李阳一进包房,一个妖冶女人就给了她一个拥抱,啧啧的说:“来,让我看看咱们待嫁新娘!嗯,红光满面意气风发漾!”

    “kao,大娟子,就说让你多读两年书陶冶一下,为中国人连个成语都用不好,洋鬼子的口水吃多了吧。”李阳在她腰上掐一把,吐遭的说。

    娟子撩了下及腰的波浪长发,媚气十足,十分开放也不避讳的说:“中国男人没劲儿,还是洋鬼子的家伙什儿带劲儿。”他们这样的人,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

    “m的娟子越来越如狼似虎了,前两天她生,哥儿几个送了她三个美男,愣是没让她满足。第二天三美男一出屋脸黑脚软的,让她祸祸的不成个人样。”这话音一落,包房里一片笑声,环顾一看,除了大娟再就是李阳和自己是女生,其余几个都是男人。他们关系好笑闹一下无伤大雅,田宓儿只好尽量缩在李后,把自己隐形起来。

    田野的子就比较保守,别看李阳在他边的时候玩笑耍闹行,到了外面他就一脸的看不惯。都说跟啥人学啥人,这几年李阳也被他同化的差不多了,况且田宓儿还在,未来的小姑子,又是从来没出过格的良家妇女,玩笑开的太过了怕她挂不住脸。

    “拉到啊,胡刚,你的嘴是越来越臭了,吃什么了,满嘴喷粪。看看今天谁来了,还不在嘴边放个把门的。”

    田宓儿!众人眼前一亮,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田宓儿谁啊,想当初多少男生心中的女神啊,她还从来不和哪个男生接触,作风正派,人长的漂亮,又和和气气温温柔柔的,学习还好,简直就是心中不可亵渎的完美女

    一干男生不直了腰杆,笑话,谁心中没有个最美好的初恋节啊。就连一向脸皮跟城墙一样厚的胡刚,都有点羞涩,仔细看的话嘴巴四周都紧张的冒了虚汗。

    大娟子也注意到李后的田宓儿了,扒拉开李阳拉着田宓儿上下打量,那眼神的火程度让田宓儿有点想抓紧自己的衣服,有点红果果的感觉。

    “原来良家妇女是这么个样子啊!”大娟子恍然大悟似直点头,在座的心里有数,娟子相了几次亲,最后都被人说不像良家妇女给回绝了。众人又有点憋不住乐,胡刚也没忍住,说:“想学啊?就你不管怎么学,光那味都飘出十里地去,就根本掩饰不住你浪女的本质。”

    娟子恼羞成怒了,上去给他一脚,说:“靠,我挖你家祖坟啦,嘴这么损。又没你,你痒痒啊。”

    胡刚敬谢不敏,道:“拉到,我还没活够呢,就我这体格,我怕伺候您一宿就得交代到你的大上。”

    “都闭了,今天是给小阳贺喜的,不是让你们耍嘴皮的。”说话的是沈权辉,带了副金丝眼镜看起来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若是忽略掉他严重的狠,看这人也是文质彬彬的。

    他又对田宓儿说:“田宓儿也来了,可不好请啊,一个学校待了一年,又都是小阳的好朋友,愣是没跟咱们照过面。”

    这话说的有点过了,大家看的都是李阳,凭啥还非得和你们照面啊,其余学生怕他们,田宓儿那会只觉得孩子们还小。

    李阳当然知道哪亲哪疏了,直接顶回去说:“少阳怪气的你,别把你对付别人那搬这来,给谁看啊。不欢迎怎么的?不欢迎我们转就走!”

    她这气生的半真半假,不会让人觉得脸上挂不住,沈权辉扑哧一乐,说:“小阳的脾气还是那么急,还是那么护短。得了!知道这是你们是姑嫂,我这也是牢,当初也是苦恋咱们田佳人来着,奈何一点机会也没有啊。本来想指着你这关系了,谁知道你也靠不住,是不是早就相中人哥了,那会就开始关照小姑子。”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