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章

    “当初查富海的时候以为她那店也是他们走私销赃的呢,谁知道一查她那什么问题都没有,好像是她走的是以前那个男朋友的关系。都嫁人了,还和前任牵扯不清,这事杨翼还不知道呢,知道了又是场风波。”三心二意水杨花的格,他们这种大男人最厌恶了,就算吃不上得出去要饭,也没有男人愿意吃老婆的前任人赏的那口饭吧。要是俩人的谊还和以前一个战壕里杀敌时那么浓厚,豁出来让人说他破坏人家家庭,赵方毅也不能让兄弟脑袋上绿云滚滚,肯定得把预防针给他打上。可人心隔肚皮,杨翼现在跟他揣小心眼,他凭啥还拿真心对他啊。人家两口子的事本来就不好管,管不好就惹一不是,大家面子过得去,当个普通朋友走动得了。对杨翼,赵方毅也对得起他们之间的兄弟谊了。能安排他到这个位置,赵国栋看的也是儿子的面子,本没打算让他出什么力,但他不表态不站队,让赵国栋觉得没面子的。杨翼确实有本事,可有本事的人多了,能被赏识的却太少。到底不是凭能力上来的,这些人世故不够透彻,一时杨翼从无用的棋子变成弃子,说法变化不大,可实际差距却天差地别。方怡退休在家也没事,自从田宓儿怀孕后,可算给她找了些营生。前阵子田宓儿反应比较大,她帮着照顾忙前忙后的,没过多长时间,田宓儿的孕吐也不那么强烈了,不碰见特别奇怪的味道,就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这让她感觉又闲的不行,正好孕妇和孩子也都不在家了,她就想把婴儿房先提前收拾出来。贴上壁纸,打了些小巧可的家具,提前先把味道放一放,过几个月宝宝一生出来,直接住就可以了。田宓儿怀的双胎,想要自己伺候也力不从心,所以月子孩子小的时候肯定得让她搭把手。赵家上下两层的房子,楼上四个房间,楼下三个,楼上楼下各一个书房。楼上一间主卧是赵方毅和田宓儿的,其余两间是客房。现在一间改成小魏玺的房间,另一间刚好用做宝宝的房间。田宓儿喜欢纯白公主系的风格,再配上粉色蕾丝和小碎花,梦幻又可。方怡在脑中勾勒出美景,再配上两个粉嘟嘟软嫩嫩的小可,真是让人稀罕到心坎里啊。可家里两个男士不干了,没准生的是男孩子,睡在那么一个花园似的屋子里,长大了还能有男子汉的阳刚之气了么,不同意。当然是要飞机大炮汽车火箭,主色就用大海的蓝色。两方人马各执己见互不相让,那要是生女孩,住那么个破屋子,不得长成个假小子啊。几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只得约定十五周时去医院检查,看看是男是女后再做定夺。屋子装不了了,但小可以先做起来啊,不管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总得要睡吧。赵国栋让方怡在阁楼上翻箱倒柜,找了不少板材,看来存了些年头,木质很韧还有淡淡的香味,很好闻。“家里怎么还有这些?这是什么木头啊,味道还怪好闻的。”方怡也是干部家庭出来的,对生活质量要求很高,吃穿用度无不追求舒适又高档的东西。类似这样没用的东西还留着,还是头一次。“这还是破四旧的时候,你爸偷偷藏起来的呢,他就喜欢这些破树根子烂木头。家里那头卧牛,还有盘根茶桌,加上这些木头板子,都是那会他留起来的。说是紫檀和香檀的,既然是好东西,正好给我孙子做两张小。”方怡拍拍手上的后灰,这才觉得这两次搬家没白折腾这些破烂。嘎……就家里那个卧牛和盘根茶桌,再放上个十年二十年后绝对能卖个天价。照这么推算,能被公公一同保留下来的木料,也绝非凡品啊。用这么好的木头打小,该怎么衡量它的加之捏,木材?还是工艺啊!对于方怡的败家行为,为收藏者本的赵国栋不给予反对,反倒撸胳膊挽袖子的说要亲自上手,给他两个未出世的小孙子打两张。又开始说起想当初,他的梦想可是当个有才的木匠滴!当然当爸爸地也不甘落后,好似部队里出来的人,什么都会上一点儿似得。扛枪杀敌咱行,洗衣做饭也中,敲敲打打也拿得出手。爷俩先定好大概的样子,尽量充分利用起木料不要浪费,要知道每多刨一下,那不是木头花而是人民币啊。赵国栋带着老花镜,耳朵上夹了跟铅笔,用三角尺量来量去。体力活当然得年轻人来了,赵方毅负责破拆,活动了一会量上来了,干脆脱光膀子干。嘎,本来淡定看闹的田宓儿就有点想入非非了,一光着膀子的健硕猛男,在面前挥汗如雨,泛着莹莹的古铜之色。光想都会口干舌燥了,更何况临其境,虽然是自己的,可偷窥臆想一下也别有趣啊。赵方毅的材有个明显的背心晒印,背心覆盖的地方是细腻的古铜色,以外是深棕色,皮肤也粗粒。他的肌类型不是欧美男人那种肥大发达看着就蠢笨的那种,而是精干结实,爆发力十足的柔韧强劲。肱二头肌就像个小老鼠,随着他的动作一蹦一蹦的,可以回想起每每被它拥抱时的有力桎梏。肌也不是催了酵母的馒头型,像铁一样坚硬的大肌在前形成完美的弧度,即不会让人误会又更显他男人本色。发达的背阔肌和三角肌,让他整个上半成倒三角的完美比例,除掉了T恤,他仅着黑色宽腰系带的运动长裤,巴掌宽的松紧腰带,紧紧箍在他完美的六块腹肌上。每次弯腰,腹肌上的纹路都会随之加深,巧克力样的一块块浮在平坦的小腹上。

    2012-03-2520:33回复举报|

    石缝里的

    正式会员53楼

    其实赵方毅人长的还不错,浓眉,眉骨微突,让他看起来更棱角分明。眼睛细长,眼皮微双,要是不笑不说话时会显得他人很凌厉,要不是他一的正气,会让人误以为是狠。鼻梁很,下巴方正,嘴型刚毅。因为总是在户外活动暴晒,脸色健康的过头,嘴巴也总是干枯起皮。所以只要是他在家,田宓儿总会着他喝下大量的凉白开和多吃水果,还给他预备了维c,可他说自己没病没灾的,死活不肯吃药。补药神马的,难道不是药咩。唯一的遗憾就是脸颊直至肩胛骨的那条伤疤了,其实这样看起来显得他更man更阳刚,若是能依着疤痕纹条荆棘,简直就是惑人至极了。可咱中校大人是军人,有军纪约束,中**人是不许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而且他长的还黑,这么多年下来,不仔细看根本就不怎么明显了,只是受伤的地方要比好皮肤摸起来平滑没有纹理。正直、勇敢、强壮、专一还家,赵方毅算是个无可挑剔的好男人了,虽然他不懂小趣,人又闷,还有些死板,可她就是死了他呆头呆脑又假装正经强板起脸训她的样子。虽然有点**,但她喜欢他小心眼的别扭**,不许她穿的太露太少,不放心她一人在家、一人上班的路上,晚回来一点会担心的发脾气,每回和异同事或友人说话,他也会背地里干喝老醋,却还假装大方。有时她的得寸进尺,他总会用特有的方式来惩罚,强悍有力,让人沉沦,再沉沦。想到歪处,田宓儿忍不住脸红心跳,手边的果汁一杯接一杯的喝。“外头太阳太大了吧,你赶紧回屋吧。让他们爷俩自己折腾吧,我看他们就是闲的,买现成的多好,好看不贵还实用。非得自己做,闹幺蛾子。”方怡纳闷她怎么渴成这样,还以为是午后的太阳太炙,怀孕的人心火旺,怕。汗一个,错怪太阳公公了,其实全是那枚熟男惹的祸。可咋说咱这是饥渴不是口渴捏,只好讪讪的假装太阳好毒。因为这阵子也有跟方怡去逛婴儿用品,对宝宝小的样子心里也有个大概,一下午俩人就把该用的零件打磨出七八,大致的样子也敲定下来。因为想不争馒头争口气,赵国栋努力想做的比外头买回来的好,田宓儿肚子里怀的是双胞胎,就设计了个宽大一些够两个宝宝一起住的,底部还有储物的抽屉和拉开的小桌。又想着孩子大后尽量不浪费资源,还可以拼成书桌,所以工序比较繁琐,且得做上一阵子呢。不过看赵方毅干活真是视觉享受,力与美的结合,每一下都那么从容有力。唉,心头上的男人,怎么看都好,怎么瞅都。赵方毅早觉察到背后那束**辣的眼光了,空档时抬头瞄了一眼,冲她邪肆一笑。这丫头对他的材没有免疫力,每回赤诚相见时都会动不已,不住挑逗便会瘫软成一团。记得人说过,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从事上就能看的出来,若是厌烦敷衍的态度,便反应出其实早已经厌倦了你。结婚这么多年了,田宓儿看见他□还会脸红,碰触还会羞涩,只是一个轻吻都会颤抖不住。还有她意缠绵和崇拜的眼神,不止让他那颗大男人的心十足满足,就算他的绪从不外露,面对他这个俏的小媳妇,眼神里那藏不住的宠溺疼总是在不经意间外溢出来。接收到他的眼神,田宓儿作怪的冲他撅了下嘴,送了个飞吻,又用手指扫了下嘴唇,做了个挑逗的动作。虽然隔着距离,田宓儿也能感觉到他的肌瞬间紧绷了起来,看来中校团长的定力也不过而已嘛,经不住惑,这就有感觉了。她的眼神不经向下一瞟,落在他紧实的小腹处,企图看出什么来。不过运动裤很宽松,貌似今天赵团长穿的还是条黑色的紧三角裤,就算有异动,那个家伙现在也是被牢牢的束缚在棉质短裤里,外表很难看出什么苗头。察觉到她肆意的眼神,赵方毅瞪她一眼,两脚不自在的挪了挪,又借口很,让田宓儿倒点冰水来消消暑。冰箱里早有准备好的绿豆水,这福利田宓儿享受不了,绿豆本来就寒,冰过后更添了凉。老人说怀孕时吃太多凉物,以后生出的孩子容易肚子疼,她也不想因为一时的痛快,让宝宝以后遭罪。好在田宓儿意志力不错,对于一些忌口的东西也能坚决抵制,家里人也体谅她的,对有忌的东西,不是特别需要的话基本不往家买。田宓儿给公公端了一杯,奈何赵国栋已经入迷了,敷衍的应了一声继续和手下的木板和三角尺斗争。田宓儿笑眯眯的又给赵方毅端一杯,她先就着杯口抿了一小口,才递给他,眼睛勾着他,传达着只有夫妻两人才懂的信息。说:“凉丝丝,甜滋滋的,你最喜欢了,是么?!”赵方毅看了眼赵国栋,看没人注意他们,才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后又狠了狠实的盯着田宓儿说:“淘气!我就把它吃掉!”田宓儿做了个怕怕的表,又冲下瞄了一眼,摇头啧啧的说:“某人现在也只能过过嘴瘾了。”可不是么,头三个月肚子里的胎儿不稳,俩人就只能‘嘴’上痛快了。虽然他们很期待宝宝,但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很郁闷。作者有话要说:喵(>^ω^<),这阵子小仙家的生意很忙,所以基本都是一个人在看臭包子,真是被折磨到精疲力尽,每回他睡觉的时候也都是抓紧时间休息。更新慢了请妞子们理解,家里有个包子,承诺神马的实在是浮云,因为他才是太阳。其实赵方毅人长的还不错,浓眉,眉骨微突,让他看起来更棱角分明。眼睛细长,眼皮微双,要是不笑不说话时会显得他人很凌厉,要不是他一的正气,会让人误以为是狠。鼻梁很,下巴方正,嘴型刚毅。因为总是在户外活动暴晒,脸色健康的过头,嘴巴也总是干枯起皮。所以只要是他在家,田宓儿总会着他喝下大量的凉白开和多吃水果,还给他预备了维c,可他说自己没病没灾的,死活不肯吃药。补药神马的,难道不是药咩。唯一的遗憾就是脸颊直至肩胛骨的那条伤疤了,其实这样看起来显得他更man更阳刚,若是能依着疤痕纹条荆棘,简直就是惑人至极了。可咱中校大人是军人,有军纪约束,中**人是不许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而且他长的还黑,这么多年下来,不仔细看根本就不怎么明显了,只是受伤的地方要比好皮肤摸起来平滑没有纹理。正直、勇敢、强壮、专一还家,赵方毅算是个无可挑剔的好男人了,虽然他不懂小趣,人又闷,还有些死板,可她就是死了他呆头呆脑又假装正经强板起脸训她的样子。虽然有点**,但她喜欢他小心眼的别扭**,不许她穿的太露太少,不放心她一人在家、一人上班的路上,晚回来一点会担心的发脾气,每回和异同事或友人说话,他也会背地里干喝老醋,却还假装大方。有时她的得寸进尺,他总会用特有的方式来惩罚,强悍有力,让人沉沦,再沉沦。想到歪处,田宓儿忍不住脸红心跳,手边的果汁一杯接一杯的喝。“外头太阳太大了吧,你赶紧回屋吧。让他们爷俩自己折腾吧,我看他们就是闲的,买现成的多好,好看不贵还实用。非得自己做,闹幺蛾子。”方怡纳闷她怎么渴成这样,还以为是午后的太阳太炙,怀孕的人心火旺,怕。汗一个,错怪太阳公公了,其实全是那枚熟男惹的祸。可咋说咱这是饥渴不是口渴捏,只好讪讪的假装太阳好毒。因为这阵子也有跟方怡去逛婴儿用品,对宝宝小的样子心里也有个大概,一下午俩人就把该用的零件打磨出七八,大致的样子也敲定下来。因为想不争馒头争口气,赵国栋努力想做的比外头买回来的好,田宓儿肚子里怀的是双胞胎,就设计了个宽大一些够两个宝宝一起住的,底部还有储物的抽屉和拉开的小桌。又想着孩子大后尽量不浪费资源,还可以拼成书桌,所以工序比较繁琐,且得做上一阵子呢。不过看赵方毅干活真是视觉享受,力与美的结合,每一下都那么从容有力。唉,心头上的男人,怎么看都好,怎么瞅都。赵方毅早觉察到背后那束**辣的眼光了,空档时抬头瞄了一眼,冲她邪肆一笑。这丫头对他的材没有免疫力,每回赤诚相见时都会动不已,不住挑逗便会瘫软成一团。记得人说过,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从事上就能看的出来,若是厌烦敷衍的态度,便反应出其实早已经厌倦了你。结婚这么多年了,田宓儿看见他□还会脸红,碰触还会羞涩,只是一个轻吻都会颤抖不住。还有她意缠绵和崇拜的眼神,不止让他那颗大男人的心十足满足,就算他的绪从不外露,面对他这个俏的小媳妇,眼神里那藏不住的宠溺疼总是在不经意间外溢出来。接收到他的眼神,田宓儿作怪的冲他撅了下嘴,送了个飞吻,又用手指扫了下嘴唇,做了个挑逗的动作。虽然隔着距离,田宓儿也能感觉到他的肌瞬间紧绷了起来,看来中校团长的定力也不过而已嘛,经不住惑,这就有感觉了。她的眼神不经向下一瞟,落在他紧实的小腹处,企图看出什么来。不过运动裤很宽松,貌似今天赵团长穿的还是条黑色的紧三角裤,就算有异动,那个家伙现在也是被牢牢的束缚在棉质短裤里,外表很难看出什么苗头。察觉到她肆意的眼神,赵方毅瞪她一眼,两脚不自在的挪了挪,又借口很,让田宓儿倒点冰水来消消暑。冰箱里早有准备好的绿豆水,这福利田宓儿享受不了,绿豆本来就寒,冰过后更添了凉。老人说怀孕时吃太多凉物,以后生出的孩子容易肚子疼,她也不想因为一时的痛快,让宝宝以后遭罪。好在田宓儿意志力不错,对于一些忌口的东西也能坚决抵制,家里人也体谅她的,对有忌的东西,不是特别需要的话基本不往家买。田宓儿给公公端了一杯,奈何赵国栋已经入迷了,敷衍的应了一声继续和手下的木板和三角尺斗争。田宓儿笑眯眯的又给赵方毅端一杯,她先就着杯口抿了一小口,才递给他,眼睛勾着他,传达着只有夫妻两人才懂的信息。说:“凉丝丝,甜滋滋的,你最喜欢了,是么?!”赵方毅看了眼赵国栋,看没人注意他们,才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后又狠了狠实的盯着田宓儿说:“淘气!我就把它吃掉!”田宓儿做了个怕怕的表,又冲下瞄了一眼,摇头啧啧的说:“某人现在也只能过过嘴瘾了。”可不是么,头三个月肚子里的胎儿不稳,俩人就只能‘嘴’上痛快了。虽然他们很期待宝宝,但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很郁闷。作者有话要说:喵(>^ω^<),这阵子小仙家的生意很忙,所以基本都是一个人在看臭包子,真是被折磨到精疲力尽,每回他睡觉的时候也都是抓紧时间休息。更新慢了请妞子们理解,家里有个包子,承诺神马的实在是浮云,因为他才是太阳。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