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田宓儿孕期上三个月开始,吃什么吐什么,看见什么恶心什么,全无之前的好胃口。有时一天下来也不能好好吃进去一粒米,刚养起来的水膘,几天就瘦下去了,就连赵方毅的心早餐也勾不起她的胃口,肚子里的宝宝一点面子也不给还没见面的爸爸,问到他做的味道奇怪的饭菜,吐得更欢实了。田宓儿几次强迫自己吃点,可后果就是之后一阵子连提吃的都不行。自重生以来一直顺风顺水的人生,头一次遭遇了坎坷,田宓儿也忽然发现自己真不是坚强的人,几天下来把她折磨的精疲力尽。赵方毅请了几天假在家陪她,田宓儿翻江倒海的吐完,抱着他的腰又难受又委屈的直掉眼泪。

    大夫说要是持续下去,就得打些营养针维持了,至于反应这么强烈的原因,个人体质不同况也不一样。不过要保持愉快的心,不要有压力,多试一些食物,喜欢就多吃几口,不喜欢的千万别强迫,不然更容易引起强烈的症状。

    不过让人高兴的是肚子里的两个小球生命力非常活跃,算是正式扎根到妈妈的肚子里了,不过母体要尽快调整状态,否则营养跟不上,肚子里的宝宝后也不会健康。听到宝宝没有问题,大家都去了一块心病。

    回家后就换着花样的给田宓儿准备吃的,感觉要吐就赶忙端走,好一点了再换一样,要是不恶心就吃上几口。

    小魏玺看田宓儿的难受样,搂着她的脖子,和她脸贴着脸,心疼的问:“妈妈,是肚子里的弟弟妹妹不听话吗?等他们出来宝宝揍他。叫妈妈这么难受,宝宝不给他们好吃的,不喜欢他们。”

    田宓儿亲了他一口,和他蹭蹭脑袋,这阵子因为她闹得家里鸡飞狗跳的把孩子也吓着了,抚着他轻声柔柔的说说:“弟弟妹妹还小,不知道会让妈妈难受,宝宝说不喜欢他们,他们听了会难过伤心地。宝宝是个护弟妹的好哥哥对吧?等他们出来宝宝当小哥哥,要教他们怎么样做个乖孩子啊!”

    小魏玺重重的点了下小脑瓜,握爪,郑重的说:“宝宝是好哥哥,还会保护弟弟妹妹,谁欺负他们我揍谁!”

    汗,暴力,不过超级卡哇伊,田宓儿稀罕的亲了又亲。

    小魏玺拿起切好的水果喂田宓儿,好叨咕着:“弟弟妹妹吃果果。”

    田宓儿笑眯眯的吃进去,没什么反应,小魏玺又喂,田宓儿又吃,就这么吃了一盘子的各色水果,方怡说:“看来弟弟妹妹喜欢咱们魏玺这个小哥哥呢,看他们多听哥哥的话,吃了这么多东西。”

    小魏玺也很有成就感,小得老高,油然产生了一种叫责任的感觉。自那以后每天都要趴在田宓儿的肚皮上和里面的弟弟妹妹打招呼,说说他今天干了什么,又怎么乖乖的吃了多少饭。上学前班走前也要和肚皮打声招呼,有时田宓儿要难受了,他还会威胁的说:“又让妈妈难受的话,回来不给你们讲故事,也不和你们说今天有趣的事了!”

    还真怪,这种幼稚的恐吓还真把肚子里的那两个调皮鬼给吓到了,那一天里总会让田宓儿轻松不少,难道是孩子们有孩子们的世界?有他们特有的沟通方式?纠结!!

    清晨,起号的铃声一响,小魏玺第一时间翻,叠好小被子,抻平单,迅速整理好内务和个人卫生。就跑到楼下端着阿姨已经煮好的牛,给田宓儿送来,小家伙很有礼貌,敲门进屋,还会赠送个超级甜蜜的goodmorningkiss,说:”弟弟妹妹!好喝的牛来喽!”

    再监督田宓儿吃早饭,若是她坚决地不舒服,就又会撂下狠,说:“小朋友挑食会长不高不聪明的,什么都吃才能体壮壮!”

    走时还会担心的看看田宓儿说:“妈妈,要是弟弟妹妹在家不听话,你们别生气,宝宝回来说他们。”

    小魏玺背着小书包,还一脸不放心的嘱咐,怕他一走小弟弟妹妹们就又不乖,又不好好吃东西折腾妈妈,方怡事后还感慨,说:“唯一遗憾的就不是亲生的,这孩子多招人喜欢啊,也不知道他妈怎舍得。”

    田宓儿不认同,不是亲的怎么了,孩子心里最知道好歹了,刚来的时候小魏玺对他们还很陌生,慢慢的不也接受他们当他的爸爸妈妈了么,只要真心对她好,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也胜似亲生。

    不过,亲生父母总是那孩子心底最深的伤痛:“这话可别当着孩子的面说,孩子心思重,看着表面没什么,其实心里都有数。”

    “我就那么拎不清事啊!这点事还看不明白,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养好胎,别那些没用的心了,赶紧把自己收拾收拾,咱俩上公园转一圈,还没个孩子利落,人家小魏玺都知道起来就收拾个人卫生balabala.”

    田宓儿赶紧灰溜溜的回房间整理,退了休又要做妇女的啰嗦,比更年期的还让人受不了。

    ············································

    随着富海大案的落幕,省城的政界可谓是重新洗牌,各派系几家欢乐几家愁。李茹花了大钱,托了几层的关系,想要给父亲半个保外就医。可省城老派的人不想再触富海这个霉头,新来的官员根还没扎下呢,哪敢轻易活动。李茹着个大肚子,四处奔波,其实她的月份没比田宓儿大多少,只是这阵子心劳力人瘦得只剩一条,就显得肚子特别突出。

    左思右想的,李茹没法,只好厚着脸皮来求赵家,她也想要志气,混的风生水起让赵家人后悔去,靠着富长海她确实也风光了,不过却是做人家的第三者,她总是有意无意的避开赵家人,因为赵家人看她的眼神,总让她觉得她好像可怜又可悲。现在富长海倒台了,连爸爸也搭进去了,还未婚先孕着个大肚子,但凡有一丁点的办法,他都不想去赵家丢这个人现这个眼。可没办法,富长海她可以不管,可那是她亲爸爸,她妈在家要死不活的,她总要把最后的劲儿都使完。

    晚饭后,赵家人都围在客厅里看电视,小魏玺端着各种各样的水果,挑切的漂亮又水灵的喂给田宓儿。

    方怡假装吃醋,带着哭腔,说:“宝宝心里只有妈妈,伤心了。”

    小魏玺慌了,赶忙过去抱着她的脖子,晃着现在养的的小子说:“宝宝喜欢,看,吃苹果,宝宝都给留着呢。”想了一想,又给赵国栋和赵方毅各喂了一块,表功的说:“我人人,人人我。”

    李茹来时,正赶上和乐融融的这一幕,方怡就算不想给她什么好脸色,可看她可怜狼狈的样子,也做不出来落井下石的事。

    李茹尴尬的站在客厅里,问了好,看到红光满面的田宓儿,再想现在自己落魄的样子,李茹忽然想自己没来过的话该多好啊。当初是自己不要的,没想到是自己瞎了眼将宝当成草,然而这一切本来应该是自己的。当初若是跟方毅哥哥结了婚,又怎么会有现在这些事,爸爸也会好好的,而自己也不会被一堆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要是当初他们再挽留一下,肯原谅自己!对,多是因为他们,是因为赵方毅随自己的不在意。是因为他们又另娶个村姑回来,不然自己怎么会落到现在的地步,全是他们!!是他们欠她的!

    李茹稍显激动,腔聚类起伏,随时要昏过去的样子。方怡本来不想搭理她算了,看看她的样子,还是心软了,平和的问:“吃了么?锅里还熬着鸡汤,正适合你们孕妇补体,给你端一碗尝尝。”

    李茹现在钻了牛角尖了,想法偏激尖锐着嗓子说道:不用你们假好心,现在我们家成了这样,你们都开心了吧!“

    话说,他们家怎么样和别人有什么干系,想什么呢,病了吧。

    大家都没想到他会说这些,本想着不管以前如何,她一个未婚女孩子着个大肚子求上门来不容易,能帮就帮帮吧,那里知道她会撒泼。

    田宓儿怕吓到孩子,拽着魏玺要上楼,赵方毅对她本就没什么谊,后来也只有厌恶,根本不愿意看见他。搂着老婆的腰护着她的肚子,一手抄起鸡汤,一起面对一个泼妇还不如省下时间多陪陪老婆。

    “赵方毅!你还赶走!我会这样是谁造成的,我不要求你补偿什么,最起码也要问问我好不好,帮一帮我,谁道你连最起码的狼心都没有了么。”看着俩人幸福的样子,李茹歇斯底里了,挥舞着双臂,眼球充血。

    赵方毅冷笑,平生他最看不上的格,好像这个李茹都占全了,对待敌人,赵中校一向如严冬般冷酷,也毫不留面。

    “怎么?是我让你和别的男人私奔的?是我让你去破换别人家庭的?是我让你未婚先孕的吗!自己不检点,怪别人?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犯得着跟你讲良心吗。”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赵方毅的话无疑是把李茹扒光了放在阳光下晒。她虽然过分,可毕竟进门是客,赵国栋训斥他:“上楼去,这没你们的事。”人家三口本来也没想参与好么,施施然的转上楼。

    “李茹,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晚辈,更多的时候我都该包容你做的一切。可你今天要是上门来质问谁的,就恕叔叔不多留你了,当初因为什么两家会变成今天这样,我想你心里该比谁都清楚。不管你们家是兴盛还是衰败,看在以前的分上,我们赵家都不想把事做绝,你也别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试探我的底线。”赵国栋不怒自威,上位者的威严气势,震慑的人心惊。

    李茹这才发表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这是怎么了,她本打算来摇尾乞怜的。可看见他们幸福的样子,刺激的他心绪难平,若不是失去理智她是不会说出那些话来的。

    他们是爸爸最后的救命稻草了,李茹慌了神,哭了出来,还给赵国栋跪了下来:“叔叔,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我都不是我自己了,这阵子我实在是太累了,请别跟我一般见识,年在以前的面上,请最后帮我爸爸一把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