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方怡带着田宓儿到市中心医院,找那里的王院长是她的老同学,王院长高大文质,看起来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很有熟男的魅力。谈吐也很风趣,和老同学很久没见面了,就聊了聊以前上学的糗事。

    “你婆婆想当初在学校可是没人敢惹啊,没想到当初那个厉害的小辣椒,现在都要当(奶nǎi)(奶nǎi)了。”王院长调侃的说到。

    方怡一笑,反过来笑话他,吐槽道:“还说我呢,也不知道谁,当初和学校最漂亮的沈淑芬表白,被拒绝后哭了好几天鼻子,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还是我花钱请吃的(肉ròu)粉,这才算不哭了。”

    在晚辈面前被揭了老底,王院长嘿嘿一笑,说:“好汉不提当年勇,最后沈淑芬这枝花不也是被我娶回家给我洗衣煮饭了么。”

    鄙视,方怡说道:“也不知道沈淑芬看上你啥了,叫你瞎猫碰上死耗子。”

    “唉。老同学,这话说得可不厚道啊,我们这叫王八看绿豆,对眼了!”

    三个人说说笑笑走到妇产科,王院长介绍妇产科许主任个俩人认识。

    “这是小许,我最得意的学生!以后小田来直接找她就行,她那班子人助产士和麻醉师都(挺tǐng)厉害,到时候你是顺产还是剖腹都没问题。”几人又寒暄一番。

    因为没生过孩子,田宓儿对这种事(情qíng)还是很好奇很畏惧的,以前听人说剖腹产痛苦小而且横切刀口也不大。但也有**十年代的产妇,还是那种大开膛取孩子,不光刀口大的吓人,对人体的元气损伤也大,复原的过程也更痛苦。

    “是开刀好还是顺产好啊?”田宓儿问道。

    许主任先是从专业的角度分析利弊,现在剖腹的切口是在脐下

    向开刀十厘米左右,痛苦很小。但最后还是建议她尽量顺产,因为经过产道挤压过的孩子,运动神经和协调能力发育的更好,而且免疫力也要比剖腹产的孩子好。

    看来横切术还没流行,一想到肚脐下那么长一道疤痕,以后穿裤子都遮不住,想想(挺tǐng)可怕的。不过顺产据说是十级疼痛之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毅力。况且要是生到一半生不出来怎么半啊,据说就有这么憋死的,倒是可以用产钳或者侧切,可是听说用产钳夹过的孩子脑袋容易出毛病。侧切可是切隐秘部位啊,那得多尴尬啊,再恢复不好的话那可是彻底和谐了。

    “呵呵,这些不用害怕,这是做妈妈的本能,有的生的快的,从阵痛到生产不到半个小时就完事了。而且我们那个助产士特别有经验,只要胎位正,还没有她接不下来的呢。现在还有B超,生前做一下,若是胎位不好直接就刨了,什么危险也没有。别太自己吓唬自己,你的(情qíng)绪焦虑,以后生的孩子脾气也不好。”

    许主任(春chūn)风和煦又专业,让田宓儿很信服也安心不少,觉得生孩子也不是什么天大的难事了。

    “现在一家就生一个,都(娇jiāo)气,我那会儿生老大的时候(身shēn)边一个人都没有,临生还拎大桶呢。哪像她们现在这么幸福啊,一怀孕什么都不让干,怕这怕那的。在家我怎么说她都不信,这回大夫说了,可算安心了吧。”方怡似嗔非嗔,面带疼宠的指了田宓儿一下。

    王院长一会还有个会,也不能久陪,就说道:“一会检查完了别走,一起吃个饭,好久都没见了,咱们得好好叙叙。说到这我还得说你,方怡,没事你是想不起你老同学啊,这么多年的(情qíng)分都白处了。”

    “行,一会还有小许,咱们一起吃个饭,地方随你挑我请客还不行么。再说(情qíng)分,就不怕你们家沈淑芬吃醋了,还让你睡一个月沙发。”哈哈。

    貌似里面有点故事啊,不过看得出俩人之间是时间沉淀下的真正友(情qíng),不然凭老赵家的遗传,一个个吃醋独裁最厉害,哪能让自己媳妇和个男人谈笑风生啊。

    俩人客(套tào)完,田宓儿已经躺在(床chuáng)上,撩起上衣又退了退裤子,许主任亲自给她((操cāo)cāo)作。在肚皮上抹了一些透明啫喱,圆滑的机器小棒在肚皮上探来探去。

    “各项指标都(挺tǐng)正常的,盆腔和宫腔也没有炎症,放心吧,只要保持,你肯定能生下健康的宝宝。”

    方怡生孩子那会可没这么高级的东西,听人说能辩男女,许主任说:“那得四五个月呢,要是真好奇,等下回来检查时再看。不过我们的规定是不许泄漏男女(性xìng)别的,你们别往外说是我们医院告诉的。”

    那当然了,人家好心帮忙,怎么也不能让人做蜡啊。许主任又仔细看检查一下,忽然说到:“诶,有两个生命体征,你怀的好像是双胞胎啊!”

    “真的?”方怡和田宓儿惊喜。

    许主任又仔细看了看,指着屏幕让方怡看,说道:“嗯,目前看是两个生命体征,你看这,两个圆点。不过不排除个体停止发育被自然吸收的可能,这样的(情qíng)况也有不少,你回去尽量多加强营养,多休息,多吃绿叶菜水果。多运动,多接触自然阳光,等到三个月就稳定了。”

    啊,田宓儿抱住肚子,恐怕失去其中一个孩子,觉得自己这阵子挑食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不用太紧张,你的(情qíng)绪波动太大,对肚子里的宝宝影响最大。顺其自然,若是被吸收,也只是说明另一个孩子不健康,从医学角度来讲这是好事。”许主任不厌其烦的给她解释,又从实习医生哪里借来书,以书面的角度给她讲解。

    虽然明白,可田宓儿还是希望能保住两个孩子,方怡也同样紧张,连车也不让她开了,打电话叫来赵国栋的司机接他们。和王院长和许主任吃完饭,在车上方怡让她暂时先回家里住,等三个月后胎儿稳定后想回去再回去。她现在也退休在家,能给她做点好的,家事也不用她((操cāo)cāo)心,附近环境还好。不像在团里的家属楼,买点什么都不方便,成天听那帮当兵的‘吼吼哈哈’的喊口号,天没亮就响起(床chuáng)号,睡不好个踏实觉。

    现在孩子第一,田宓儿也同意了,赵方毅听她不回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团里的事交给政委,飞车回爸妈家,一进门看田宓儿和魏玺俩人窝在沙发里正吃小西红柿呢。

    “大夫说我怀的是个双胞胎,要注意营养,多休息不然坐胎不稳。”像大夫说的那种比例其实很小,但小心没大错,注意点总是好的。

    “嗯,在家妈照顾你吧,在家属楼那头我总不在,怪不放心的。以后也别开车了,让司机送你,不然还是别上班了,回头让爸给你办个大休!”

    得,得,这才哪到哪啊,就当个玻璃人锁起来了。

    “人家大夫说多注意就行,在家待着也不是什么好事,多运动运动更好。”田宓儿说。

    方怡附和,给她儿子又洗了些水果端来,说:“只要不剧烈,还是多活动活动(日rì)后她顺产才有力气,不动弹的话孩子也不转胎,胎位也不好。我那会儿带你时还下车间抓生产那,工人咋干我咋干,生你时半个小时都没用。”

    “你看,总说你那时候。你那时候一个月才挣几块钱,现在也给你开这些你干啊!再说你那时候怎么了,少吃还是少喝了。”赵国栋就不乐意听她这么说,好像他多亏待她似的,那会儿家里不说条件好坏,实在是有钱没地方花,物资紧俏。

    怀孕时想给她买点水果好吃的,揣着钱寻摸了好几天也没买到,最后才买了一斤冻梨,后来还是托一个国外的朋友,偷摸给捎了两盒(奶nǎi)粉。就是生老三的时候才稍稍好点,那时候手里也有权了,还不用顾着父母了,所以抱着对前面两个孩子的亏欠,对小姑娘特别宠(爱ài),没想到宠出个(娇jiāo)蛮脾气。

    方怡听这话也来气,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也都翻出来抖抖,说:“是不缺吃少喝,可整天土豆萝卜大白菜一点营养也没有,老大生出来比猫崽子没大多少。你妈有点好吃的就东藏西掖的,恐怕这几个儿媳妇谁吃一口。当时我就想,将来我有儿媳妇我可不能这样,谁家姑娘都不是捡来的,得将心比心吧。”

    “可不是,熟悉不熟悉咱们家的,哪个不说我和妈跟亲娘两似的。”田宓儿把马匹拍的啪啪响,也是为了缓和一下现场的尴尬气氛,公公和婆婆犟嘴,儿子和媳妇在中间,这夹心饼干的滋味可不好受。

    方怡瞪了丈夫一眼,那意思是孩子在跟前就算了,不然非得好好跟你翻扯翻扯,又问田宓儿:“晚上想吃点什么,一会叫阿姨买菜去。”

    田宓儿想了想,报了一串的菜名,说:“鸭脖子,水煮鱼,夫妻肺片,香辣排骨虾!”

    “都是辣的啊!老话说,酸儿辣女,难道你肚子里的是姑娘?”方怡说。

    田宓儿摸着肚子,和方怡逗笑话的说:“妈,难道你重男轻女啊!”

    “呸,呸,你妈我是那样的人么,生男生女都一样,还不都是我亲孙子。不过生男孩少((操cāo)cāo)心,皮实,不像女孩,到哪都得惦记。”

    这时小魏玺站到沙发上,一手握着一个(奶nǎi)柿子,说:“妹妹弟弟我都要,爷爷说了,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大家哄堂大笑!

    作者有话要说:邮箱在48章文章结尾那里,有帐号和密码,被河蟹的文章都放在哪里。

    ps:关于文里面双胞胎被吸收的问题是真有其事滴,偶妹妹就那样,不过具体如何就是小仙瞎编的了,大家不要较真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