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

    团里给赵方毅分配的是三室一厅的房子,因为离团里近,想着没准会有他的战友来做客,所以其余两个房间也都布置了一下。吃了晚饭,简单给小魏玺收拾了一下,就安置他睡下了。田宓儿不明就里,但也感觉出魏玺(性xìng)子安静了下来,没有之前的活泼开朗。

    揣着一肚子的问号,俩人回到卧室,田宓儿总算有机会问赵方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方毅一时表(情qíng)沉重,口气也很压抑的说:“魏强,牺牲了……”

    “什么?!”田宓儿从(床chuáng)上支起(身shēn)子,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这怎么可能啊,从首都走的时候,魏强一家还给他们送行来着,印象里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一次追击任务,为了掩护陈新,被活活炸死了。下葬的时候,东拼西凑的,连个全尸都没有。”赵方毅说的平淡无波,可田宓儿能看出他眼底的痛苦。同生共死的过命兄弟,转眼就天人永隔,还死的那么惨,任多刚强的汉子也难以接受。

    田宓儿咕噜咕噜的咽了好几口唾沫,忽然觉得很噎人,眼眶也(热rè)(热rè)的。

    “魏强的老婆拿着他的抚恤金走了,孩子扔给了魏家的亲戚!陈新伤好之后去看小家伙,小家伙在他姑家没上学在山上给放羊呢。陈新就把孩子领回大队了,魏玺就跟他们这帮大老爷们在队里混吃混睡,之后我就把他领回来了。”

    人心,真是最让人看不透的,魏强的老婆她很熟悉,温柔善良,没想到会卷着丈夫用命换回来的抚恤金抛弃亲生的儿子。他们这些当兵的虽然粗,可对自己媳妇从来都是掏心掏肺的,想起魏强呵护他老婆的样子,田宓儿感到一阵心酸感概。

    赵方毅看看田宓儿,又说:“咱们也没孩子,咱就把魏玺当亲生的一样。你以前不也说这孩子仁义么,咱们对他好,他以后肯定能给咱们养老。”

    这一瞬田宓儿明白了,这个男人说到最终,也只是为她着想吧。赵方毅重(情qíng)重义,除了家里的因素,一半也是可怜孩子,魏玺这孩子她也喜欢,(身shēn)世也让人心疼。

    “嗯,以后魏玺就是咱们亲生的孩子!等以后咱们有了孩子,他这个小哥哥还能保护他们。”

    赵方毅一直以为田宓儿可能(身shēn)体有问题,但怕她心里不好受,就拐着弯的说:“咱们都有了魏玺了,就一心一意照顾培养好他就行,他就是咱们唯一的孩子。”

    唉,真说不清楚赵大中校到底是无私还是自私了,还得说那句,人(性xìng)啊。

    啊,可是她已经有馅了啊!完了,这糊涂是装大了,还是赶紧坦白从宽吧。

    “可是……我已经怀孕两个月了,这可是咱们的孩子,不能不要!况且孩子多了才(热rè)闹,要是有条件我还想生个足球队呢,你当教练,我当队长。呵呵,到哪一拉队伍出来,多拉风!是吧。”

    田宓儿说的兴起,赵方毅这会儿早就蒙了。他要有孩子了,自己的孩子,宓儿给生的!哈哈。

    赵方毅嗷的一声跳了起来,拉起田宓儿就要抛几个高,田宓儿尖叫着制止了他。孩子,孩子,肚子里还有宝宝呢,要小心些。

    赵方毅嘿嘿的傻笑,也知道自己太激动了,失而复得的欣喜。田宓儿看他这会儿十根筋少了九根,一根还没搭到线上,赶紧交代,说:“其实,之前我一直都有避孕。”

    哦,避孕就避孕呗,跟我儿子有啥关系。赵方毅不当回事,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什么!!感(情qíng)了,我这上窜下跳的就是给你耍候呢是吧。

    看他的脸拉的山长,田宓儿知道他肯定是往歪了想了,忙说:“之前上学,条件上不(允yǔn)许,你也说暂时不想要孩子,事业为重。你忘了咱们还说过,等我上班稳定后再提这事么。后来妈提起来,我本来想说的,可又生小姑的气,再一个,也想看看你是什么态度。”

    说到最后,田宓儿的声音越小,底气也越来越不足。

    她这是对组织的怀疑,对领导的不信任,潜意识里就有反动叛变的倾向!赵方毅就差打她一个反革m了。

    田宓儿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奈何领导板定面孔不放松,一直都是那副严肃怒目的样子。田宓儿拽了拽他的衣角,摇着,喏喏的说:“团长大人,我错了,不该对领导持质疑的态度。其实我心里知道你会站在我这面的,只是小小的有那么一点点贪心,想确实看到你重视我的样子。我现在郑重向领导保证,以后对组织绝不再有一丝疑惑,坚决拥护,不怀疑,不动摇。请组织再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赵方毅是生气,对她的隐瞒和不信任,可忘了谁和他说过,女人都是小心眼。他的女人他知道,也是认死理的主,肯定也不会是为了试探他,而是想看他在乎的样子吧。不过他可不想让她太容易过关,这小妮子竟然跟他开这么大的玩笑,再不管就要上房揭瓦了。

    赵方毅死板着脸,关灯上(床chuáng),睡觉。田宓儿忐忐忑忑的,也钻进被窝,往赵方毅(身shēn)边蹭了蹭。嗯,团长大人没什么反应,又凑近点挨了上去,要换了往常大人早把她抱紧坚硬炙(热rè)的怀里了。

    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田宓儿决定自救,扯过他的手臂摆好姿势,自己躺了上去。

    还是没动弹,看来也不是真生气嘛。田宓儿乐了,小手抱住他健壮的腰(身shēn),小脸也埋在他的(胸xiōng)肌上。

    话说,怀孕之后好像特别容易疲倦,觉也特别多。闻着熟悉的味道,(身shēn)心充满甜蜜和安全感,几个呼吸间就睡实了过去。

    赵方毅无奈,叹了口气,媳妇太小,任重而道远啊。给她摆了个舒服的睡姿,又盖好被子,俩人相拥而眠。

    其实他不知道,他媳妇的心早就熟透了,只是女人不管年纪多大,对(爱ài)(情qíng)都是自私小心眼的——

    不管有没有自己的亲生孩子,俩人心疼魏玺是真心的,本来陈新也想要领养他的。可魏玺都七岁了,该是上学的年纪,成天在大队里混吃混喝还行,可生活和学习根本没人照顾,而且那也不是个家啊。

    魏强是英雄,英雄儿女不该承受更多的悲伤,赵方毅念兄弟(情qíng)谊,心疼孩子,又想给家里有个交代,这就把魏玺领回来了。

    既然孩子到家了,咱们就得负起责任,不说做的比亲生的好,可也要问心无愧。赵方毅早就将证明和领养的手续办都开好了,俩人带着他去买了几件衣服,在大队里虽然吃喝不愁,可一群大老爷们哪懂得照顾孩子。正是长(身shēn)体的年纪,小家伙的衣服裤子都有点缩水了。

    魏玺也是懂得事(情qíng)的年龄,他知道死是什么含义,爸爸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他做了烈士,他该引以为荣。妈妈不要他了,但大家说她也不容易,他也不想做妈妈的负累。

    从大队到赵爸爸家,他才算终于舒了口气,田宓阿姨以前就对他好,知道能做她的儿子,他打心眼里愿意。但看多了人(情qíng)冷暖,他也明白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但看赵爸爸和田宓阿姨的态度,和他们对他说的。这就是他的家,他就是他们的亲生孩子。魏玺哭了,他小小的心灵承受的太多了,他能感受出谁是真(情qíng)谁是假意。终于有人帮他来撑起这片天空,他终于有了归属之地,自从爸爸死了妈妈走之后,他睡了头一个安稳觉。

    魏玺在新家慢慢的适应,虽然还是有些腼腆,可也逐渐的恢复了开朗。

    领养的手续办的也顺利,部队里知道魏玺的(情qíng)况,给予了他们很多的方便。本来还让他面试进入直属小学,可田宓儿没同意,直属小学实行军事化管理得住校,孩子太小,和新家又是刚融合,总不见面容易产生生疏感。不如上他们师大附小,她上班接送孩子也方便,而且附小的师资环境活跃积极,更适合魏玺的现状。

    小魏玺的领养办好,征求了他自己的意见,没有给他改(性xìng)。这也是对英雄的一种怀念,一宗尊敬,魏玺是英雄血脉的延续。小家伙对这个家也慢慢熟悉起来,俩人领着孩子回了赵家。自从上次婆媳俩不欢而散,已经好长时间没回去了,要换以前三五天不回去,方怡的电话早打过来了,估计也是生他们气呢。

    俩人领着孩子回家,方怡虽然没给笑脸,可还是让他们进了屋。一听说魏玺是他们领养的孩子,那股火气还是没压制住,这不是要给老赵家绝后么。

    “妈,这是我的意思!之前跟爸也说过了,他也同意。”

    原来大家都知道,感(情qíng)就瞒着她一个人呢,既然一个两个眼里都没她,那她走,去她姑娘家行了吧,给你们好人腾地方!

    看方怡真生气了,田宓儿赶紧搂住她的胳膊,笑嘻嘻的说:“妈!别生气了,都是我的错。这阵子脾气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控制不住,回去赵方毅骂了我好一通,我也深刻认识到了自(身shēn)的错误。本来早想给您老赔礼道歉来着,可这阵子又忙着小魏玺的事(情qíng),后来去检查,大夫说孕妇的(情qíng)绪波动都大!您老多担待担待,别和我一般见识。”

    孕妇,孕妇就多了啥啊!啥???孕妇,方怡本来还不搭理她,一听她这么说,忙瞪大眼睛盯着她的肚子。

    “你有啦!”方怡欣喜!又不确定的问。

    “嗯,大夫说都两个多月了!还是小魏玺有福气,一来就给我们带了个孩子。”老人家思想到底是保守,他们决定这么说也是想给孩子多点让人心疼的筹码。

    “两个多月才知道,你怎么当妈的啊!快点坐下,快点坐下。”

    本来对儿子媳妇也就这么一个意见,现在孙子也在肚子里了,她也不是斤斤计较为难儿女的老人,那点不愉快也就不提了。

    心里高兴了,看什么也都顺眼多了,听了小魏玺的遭遇,心里也怪可怜这个孩子的。把小魏玺叫到跟前,摸摸脑袋整整衣服,说:“孩子倒怪可人(爱ài)的,就是命不好。既然到了咱们家,就得好好对待,就算你们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也不能厚此薄彼。承诺了的,就是一辈子的责任了。”

    作者有话要说:唉,其实之前就有铺垫过啊,领养的事。之前没更新是因为宝宝把本子摔坏了,因为在婆婆家,要邮回买电脑的地方修理,还要邮回来,耽误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