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观赵方毅此人,严肃冷静,沉稳重义,外冷内。不会甜言蜜语不会甜哥蜜姐,这辈子就是根不会开窍的木头,不懂浪漫趣。可是,他会永远坚决的站在你的背后,默默的护着、守着,为你遮挡一切的风风雨雨,从不犹豫,也不会畏惧。

    是个心里有花不会开的人,说不好听点也是有点大男人主义,多少有点独断专行。若田宓儿是个十几二十岁的女人,俩人的婚姻肯定不会和谐,但她失去过又多了那么多年的人生阅历,对于生活,她的包容多过计较。

    拿了毕业证后,田宓儿觉得人生好像又圆满了一些,抽空去了趟医院,把节育环取了下来。大夫说最好三个月以后再要孩子,正好这阵子部队大阅兵,等养好了体,争取能一举怀个健康的宝宝。

    像药品啦,辛辣寒凉的食物啦,化妆品一类的也要提前忌,虽然隔着肚皮,根本对宝宝没有什么大影响,可做妈妈的总想给自己宝宝最好的。有条件要争取更好的,没条件要创造条件。

    两辈子头一次,田宓儿又期待又忐忑,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宝宝是什么样子,又怕得了什么不孕不育的毛病,让做妈妈的愿望化为泡影。大夫给她仔细检查了几遍,又耐心安抚,这还没怀孕就得产前忧郁的患者可不多见。

    这年代生个孩子还不是什么大事呢,像田宓儿这么重视的太少,好在现在的大夫也都认真负责。大夫就是大夫,不兼职卖药开店,对本职工作都充满

    田宓儿也知道自己紧张了,听说这样很不容易受孕,这种事顺其自然是最好的,这是人的本能。询问了些有益的食物,打算现在开始就合理饮食。不过她有点缺铁,大夫也说不用药补,都吃些含铁的食物就好了。但什么东西都不宜过量,每周两三次也就可以了。

    田宓儿体质一直比较虚,赵方毅想要训练她,可每次都被她以学业或者各种理由给搪塞了。现在事关宝宝,也不用谁鞭策了,每天早晨都起来晨跑,虽然是临阵磨枪,可不快也光啊。

    早上起来两个水煮鸡蛋,半斤羊,说到羊就不得不说一下了。可不是后世的x家保,x牛,x利可以比的,这可是纯天然无污染,没有任何添加剂连水都不掺的。用小铝锅一煮,一层厚厚的黄色油皮,喝一口能膻人一个跟头。田宓儿事先包了几个茶包,丢进锅里一起煮,味道小了不少,可一喝还是那么原滋原味。不过田宓儿喝这股膻味,觉得醇厚,而且现在不喝,以后想喝也喝不到了。以后那可都是三聚氰胺和苏丹红的天下了,趁着还没被污染,一次喝够得了。

    赵芳娟生了,七斤半的大胖小子,可把刘子轩父母给乐坏了。有了接户口本的了,千百年来,中国人还是不能免除重男轻女的劣。原本婆媳关系不太和谐,因为有了孩子,刘家父母对赵芳娟也宽容不少。连方怡都跟着松了口气,大姑娘生了个姑娘,没给人家留条根,她这个当娘家妈的都感觉讪讪的。对亲家说话也没娘家人的那种硬气劲,工作上还得尽量帮忙,还不能卖好。

    现在二姑娘生了儿子,就感觉不一样了,刘家比赵家家业大,赵芳娟是高嫁女,以前赵芳娟和婆婆不对付,她还怕她婆婆使坏让俩孩子离婚。现在生了个小子,看他们那高兴劲,啥都比不上人家大孙子了。

    看人家抱孙子了,她也感觉怀里空落落的了,别看是亲姑娘亲外孙,那也不如自己的亲金孙。

    赵芳娟子虽然不讨喜,可眼力劲不差,看方怡那样也猜着分她心里的想法。

    “眼馋啦?赶紧让你好儿媳妇给你生一个吧!不过她能不能生我看都够呛,这都结婚四五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表面看着倒是溜光水滑的,别在是个不会下蛋的鸡。”

    方怡心里也开始犯嘀咕,以前就不说了,自从他们回来她可是没少说这事。看他们俩也不是没心思要孩子的样子,还一直说没有,这是不是问题真出在体上啊。

    “回去你赶紧领田宓去医院查查!我哥都三十了,跟他这么大结婚早的人家孩子都上学了。”赵芳娟撇青拉怪的,自己家人怎么都好,毛病都是人家上的。

    “真要是有毛病,是赶紧治还是赶紧离,别到最后我哥都四十好几的时候再着急,真到那时候可是黄花菜都凉了。”

    孩子的事一直是方怡心中大事,本来不是糊涂的人,现在也因为抱孙心切有些心急了。伺候完赵芳娟的月子,方怡回来就找田宓儿谈了。

    “田宓啊,妈也没别的意思,检查检查也就放心了。”

    自从结婚以来,田宓儿对公婆一直都尊敬敬佩的,觉得他们不迂腐,而且对自己也是真心心疼。心里虽然一直告诉自己老人只是太心急了,可也难免不舒服,有点想法。为啥不生孩子就是自己的毛病啊,咋不让你儿子先去查查,就算不的,也应该两口子一起去吧。

    “妈,我们都没有毛病,没啥可检查的。”她的月事都迟了十多天了,她隐约觉得八成是有了,但这两天一直没倒出空去检查。

    田宓儿倒不是诚心跟方怡做对,也不是故意冲她,心里知道肯定是小姑子挑拨的,一想到她在一边幸灾乐祸,她就有气。人和人之前有缘分,不得赵芳娟的眼缘她也认了,可怎么说也是一家人,怎么也要做到表面和和气气的不让人看笑话。之前为了个李茹,现在又拿孩子说事,若她赵芳娟真是个十全大孝子她也不挑啥。没事的时候不想着父母,受了委屈有用了才回来哭,闲着没事又要看闹,这样的人实在让人来气。

    方怡开始还觉得有点张不开嘴,但田宓儿一口就拒绝了,觉得心头来了股火。她儿子今年都三十了,都是而立之人了,却连个孩子都没有。他工作不管干的有多好,要是以后没个继承的人,拼死拼活努力还有什么用啊,打下的江山挣下的家底留给谁啊。她们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之前上学咱不也啥也不说么。赶上你田宓儿还年轻不着急了,八成就是她刚工作,想卯劲干出点成绩,怕有了孩子拖累她。

    婆媳俩话不投机,不欢而散。自从回来以后田宓儿只要有空就会回来看看老两口,虽然他们生活有小保姆的照顾,可做儿女的义务不能不尽。他们俩也不缺钱花,而且生活品质也很高,她也就是陪着说两句话,问候问候,再做点能放住的小菜,让他们换换口味。

    这次她也没掩饰自己的怒气,不止当时就驳了她的面子,事后也一直没回去看过他们。方怡当时虽也被气了一肚子的气,可这几年是真把田宓儿当家人看待,嘴上虽说不好听,可也没太往心里去。谁知道田宓儿还别扭上了,就觉得她翅膀硬了,现在他们赵家把她学也供出来了,娘家也提拔起来了,估计她也不想讨好他们了是吧。

    方怡一个电话打到赵方毅的部队里,跟他告状翻小肠。

    “你看你媳妇儿,可不是当初那个小心翼翼的样了,孩子都不会生还底气这么足!让她去检查检查怎么了,不会生孩子还怕人说啊!”

    “妈!你怎么听风就是雨,连检查都没检查就说人有毛病。这事我们自己会解决的,你不用心!”

    “我不心?我想不心!给我孙子我就不心!”方怡暴走了!

    赵方毅一听这事脑袋就俩大,别说田宓儿了,就连他也不怎么回去听她磨叨。其实田宓儿就是好样的了,亲姑娘也不一定能赶上她啊,老两口的事从一吃住行到吃穿用度,她事事都办的妥妥当当的。不说从不反驳吧,可也都以他们俩的意见为先,亲生的儿女也不一定能做到她这么恭顺。

    再说没孩子怎么了,没孩子也不一定就真是人家田宓儿有毛病啊,他们俩结婚到现在一直是聚少离多的,像他们这样的况也不在少数啊。之前和方怡谈的好,她也表示能够理解,这去了一趟赵芳娟家,回来就又变样了。这都不用猜,肯定是赵芳娟又在背后瞎捅咕了,妈也跟着糊涂,人家装枪她放炮。以前她精明的啊,怎么到老了老了还晚节不保了,办事这么糊涂。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赵方毅心里真的没有底气,不能生孩子不是稀奇的毛病,边有这病的人也不少。赵方毅不想给田宓儿压力,他心里想要个他们俩的孩子,偶尔有时看见战友们的孩子,他也会幻想一下他和田宓儿的矮子是什么样子,是长的像田宓儿那么漂亮,还是像他一样强壮。

    可真要是不幸摊上了这事,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想像赵芳娟暗示的那样和田宓儿离婚的。没有孩子他是觉得惋惜无奈,可想到没有宓儿的子,他的心就拧着似的疼,一切努力奋斗都没有了最终的意义。

    不能有俩人共同的孩子,也许也是天意!只要宓儿永远都在就好。

    他有了田宓儿就等于拥有全部的幸福!

    想到了之前特种大队传来的消息,赵方毅若有所思,心中有了个重大的决定——

    赵方毅这次休假没回家,说是有事要办,一连走了几天。昨天打电话说今天会回来,还会有位客人,田宓儿准备了些饭菜,四菜一汤,国宴标准。

    饭菜刚摆到桌上,就听见大门有钥匙插入的响动,田宓儿赶忙迎过去。

    赵方毅开门进屋,手里提了个绿色帆布的军用旅行袋,另一手牵着个男孩。虎头虎脑的,不过神有些萎靡,七八岁的样子。来人田宓儿也认识,小男孩叫魏玺,是原先赵方毅所在大队里副大队长的儿子,以前两家同住在营区里的家属楼,关系处的都不错,小魏玺喜欢她的手艺,每次她回营区总是漂亮阿姨前漂亮阿姨后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赵方毅会把他带回家来。

    赵方毅把魏玺往前一推,拍拍他的小肩膀,说:“魏玺!以后就是咱们儿子了!来欢迎下家里的新成员吧。”

    田宓儿愣住!这,这是唱的哪出啊!

    作者有话要说:一些原因导致一直未能更新,负荆请罪。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