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赵方毅就跟铁打的一样,一点小伤小痛,恢复的超人的快。【虾米文学 www.]这阵子好吃好喝,运动量还少,以前一直皮贴一样精健硬实的肌,现在也因有了点脂肪鼓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更壮硕。把他养胖,田宓儿也很有成就感,不过却把赵方毅憋屈够呛,总感觉浑有使不完的劲儿。

    也是啊,让一个平常每天最少越野五公里的人整天圈在家里,无疑是让千里马拉磨嘛。这不,刚好一点,他就待不住了,起号的点儿一到,他就精神头十足,悄声起来上军裤和跨栏背心,绕着小区慢跑又练了一军体拳。这几天他雷打不动,吸引了不少学生的眼球,浑的精壮汉子,虎虎生威的练拳,一招一式间力量无穷,对这些只知道学习的白斩鸡和只美色的大学生们有很大的冲击力。

    跑完步一拳下来,赵方毅也只是呼吸微乱,细小的汗水渗出他深蜜色油亮的皮肤,布满他结实的口。在朝阳的折下泛着金属般的光泽,随着呼吸的慢慢起伏,整个人流露出强烈的男荷尔蒙气息。

    饶是现在民风淳朴,可也吸引了不少狼女,懒觉都不睡了天天早上来蹲坑守着看壮男。虽然赵方毅在部队时几百几千几万甚至更多人面前训练都应对自如,但在一堆女人的口水中,他实在是淡定不下来。现在的女孩子们都是怎么了,一个个跟没见过男人似的,一点矜持都没有。

    咱赵少校多正派个人啊,别管关上门在屋里怎么和自己媳妇儿折腾,出了门对外人保守又正经。这是大男人们的通病,总觉得自己媳妇儿连毛都得是自己的,恨不得连想法都一并控制了,连心里时刻想的都得是自己。至于其他不相干的人,哪凉快哪扇着去,多看一眼都觉得闹眼睛。

    再一个咱们田宓儿也样样出色,长相,学历,能力,人品,最主要的是心都扑到了赵方毅的上。被这么出色的女人着心疼着,咱少校大人这颗闷的大男人心啊,无限制的膨大着。稀罕得他恨不得把这个小女人含化了揉进骨子里,变小了时刻的揣在兜里。

    赵方毅这种人,只要结婚了,责任是重过感的。现在他对田宓儿又有感又有责任,别的女人自然一概看不到眼里,对那些太上赶子的更觉得恶心。他的心疼怜惜都给了小媳妇儿,外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在他的眼里只有一个统称,那就是人。

    大学生也不都是斯文矜持的代名词,赵方毅这种男人是熟女的最,勇猛,有力,看着还很持久。开放点的就直接暗示了,这要是换他小媳妇儿上,他早火焚激动难耐了,换了别人,他只觉得恶心。【虾米文学 www.]这么美好的事,都是让这种人给丑化了,这社会是咋了,人咋都没道德感了捏。

    在家属楼这待的实在是不爽,还不如回营区对着花草树木呢。

    “你这阵子课多么?能不能回营区?”赵方毅现在就跟笼子里的狮子似的,困得他直转磨磨。

    田宓儿也知道早上那点事,不过对赵方毅她是放一百二十个心,才没管没问。不过看他郁闷的样太有意思了,老话那句最难消受美人恩果然不假啊!不过咱自己的东西,还是不能便宜别人,之前是因为想让大家看看,我田宓儿的男人不比任何人差,不是那些靠着父母靠着家里有几个钱儿,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富二代官二代可比的。

    “星期一考试回来就行!要是回营区的话,下午你跟我去买点东西带过去吧,那边儿冰箱都空了,还得给战士们带点吃的。明天上午你上医院看看,再直接回去。”

    赵方毅同意,从冰箱翻出哈根达斯用勺子大口的挖着吃,说:“再带点这个回去,怪不得你吃零食,味道还真不错。”

    。。。。她是吃点零食,可却有时有晌的,一袋牛干都够她衔了几天了。赵方毅本来就吃甜食,前阵子首都开了间哈根达斯的专卖店,田宓儿上辈子是吃过,就想现在的肯定比以后更香浓醇厚,她吃香草和草莓的,一样买了一点。谁知道他却吃好了,这几天基本天天买,不过田宓儿没告诉他这冰淇淋和普通雪糕的差距,他要知道他吃这一顿冰淇淋快赶他一月工资了,绝对得说人家是资本主义剥削阶级。

    不过他就这点小好,家里现在也有这条件,吃点喝点花多钱她都不心疼,总比那些喜欢赌喜欢的强太多了。不过俩人晚上就接到电话说让回去参加蕾蕾的婚礼,之前想着不回去了,可现在赵方毅恢复的不错,回去溜达溜达也行。田野还说给报销飞机票,嘿嘿,有便宜占咱们得上。

    赵方毅是姑爷,还不总回去,农村人还,他一回去几家亲戚轮着招待他。男人喝几顿酒就都熟的不行了,家里舅子姐夫的不少,赵方毅天天被叫去打麻将打扑克。

    刚开始的时候田宓儿还以为他不会玩,他高中念完就去当兵了,接触这些东西的机会少。可她忘了咱少校大人人家可是高干,高干是什么意思啊,吃喝玩乐的另一个代名词。除了没长歪,这些官二代必备的附件他一样也不少,而且他还说了,兵痞兵痞,当兵的除了比痞子多了道德感,其实混在一起大家都一样。

    不过这家伙会装啊,假意不太会玩,保持个不输不赢,毕竟都是亲戚,赢多输多的容易影响感。后来田野也回来了,新姐夫和大姨家的两个姐夫非要玩大的,这几家条件都不错,多赢点也就是拔几根毛的问题。咱赵少校也不跟他们客气了,大杀四方,田宓儿在旁边收钱都收到手软了。

    后来田宓儿知道他是扮猪吃老虎,用审视的目光从新审查了他一边,问:“说,你其实是不是吃喝赌抽,坑蒙拐骗偷样样精通啊!”

    赵方毅壮似回忆,说:“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就我这军事素质,坑蒙拐骗偷简直是太大材小用了。不过就得问你了,精不精通得你说了算。”

    好啊,感他跟自己在这呐,那就跟他细算算。

    “以后亲一个五块,摸一下十块,再深入了按时间计算。”

    “那今天你收了不少,我是不是得赶紧收货啊!”赵方毅栖而上,嘴里的烟酒味儿十足,可田宓儿却一点也不讨厌,觉得他这样man及了,浑散发着男气息。手到之处的肌紧绷绷的硬,让人特别有冲动,浑冒汗。

    不过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不是俩人似火,是下的炕火的。田宓儿下地,喊:“妈,你烧炕啦!?”

    王四妹儿进来,还端着一盘切好的大西瓜,说:“嗯,你昨天不说屋里潮么,把炕点着熏一熏。刚才方毅还喝了那么多酒,在炕一烙睡一觉相当舒服了。你爸一喝酒就炕!”

    田宓儿汗一个:“这啥天啊还烧炕,都得捂出痱子。”

    王四妹儿白她一眼,说:“你懂啥,吃你的瓜吧。”

    赵方毅也从炕头起来了,捧着他岳母说:“炕头一烙是舒服的,感觉酒气都散了不少。以前去我战友家睡过几天大炕,感觉特别解乏,这几天在家得再享受享受。”

    “还是我姑爷识货,妈这几天给你烧乎的。先吃点瓜解解渴,下午睡一觉吧,估计晚上你姐夫他们还得找你玩。”姑爷是丈母娘的半个儿,有时比对亲生孩子还好。

    “妈,哥呢?”田宓儿咬着多汁的西瓜问。

    “和阳上山了,阳说没见过兔子,俩人下儿去了。方毅他不是什么野战兵么,说是整天在深山野林里窜来进去的,估计更愿意在家躺会儿,就没让他们叫你们。”王四妹儿说。

    赵方毅当然是不想去了,钻野林子哪有在炕头躺着舒服,不过田宓儿想吃山上的野梨和野杏儿,水分十足又酸还不涩。老人们说山上那两棵梨树和杏树有几百年了,当年战乱,一对夫妇避世到此,见此山灵水甜就定居在此,说是这两棵树就是她们栽的,附近几个村子的人也都是他们的后代。现在正是果树茂盛的时候,要是赶的巧也能采个一两兜,重生到现在她一直都没吃过,上辈子就想它们。

    “让方毅睡觉吧,咱俩把带回来的东西收拾收拾,晚上叫他们上咱家吃一顿,这两天净在人家吃了,天太再不吃东西放不住了。”王四妹儿说。

    娘俩在外屋忙乎,俩人都是手脚麻利的,不一会儿就收拾出十六个菜色,八凉八,切好装盘,人来了上锅一炒就行。田大河也从地里回来了,自从田家都去省城后,家里那点地都由田大河的弟弟帮着种。说是帮着种,其实就跟给他一样,田家不差这点卖粮钱,从来也没要过。田大江家两个小子都没娶媳妇呢,就当帮衬他们了。

    不过田家的地和隔壁老王家的地正好挨着,王家知道他家现在也不差这点种地钱,就想买他们家的地,地都连成一片也好管,种着比分开的方便。或者是换也行,都是中等地兑换,他们可以再给点补偿。

    他们家种哪块地都没差别,就是当了一辈子农民了,留着这点地当念想了。王家跟他们是近邻,这两年都是他们帮忙照看着老房子,不时帮忙来烧把火,不然常年不房子,这房子早就酥了,哪还能住人了。想着与人方便,他们也就同意了,今天就去量了地,这次走之前就把这事办妥得了。

    “都量明白啦?”王四妹儿早就给他沏好了浓茶,端给丈夫又问。

    “嗯,老王家那块地还比咱们家的多点呢,俺俩商量着就平换了。我说再给他找补点,他死活不干,和讲究人办事就是痛快。”田大河说。

    “你咋不说他们家两块地挨一起以后得省多少事呢!不过咱俩家关系都好的,也算是俩好加一好了。不过这事你没跟小叔商量一下,他别在多心。”王四妹儿心里有自己的考虑,其实不愿意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把地给田大江种。说什么帮着他们,打了粮食却不给钱,钱揣的心安理得。还不如真金白银的给他们点,比这么的好看多了,咱们照顾人家的自尊心,人家领不领就不知道了。

    肿么发不上来捏?????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的留言每一条都有认真的看,小仙非常理解,就跟写文很想得到读者的认同一样。只是jj总抽,小仙伤心了。。。。。而且妞们也很,留言太多了,一条两条抽也就抽了,咱忍。可几十条抽起来实在是个大工程,请妞们体谅啊!

    ps:文文开始进入两人的甜蜜世界了。话说小仙现在真的对包子没,不过还是会顺应潮流给俩猪一个地,就在不远地前方,有个好包子!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