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政府对学生游行的事高度重视,骨干份子严厉惩治,郭明可能是听了王薇的话,后期没和他们搅合在一起。可抓的人多了,牵连的太广,一个咬两个两个咬四个,他也被翻了出去。郭明还是党员,又是大学老师,这么大的政治污点足够他喝一壶的了。

    王薇家再是厉害,这种板上定钉的事实他们也没办法睁眼说瞎话帮着翻案,俩人病急乱投医,还来找田宓儿问她有没有门路。

    这种吃不着还得惹一的事谁会搭茬啊,赵方毅只是个小小的大队长,是没什么能力帮忙的。俩人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问问,虽然失望但是没有埋怨。

    因为这事还有不少被无辜牵连的人,好比有的班级基本都去参加游行了,少数两三个没去的,也都被连带的开除了学籍,当年毕业的学生也都没有第一时间拿到毕业证,都是在确定没有政治问题之后才补发的。

    原先寝室里的几个人也都没有被牵连到,不管好与不好,都是一个班级的同学,她做到了敲响警钟的义务。旁敲侧击的警告了一番,宋柯一向和田宓儿好,对她的话很信服。其余俩人一个心思不在这上面,有这闲心更愿意去想想怎么钓哥金龟婿。

    不过对田宓儿来说却是桩小小的好事,游行过后各高校休假,她难得的白得了几天清闲。赵方毅他们军区大比武,封闭训练三个月,她在首都也没什么意思,买了张票就回家了。

    虽然亲生父母现在也在省城安家了,可毕竟是嫁出去的女儿了,就算难得休假也得回去伺候公婆。还好巧不巧的赶上赵芳娟回来安胎,结婚了几年好容易怀上的,现在她底气十足,觉得看婆婆图惹闲气,就回娘家当姑来了。

    赵芳娟的脾气本来就不好,怀孕之后更是对谁都颐指气使的,一会儿嫌赵子轩没回来陪她,一会儿又嫌阿姨做饭不好吃。田宓儿回来了,做了两顿开胃的饭菜,她吃的很顺口,就拿她当保姆似的使唤。

    到底是自己亲生的,谁的孩子谁心疼,方怡劝田宓儿别和妹妹一般见识,她现在况特殊。

    本来还想先回婆家住两天意思意思,之后就要回父母家的,现在却被留下伺候小姑子,这叫什么事啊。可都是自己家人,说不伺候那就得撕破脸了,李阳让她别管直接回娘家就行,其实她也想,可中间夹着哥赵方毅,还有老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晚饭,七碟八碗的,有赵芳娟点名的,还有方怡为了女儿营养均衡买的各式菜品。

    田宓儿端着新出锅的鲜蟹,赵芳娟已经坐下吃上了,方怡坐在旁边给她夹菜。田宓儿招呼赵国栋,说:“爸,快来尝尝这螃蟹!阳中午送来的,个个活蹦乱跳的,现在这月份的蟹子汁鲜黄肥。”

    刚把螃蟹放在桌上,赵芳娟尖叫着说:“你不知道我怀孕了么!我不能吃螃蟹你不知道啊!你想什么呢你!”

    赵国栋见她这话说的过份,筷子一撂,说:“你不吃还不让别人吃啦!这么多东西还堵不上你的嘴。”

    赵芳娟蛮横不讲理,满嘴都是她的理,说:“我看着难受!闻着也恶心。”

    方怡一听她恶心,赶紧让田宓儿把螃蟹端下去,之前都吐了两个月了,这两天刚好点,可别再犯了。看她胃都要吐出来的样子,天天眼泪吧嚓的,看着怪心疼人的。

    田宓儿一股气顶在心口,到厨房拿了个口袋把螃蟹都装进去,饭也不吃了,拿着车钥匙就要走。可能知道姑娘确实过份了,方怡忙拦着她:“你看饭都好了还要上哪去啊!”

    田宓儿不怒不恼,平淡的说:“我给我妈送去,他们吃不恶心。”

    “你看你妹妹不是有心的,她现在不是特殊况么,你多体谅体谅。”方怡说。

    田宓儿真不是想要和她计较,不然一定问问她到底是怀孕了还是脑残了。

    “妈我没事,这不螃蟹凉了不好吃么,想着赶紧给他们送去,你们赶紧吃饭吧。”

    方怡哪能看不出来她是生气了,就想着她回娘家也行,省的两个小的再掐起来,赵芳霞现在况特殊,大夫又说她有流产的征兆,不能动气。

    俩人都打算息事宁人了,赵芳娟一句凉凉的话,却彻底把她给惹怒了。

    “把婆家的东西往娘家倒腾,也就农村人能干出这事来!我就说了,不管现在看着多体面,可这骨子里的小农意识永远也改不了!”

    田宓儿笑笑,甩开拉着她胳膊给她使眼色的方怡,说:“麻烦赵二小姐您往上数三代,看看您家的祖宗有多高贵,还不是泥腿子出。况且这是我未来亲嫂子送的,我给谁吃给谁吃,不过就是不给养不熟的白眼狼吃!”

    想当初赵老爷子没爹没妈,就差要饭了,要不是部队收留了他,指不定投胎几回了都。

    “你说谁是白眼狼!”赵芳娟使劲墩下碗筷,一手托腰一手指着她问。

    “白眼狼问谁?”田宓儿好像没听明白!

    “白眼狼问你呢!”

    一说完,赵芳娟也知道自己说走嘴了,田宓儿嘲讽的一笑,说:“你自己明白就好。”说完拎着螃蟹转走了,再生气她也记得带走,不便宜给别人。

    刚出门,就听见里面劈哩啪啦的声音,还有赵国栋的怒吼。

    “哪回回来都搅合的家里鸡犬不宁的,明天赶紧给我滚,回你自己家当大爷去!”

    田宓儿听后笑笑,就会事后算账,早约束约束她的子也不至于鸡飞狗跳的。谁家孩子谁心疼她能理解,可别人家的孩子也是孩子,看在亲戚的面子上她干点活儿伺候几天倒没啥,可也别拿谁不识数用人不当刀啊。换个外人这么对他,还得感谢感谢呢,亲小姑子却觉得应该应分的。是不是太给他们好脸了,让人觉得她好欺负!

    田宓儿拎着螃蟹回娘家,有点眼色的人都能看出点事来,王四妹儿问她咋了,田宓儿说没事。

    “没事儿咋这时候拎螃蟹回来!阳不是才给你们送去的么?”糊弄谁那,李阳在礼数上从来都是面面俱到,这螃蟹家家都有,至于她这么巴巴的还往娘家拎么。再说就算没有,谁家也不差这一口,她姑娘也不会让人挑这个嘴。

    回了自己家,田宓儿也不装了,想说啥想干啥也不多考虑,冲冲的说:“给你拿你就吃呗,哪那么多为啥。自己吃总好过喂了白眼狼好,吃人肚子里跟吃狗肚子里似的,吃人饭不办人事。”

    这回是真把她给气着了,就连王四妹儿听着都觉得太过了,让她好好说话。

    “不知道你咋了,难听的话咱不说,可自己造口孽,不过人在做天在看,咱们尽到本份就好了。”人老了,说头就多,农村出来的更甚。总觉得举头三尺有神明,不过却也是好事,恶耍滑是不敢碰。王四妹儿老两口本来就实在,现在更跟两尊老佛爷似的,亲戚朋友员工友邻都说他们的好。平常要是有点大事小了,也愿意找他们去说和说和。

    “嗯。”念叨几句其实也没大么大气了,经过重生后田宓儿也相信神佛一说,虽然不到虔诚的吃斋念佛初一十五的,可也总是尽自己所能的做些好事善事。其实要是换成外人,她也顶多就是一笑就过去了,可赵芳娟和赵方毅是实打实的亲兄妹,俩人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要是普通人也就拉到了,赵方毅还在部队里发展,和亲姐妹不和睦对他的仕途是一点好处也没有。

    而且别看赵方毅面上对谁都淡淡的,其实心里相当的认亲了,他自己怎么拧着都行,别人要是想欺负他的亲人,没门。吹枕边风对他可没用,人家少校大人那可是钢铁的意志,还是得慢慢的渗透他的思想才行。上回不是就站在她这头了么!别人怎么她不在意,最主要的是赵方毅怎么想。

    “那你这几天还回不回你婆婆那了?”

    都这样了还回去,那人家更不当你是回事了,再说她本来也不想伺候赵芳娟,正想找个由头呢,好容易出来了哪能回去。

    “过两天再说吧,现在我可不回去惹闲气去。”

    看,猜她就是跟婆家生气了。现在儿子出息了,王四妹儿觉得底气也足了,对赵家虽然还是敬重,可事关女儿也不让么忍让了。要是连娘家都不给撑腰,在婆家里媳妇更没地位了。

    “你三姨家蕾蕾明天相亲,你三姨打电话让咱们回去给压压场儿,正好你也一起回去看看吧。好久都没回去看看亲戚了,别让人说咱们有点钱连老祖宗都忘了。”

    农村一般相亲都愿意请有份的亲戚来压场,田家现在要人有人要钱有钱,正是好人选,能在亲家那头挣不少面子。

    这回回来田宓儿也带了不少首都的特产,本想爸妈啥时候回屯子再给她们带去,正好现在也没什么事,回去看看也好。

    作者有话要说:婆婆的妹妹来治病住我们家了,传染病,疥疮,她们住小屋了,电脑也在这屋,她们还玩电脑,怕招到自己上就想着等她们走了再更新。。。。今天她们又去开了五副药。。。还得住五天。。。实在不了了,冒险到小屋来更新。。。亲们要体谅小仙啊。如果被招上了,就得给儿子强制戒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