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本来杨翼受伤,这次他们的任务完成的又出色,是该给予奖励的,就因为这告发事件,不止不表功勋,还受了处罚。杨翼能在部队做到现在的位置,全凭在战场上拼命,各项军事素质过硬。拼不了门路拼不料人脉,被停了职,也只有听天由命。

    田宓儿这几天一直冷处理和赵方毅的矛盾,该吃饭吃饭,该收拾屋子洗衣服,一切还和平常一样正常。只是不搭理赵方毅,他说话也假装没听到,不过他不总着家,平常话也不多。但进屋没人迎出来,晚上没有软乎乎的媳妇儿可抱,还没人虚长问短。以前还觉得她话多嫌烦,现在才知道这些都是甜蜜的负担啊。

    赵方毅看田宓儿看完水电回屋躺下,顺手拿了本头上的书翻开看,他想着今天一定得说点什么才行。今天媳妇儿没像前几天似得一躺下就给她个背影,看来今天有戏啊!至于大男人的尊严神马的,那都是浮云,自己的媳妇哄着惯着不丢人,这叫

    “媳妇儿,还生气那!”赵方毅翻欺上来,从上而下的看着她说。田宓儿把书盖在脸上,还不理他,赵方毅嬉皮笑脸的把书拽走,由于常年不笑,此刻面部表狰狞中带着喜感。“是我不对,别生气了!”

    手上的书被拿走了,田宓儿干脆闭上眼睛,赵方毅一边喃喃的道歉,一边小鸡错了,大鸡啄米,在她脸上图口水。

    费劲的推开他那颗刺猬样扎手的大头,板着脸问:“那你说,你错哪了!”

    嘎……本以为认错就行了,哪里知道还需要深入检讨啊。想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还有一半疑问:“我不该冲你发脾气?!”

    田宓儿掐了他一把,瞪圆了眼珠,说:“你不该胡乱冲着我发脾气!你关心战友我不说什么,可什么事都得量力而为,要是杨翼娶不上媳妇,你是不是还得把我送过去啊!”

    “放!有这么打比方的么!”赵方毅咕咚一声躺回自己的位置,英的眉毛又聚回一起,从头柜里掏出烟抽了起来。

    “现在是比方,我看你就有往这方面发展的意思!人家两口子之间的事你也管,受伤了你也管,连挨了处分你都回来骂媳妇儿。就算是亲兄弟,也没有你管的宽!好人当一次叫好人,当多了人家就觉得是应该应分的了。”

    杨翼和王文静有事就指着他们,都形成依赖感了。又不沾亲又不带故的,赵方毅当杨翼是哥们儿,心里没什么想法,男人的友谊嘛,大度又不计较得失。可她就是个小女人,睁眼闭眼心里就是屋里屋外那点事,雷锋那样的精神她敬佩可不崇尚,更何况还是个看不着回报的差事。不指望他们报答,最起码知道感恩吧,别跟来要债似的,好像谁该他欠他似的。

    赵方毅闷头抽烟不语,其实他也明白,只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结果。他们兄弟以前就是这样相处的,患难与共交心换命,哪里知道夹进个女人就多出这么多事来。

    沉默半天,赵方毅说了句:“以后我会注意的,你要有想法也跟我说,免得像你说的,好心办坏事。”

    田宓儿暗自翻个白眼,心想早说你也得听得进去才行啊,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一件衣服说你的胳膊腿儿不好,不得跟她急啊!就得让他自己碰了钉子得了教训,才能想明白小家才叫家,大家那叫集体,根本不能混为一谈的。

    “以后我会和你说,可你得保证以后就算不听也不能发脾气!”

    赵方毅觉得好笑,轻咧嘴角哼笑出声,问道:“我就你说的那样啊!我什么时候跟你发过脾气!”

    哼,是没发脾气,激激恼恼那样也够人受的了。

    “发没发脾气你自己寻思去,或者以后慢慢体会,反正从今天是个开始。以前你怎么样我都不计较,以后你要再这样,咱们这子也别过了!”

    不给他下点狠药,这臭男人总是不长记,该说的也说了,该敲打的也敲打了,就看他以后怎么表现。要还是以前的脾气,她不介意给他板板,两口子过子,一方的忍让不是长久之事,互相迁就互相体谅才行。

    赵方毅怒视她:“不是告诉你不许再说这话了么,不管你说的对不对,以后我注意就是了!”

    这男人,临了还得狡辩到底,田宓儿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也不和他深究。

    第二天杨翼和王文静两口子拎着烟酒,两瓶茅台两瓶大曲两条中华两条云烟,到哪都能算是大礼了。赵方毅一看,脸黑了下来,冷着声问:“杨翼你这是什么意思,跟我开始玩儿这个了!”

    王文静把话接过去,笑的客有礼,说:“赵队拿杨翼当兄弟,他这个做弟弟的来看看哥哥还不应当的。”

    以前他们从不来这些虚的,看杨翼尴尬又拘束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他的主意。

    赵方毅说:“东西你们拿回去我不收,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办事不收礼,王文静总感觉不稳妥,还在那劝俩人把东西收下,赵方毅当啷来了一句:“我们兄弟在战场上换命的时候也没人事先送过礼,你们要是有事就说事,没事就赶紧回家。”

    可能是赵方毅还念着旧,杨翼觉得自在多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媳妇两句:“我都说不用整这些虚头八脑的,送不送礼只要赵队能帮忙,他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嘎……不愧是搞思想政治的,说话还真有艺术。

    不过不看别的,也看在同一个战壕滚过,同一个军营混过的谊,赵方毅说:“是为了工作的事吧。”

    杨翼尴尬的点头说是,王文静想把事办的更有体面些,解释说:“唉,其实杨翼能在家好好陪陪我也是好事,这不又想着好久没和赵队嫂子聚聚了,就顺便买了点东西过来看看你们。”

    赵方毅不理她,看着杨翼开门见山的说:“刚出事的时候我就反复想了,你要是还想留在队里上背着处分以后前途有限,而且我们家老爷子退的时间久了,使不上什么劲。你不如转业吧,我爸在地方上还能说上话,给你安排个好工作没问题。”

    他说的这些杨翼也早考虑过,所以才想找他帮帮忙,难为兄弟一早帮他想好了出路,眼眶有点红了,他却听信媳妇说什么无利不起早,拎了东西揣了钱过来,想想真是让人无地自容。

    赵方毅拍拍他的肩膀,语重深长,说:“都是兄弟!你以后到了地方上好好干,你有能力,到哪都能出头。”

    之后就是一系列的退伍申请,赵国栋也乐意帮这个忙,他现在在省城算是扎根颇深了,可在系统却没什么能靠得住的。虽然杨翼有个处分,但却是正经特种兵出,安排个工作不难。先把他放在队,赵方毅说他实力能力都不缺,放在哪都能搏个功名,他也就乐得做个顺水人

    杨翼转业到地方,队里的房子就得空出来,王文静知道杨翼转业后就能安排个好工作,这阵子见谁都面上带笑。杨翼在队上和新政委做最后的交接,他申请转业后,临时的政委直接就变成大队的新政委了。王文静自己在家收拾要带走的东西,他一脸歉意的麻烦嫂子多帮衬帮衬,田宓儿想她八百拜都拜了,也不差这一哆嗦,笑呵呵的应下了,还说这是应该的。

    唉,没想到她也学会两面三刀了!人活在这世上可真不容易,有那么多的不愿,也有那么多的不喜欢,却还得提起精神去应对。王文静的东西不少,光她的个人物品就收拾了一天,不少好国外的名牌,一件就能抵上杨翼几个月的工资。田宓儿多少朦胧的知道些她的过去,怪不得她刹不下心好好和杨翼过子,这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山珍海味奢侈名牌的习惯了,冷不丁的清粥小菜买件衣服都得算计下个月的生计,换谁这心里也得有个大落差。

    王文静见田宓儿看她的衣服,优越感又油然而生,一件件给她讲这件是在哪个国家哪个奢侈名店买的,那件又值多少多少钱。心想她也不过就是学习好点而已,到底是农村出,什么世面也没见过,临了带着得意有点施舍的意思,要送给田宓儿一件上衣两条裙子。

    田宓儿婉拒,心想这都是姐儿玩剩下的了,况且就这年代说她这裙子和衣服都是前两年流行的,糊弄糊弄不懂行的还行。昨天给她锅碗瓢盆单被罩,今天有给衣服裙子,真当她眼皮子浅成这样啊。张嫂子她们也是,之前和人家对付的,一听白送东西,又过来围着她奉承了。她是不觉得为一个农村人有什么好丢人的,可她们这样也太给农村人跌份儿了!看看王文静眼里的不屑,高人一等的神态,都不嫌她的东西咬手么。

    “嫂子你看,从来就一直麻烦你和赵队了,现在要走了,这些就是我的一点小心意,没别的意思。”

    “我平常也穿不上这些,给我也是便宜蛀虫了,况且咱俩形也不一样,也不合。”

    田宓儿说的是实话,王文静比她高,比她瘦,田宓儿小巧玲珑凹凸有致体态匀称,光是围就差一截呢。

    不经意被戳中死,人家又不像是故意的,王文静讪讪的,说:“看我,光想着给你留点念想,忘了这事了。”

    “又不是见不着了,我婆家和娘家都是省城的,放假回去就能再聚。对了,你的工作安排好了么!”都要走了,田宓儿才不会和她斤斤计较呢,赶紧换了个别的话题。

    “安排了,还是老师,我给推了!”

    看田宓儿不解,她又说:“当老师挣的少不说还栓人,之前因为要随军,干什么都不方便。现在杨翼转业工作也能帮忙照顾家了,我就想做点买卖,下海的人现在都挣着了,他们一个个的也没比我强什么。”

    现在经商做买卖确实有前景的,她一向比较欣赏自主创业的,更何况还是女强人型的,她就没那么大的魄力。别看她跟田野说起公司上的事时头头是道的,让她支嘴还行,真要是让她顶一大摊子,她早就麻爪了。

    “那就祝你成功了!要是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你就吱声!不过你真想好了?你这工作可是正式的,现在政策越来越好了,以后老师的待遇肯定也得提高。”

    王文静满不在乎,说:“这工作对我来说就是鸡肋,要是放在以前……”说到这好像是觉得有点不对,冲田宓儿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尽量再更一章啊。看到很多批评剧终人物格的留言,觉得妞们的子太急躁了,心急吃不了豆腐,温水煮青蛙才是本文的宗旨。毕竟俩人结婚之前没有感基础,田宓儿前世不就是很有格么,最后才成了悲剧,就算能离开赵方毅过新的生活,可她已经飘摇够了,只想好好经营一份只属于自己的婚姻。不过小仙的文风从来都是男主忠犬系,故事平淡级,觉得本文不值一看的请慎重。小仙觉得留言的妞大多应该是没结婚的,因为两个人的相处不是那么简单的,有时为人忍让一些其实没那么难,这些都是相互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