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第36章

    不甘心,可又能怎么样,这是报应。从她舍弃良心陷害挡路者开始,老天对她的天理循环也就开始了,她不止失去了孩子,还失去了做女人的资格。

    是啊,她该感激的,如果不是杨翼,她怕是连活着的信心都没有了吧。可……可……她真的不甘心。

    告别王文静,田宓儿回家给赵方毅去了电话:“晚上让杨翼回来服个软吧,不管因为谁因为啥,总不好让女人先拉下脸去求和。”

    “女人就是事多!没说因为啥俩人吵吵啊?”赵少校还不知道他一句话把一半的人类都得罪了!

    “嫌事多你还娶,不是没事给自己找事么!”田宓儿阳怪气的说。

    “得了,少在那挑毛拣刺的,就你不事多行了吧!赶紧说,他俩因为啥打仗。”少校现在越来越向好丈夫发展了,从最初的到现在知道妥协,好现象,会越来越好的!

    “我哪知道,王文静没说,我和她平常也不太接触,也不好深问啊!你还是做做杨翼的工作吧,听王文静的意思好像是因为他的缘故。”其实王文静不说她也能猜个七七八八,女人的直觉是很敏锐的。就是嫌杨翼没本事了,看她的样子是习惯高高再上了,冷不丁过回平民的平庸子,她心里和习惯上都不习惯。可这话没法和赵方毅说,不然他要是去问杨翼,人家该有多尴尬啊。

    晚上赵方毅和杨翼一起回来的,田宓儿劝了几句,无非好好过子等等。第二天两口子就和好如初了,只是杨翼自那以后好像总是待着心事一样,愁眉不展。

    集训结束以后,赵方毅他们大队接连出了不少任务,完成的都很出色,上级给了很高的评价。对于特种部队,也开始慢慢重视起来,各项福利待遇都比常规军人提高不少。

    看着存折里翻了几番的工资,可一想到这是他们玩命换回来的,田宓儿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不明白男人为什么天生就好勇斗狠,若是喜欢当兵咱就当个普通兵不也行么,非要当这个兵中王者不可么。未来国家形式一片大好,要是当普通兵种老死在军营也没什么大危险,可特种兵就不一样了,国家暗地里的任务都得他们来执行,比明刀明枪的硬拼还危险。

    他们是满腔血尽挥洒了,一点也不考虑后方家属的心,每次一走的时间长点就惦记的要命。特别是这次杨翼出任务回来,还受了伤,左贯穿伤,枪打的。这要是准头再好点,稍微挪那么一指头的距离,怕是人就回不来了。

    两口子这回也不闹了,王文静整个人都傻了,体会到了死亡带来的离别,想来她应该知道珍惜了。杨翼一直住在军区医院养伤,王文静就在那陪着她,她不会做饭,赵方毅就让田宓儿多做点有营养的给杨翼补补。看一个战斗英雄吃着医院清汤寡水的病号饭,田宓儿也有点于心不忍。

    正好她这阵子也不忙,上完课就回家属楼炖点汤水,偶尔包点饺子或者炒两个菜给他们送去。不说一三餐,可也基本上是一一次,还得不时接送王文静回家换洗一下。他们两口子从医院出来时红光满面还胖了几斤,田宓儿却掉秤掉的厉害。

    就连赵方毅这个平常不会和兄弟计较的人都心生怒火:“什么玩意儿!还当是应该应份的了,杨翼真tm瞎了狗眼了,怎么找个妈回来。”

    要找妈就自己在家供着,别人可不该她欠她的,真当自己是盘菜了,支使人不当回事。这可是我亲媳妇儿,给他们当回小丫鬟!这要不是怕杨翼下不来台,他早就翻脸了。

    “拉到吧,好人都当了,别两句话又把人得罪了,那我真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田宓儿不是那种会对付的人,既然要伸手帮忙,就得做到尽善尽美。要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也不至于把自己熬成这样,前三天危险期的时候都是赵方毅和田宓儿在那帮忙,王文静就知道哭,不添乱就不错了,根本就指望不上,还得多伺候个她。后来赵方毅回队里,她又得安慰王文静,又得照看病人,还得回去上课,又得抽空做饭送饭。一想想这阵子的生活,简直就是灾难啊。

    终于松了口气,赵方毅心疼小媳妇儿,正不轻不重的给她松松筋骨。

    “晚上别在家做了,一会我开车下山,去村里给你买只鸡炖好拿回来吃。”

    那感好了,她也不愿意动,还想让他回队里对付一口她就不吃了呢。

    “嗯行!要放蘑菇和粉条,再贴点饼子,要糊嘎巴多点。”

    自从山上来了驻军,村子里有点经济头脑的都多少干了点小买卖,像这样的家庭小饭馆不少,可以在那吃也可以带走,鸡鸭鱼和时令蔬果山珍都全可。

    赵方毅得令,上裤子衣服拿车钥匙就要走,敲门声就响起来了。迎进来一看,是王文静。

    “赵队要回队上啊?!那正好,让嫂子上我们家吃去!杨翼想吃羊馅蒸饺,我羊都买好了!”王文静十足,拉着田宓儿的手,一副不去不行的样子。

    赵方毅皱皱眉头,不用想就明白其中的意思。平常看小媳妇儿跟他耍小心眼儿感觉好玩,想让人逗弄逗弄,可看王文静在他面前动心思,他就觉得腻歪。

    “啊,你嫂子累了,不动弹,要吃小鸡炖蘑菇,我正要下山给她买去。”

    王文静笑脸不自然了,又说:“赵队真心疼媳妇!费那麻烦干嘛啊,都到我家吃去,杨翼总念叨着好了要好好谢谢你们二位,择不如撞。”

    赵方毅淡淡的拒绝,说:“让杨翼好好养伤吧,我们不去了。你嫂子有点发烧,再传染给他伤口不好,我们就在家吃一口得了。”

    听他说完王文静讪讪的,问:“嫂子有病啦!严重么?”

    那今天不是去不了了,她可不会包饺子,杨翼手还使不上劲,饺子看来是吃不上了,回去煮碗面吧。

    田宓儿表示没什么大碍,让她不用担心,王文静又客气了一通,见真是请不动才讪不搭的要回去了。走时问之前田宓儿打的牛酱还有没有了,明天早上想给杨翼做点面条,他就吃嫂子打的酱。

    “有是有,不过牛酱太辣,杨翼伤口还没长好,现在最好别吃。家里还有点牛,杨翼要想吃,明天我给他做点不辣的。”

    她这样使唤人不当回事,虽然让人反感,可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不好太给她难看,话说到就拉到了。

    第二天张嫂子来说话,神秘兮兮的跟田宓儿说:“昨天杨政委家又吵吵了!好像还摔东西了,啧,看不出小王和杨政委两口子斯斯文文的,脾气却这么不好。”

    田宓儿愣住,问她:“这事你还跟谁说啦?”

    “还用我说么,昨天那么大动静,估计左邻右舍都听见了。我们家那口子还要去劝架呢,被我拉住了,你们没听见啊?”

    真没听见,这两天真累了,昨天赵方毅顺便带了瓶酒回来,她喝的晕乎的,俩人借着醉意,还痛快的做了一场心皆疲。再一个她睡眠质量不好,怕吵,门窗都换的是密闭的,很隔外面的声音,和杨翼家离的还远,没听见很正常。

    不过杨翼为政委,家庭关系却不和谐,现在闹的外人皆知,对他的工作肯定是有一定的影响的。

    不出所料,没几天赵方毅一脸戾气的回来,问了半天,他才说,部队上让杨翼停职反省。先前带绪工作出任务受伤,也不知道怎么的被捅了上去,上面也会重新委派新政委来暂时接替他的职位。

    大家心里都明白,说是暂时接替,请神容易送神难。除非杨翼的关系更硬,不然十成十就是把他挤走。和杨翼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又经历过生死的考验,于于理他都不希望再来个陌生人重新磨合。

    说着说着赵方毅就带了绪,激恼的冲着田宓儿去了:“你怎么回事,让你多在他们两口子之间调和调和,怎么调和成这样!你书都念哪去了!”

    田宓儿一听就炸了,又不是我儿子又不是我爹妈的,我还得跟着他们股后面擦股呗。

    “我学的是法语,不是说和。再说我管得了一次我管的了一世么,人家两口子关门我还得撅股听人是不是吵架呗。我可没那闲心,你要是想管你去管吧。”

    把人惹急了,赵方毅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看田宓儿摔摔打打的,他想服软却拉不下脸面,一甩手跑外面抽烟去了。

    结婚这么长时间,两口子头一次吵架,还是为了外人。赵方毅没敢走远,盼着田宓儿喊他回去吃饭,这事就算糊弄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章没写啊,大家别去看了,今天有事,着急忙慌写了一章传上来,明天的啊……顶锅遁走。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