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星期一,田宓儿早早起来,她今天上午倒是没课,可得捎着王文静去上班,本来能赖一早上的。(更新最快www.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虾米文学 www.*.com]趴在被窝里哀怨了半天,赵方毅知道她喜欢赖,挑挑眉问她:“不然让她自己去,咱们趁时间赶趟再干一炮?”

    田宓儿用眼狠狠剜他,倒是想给他一电炮,这男人在没人的时候实在是太粗俗了,太下流了,总往不健康的地方上拐。

    喊了一声,翻到浴室洗漱,好久没起来这么早了!不过山里的空气真是清新,有阳光植物溪水泥土的清甜味道!

    “冰箱里给你包了饺子,挂面放在橱柜里,饿的时候自己做,卤在冷藏里,吃多少多少不然容易坏。”每回走都得嘱咐嘱咐,不会照顾自己,图省事就愿意对付。现在部队的伙食也不太好,唉,作为军嫂,她现在希望对军人的福利早些提高。

    ‘嗯。’听的人都会念了,不过媳妇儿喋喋不休的样子真是可,红润润的小嘴儿叭叭的一张一合,让人想一口吞进肚子里。

    “别光会嗯,要执行!冰箱里的东西要在我回来之前吃掉,明白!”

    和大人在一起待的久了,口气学的也有八分像了!赵方毅挑眉,语气够冲的啊!田宓儿干笑两下,真是的,一吐露就出来了,忘了他强大的自尊心了。

    刚好外面杨翼的声音招呼:“嫂子起来了么!”汗,这话问的,才起来的话你媳妇就得迟到了。

    把他们两口子让进来,田宓儿问:“吃了么!?坐下一起再吃点!”

    杨翼也实在,说:“吃了!怕小静太早起不来做饭,昨天特意在食堂多打点饭菜,早上!”

    “那哪能吃好啊,早餐得吃好!一之际在于晨,快坐下再吃点,也没啥好的,别嫌弃啊!”

    田宓儿十足,真心留客,杨翼以前就经常蹭赵方毅的吃喝,也没客气。再说赵大队家的饭菜就是香啊,小米粥熬的金黄粘稠,五花大白菜馅的山东大包子,两碟酱菜,一盘土豆丝,一盘炸菠菜沾辣椒酱。

    早餐田宓儿更喜欢吃点清淡有汤水的,可赵方毅运动量大,光吃稀的不抗饿。所以她就按两个人的口味做,田宓儿干活利索不拖拉,包个包子做顿饺子也就一个来小时的事。一般早饭还都是头天晚上准备好的食材,第二天早上一上锅就妥了。

    杨翼嘴上说吃饭了,可还是没少吃,田宓儿又蒸了一盘蒸饺,俩男人吃的油嘴肚圆的。王文静喝了碗小米粥,对包子里包肥她很不感冒,心下觉得田宓儿在怎么优秀也改不了小农的本质,大鱼大的没个节制。

    田宓儿又让:“我包了不少饺子还做了炖,都在冰箱里呢。你们队长自己也吃不完,要是回家住不愿做饭就上这来吃一口。”

    “嗯哪,谢谢嫂子,每回你给队长准备的东西都有不少便宜我了!嘿嘿。”他们训练体力消耗大,吃的少就浑没劲儿。

    “医生说你脂肪肝,我告诉你多少回了,不给你买你倒有地方吃,以后别跟我说你这难受那难受啊!”王文静撇青啦怪的说。(www.dukAnkan.com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田宓儿看了赵方毅一眼,赵方毅一放筷子,说:“今天我巡营,你跟我一起走还是一会在走!”

    杨翼正尴尬着呢,吃了人家的却被媳妇说成是害他,赵方毅说话,刚好给他解了围,抓起帽子追着出去了。【虾米文学 www.*.com]

    田宓儿简单收拾下屋子,看王文静一直看表,也没多耽误就出门了。本想提前半个小时就够,她们学校20分钟左右,现在提前将近一小时出门了。

    王文静有些抱歉的说:“要领着孩子们上早自习,现在孩子不好管,老师不在光知道玩也不好好。做班主任的,总得对学生们和孩子家长负责任。”

    田宓儿笑笑表示理解,尽量把车开的快些。王文静的单位在田宓儿去学校路上的一个岔道里,若是把她放到路边,她自己走个两百多米就到了。可要是把车开进去送她到校门口,那条路窄,上学的点学生还特别多,车特别不好转弯,得开到前面路口绕一圈才能再回到主道上。

    到了路口王文静没说话,田宓儿就直接把车转进去了,停在她们学校的大门口。下车的时候王文静还说:“嫂子谢谢你了,我周六那天学生考试,得批卷子可能得晚点出来,你要是有事晚来点也没事。”

    “不客气!我周六没事,你忙你的不用着急,出来找我就行,我还停这等你!”

    真是用人不当刀啊,还要拿别人说事,当谁软柿子怎么的。田宓儿也不跟她客气,笑着给了她两句,王文静面不改色的,优雅的告辞转进了学校。

    有老师看见她坐小汽车来上班,问是不是她们家的私家车,王文静笑笑和那老师说起别的话题。

    不过可把田宓儿给气够呛,上了公路,用平常一半的时间就开到了学校。回家属楼补了个眠,只要她回去,晚上赵方毅就不带让她消停睡一觉的。起来看离上课时间还早,就给田野去了个电话。

    新厂建设的很顺利,厂房基本完工了,r方来的技术人员正在调试机器。田野说他尝了第一炉出来的面饼,味道很好,他有信心一定会做好。

    田宓儿也给他出了不少后世的主意,现在的快餐面只有调味包,可以创新酱料包。一些脱水的丁炖骨汁,能让面汤喝起来更鲜美。还可以加一包脱水烘干的蔬菜,放在面里颜色好看还增加营养。田野一听觉得这主意简直是太好了,现在大城市已经有不少进口的快餐面占据市场,要是他们的面有创新,肯定是能抢占更大的市场。不过技术是个问题,还得仔细研究研究。

    做榨菜卤味的工人和设备倒是都齐全了,也开始生产了,不过跑市场的业务不太理想。田宓儿想想,又出了个做碗面的主意,再把榨菜做成小包装,和卤蛋放在碗里随机赠送。碗装面虽然比袋装面贵,可加了酱料包和蔬菜包还有小菜,会更受一些注重口味的人的欢迎。

    一语惊醒梦中人,田野有点拨开云雾的感觉,随即也想了不少好点子。在电视和广播里做些广告,先期将货品佘放到市场,打响名头之后又招了各地的代理,公司逐步的稳健发展中。

    年底,就已经有一笔不小的分红了,不过大家又都将分红做了投资。因为惦记着回去看看工厂,过年的时候赵方毅和田宓儿回省城过年。开始为了方便,田野一直在工厂附近租住民房,后来有了盈利,田宓儿建议他不如买块地皮盖个小楼,也能接爸妈过来,他住着也方便。

    田大河现在给工厂看大门打更,本来接老两口来是让他们享福的,不过他们说干了一辈子的活,一嫌下来心难受,就跟儿子讨了这么个活儿。王四妹儿就在门房跟老伴做个伴,带给儿子做做饭,时间长了和附近的附近的人家熟悉了,也偶尔出去串个门子。

    知道田野休学的时候,老两口生了好一顿大气,可儿子在另一个领域出类拔萃,也是孩子们所追求的,他们也替孩子高兴。心宽体胖,这小一年下来,再看他们老两口,就跟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似的,精神头也足了,人看着都年轻不少。

    两家现在离的近了,人又难得凑的这么全可,就想着不如就合在一起过年吧。有句老话说,嫁出去的姑娘年下不能看娘家灯,不然娘家越过越穷,现在田野做生意,老人就多了些讲究。方怡和赵国栋正也想把人归拢到自己家来,家里换到新的干部小区,上下两层复式楼房,一百多坪米宽敞得很,而且在市区里要比在市郊方便多了。

    到年底赵国栋和方怡单位忙的脚打后脑勺,孩子们今年都回来,就商量着让亲家两口子先过来张罗张罗。两家亲家处的亲亲的,厂里放假了,田家的老两口就去亲家备年去了。要说逢年过节,还是在农村更有节气的味道,家家打豆包打粘糕蒸枣馒头蒸发糕,杀猪宰羊灌血肠乎头烧猪蹄,进了腊月天天坐席打麻将玩扑克,处处都透着节里的喜气。

    前几年为了供孩子,田大河和王四妹儿一直是勒紧裤腰带过子,现在孩子们都能挣钱了,他们也愿意做些好吃的给孩子们。也不用在乎花多少钱,厚厚的备了一大堆的年货。俩人都有点老手艺,做的东西都好吃,田宓儿的手艺也是有渊源的,连带着方怡和赵国栋俩人都跟着吃出了双下壳。

    不少人都在背后笑话赵家结了穷亲还好意思显摆,可田野开着最新款的小轿车来回进出搬送年货后,大家也都住嘴了,又说田家是掏上了,靠着姻亲赵家发大发了。

    年头上,田宓儿俩人也回来了,赵方毅一军装,看的王四妹儿心里这个喜欢,有点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意思。给赵方毅做了不少好吃的,亲姑娘儿子都往后靠了!两家亲家心里都有数,人家看重自家的孩子,对待人家的孩子,更得精心十倍来还。

    赵国栋和田大河都能喝两口,平常也没个人陪,竟干喝闷酒了,现在赵方毅和田野陪着,还有亲家在旁边坐着,倒痛快的喝了个过瘾。多少年都没这么和络过了,真是打心底里开心。

    田野买了不少烟花炮竹在工厂的空地上燃放,辟邪迎新,好像人做了生意之后,都带了些迷信的心里。剩了一些,留着家里人过年放着玩,丈夫在边,田宓儿也多了份小女儿的态,哄着赵方毅带她出去放鞭炮。

    赵方毅点了根烟,抽出烟头上的明火点炮竹,田宓儿看着高兴也要放一下。拿着赵方毅的烟头,又想捂耳朵又害怕嘣着手,闭眼睛把手伸过去随便点一下,就尖叫着往后跑。跳到赵方毅怀里,半天没听见响动,才发现好像没点着引线。

    “完蛋!看你这小胆儿,一边儿看着!”赵方毅把烟花炮竹挨排放好,支不住的就插在雪堆里,一个接一个点着,一时间乒乒乓乓耀眼绚烂。花火映着飘飘洒洒的晶莹雪花,一时间漫天光闪。

    田宓儿冻的小脸通红,笑的眼儿弯弯的仰望着天空,赵方毅把她搂进呢料军大衣里,和她一起享受着难得的清闲。田宓儿圈着他的健腰,吸取他上的温暖,抬头与他对视,赵方毅缓缓低下头,两唇相接,烟花衬在二人相交的旁绽放出的光芒。

    初二是姑娘回门子的子,赵芳霞和赵芳娟之前也来了电话说往回走了,赵方毅和田宓儿也回娘家了。农村还有不少亲戚,逢年过节才看出近乎,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得去问候问候。

    姐俩回来没看着兄弟,埋怨他娶了媳妇儿忘了娘,一年到头也不容易见几回,好容易回来了还竟围着他媳妇儿转悠。

    平常不回家,一回来就挑拨,这大姑姐小姑子是最难讨好的。

    刘子轩哧鼻:“你这人可真难伺候,刚才还嫌我不抽时间陪你,现在又烦方毅粘着媳妇儿,你对人对己可真是双重标准啊!”

    别看赵芳娟和刘子轩是自由恋结合的,可俩人都是天之骄子,心气脾气都不让人。搞对象的时候觉得放个都是香的,真到柴米油盐过子了,难免磕磕碰碰的,还都是谁也不让谁的主,几年下来磨掉了感现在只剩互相抱怨了。

    赵芳娟结婚这些年还一直没孩子,也不知道是两口子不要,还是哪一方有毛病。赵芳娟的婆婆盼了几年也盼不来孙子,现在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婆婆管不住媳妇儿,就给儿子施压,两口子一说这事免不了一场战争。

    赵芳霞和妹妹嫁到一个城市,对他们家的那点事门儿清,说了俩人一句:“行了,大过年的,非得弄的大家都不自在啊!没事就会闲嗑牙,跟没长大似的。”

    赵芳娟委屈的,说:“我说一句,他八百句在那等着对付我呢,一点都不知道让着我点!”

    “人家干嘛得让着你!看你说那些话,我都想给你两句,过了年又长一岁了怎么光长岁数不长脑呢!”方怡端着醒好的面团和饺子馅,准备包饺子。年前给小阿姨放假了,过个年有亲家和儿媳妇帮手没觉得如何,今天姑娘姑爷回来了感觉有点手忙脚乱的。看来还是得生儿子,能娶媳妇回来孝敬婆婆,姑娘姑爷回来了就是客,还竟惹她生气。

    不过到底是自己生的,嘴上没把门的,心地却不坏,方怡笑着和刘子轩说:“子轩啊,小娟儿就是这过嘴不过脑的脾气,你平常多担待点啊!她要真说啥不好听的你别往心里去,该说就说,回头告诉妈,妈帮你收拾她!”

    刘子轩也是场面上的人,两家的婚姻有很多盘根错节的关系,他能权衡利弊。赵芳娟再不好,可心眼少好拿捏,而且对他的心没得说,跟他结婚后连父母都得排第二了。

    “她就那么一说,我也就那么一听,我俩掐惯了,天天不逗都嘴还感觉缺点啥呢!”

    呵呵,大家都上手帮忙包饺子,男人们就是添乱,还弄的漫天面粉飞。赵芳娟和赵子轩又掐起来了,你扔我一下我扔你一下,弄得方怡脑袋直大。又开始想她的儿媳妇了,要是田宓儿在,这点活儿一会就干的利利索索了。

    作者有话要说:超大一章啊,今天就这些了,明天还是更新5000左右。这两天晚上写文发现时间不够用,明天白天就开始写。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