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成绩单一下来,是三中校长敲锣打鼓亲自送来的,只比总分差了9分啊!可是全国的理科状元,竟然出现在他们学校,这得是多大的荣誉啊,本以为要老死在校长这个职位了,看来升职有望啊!!

    校长激动了,连带着给田宓儿的奖励也提高了不少,光奖金就给了500!当然,校长自己的收获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

    全国的最高分,听着就能让人血沸腾,赵国栋和方怡在单位还是个官,不断有人借着由头来贺喜拉关系的。赵老爷子听说孙媳妇以全国最好的成绩考进了北大,乐得他隔着老远还请了亲戚朋友吃了顿饭,出去找老战友们吹牛也多了个谈资,到哪嘴上总是挂着我孙媳妇怎样怎样。听说田宓儿要来京城上学,还说要到外面去住,那哪行啊,家里有得是地方,是不愿意陪他一个老头子还是怎么的!!

    无奈,之前还想在学校跟前租个房子呢,想独立生活的希望破灭!

    田宓儿的志愿填的是北大,外语系,法语专业。英语她本就不错,再去专门学四年太浪费时间,都说法语是最优雅的语言,她想感受一下。副修想再选个阿拉伯语和俄语,阿拉伯沙子里埋的都是黄金,就算这辈子还是出息不大,以后做个阿拉伯的翻译也够赚的了。俄语是方怡建议的,好像那个年代的人都有对俄节,他们小时候接触的不是语就是俄语,况且E国离国门近,以后没有能用得上。再加上田宓儿本还会韩语的对话,算算再凑两门,不就是‘精通八国’语言了吗!!貌似有向强人靠拢的趋势啊!!不过这感觉可真不赖!

    赵方毅假期不多,新建的大队也都等着教官呢,在家没待多久,就的准备回去了,想着正好还能余出两天帮田宓儿在京城打点收拾一下。

    临走前小两口先回了趟田家,田宓儿这一年忙着考试,赵方毅又不在国内,就年前时田宓儿叫他们去省城置办年货时见过一次。赵方毅答谢宴的时候又没来,现在村里说闲话的可多了,有说田宓儿被骗了,赵家的儿子其实是傻子。也有说人家不要田宓儿了,她才不好意思回村的。

    这些田大河和王四妹儿都没和她说,怕她考试分心,赵方毅还不在家,怕她听了难受。这会儿姑娘姑爷开着小汽车,带着大包小裹的这么高调的回娘家,谣言什么的顿时不攻而破了,王四妹儿觉得脸上倍儿有面子,想想那些碎嘴婆娘灰溜溜的样子,她就想大笑三声。

    姑爷上门,鸡鸭遭殃,七碟八碗的比喜宴的菜色还好,翁婿俩人喝得痛快。田宓儿也和王四妹儿落个清静,由得他们猛灌,娘俩聚一起说说悄悄话。

    “跟去好,这结了婚的男人和没结婚的不一样,离不开女人。虽然说他是当兵的,接触外面的时间少,可也得看住了,世上没有不沾腥的猫!”作为一个已婚二十年的妇女,王四妹儿把她的经验倾囊传授给女儿!

    田宓儿笑笑,说知道了,其实人赵方毅真不是那人,可说了王四妹儿也不能放心,总怕姑娘吃亏。

    “妈,这钱你收起来,和我爸平常买点好的吃,别太刻薄自己!”田宓儿从兜里掏出一沓钱,塞到母亲手里。

    王四妹儿推回去:“你们小两口刚结婚,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你又要去首都,出门在外的上得多放点钱傍!我和你爸你们不用惦记,这吃菜有园子,粮食还自己种,给钱也没地方花去。”

    田宓儿又推回来,塞进她口袋里,按住她的手不让往出拿。

    “我们有钱,这是赵方毅的意思,他在部队假期少不能常回家看看,特意孝敬你们的。你们年岁都大了,边才应该放些钱,有点小病小灾的心里有底也不抓瞎!”

    听是姑爷给的,过了明路的钱,王四妹儿也就不那么抗拒了,不过还是悄声说:“你现在吃穿用度都是婆家的,现在他们得意你不说啥,以后要是看你不顺眼了,啥难听话都得有。平常花钱仔细点,能攒就偷摸攒点,女人就得有点私房钱,留着后过河用。”

    田宓儿点头,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又跟她说赵方毅的工资都在她这,花钱不受拘束,让他们别惦记。王四妹儿看她把住了女婿的工资,觉得姑娘是把女婿给拿住了,也不意外。自己姑娘又漂亮又优秀,要不是因为家里有特殊况,两个赵方毅捏起来也配不起呀。

    “要是在他们亲戚家住不惯就找你哥,他在首都也有段子了,听说住学校的寝室也花钱,到时你俩就在外面住,兄妹俩还有个照应。”

    王四妹儿也以儿子为荣,滔滔不绝的说他儿子又给他们汇了多少多少钱,儿子还没毕业呢,他们就提早享到了儿孙福了。姑娘还结婚了,儿子能挣钱养活自己了,两口子就跟卸了重担似的,脸上也没了以前的愁苦,看起来都年轻了几岁。

    田宓儿点头,上次去首都看到哥哥,把她心疼的不行。又黑又瘦的,不过精神状态很好,干劲十足。其实她更喜欢清华一些,但她想离田野近点,方便照顾他,男人不管多大就是心大,不会照顾自己。不过她没和父母说,怕他们惦记,典型的游子心,报喜不报忧型的。

    赵方毅和田大河都有点喝高了,这才中午就喝得迷迷瞪瞪的,只得先让他们睡会儿在去相熟的亲朋家拜访。结婚时人家都来随礼了,可连新郎都没见到,这回回来了,于于理都得去坐坐。小两口晚上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就走了,带着一后备箱的山货,方怡一看直说亲家太客气了!

    田家有礼数,虽然条件不太好,但是每回都不空手。后来她还偷摸问了儿子,去丈母娘家给没给新人钱,虽然结婚一年了,可婚后儿子第一次登岳家门。

    赵方毅掏出一堆红包,给她看,怕她不相信:“丈母娘给的多点,去田宓儿亲戚家就几块钱。”

    方怡乐了,说:“不在那个,多少就是个意思!”

    唉,女人到啥时候都有点小心眼,虽然不在乎这些个东西,可人家给不给又是一回事了。现在皆大欢喜了,这会来事的人不论家贫富,不会来事的人给他股底下垫座金山他也花不到正地方。想当初李家,姑娘从她这红包项链拿着,儿子最多也就得过一顿饭。说什么拿儿子当自己家孩子看,其实就是用嘴忽悠人。

    王四妹儿给拿了不少好东西,松茸、猴头、蕨菜、木耳,榛子、松子还有各种干菜。没有野物,过年的时候拿了不少野物冻货,现在捕了野物放不住,拿回来也臭了。城里人见了这些东西新鲜,特别是那两截鹿茸,送人都有面子。听说是田大河和人进山打猎打了个大鹿,别的没要,就要了两截鹿角给亲家老爷子的。还听说老爷子有风湿腿,说会注意有没有虎骨,那东西泡酒喝最去湿寒。

    连家里人都照顾到了,可见田家夫妻多会做人了,怪不得能养出田宓儿这样的好姑娘。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亏得自己精明,不是那些看家事下菜碟的妇女,不然坑儿子一辈子不说,这辈子就等着憋气吧。例子也不是没有,当初自己娘家渐渐落魄,大哥就娶了家事好的嫂子,现在不管爬的多高干得多好,都会被说是靠着媳妇娘家,只要两口子一吵闹,嫂子准会用这事敲打大哥,没过过一天舒心的子。看大哥那花白的头发,她都替他活得累,太让人心疼了。

    暗自嘱咐儿子和田宓儿说说家里的况,别到时候弄不明白状况让人当枪使了,别看田宓儿学习好,可人也憨厚心眼实诚。现在可是她儿媳妇,可不能让别人给欺负了。

    晚饭就吃得从农村带来的野菜,还有从田家小院子里摘的新鲜蔬菜,这个年代的菜普遍污染少,可批量的到底不比精种的,吃着好吃还新鲜。赵方毅不挑嘴,可他发现媳妇儿做的饭菜就是比别人好吃,真想让她待在边天天做饭给他吃。

    不过新大队的建制还有设施还没完全规划好,不过听说上面对这个特种大队特别重视,以前也听说特种兵的福利好,就连随军的家属都有优待。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能申请家属随军了,他们那个基地离市里不算远,没课的时候就可以让田宓儿来住几天。

    一想到不会分离几月不见,他就兴奋,福利啊!这一年没白熬,要不是用最优秀的成绩训练而归,哪能让他挑地方啊!他心里知道小媳妇儿羡慕大舅哥,他不想他的媳妇儿遗憾失望,咱媳妇儿比谁都优秀,得配最好的!所以他就挑了首都,媳妇儿可以念好学校不说,这个大队的建制又是最顶级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