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小田明天高考,我让司机把车开回来了,还想着明天送你去呢,正好方毅回来了,让他陪你吧!”两口子还特意请的假,不过不打扰他们小两口了,明天出去逛逛。说要走也快,该准备的也得准备些,省的到那头抓瞎。

    方怡说:“方毅今天你和你爸睡吧,我和田宓睡,你晚上打呼,别影响她,要是精神不好了影响明天正常发挥。”也是担心小两口分开这么长时间再把持不住,她儿子啥德行她心里有数,就看新婚那天晚上吧,就没轻折腾了。

    这么明显的暗示,哪里能听不出来,脸红!~借口复习,田宓儿躲屋子里去了。

    不大一会方怡进来了,问:“笔和演算纸都准备好了么,铅笔钢笔油笔橡皮要各准备两,有不好使的还有备用。风油精水杯也得带着,现在正的时候省的中暑。”家里三个孩子,就老大参加过高考,当时也没怎么重视。这回特意找人考过试的打听过了,帮着田宓儿打点的妥妥当当的,田宓儿也没参加过高考,有她的帮忙省了不少麻烦。

    开始的时候心里还有点想着外面的赵方毅,慢慢看进去后也就心无杂念了,再一抬头已经都九点多了。活动活动颈肩,将书本收起来,速则不达,她从来不喜欢临阵磨枪,平常多抽点功夫比临事前手忙脚乱强多了。

    “怎么?看好了?”方怡端着牛进来,现在有条件,田宓儿睡前都习惯喝一杯。最近这两个月方怡不让她分心,只让她一心学好习就行了。

    谢了她,问:“爸和赵方毅睡了么?我去给他们做点宵夜吃,赵方毅晚上就喝粥了,饿的快。”

    方怡瞪她,把她按回来:“已经叫阿姨准备了,知道你不喜欢晚上吃东西就没叫你,你赶紧收拾收拾睡吧,明天是大子,得把精神养足了。你们小两口就别往一起凑了,省的分心!”

    神马啊!!终于体会到什么叫草泥马在狂奔了,这。。。蒙头睡觉!

    好在田宓儿内心强大,几句话影响不到什么,第二生物钟一响,又神采奕奕的。家里几个人轮班又检查了下她的随物品,赵方毅开车,田宓儿拿出摘抄好的当科目的重点,加强记忆的印象。和上辈子没什么出入,考题就是她所熟悉的那,做题很轻松,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若是知道答案还答错了,那自己都得鄙视自己了,就这她还是第一个出的考场,出了把大风头。

    下午方怡两个人逛完了,也来考场门口守着了,事后被赵芳娟知道了,说:“大天的你们也不嫌,真是把你们闲的!人家孝顺父母叫孝子,你这孝顺媳妇叫什么啊!”哥哥被抢走了,现在父母也向着她,赵芳娟感觉从牙根里发酸。

    “你要是也有这本事,我也孝顺你!别以为不知道你那点小心眼,你以后少跟李茹打连连。田宓现在是咱们家人,有点意见那是内部矛盾我就假装看不见了,你要是把眼给我现到外面,别说我不饶你!”女儿是自己的,她能不了解么,小心眼没针尖大,典型搅浑一池清水的臭鱼。

    一连三天,饶是田宓儿准备充分,也被这闷的天气和紧张的气氛考的外焦里嫩的,从考场出来,赵家就去预定好的饭店提前庆祝一下。

    “自己估计能考多少分啊?”

    田宓儿估了个不低的成绩,但还是保守来说的。

    “那清华北大不是没问题了,要和你哥上一个学校么?”

    “有这个打算,不过还是想听听你们的意见,我自己有些拿不准!”主要是看赵方毅,她夫唱妇随。

    方怡俩人觉得上名校好,赵方毅想让她念军校,意思也是让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方怡不同意,说:“你一个当兵的都整天不见个人影了,要是田宓再当兵,两口子哪有机会聚到一起了。现在还行,以后有了孩子怎么办,有爹妈那不也跟孤儿似的!”

    说的对,况且田宓儿自己虽然不是气的人,可也受不了成年累月的军事训练。赵方毅也觉得出了个馊主意,以后还想让田宓儿随军呢,上军校跟蹲监狱差不多,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呢么。

    反正也还有时间考虑,暂时就先放下了,回家的时候方怡自动把被子抱回主屋,田宓儿又开始不纯洁了。。。

    赵方毅吃完饭和赵国栋看了会新闻,喝了会茶就回屋了,田宓儿帮着阿姨简单收拾一下。甩干手回屋想要擦些护手油,就看见赵方毅半倚在头,原本摆在头的毛巾被也被半打开铺在上,一副要睡觉的样子。

    睡觉。。。田宓儿又脸红了,一想到被他有力的疼,她两只脚都酥软了。‘刺溜’下钻进浴室,想把自己洗白洗香一些,表误会哦,只是一汗味油烟的才更尴尬吧!

    看小媳妇儿扭扭捏捏的样儿,赵方毅咧嘴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要是让他那些队员看到了,肯定会觉得寒森森的。

    田宓儿一进浴室,赵方毅就把书放下了,起拉好边的窗帘,两下把跨栏背心和短裤裤衩脱掉,光溜溜的钻进毛巾被里等他小媳妇儿出来。

    刚才还不感觉多明显,一躺下就闻到属于田宓儿的味道扑鼻而来,香甜香甜的。本来就要憋的爆炸了,立马就一柱擎天,毛巾被被支的老高。赵方毅暗骂它是不争气的老2,光闻点味道就不住了,今天可是要好好犒劳犒劳它的,别现在整的太激动,一会丢人可乐大发了。

    赵方毅轻拍拍它,让它再给点耐心,裹着田宓儿体香的毯子摩擦了赵老2一下,兴奋的它蹦蹦跳跳的,好像在问老大美餐怎么还没来。赵方毅‘哼’了一声,只是想着他就要□焚了,用五指姑娘安慰了下2弟,耐心点,一会好好表现!

    田宓儿在浴室里冲了个澡,梳了梳头发,还修了修这几天没时间管理的眉毛。田宓儿让自己平静一些,不要表现的那么想他,这样太不矜持了,可是一想到他的体里也翻腾的难受。只想赶紧去接近他,让他好好疼疼自己。

    羞涩的打开浴室的门,屋里暗,赵方毅已经躺下了,田宓儿感觉轻松了不少,蹑手蹑脚的往边走。刚坐到上把拖鞋脱掉,整个人就被一股力道拽倒在上,随后一具火坚硬的躯覆了上来。

    赵方毅的舌头来势凶猛,长驱直入,放肆火辣的舌尖在田宓儿的嘴内游动,激动的挑逗着。田宓儿无法自已,吐出粉嫩的香舌,和他的纠缠在一起,任凭他吸口内的香汁。大手重重的在她口,小腹肩膀和脖子上胡乱摸索着。

    田宓儿也激动的不行,早就化成一滩水了,脸颊泛起可的红晕,难耐的扭动着躯。

    赵少校人霸道,手段也霸道,觉得小甜蜜上的睡衣碍事的很,撕拉一把就扯的零碎。纤细的腰,浑圆的部,人的蜜桃,大黑掌一手罩住,稀罕得揉搓。好像觉得不够似的,又又弄,赵少校掌握不好力道,有时弄得她发疼,可却更有感觉,不大一会儿就弄得她实在受不了了,难耐的低吟出声。

    一直被晾在一边插不上手的老2也不干了,叫嚣着它要上场,赵方毅轻轻用手一扶,一到底!田宓儿被突来的刺激外弯了子,感觉终于圆满了似的,舒服的她直叹气。

    老2立了军令状,抖擞起全部精神全力表现着,长抽□,每次的进攻,都能进入最深的敌营。田宓儿很快就受不了这种猛干,尖叫一声,缴械投降。

    一晚上房里好一阵子「扑滋……扑滋……渍渍……啪啪……」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