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其实仔细观察,也能发现李阳最近变化不少,手边力所能及的活都会主动去干,不象以前那样眼里没活当个甩手掌柜的。以前放学回来,不是一甩书包开电视,就是疯跑出去玩了,现在总会安份的温习功课,或者是先把作业作好之后再玩再耍。

    虽然只是细微的变化,李阳还是大小姐脾气不减,可也足够李伟夫妻俩高兴的了。李伟带着一份体面的礼物,真心的感谢田宓儿,也对之前对赵国栋做的事诚恳道歉。只要赵家不追究,这页就算掀过去了,两家的关系只会比以前更好。

    方怡到底是女人,心眼不大:“你怎么会认识李家的人,还和他们搅合到一块去了,不知道他们家给你爸暗地里下了多少绊子啊!”

    冤枉啊,田宓儿真不知道李阳的李,竟然会和李茹的李有这么深的联系,她也不傻,哪会主动和老公的前未婚妻家打连连。

    “你懂什么!李伟不过是看在同是姓李的份上才关照关照李茹家,其实关系也没有多深。现在能化干戈为玉帛,受益最大的还是咱们家!不然李伟和我是一个系统的,虽然手伸不到我这,可下个绊子还是容易的很。”李国栋算松了口气,李伟的动作虽然不大,可也得分出心思去提防。

    “这事得给小田记上一功,不过你也不用有啥压力,以前啥样现在还啥样,咱们家不看他们脸色吃饭。”

    方怡虽然还是不怎么喜欢姓李的,可也能弄明白其中的厉害,不过还是嘱咐:“以后交朋友要先看清是什么人,这也就算了,万一是个有坏心思的怎么办!”

    嗯,说的有道理,婆婆真相了!田宓儿虚心接受,方怡看她受教的样子满意的,她养了三个孩子,可从来没有这种成就感!充分体现了妈妈威严!

    这要是换其他的小媳妇,兴许会很委屈,可田宓儿是真的感谢,有人教导,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赵方毅也走了几月了,一直没有音信,田宓儿心里惦记的,慢慢的时间越来越长,这种焦躁感就体现出来了。做事总是毛毛躁躁的,学习也总是静不下心似的,有时候就想,他是不是其实回战场了,说去特训其实只是安慰家里人!越想就越觉得可能,心里也就越来越害怕。

    “哎呀!”星期半天的课,平常都是小阿姨准备早晚饭,今天回来的早,田宓儿就想下厨做点好吃的给赵国栋方怡改善下口味。

    正切着瓜丝呢,这心思又飘走了,一不小心的,好悬没把手指头切掉。要不是方怡看她心不在焉的伸手推了一把,直接就可以去医院了。

    消毒包扎后,田宓儿刚要去厨房,方怡把她拉住:“你说你这几天怎么了,怎么跟丢了魂似的整天不是丢三就是落四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学校里有人欺负你?”

    田宓儿整天两点一线,学校和家里,家里没有什么异常,方怡自然就想到她没准在学校受什么委屈了。方怡的关心出自真心,田宓儿觉得很窝心,觉得两婆媳没什么话不能说的,就把心里惦记的事跟她说了。

    没想到方怡一听完心里也没底了,又想到赵方毅之前还要嚷嚷着去打仗呢,怎么就乖乖去集训了,没准真是那小子使的障眼法!赵国栋一回来,方怡就拉着他问了又问,还让他赶紧给周参谋长打电话,再确认一下赵方毅到底是去了哪了。

    赵国栋磨不过她,当着面又给周参谋长去了个电话,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既然是集训,怎么去了连个信都没有啊!”

    外人哪里知道特种训练的严酷,特种兵是决定战局的重要因素,往往常人连想都想不到的苛刻训练要求,对于他们只是前奏而已。

    事实也是,赵方毅此时正趴在西伯利亚平原的冰渣上待命,他们的小队已经在这气候恶劣、地形复杂的平原上待命两天两夜了,潜伏等待要偷渡过境的军火贩子。这次阻击的对象是一群反战能力超强的武装匪徒,有很高的危险系数,特训营一听,就想顺便测验一下这几个月来训练的成果,考校他们单兵作战和集体协作的能力如何。

    “见鬼,这天越来越冷了,那群该死的军火贩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来啊!要是让我逮到他们,看不打烂他们的股!”e队的科沃夫从来就抱怨该死的天气,该死的军火贩子,还有该死的队长,该死的特训,该死的部队!肯定是故意让他们提前来这里当冰棍的,口粮还只给带了一天的量,还没收了可以暖的伏特加。现在浑的血液都要凝固了,阻击目标要是再不出现,他们就得啃西伯利亚平原上那些可又干枯的小草了。

    z人纪律严明,服从命令不畏艰险,保卫国家保卫人民那是他们的天职,国风也没外国这么开放。对于一些超自由的言论,一般都是他们本国人在一起讨论,z国的队员一听到涉及政治或者官员领导一类的话题都会很自动的避开。

    赵方毅挖了一些可以食用根茎的小草,一人分了一小把放在嘴里嚼,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呢,压缩口粮所剩不多,尽量节省些,等到敌人来时补充体力。

    男人们在一起时,也不比女人的舌头短多少,一转话锋又聊起了女人。

    入营之前‘夜猫’新来了个金发碧眼大股大**的漂亮女人!我的第一次是比我大十五岁的家庭老师!这次特训之后,一定要找个感的女人好好的做一场。。。。等等。

    虽然e队的队员们很善解人意的找了个男人们都好的话题,但z国队员可没他们那么开放,现在的国是当街拥抱都会被人当猴子一样参观的,更何况是更私密的。呵呵,所以咱们只听不说,当听笑话了,也确实满有笑料的,谁能想到熊一样健壮的安德烈竟然事不振,属于一二三缴枪的选手。。据说很多熟女都很喜欢他强壮的体魄,但每回都是败兴而归,也让他很苦恼。

    一个云南少数民族地区上来的兵,说他们寨子里有一种特效的药酒,要是不嫌弃的话,回国可以邮寄过来一些给他试试。外国人的印象中,z国一向是很神秘的国度,中医也是博大精深的存在,安德烈顿时觉得自己有救了,顶礼膜拜中!

    说到了z国,就不得不再说说z国女人了,z国人不象外国人那样感外露,到哪都带着家人人的照片,时不时的拿出来亲亲看看。z国男人的,内敛、包容、负责,相比外国人的敢敢恨更让人有安全感一些。

    很多队员还是单,也有的只带了孩子们的照片,只有两个带了女朋友的照片。一个打扮时髦穿戴时尚,波浪长发大眼勾魂嘴巴很感,很符合外国人的审美眼光,大家都说漂亮。一个一看就是朴实的z国女,白衬衣黑裤子,一条乌油油的长辫子,浑上下包的密不透风,长的只算清秀,宜室宜家的样子。作为军嫂,还是后者让人更放心些,看起来就是出嫁从夫一心一意过子的,前面那个就有点耐不住寂寞的样子,颇有田宓儿上辈子的风范。

    “赵!上次深山里特训,你掉到河里后看见你从口好像拿出张照片,很紧张的样子,是不是你的人。”科沃夫是本次特训里最活跃的一个,虽然有时候说话容易让人下不来台,可是没心没肺的没什么心眼,是所有人中人缘最好的一个。

    赵方毅笑笑,大家觉得就是科沃夫说的那回事了,你一嘴我一嘴的问起来,赵方毅虽然不想让别的男人看自己媳妇儿的照片,可也不好太不合群。

    只得把一直放在口的照片拿了出来,照片用透明塑料细细的封牢,还带着温的体温。

    科沃夫好奇,一把拿了过来,一看,张大了嘴!心里觉得,美!真的美!不是艳光四,而是神秘、温柔、羞涩,他不会形容,只觉得照片里的人跟给他的那尊z国瓷娃娃很像,一样的细腻白皙,让人怜

    赵方毅带在上的这张照片,正是俩人结婚时田宓儿穿着旗袍,赵方毅穿着军装的那张照片。赵方毅威严而立,形笔直收腹器宇轩昂,田宓儿双手在小腹前交叠,笑的腼腆幸福,秀而不媚端庄矜持。就象科沃夫那尊z国瓷娃娃一样,很有z国女特有的传统魅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又神秘又吸引人的目光。

    群狼顿时忍不住狂吠一番,怪不得这臭小子又掖又藏的,换谁也舍不得拿出来啊!其中伊万感觉自己一眼就沦陷了,抱着丝侥幸的心态,问:“赵,她是你妹妹么!?”

    伊万家庭优渥,是e国的名流贵族,可对女人这方面一向很严谨,稀奇的问起女人,明事的心里都有些了然。

    赵方毅脸上冷了几分,把照片收回怀里:“这是我人。”伊万早知道结果,忍不住失望,那么甜美的女,值得任何男人的疼

    气氛一时很尴尬,忽然警戒轻喊了一句:“隐蔽,注意八点钟方向,目标出现!”

    那群害得他们喝了两天两夜西北风的混蛋终于来了!大家迅速补充体力,小队长根据地形敌简单制定了对敌计划,用军用手势传达给队友。先是神出鬼没的偷袭,逐个击破,激战过后,西伯利亚平原又是一片平静。

    事后特训教员点评,以赵方毅和伊万最为彪悍,可谓标兵。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