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好在三中的教学质量一般,干部小区家庭的孩子宁愿远点也都是去一中和实验中学,不然就算李阳嘴再严,也管不住别人怎么说。

    忐忑了几,田宓儿也就不再去想了,顺其自然吧,毕竟都是事实。

    午饭之后,田宓儿和李阳去水房刷饭盒,高三的学生都得早晚自习,中午也都得在学校吃饭,剩下的午休时间抓紧时间自习。。。李阳这家伙以前每回吃饭都把油乎乎的饭盒直接带回家去,留给小阿姨洗,后来被田宓儿批她四肢不勤估计五谷也不怎么分。李阳开始发奋图强,准备一雪前耻,之后每天都跟着田宓儿把饭盒刷完再带回去。

    俩人没敢多耽误,匆匆刷完饭盒,又打了杯水就赶紧回教室了。要知道现在刘元说不定在哪个旮旯猫着呢,谁要是不抓紧时间学习,准被揪出来当典型狠批。追根究底,这事也赖田宓儿,要不是她考了那么好的成绩,让刘元对五班同学重新燃起了新希望,同学们也不至于提前这么长时间就进入备考状态。

    就连五班那几个刺头也被刘元重点关照起来,人家农村孩子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学习都能考出好成绩,你说你们,一个个吃的肥头大耳的,怎么就不能分点心思出来学习呢。

    这要是换了别人挑出事头,那几个刺头肯定得去找找麻烦,可现在是田宓儿啊!田宓儿谁啊,现在可是三中的校花,又漂亮又温柔的,谁舍得去跟她大吼大叫五马长枪的啊。

    听说三班的贾金涛对她也有意思,那可是在三中说一不二的主,不然田宓儿这么漂亮的女生,还不早被别的男生给盯上了。

    “小甜蜜!数学练习册你写完了么?给我抄抄。”李阳理科无能,可偏选了理科,让田宓儿费解。她说她妈说理科的选择面大些,当时也不懂,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选了理科了。。

    不过总抄也不是回事啊,现在能抄,考试的时候怎么办:“你哪题不会?我给你讲讲。”

    李阳抚额:“哪题我看着都头大!好蜜蜜甜蜜蜜!你快别折磨我了,让我抄完交差得了!”

    “这样也不是办法啊!我看你还是申请转文科去好了。要不就趁晚自习的时候我给你补补课,反正是不能再这么抄了,越不做题公式不就越生!”对她无赖的样子田宓儿很是无语,从书桌里拽出书包要给她拿数学练习册。

    “咦,都是什么啊!”顺着书包的力道,哗啦一声带出一包东西,李阳眼尖,弯腰捡起来一看,一大包零食,基本外面能买到的东西都有了。

    李阳天天和田宓儿腻在一起,当然知道这不是她的东西了,用眼神问她,田宓儿也摇头!

    “是不是谁放错了啊!”田宓儿拿着东西说,还左右看看其他的同学,没准是他们谁的。

    最后面一桌的高磊,平常也是刺头一个,说:“嫂子,是涛哥给你买的零食!”

    汗,破孩崽子,瞎认什么亲戚,你才嫂子呢,你们全家都是嫂子。

    “既然你知道是谁的,那麻烦你还回去吧,记得提醒他以后东西不要再放错了!”这种烂桃花她可惹不起。

    高磊当然是不会收了,这么点小事再办不好,以后可怎么跟着涛哥混啊。不过田宓儿也不是懵懂□的小姑娘了,满心羞涩还得故作矜持,真心想要拒绝总会有方法的。

    “那我就交给老师了,让老师帮忙找找失主!”

    高磊没办法,只得悻悻的把东西拿过来!虽然他不怕老师,可也不想惹上麻烦,心想田宓儿可够狠的,跟涛哥真是绝配!

    李阳看着田宓儿一脸羡慕,说:“行啊,刚来一个多月就把咱们三中老大给绑上了!”

    田宓儿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让她别瞎起哄。

    “你也太没感知力了吧,每回下课贾金涛都在楼梯口看你,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你这丫头连谁是正主都没弄明白啊!!真是给瞎子抛媚眼,白费功夫。不过贾金涛真的很帅,家里还有钱,你好好考虑考虑!”

    田宓儿狠狠瞪她一眼:“你就贫吧,小心告你个破坏军婚!”

    “就你那婚,破了也就破了,你说你一水灵大姑娘,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怎么嫁了那么个兵蛮子。”

    李阳这厮就哈那种又痞又坏的美少年,不喜欢赵少校那种正直威严型的大叔。

    -----------------------------------------------------------------

    李阳说后,田宓儿确实注意到楼梯口那个影了,说句良心话,长的确实好,痞痞坏坏的样子,细长的凤眼,挑着眼角盯着你时真是容易让人怦然心动。

    贾金鹏自从上回零食事件之后,就再没什么动作了。偶尔的那一瞥,也跟不经意间似的。不仅让田宓儿暗道高手,知道怎么掉着女孩子的心思。幸亏自己是两世为人,定力不同一般,不然是算栽到这了。

    估计贾金鹏也有自己的骄傲,没找田宓儿当面锣对面鼓的,只不过是瞅上两眼,总不能让人自废双目吧。不过却给田宓儿不小的困扰,心里怕人误会,丈夫不在家,边有了慕者,总容易让人说出是非的。

    提心吊胆了几,见也没有更近一步的动静,田宓儿才松了口气。现在社会风气不开放,想来民风也没那么彪悍,人们表达意的方式还是腼腆为主,被拒绝过一次,想来就会知难而退了。

    其实田宓儿放心的太早了,要不是贾金涛前些子惹了大祸,把个同学脾脏给踢碎了,他爸弯门盗洞的才能让他在留学校里学习。贾金涛的就差跪地下求他好好学习了,从小他就跟边长大,对的话他还是听的。本以为田宓儿也是勾勾手指,或者是买点吃的用的就贴过来的那种女生一样,这种学习好又漂亮的女生虚荣心最大。他从来都知道自己的皮相好,也知道怎么用,谁知道她却是个软硬不吃的,想起自己留校察看的份,他也不敢跟她胡搅蛮缠硬来。

    这事虽然让田宓儿有点烦恼,可也给她带来点好处,最起码有贾金涛占着茅坑,别的男生就不敢来拉屎了。。。

    第二次的月考,田宓儿以总分落后第二名2分的微弱优势跻年级第一,方怡知道这事之后挨家给认识的人打电话,先是聊些没用的,再不经意的把她的成绩说出来,总感觉终于是扬眉吐气了!别管我们家儿媳妇什么出,人家不止长的漂亮,连成绩都是顶呱呱的!

    田宓儿也有些虚荣,两辈子也没这么出息过,虽然以前的成绩也不错,可她知道更多的是凭借这辈子有超级记忆的大脑。她有想过是不是要低调一点,可她想变的更优秀,想让父母的生活过的更好,想让他们引自己为骄傲。也想能配上赵方毅,不再让他为难,不再让他失望!再加上她知道这届高考的试卷,难道要故意答错么!只有让成绩一直优秀,高考的好成绩才不会显得突兀。

    学校这方面也没想到,歪打正着竟然收了个这么优秀的学生。不过一班的班主任不干了,成绩好的同学应该在他们班才对,就要跟刘元要人!刘元哪能干啊,评级奖金可都指望着田宓儿了,早会上就跟校长耍上驴了,要人没有,要命一条!

    校长也是从基层上来的,理解刘元,辛苦灌溉的花朵,哪舍得拱手让人,更何况还是朵稀世名花。不过当初的承诺还在,哪个班级出的成绩最好,评级的名额就给谁,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吧!

    刘元可是将希望都寄托在田宓儿上了,他是不抱什么希望再出个奇迹,能让班级所有的同学都天天向上,只想着田宓儿能考个状元什么的,到时名额就稳稳在手了!所以对田宓儿更是紧迫盯人,若不是他的课,只要一下课,刘元准会在班级门口提醒她别到处乱跑,要多抽空。晚上回家前也会叮嘱她回去再复习复习,简直当她是人形学习机器一样来用。

    走读的学生可以申请不上晚自习的,自从刘元劝说田宓儿住校无果之后,就硬规定她得回来上晚自习了。住校自习,任选其一,够民主吧!

    田宓儿无奈,本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信条,李阳也得过来陪她,正好趁着机会给她补补理科。李阳再三反抗无果后只得用心学习,本来就不笨,只是很多学习方法不对,加上现在这年代对孩子的教育还不重视,才导致她偏科偏的厉害。田宓儿讲题细,方法还对,测验时竟然让她的几门理科竟然都及格了!

    已经做好走后门准备的李阳父母,看见全数及格的成绩单又对她的学习重新燃起了希望,细一问才知道了全是赵家新娶的儿媳妇的功劳。

    李家和赵家往老一辈追溯那是两个派系的,因为赵方毅和李茹的关系,就算儿孙辈在同一个城市为政,可也没有互相打压的况出现。自从两家闹掰了以后,相互推诿互穿小鞋的事就时有发生了。李阳家和李茹家同为姓李,是远亲的关系,虽然远点,可李阳的爸爸是嫡系,到了一个城市后李茹家就刻意亲近,关系还算可以。这次对赵国栋的打压,也都是全指仗着李阳的爸爸李伟关系,李伟和赵国栋其实没什么厉害关系的存在,可同为亲戚,人家求上门了,又是职务之便,也就行了亲戚一个方便。

    大水冲了人家龙王庙,人家新媳妇儿还这么照顾女儿,真是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臊到家了。

    李伟久经官场,一转就明白其中的厉害,准备了好烟好酒,就要去赵家拜访。什么面子什么里子啊,那都是浮云,他就阳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只要她好,豁出脸面不要也得让孩子出息成人。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