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曲终人散,累人的一天终于是过去了,赵方毅全凭着钢铁般的意志才没醉死过去。一帮兄弟闹归闹玩归玩,一看新郎连洞房都够呛了,赶忙想办法要给他醒醒酒。看时候不算太晚,就带着他去家附近的大澡堂去泡泡。

    方怡和赵国栋先把客人都答对走了,又把田家人送到招待所,一家人才往家走。赵家老爷子最近体不好,赵方毅的婚期又是临时决定的,也没赶过来,只有赵国栋的大哥过来坐镇,散席后给了小两口个大红包后也走了。

    现在除了赵方毅就剩下赵家直系几个人了,方怡的脸色吧嗒就撂了下来。

    “你们什么意思,亲兄弟结婚都不说提前回来帮忙,女婿也都没跟回来。你们都是官太太了,眼界也高了,连爸妈兄弟都瞧不上了是吧。”

    赵芳霞没顶嘴,可也没辩驳,赵芳娟瞪了田宓儿一眼,说:“妈,你怎么越来越糊涂,越老越固执呢。你听听外面都说的什么,就连我在婆家都抬不起头来了,人家都说咱们赵家昨黄花了,只能和乡下姑娘做亲家。”

    “乡下姑娘怎么了,乡下姑娘也比你们这些满眼冲钱看,不分亲疏的白眼狼强百!人家田宓再不好可也不忘本,你看看你们,还记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了!”

    方怡知道自己儿子的子,他自己相中的媳妇哪里容得姐妹这么不待见。这阵子忙,他没功夫理睬这些,若芳霞和芳娟还是这态度,赵方毅哪容得下。赵家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她还指望着芳霞和芳娟以后多照看呢,再说兄弟姐妹闹僵了也不好看。

    赵芳霞看她真是生气了,安抚道:“妈,我们没别的意思,国他们也是忙,实在抽不出时间过来。这不托我们把礼稍过来么,弟妹你们千万别介意啊!”

    田宓儿也不想和她们多搅合,这帮人一个个都跟精似的,就算是活了两辈子她也没把握能讨去好来。上辈子若不是她们姐妹算计,自己也不至于落魄到那个地步。跟她们真可以说是相看两生厌,可她现在可没以前那么傻,什么都摆到明面上让人一看就知道。

    “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可挑的,以后时间长着呢,还是要以工作为重!”

    方怡说道:“你们看看,人家田宓多懂事,还孝敬,你们多跟她学学!芳娟你要有人田宓一半,也不至于总遭你婆婆白眼了。”

    方怡越这么说,赵芳娟就越不待见田宓儿,好在她也有分寸,知道要做事留一线。

    赵国栋也发话了:“都是自己家人,闹腾什么闹腾!”

    田宓儿很有眼色的去厨房沏了浓茶,还削了冰镇过的水果。这就是做人媳妇儿的悲哀啊,同样累的半死,人家歇着说话,你就得干活伺候!跟谁说理去!

    好在还有人记得她是今天的主角,方怡让她赶紧歇着去!一会儿子就回来了,还得有得她折腾呢。

    汗,这话说的,让人好有遐想啊!

    不过田宓儿也真是累坏了,脑袋嗡嗡响,赵方毅屋子里有个大浴缸,平时没人用,倒是便宜她了,泡在里面真是又解乏又舒服。

    赵方毅醒了酒,第一时间就是往家奔,一开门看大家都在呢,唯独少一个人,皱了皱眉。

    方怡说:“你媳妇儿累了,我让她回屋歇着去了,你也赶紧休息吧!”

    赵方毅‘嗯’了一声,就一头扎进屋子里了,还听房门‘嘎嗒’一声,上锁了!

    “你看他,娶了媳妇忘了娘的货,跟没看着我们似的。”从小保护自己的哥哥,突然整颗心都向着别的女人了,赵芳娟没有来的失落愤怒。

    “有完没完了,就你办那事,没抽你就不错了!过好你们自己家的子得了,少回来搅合。”赵国栋一锤定音,示意着媳妇在两老心中的地位。以后他们是跟儿子媳妇养老,姑娘出嫁了就是别人家的了,别总掺和娘家事。

    赵芳娟觉得委屈,她不也是想娘家好么,换了别人娶什么媳妇和她有哪门子的干系,真是好心被雷亲。

    话不投机,这一趟来的,惹得两边都不高兴,花了钱还没卖到好,姐俩都沉着脸走了。娘家现在也没她们的地方,一间儿子的房间谁也不能动,原先姐俩的小阿姨现在住着呢,不走就得打地铺了。

    ------------------------------------------------

    不理这些琐碎的事,新婚之夜要温馨甜蜜。赵方毅一回屋子,满室昏暗,只留头一盏昏黄的灯光,隐约投映出上人儿的曼妙形。赵方毅感觉呼吸心跳都突然急促起来,往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瞬间崩溃。

    田宓儿本想等赵方毅回来的,可昨天晚上就熬了一夜,白天又马不停蹄的忙了一天,上下眼皮实在黏糊的厉害。还没等头发干透呢,就已经迷糊过去了。

    赵方毅撩开田宓儿上搭了一角的毛巾被,上水红的及膝绸缎吊带睡裙,因为她不雅的睡姿已经窜到了腿根处,修长嫩白的大腿在暗黄色的灯光的映衬下看起来泛着水光般的可口。

    赵方毅大口的咽下唾沫,突出的喉结‘咕咚’上下滚动一下。火的手掌也贴上了那片沁凉滑腻的皮肤上,手下虽一片清凉,可由内而发的火跟要燃烧了他似的。

    田宓儿睡的极其不安稳,浑难受的跟压了座大山似的,她心里隐约有些意识,怕是这两天忙着婚事累的吧。

    婚事!结婚!新婚夜!!田宓儿激灵一下醒来想要坐起,可却被上的重负反压回来。受了惊吓刚想喊出来,嘴上随即被烫人湿漉的东西堵住,一条滑蛇随即探到深喉。整个体也被揽进副滚烫的怀抱中,铁铸般的双臂激动的紧拥着她早已光溜瘫软成泥的躯。

    原本的低喊化成呻吟,被渴望了半辈子的人这么疼,只消一个轻轻的碰触,就足以让田宓儿软化成水了。

    赵方毅做了二十多年的和尚,虽然明白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可以前从没有女人能让他搭上这根筋。今儿头一次知道了女人的妙用,加上田宓儿变相的邀请,简直是有点罢不能了。

    赵方毅摆弄着软绵香甜的少女,感觉舐越来越不能让他满足了,恨不得一口就把她吃到肚子里才能解馋。赵方毅坐在上,让田宓儿圈着他的壮腰抱起她与她对视,田宓儿的意识早舒服的飞去了天边,两条胳膊柔软无力的搭在他的宽肩上,滴血般的粉红小脑袋也靠在肌上面喘嘘嘘。

    还没等她神魂回归呢,就感觉到□跳动的火龙蠢蠢动,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她嫩的小花朵。只几下,田宓儿就感觉到下腹一紧,忘我的酥麻顺着尾椎骨直达脑际,小花朵似要绽放般泊泊的淌出香甜的蜜汁来,正巧淋了在附近探视领土雄赳赳气昂昂的火龙一头一

    **过后田宓儿觉得羞死算了,好歹也是历经风雨的了,怎么只被他磨了几下就到了顶点。

    头上的男人‘呵呵’的沉声笑着,这丫头真是叫他大男人的心里意得满满啊,轻轻的把她放下,拔开她捂住双眼的小手。

    “看着我!”赵方毅盯住田宓儿的眼睛,带着疼惜也有着不容得退缩的坚定。

    “毅!”只看一眼,田宓儿就沉溺在他的铁汉柔中不能自拔。

    赵方毅得意又满足的笑了,下腹一沉,重重的埋在田宓儿未经开采的小花朵里。0.5的铅笔,忽然被放进了1.0的笔芯,突如其来的钝痛让田宓儿委屈的直淌眼泪,其实心里只想让他多疼疼自己。可进了地的赵方毅现在满脑子就跟炸开来一样,根本就没有神识去注意其他的了,只跟着原始的需求不停的做着能让他更舒服的活塞运动。每一下都重重到底,又迅速拔出,干得田宓儿离了魂似的只会呻/吟。一个将近一米九、八十多公斤的职业军人成熟男,不留余力对付一个滴的雨季少女,咳,OMG保佑她吧。

    田宓儿尽量打开自己的体,努力适应着个体诧异。女人真是个奇妙的生物,用包容来形容最为贴切了,加之之前的润滑,不多时田宓儿也逐渐享受起来。

    ‘咣当,咣当’实木的大结实到每一个零件,可男主人实在疯狂,饶是钢筋铁骨也不得不缴械投降。紧贴着墙皮的头开始相互撞击起来,发出阵阵异响。

    “轻点!~轻点!~爸妈该听见了!”田宓儿喘连连的,一句话都说不利索。

    “闭嘴!”独裁者发出指令:“专心享受!”

    汗,是被你享受吧,这都折腾多长时间了,好在她现在好体质还在,没被熬夜烟酒体,不然哪能陪他酣战至今。

    又使劲推了推他的肌,手上沾了一下油汗,专心工作的人显然不太满意被中途打扰,一手钳住两只小手,大嘴还堵住了田宓儿的甜蜜小口。

    刚才是沉迷在激/中,所以没注意到这声音到底有多响,现在听,怕是隔壁的隔壁都能听到这响动了。田宓儿知道不能期盼着这男人突然生出羞耻心,只盼着现在楼层的质量高,隔音好。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