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田宓儿捧着存折,心里甜滋滋的,被人疼的感觉真是好!不过现在军人的福利待遇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好歹我们赵少校是Y战回来的战斗英雄捏,有点不受重视的说。好在只用糊她这一个口,也够她吃喝不愁的了,但是好舍不得花啊,这都是赵少校的心意捏。

    不过现在不是言的时候,得以实用为主,反正已经交到自己手里了,赵方毅的子是绝不会后翻小肠的。明天提一些出来,交给了田大河,回头还得回村子里请客,爸妈手里肯定是没钱的。老两口听到是姑爷给的生活费,更不要了,本来就是门穷亲戚,再拿人钱更叫人瞧不起了。

    田宓儿劝道:“这是赵方毅私下给的,公婆不知道!”

    田大河否决:“不管知不知道也不能这么干,你当谁心底没数啊,咱们家条件虽然不好,可也不能让人瞧不起。”

    王四妹儿本来就犯愁酒席的事,这会儿看老头子油盐不进气得不行:“谁又没说要白贪他家的钱,咱们拿着先用用,等收了礼钱再还给孩子。不然这些年满村都快借遍了,孩子结婚还借钱,不得叫人笑话死,不知道的不得说咱们家姑娘倒贴啊。”

    田大河不善言辞,蹲在一旁抽烟生闷气,抽的还是他新姑爷孝敬的云烟,可被他牛嚼牡丹一样,就会大口的吧嗒。

    “就按妈说的办吧,这钱先拿着应急用。妈你也别总跟爸因为钱吵架,等我读完这一年高中就有时间出来赚钱了,省城机会多,钱跟白捡一样容易!”田家兄妹安慰人的话如出一辙,当初田野把做家教的小时费寄回来时也是这么说的。

    “学生还是得以学业为重,人家赵家供你读书可不是为了让你给娘家赚钱的。你们把自己的子过好了,比什么都强。”

    田宓儿没辩驳,但已经是打定主意了。

    第二又陪着田大河和王四妹儿在省城风景好的地方转了转,王四妹儿还想买些糖果烟酒,准备回村预备酒席的时候用。

    “这省城的东西拿回去也多些体面!”

    方怡没让她买,说道:“这些东西我可预备不少,回头从家里哪些就是了,不然剩下了我可再没有个儿子办喜事用了。”

    俩人推推让让的,见方怡确实诚心,最后王四妹儿妥协了。

    本来就事多时间紧,几天的功夫忙乎间‘嗖’的就过去了。喜子的前一天晚上,田宓儿将招待所装饰一新,没办法,田家太远,只能在省城里出嫁了。老话还讲究新娘子不能在旁人家出嫁,会带走别人家的福气,所以赵国栋说让她去亲戚家待嫁时,田家很识相的拒绝了。不过就是个形式,什么简陋隆重的,还得看俩孩子以后的子过的咋样。

    不过新娘子咋也得有个伴娘,这可把田宓儿难坏了,印象中是有些不错的小姐妹,可自从回来还没想起来和她们联系。后来又来了省城,若是提前知会也能让田大河他们一起带过来,可这都到节骨眼上了,上哪来个大变活人啊。

    这新娘的伴娘是有讲究的,得是没出嫁的大姑娘还得比新娘小才吉利,方怡也多少有些忌讳,不愿意将就,就找了朋友的女儿来帮忙。

    小姑娘就比田宓儿小一岁,还不怎么定,头一次做伴娘新鲜的很。田宓儿觉得她子和善,没那些省城人瞧不起农村人的傲,听说她还是个小神童,才16已经是大学生了,上的就是方怡之前说过的那所工业大学。俩人都出于好奇心,先是互相打探感兴趣的消息,聊起来才发现竟然很有共同语言,不一会就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了。

    俩人叽叽喳喳的说起来没完,以前听说谁谁结婚的前一夜都会跟朋友玩个通宵,田宓儿以为到她这可以省了,没想到俩人越说越投机越聊越有话题,再一看表都快凌晨两点了。

    就剩这么一两个小时,若是睡下一会起来会很难受,不如接着熬了,田宓儿建议道:“咱俩不如起来吧,我给你也画个淡妆精神精神,我的技术不错的!”怕郭芙不相信,她又加了一嘴。呵呵,小姑娘叫郭芙,不过可和金大神无关。

    郭芙是个爽朗的女孩,虽然和田宓儿接触不多,但两个人兴趣相投,都是有见地的女孩儿,难免生出了些惺惺相惜的感觉。倒跟个多年的老友一样,相处起来亲密舒服的紧。

    “反正明天是你结婚,不好看现的也是你的眼!”郭芙打趣道。

    田宓儿‘哼哼’两下,露出邪恶的表,道:“嘿嘿,你长这么漂亮,当然不能让你抢了我的风头”

    田宓儿化妆技术不错,领先了十几二十年呢,不过工具不太趁手,但也更显功力。薄薄的一层淡妆,让本来英气十足的郭芙添了少女的妩媚,连郭芙都对着镜子看的发呆。

    “怪不得你不请人来帮你化妆呢!!真的漂亮好多!”

    ‘噗’,不带这么自恋的好不!

    俩人又说笑了一会,田宓儿见时间差不多了,先去洗了个澡,穿上大红色的内衣裤,深色的连裤丝袜,还有那件红色的旗袍。

    “哇,你这可比他们结婚穿的什么红西服好看多了!”郭芙围着田宓儿直转。

    田宓儿将头发盘的一丝不苟,在侧鬓插上工艺金凤凰和红绒花,手上带着的是赵家那个传家的手镯。打扮立整之后,乍一看跟民国时代穿来的新媳妇儿似的,又喜气又漂亮。

    田家夫妇也收拾好了,捧了红被铺在上,田宓儿现在开始坐在上面就不能下地了,这叫新妇坐喜。王大妹儿作为媒人也是要到场的,拿个木梳比划着。

    “一梳金,二梳银,三梳聚宝盆。。。。”

    王四妹儿特意跟招待所打了招呼,做了碗面条,上面卧了两个鸡蛋,得由娘家妈亲自喂闺女。

    “一口顺,百口顺,事事顺。。。”

    时间拿捏的刚好,吃完了面条外面就开始敲门接亲了。田宓儿在省城出嫁,没有姐妹们为难新姑爷,只给郭芙塞了个红包就顺顺利利的进来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当兵的本就精气神儿十足,现在更是红光满面的。赵方毅一进屋就一眼盯上田宓儿了,火红的喜被映衬着她人比花,就跟一朵沾着露珠的清晨下绽放的艳花朵。跟着来接亲的有跟他从小玩到大的哥们,还有接到信赶过来的战友,一看到新媳妇都夸赵方毅走tm狗屎运了,竟然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

    虽然人家是夸呢,可赵方毅没由来的就是不听,恨不得把小媳妇给藏起来,不想让一帮爷们儿这么品头论足的。还有些埋怨田宓儿,没事整这么漂亮干嘛。。。。

    藏鞋的一些小游戏也都免了,两位新人吃了点心水果,赵方毅给田宓儿穿上红色高跟鞋,一个公主抱脸不红气不喘的抱着新媳妇儿下楼上车,到了新房又抱到楼上。

    田宓儿红着脸,心里还想当兵的也有点好处,最起码抱新娘子不装熊。

    赵方毅的朋友们在新房里哄闹了一阵,什么的苹果、冰块、的气球都招呼上了,更过份的是还让俩人猜拳脱衣服。。田宓儿可就穿一件旗袍,一脱可就走光了,不过运气不错,规定三把都是赵方毅输了。这家伙脱了军装又脱了军衬,军裤也都输掉了,穿这些大天里本来就够捂了,这么一折腾浑的肌上都冒了一层油汗。深蜜色的肌肤,又才绕着屋子跑了好几十圈,口上的肌一跳一跳的,六快腹肌也紧紧绷绷的。粗壮的大腿也结实有力,军用短裤服帖在满是肌的腿根,右腿上尺长的狰狞伤疤尤为突出。

    大家伙一看新娘子红了脸,起哄起的更厉害了,非得让她香唇探宝,放了10粒糖果在赵方毅的敏感部位。又拿了赵方毅的深绿色领带蒙住她的眼睛还转了一圈,田宓儿本就长的小,赵方毅躺在桌上让她够的有些吃力,虽然有他的指挥,可还是手忙脚乱的整个人都快趴在他的上了。

    不负众望,赵方毅的军绿短裤终于支起了帐篷,原本合体的四角裤紧绷起来。众人起哄,还要来探‘囊’取物,也幸亏开宴的时间到了,不然田宓儿真想一头撞死完事。

    赵国栋在省城经营多年了,虽说官职不是最大,可有本家靠山,赵老爷子威风还在,几个兄弟也都顶事。赵国栋唯一的儿子结婚,大大小小的官员也都算给面子,不吃席也都走了个过场。

    好在这些都不用新人答对,只跟着叫人赔笑就行。现在也不流行什么婚庆仪式,省长来了说了两句话,比什么司仪调节气氛都烈。

    有头有脸的得敬着来,人家喝一口咱们得喝一杯,剩下的一些亲朋都是赵方毅的战友和兄弟们帮忙顶上。饶是这样,他也有些过量了,话跟着多了起来,田宓儿知道他是真喝多了。

    “媳妇儿你今天真漂亮!”

    趁着空档,赵方毅将田宓儿的细腰搂住,低声说道。

    田宓儿只感觉要快要喘不过气来一样,腰上的两只大钳子又又紧,勒得她有些疼,忍不住喘一声。

    赵方毅一听浑一震,又稍用力掐了她一下,道:“小妖精,还想让我出丑啊,看回头我怎么治你!”

    泪。。。太冤枉人了,你皮粗厚的没个轻重,咱俩换换你看疼不疼!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