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结婚用的新被褥新器具,前些子方怡和田宓儿带带拉拉的已经买的差不多了。方怡想把赵方毅屋子里的家具也换上新的,田宓儿没让,那些家具都是原木打的老器型,现在人觉得过时的,田宓儿看着却古色古香,很喜欢。田宓儿在小细节上不争不躁的样子深得赵家俩老的欢心,也更心疼这个小媳妇儿了,反倒更大限度的想给她些好的。

    所剩不多需要买办的就是新人的衣服,还有酒席烟酒类的了,后者不用小两口心,赵国栋和方怡早就打听清楚提前打好招呼了,连夜写了喜帖提前发出去,又给田家去了电报。

    田宓儿今年十七,得十八周岁在监护人的同意下才能领结婚证,赵国栋找了熟人,把田宓儿的户口和赵方毅的迁到了一起,顺便改了下年龄,所以田家父母得早些来,跟着俩孩子去把结婚证办上。

    从民政所出来,赵方毅问:“原来你叫田宓儿,还一直以为你叫田宓呢。”

    田宓儿道:“当时管户籍的人不小心在名字后面多划了一道,所以就加了个儿。”

    “刚才改户口的时候我说直接改回田宓,你为什么不同意啊?”田宓儿又问。

    赵方毅默,一脸的严肃,跟没听到似得。田宓儿碰了一鼻子灰,摸着鼻子灰溜溜的靠边凉快去了。

    就在她以为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为什么的时候,赵方毅趁着四个老人不主意,贴着她的耳畔悄声说道:“宓儿很好听,和你很配,我喜欢!”

    田宓儿愣住,犹如天雷灌顶,这,这男人是在跟我**么?

    赵方毅沉声低笑:“傻样!”

    说完紧追着四个老人后面大步赶上,田宓儿愣了半天,才缓过神也小跑跟上,还不停的打量着赵方毅。还是那么正直不阿严人律己的样子啊!刚才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啊,田宓儿晃着脑袋闷头不解。这厮好像超出了自己两辈子对他的了解了,有些掌握不住的感觉鸟!~~

    赵方毅看她贼眉鼠眼摇头晃脑的样子,在心底暗笑不已,可多年的军旅生涯早让他练就了一副处变不惊不动如山的子。虽然是目不斜视大步流星的样子,其实早就把她里外侦查个透彻了,看来自己的感觉是对的,宓儿,真的很适合她!就象蜜一样,那么的甜!

    -----------------------

    几个人又去了百货商场,给赵方毅和田大河一人买了西装、衬衫,结婚的时候赵方毅虽然是穿军装,可是新婚夫妻出去走亲也得需要新衣服。田大河大半辈子没穿过这么好的衣裳,一换上板的西服连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了,田宓儿心疼父母,也顾不得赵家人怎么想,又给田大河和王四妹儿一人买了件绒衣,一人一条绒裤,一人两厚实的针织料秋衣。

    田宓儿到赵家王四妹儿就给她塞了二十块钱,来后的零花钱都是方怡和赵国栋给的,王四妹儿心里有数,一个劲的拉扯田宓儿给她使眼色,不让她乱花钱怕赵家人有想法。可田宓儿心里有上辈子对父母的愧疚,和这辈子对父母的心疼,现在她没有能力为他们做什么,但一定会努力让他们感受到幸福和快乐的。今天她看见两个老人还穿着带补丁的衣服,她实在是顾虑不了别人怎么想了。

    不过赵家不只没有不高兴的意思,反而帮着田宓儿挑选起来。田宓儿也记着这些好,想着以后一定得对公婆更恭顺才行。

    到自己时,田宓儿只选了件价格中等的大红缎子绣如意牡丹的旗袍,没有后世那么高的开叉,样子古朴手工绣制的。本来是商店做的样板,精工细作的一件,可婚期太近,没时间等着订做,还多加了点钱。

    现在结婚还流行做呢料的红西服和毛料的裤子,方怡让她再做一,回头等着天冷的时候穿。田宓儿死活推托才没做,一是刚才已经给父母花了那么多钱了,二是她真不觉得红西服黑裤子有什么时髦的。再三就是前一阵子方怡给她买了块料子,用家里的缝纫机做了条及膝的A字裙和短袖衬衫,两件换着穿就够了。话说方怡还让她烫头来着,吓得田宓儿捧着一头柔顺乌黑的长发直摇头,她可不想再变成又干又焦的一头枯草。

    为这方怡还跟王四妹儿夸她来着,还说她这女儿养的好,没一丁点儿的坏习气。

    汗,这让田宓儿还真有点汗颜啊!

    再就剩下照张结婚照了,其实赵方毅心底还满抵触地,可看田宓儿那充满期待的眼睛,也就把到了嘴边的不想给咽了回去。

    田宓儿真的很兴奋,上辈子虽然结婚了,可却没有照过相,两个人就连合照都没有一张。那些孤单悔恨的子里,总是抓不住越来越淡的回忆,想要睹物思念也没个可做念想的东西。再看到别人甜蜜幸福的记录,让她心里更是心酸恼悔。

    现在又有重来的机会,她可不会象以前那样果断拒绝,又一副希翼的样子看着赵方毅,直到他点头了才高兴的快飞了起来。

    不过光顾着高兴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叫田宓儿给忘了!就是现在照相不管是结婚还是素像,都是没有专业化妆师给化妆的!

    田宓儿呆看着眼前被画成白面血盆口的新娘子,觉得天雷阵阵的!化妆师叫她,她吓得直摇头,直往后缩。

    要不怎么说以前的人淳朴呢,待人就是,直往回拽田宓儿:“这不化妆怎么叫婚相呢。”

    田宓儿跟她商量了半天,人家才相信她能自己画好妆,田宓儿用他们的化妆品,给自己画了个简单的淡妆。虽然现在的婚纱简陋又不算好看,可她还是很有雅兴,兴致勃勃的带上头纱,又穿上了没有裙撑没有薄纱的长摆婚裙。赵方毅也换上了刚才新买的西服,俩人并排站一起,摄影师也不要求什么动作,只是告诉注意微笑!!

    方怡说俩人是金童玉女,王四妹儿也感觉到了嫁女儿的惆怅,激动得直抹眼泪!摄影师又给两家照了全家福,王四妹儿和田大河遗憾独缺儿子,方怡心里也埋怨俩姑娘对兄弟的婚事不尽心。不就是没娶她们给介绍的姑娘么,她是想开了,比起联姻带来的好处,她更享受现在舒心的生活。他们都这么大岁数了,孩子的责任也都尽到了,再为那么些外之物搞的晚景忧心,那真是分不出哪头大哪头小了,李家的事不就是个例子。

    他们来的晚,一照完摄像师就要收拾,田宓儿拦下他们说要再照一衣服。汗,现在的人咋这么实在呢,搁以后人家就怕你照的少后期消费少,死命的多给你照几张,现在倒好,你想多照还得商量人家,这,这反差咋这大啊。

    好容易服务人员算是答应了,田宓儿迅速换上新买的旗袍,将头发盘起露出饱满的额头,又把嘴唇涂的稍红,眼角也用眉笔挑了起来。整个人在旗袍的映衬下,看起来妩媚又惑人。

    赵方毅也没有抵抗,换上军装感觉自在不少,摄像师看新郎一军装,调配了一副暗红色的背景,又放了把圈背木椅。再配上田宓儿的一袭旗袍,还真有点二三十年代十里洋场,军官和姨太太不得不说的故事那种感觉。

    赵方毅看田宓儿出来也直了眼,看多了不修边幅再或是棕色眼皮类的时髦女,当初田宓儿的清新给了他一大震撼,他哪里知道女人的多变,今天又变妩媚小女人也让他心中一阵乱跳。

    就连田宓儿都感觉到了,虽然抓不住他的眼神,可也能感觉到那股火的视线追逐着她。赵方毅大刀阔马的坐在椅上,田宓儿带着甜蜜的微笑柔柔的站在他的旁,摄像师可能也觉得两人登对,主动要求俩人多摆些姿势多照了几张。

    照片方怡要了加急,交了双倍的钱,本来田宓儿不想花这冤枉钱的,早晚都能拿到手何必差这两天。可方怡非要在来喝喜酒的亲朋面前显摆一下,还直接要了几张放大的,都不说先看过样片之后再定。赵方毅没参合,其实他心里也想在归队前看到两人的合照,以前看见战友总看家人的照片,现在他也有了做这种傻事的冲动了!!

    忙乎了一大整天,两家人在外面找了个饭馆吃了口饭,也是给田大河两口子接风。饭后又把二人安排到省政府招待所,田宓儿留下陪父母,田大河也怕女儿马上就结婚了再犯错误,后再被婆家说嘴。虽然相信两个孩子,可防范于未然胜过后悔恨。

    赵家人走时,赵方毅叫田宓儿一旁说话,几个老人以为小两口要说什么悄悄话,还为俩人感好而高兴。

    田宓儿深知那厮的品,根本就不报那样的幻想,不挨教育就算捡到了。

    果然:“一会赶紧把猫脸洗干净,以后不许再这么化,伤风败俗。”田宓儿消极反抗,用脚搓着地。嗯,坚定完毕,地拖的很干净,竟然搓不出泥来。

    “立正,你这是什么态度!”赵方毅发威!现在在外面,田宓儿觉得应该给他挣足面子,不反抗的站直体。

    赵方毅鉴于她的良好态度,不予过多的追究了。又从兜里掏出个东西,递给她,田宓儿接过一看,竟然是存折,诧异的看着他。

    “这是我的工资和补贴,应该够你生活花销的,以后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用顾虑那么多。”

    田宓儿下意识的想推,赵方毅一瞪眼:“我媳妇儿,我养着天经地义!”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