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赵方毅现在心很平静,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唯一遗憾的是,这辈子恐怕是没缘分和田宓儿做夫妻了。但这样也好的,不会耽误她,她也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看多了战友们悲伤的亲人,田宓儿那么美好,不该承受那样的痛苦。

    就在赵方毅做好了一切准备,只等待一纸调令的时候,调令是来了,可却不是前线发过来的。而是让他去当什么特别组建部队的大队长!开玩笑,他的战友和朋友都在前线等着他共同杀敌并肩作战呢,谁要去当什么破大队长。

    赵方毅拿着调令,直接摔到上司的桌上:“周叔叔,这是不是又是我爸妈的意思!”

    周参谋长不动声色,怒目严肃:“胡闹!你当部队是你们家开的那,让你爸妈能随意指挥!这是组织上对你的肯定,是经过慎重的决策最后才在众多精英中将你挑选出来,你知道特别大队对未来军人发展的重要么!”

    不能回前线赵方毅一时还是有点钻牛角尖,可听不是父母的安排,抗拒小了不少。

    “我知道你的心思,想回前线打仗,可后方工作同样重要。你是军校毕业,又有实战经验,是有理论有实践的全面型人才,党和人民需要你在更重要的地方发挥更多的度,你应该用你的知识培养出更多能杀敌的士兵,而不是抗着枪杀死两个敌人后又被敌人枪毙!那样简直就是浪费社会的资源。”

    “你要去的这个大队是A军区直属的,队员都是从各个部队调去的副班长以上的军政素质优秀的官兵,而且还是秘密调动的,除了参与组建的几个领导外界还没人知道呢,可见对这支大队的重视。也因为保密,所以大家都以为这是个明升暗降的苦差呢,不然管你有没有真才实学呢,这美事也落不到你小子上!”

    周参谋长一说完,赵方毅脑子里就有了个大概,特种兵!在Y战的战场上曾有幸一睹英姿,不愧是战场上的杀手锏,以少数人的劣势力挽狂澜,每次回忆起和他们共同杀敌的时刻,总是能让他血沸腾。

    没想到现在也有机会去组建一支这样的精锐部队,赵方毅恨不得马上就走马上任。

    “可我怕胜任不了,对特种训练的了解只限于书本。“

    “鉴于Y战场上特种部队的出色表现,部队上才决定要扩大兵种训练,和E国联合训练特种人才,因为你的侦察、野战、渗透、敌后偷袭、刺杀等表现优异,上面才选的你。联合训练的地方还是在E国境内,你能保证克服一切恶劣的训练不被遣送回国,为国争光么!”

    赵方毅‘啪’的一声肃穆敬礼:“保证完成任务!”相对于回战场,成为特种兵更有挑战力,他想证明自己!也希望国家培养出更多的有能之士,叫它国提之生畏,再不敢犯。

    看赵方毅走了,周参谋长才苦笑一声,想:“老赵啊,你这救命之恩我算是还了,把我儿子的名额都让出去了!赵方毅你个臭小子要是不争气,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

    因为保密条例,特种队员出任务的时候不能从原部队直接出发,避免暴露真实份。若是人在部队,会先转到别的城市再往目的地前进。因为要集训一年,所以特意给了几天假期,正好他们从各个原籍出发了。

    因为事出突然,赵方毅回来的时候没来得及打招呼,家里三口人正在吃晚饭呢,听见有人敲门,小阿姨在厨房吃饭,田宓儿就顺手去开下门。

    “谁啊!”多年的独居习惯,总是要先确认份才会开门。

    “是我!”厚重低沉的男音清晰有力的透过门板直达她的心底。

    是赵方毅!田宓儿一下就听了出来,他回来了?他怎么回来了!

    “是谁啊?”看田宓儿磨蹭半天,方怡以为是陌生的来人,也跟过来看看。

    田宓儿慌忙把门开开,光想着没用的了,人还被关在外面的。方怡一看是儿子,高兴的问:“呀,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这放的是什么假啊!”

    “集训前整修!”赵方毅松手把背包给田宓儿,看她小小的个子抱着自己的大背包,粉红的脸蛋配着背包的绿色真是可。田宓儿一脸的惊喜和盛满高兴的笑眼,也大大的取悦了他,她想他!

    赵国栋听见是儿子回来了,也迎了出来,上午刚接到老周的电话,这小子动作倒是迅速。几时也没见过他这么着家啊,不过看他眼睛总是往田宓儿的上瞟,赵国栋真相了,感是媳妇给勾回来的啊。

    “还没吃饭呢吧?赶紧去洗洗吃饭。”方怡说。田宓儿也赶紧去厨房加菜,赵方毅的食量不小,是家里这三个人的总和,这吃了一半的饭菜肯定是不够。

    把饭锅里的米饭淘出来重新闷上一锅新的,赵国栋,田宓儿就总会多做些红焖放冰箱里慢慢吃,炖菜炒饭都能放。赵方毅也是无不欢,田宓儿了个红烧,又炒了个鲜蘑拌了个凉菜,家里一般都是现吃现买,食材不多,想再多做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赵方毅确实饿了,中午就在火车上对付的干粮,去掉外挽了袖子先去洗了脸手。

    “呵呵,你的屋子田宓住呢,反正你们也要结婚了,早晚得住到一起!”看儿子要回屋换衣服,方怡笑看着他,赵方毅瞥了她一眼,继续拎着包回屋关门。

    屋子和原来比变化不小,有了女主人后面貌就是不一样,还是同样的蓝格单,上面却铺上了一块彩色的编制方垫。桌子椅子上也铺垫着同色系的编织物,窗台上还摆放了好几盆绿叶植物。桌子上摆着本书,赵方毅翻开看看没瞧明白,知道是英语,可他学的不好。打开衣柜,发现多了不少不属于自己的衣物,但都靠着衣柜的右边挂放着。衣柜的左边是自己的衣物,本来因为衣物和使用频率不多而显得空旷的衣柜,现在看着分外和谐。赵方毅咧开嘴角,仔细打量起属于女主人的东西。

    这是她的裙子么?真是太漂亮了(汗)!原来她的腰这么细啊,自己的双手就能圈起来吧!这又是什么?赵方毅看到两个碗状物体(八十年代内衣还不算普及,更何况是常年在军队堪比当和尚的赵方毅),女人的东西还真是奇怪!?这是、这是、这是小裤裤么?真是太小巧太可了!!

    咱们田宓儿正在厨房为赵少校的肚子而努力,要是知道他竟然在屋里翻动她的,怕是会直接就投毒药死他吧。刚才也听到他要去屋子里换衣服,可也没在意,谁能知道表面那么刚毅正直的人,竟会翻动人家的!更何况是放到柜脚盒子里的。

    赵方毅换了条深蓝色针织运动裤,上一件军用背心,后背还印着人民子弟兵的宣传语。一开门,又是人模狗样,一脸的正气。

    “刚才你说集训前整修,参加的是什么集训啊?”方怡怕他再参加什么敢死队,不放心的问道。

    赵方毅说:“军事机密。”

    方怡被噎住,赵国栋好心给她解释:“好像是军事集训,毕业后就直接调去新成立的那个大队,就是镀镀金。具体怎么样就是他们的内部机密了,反正不是上战场。”

    不去前线就行!方怡想。可她却不知道,特种训练要比生死厮杀残酷的多。

    “那你这次能在家待几天啊?”

    “十天!”赵方毅说。

    “那你和田宓的事就趁机办了吧,不然你又要集训,回来还要去新部队,怕是短时间内再难有这么长的假期了!”方怡说道。

    赵方毅看看田宓儿,田宓儿红着脸不做声只顾扒饭,他想了想:“还是以后再说吧!”

    田宓儿一愣!方怡也不干了,当初不是自己相中的媳妇么,现在又后悔了。她可不管,反正田宓这个儿媳妇她是要定了,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

    “田宓都住到咱们家了,你回来了还不结婚,你让别人得怎么说啊,田宓以后还出不出门了!再说田宓哪点不好啊,你们姐弟三个捏一起都不如她一个贴心,难道你还想着那个白眼狼李茹那?!”

    田宓儿也委屈得不行,一听他不想结婚,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的直往饭碗里掉。忽然觉得什么盼头都没有了,为什么这辈子都变好了,他还是不要自己!

    赵方毅看田宓儿哭了,登时心也慌了,是他考虑的不周到了。想要安慰她,可又不知道从哪下手,急得抓耳挠腮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方怡插腰问!赵国栋打断她:“你让孩子说,光听你的了,孩子还怎么解释。”

    “我这次集训为期一年全封闭式,现在结婚待不了几天我就得走,一年没音没信的,我怕你委屈!”

    原来是这样,她都做好一辈子为他守候的准备了,又怎么会在乎这一年,田宓儿说:“我不在乎!”

    汗,貌似表白的太急切了,脸红!赵方毅好像也明白了话里的意思,露出雪白的牙齿,笑得灿烂!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