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张三婶被说到了痛处,有心撒泼,又忽然想起前几年自家儿子欺负了田宓,王四妹儿寻上家门找茬,家里那口子被她拿着菜刀追出了好几里地。自那一役后王四妹儿的高大形象便树立起来,不管她过后如何沉寂,满村的泼妇至今也没谁敢再虎嘴拔毛了,张三婶又是当初那事的直系受害人,自然是心有余悸,暗自呸了一口就有跟别人胡沁去了。

    王四妹儿口头上占了上风,加上心又好,也不和她胡搅蛮缠,心里盘算着客人来了该做几个菜,都有什么菜色。鸡鸭鱼是不能少的,山上出产的野货估计城里人也新鲜,只是不知道当初生妞子时埋的那几坛子酒,该不该挖出一坛来!

    田大河不同意,统共当初就埋了那么三两坛,若亲事做不成,酒挖出来就遭尽了。今后再和别家做亲,姑娘出嫁不陪送女儿酒,叫人说成二婚都没理找人撒气去。当初家里穷,本埋的就少,就算只挖一坛,后也不好看,王四妹儿只得歇了这个心思。

    不过转头又折腾起来了,又是扫房又是拖地的,平时家里的几个人心思都不在这上头,俩孩子光顾着闷头学习,夫妻两个也是一门心思的琢磨怎么多挣两个钱。田宓儿刚重生,这几天光顾着养体了,也没顾上这些,现在一看满屋冒烟咕咚的,也感觉有些待不下人了。说干就干,撸胳膊挽袖子就收拾起来,这不收拾不知道,一收拾还真吓人一跳。光耗子洞就堵了好几个,家里那几样漆油掉的差不多的老家具也被擦掉了一层皮,别说,打远还有那么几分原木的本色。

    田野这些子心里也一直憋着气呢,拿着竹条扫帚就胡噜开了,被他左右扫起的小碎石子打得满院的鸡鸭嘎嘎直叫。气得王四妹儿在屋里骂了好几回,田野还是跟没听见似的继续扫,还是王大河看不下去眼了,把鸡鸭都撵进了杂物棚。

    第二天王大河和王四妹儿又早早的去了邻村,听说他们今天杀猪,两口子想去买点猪回头待客。田野也不想在家待着,反正已经高考结束了,不用,就拿着绳和布袋上后山逮野物去了。田宓儿也想跟着,可被王四妹儿严令止了,现在后山枝繁叶茂的,明天还要相亲呢,怕她被乱伸的枝条刮坏。

    田宓儿躺在炕上看了会书,虽然扔了这么些年,但理科这些一通百通的东西,多看些习题公式就融会贯通了。这几天她又把初中的课本都翻出来了,想要再重头捡一遍,可现在心里装着别的事,也静不下心来。

    虽然和王四妹儿说的一的,可一想到要见的那个一直藏在心底的人,还是羞涩不已。女为悦己者容,也想重新给对方留个不同于前世的好印象,可现在条件有限,实在让她大感无力。

    翻箱倒柜半天,田宓儿才发现自己的青葱岁月真是贫瘠的可怕,不仅为前世的荒唐找了个小小的借口,实在是穷怕了。除了上这件灰布衫,就一件白底灰蓝碎花的布衫了。另两条裤子,全都是灰扑扑的黑色,一双藏蓝色布鞋,一双黑色布鞋。那双黑色布鞋还让她很有影,想当初她就是用这双黑布鞋配那一艳红衣裳的。。。

    其实在村里比起来她这就算不错了,衣服都不带补丁,初中时有个同学听说就一条补丁摞补丁的裤子,有一天没来上学,后来才知道是裤子烂的实在穿不了了。

    唉,要是能带着自己的衣柜重生有多好啊!田宓儿不想到,可又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许自己再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腐蚀。重活这一辈子不说要勤劳朴实,可也要踏实知足才行,努力让喜自己的人幸福!那些远在天边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算想,也得是通过自己一步一步努力得到才行。

    田宓儿重整下心,想着能不能让有限的资源发挥出最大的度,这种类似于男式衬衫的布衫还是有改造的余地的,腰可以小缩一下,就能更显窈窕姿。其实老天真的很厚田宓儿,不只长相出众,就连材都是一等一的火辣,不过现在这年代不看重这个,任凭你是火辣魔鬼还是太平公主,一件大布衫罩上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现在虽然大城市里已经开始注重时装了,可小山村里还是保守的紧,就连这夏天也得是长衣长裤,为了避免被冠上和前世一样的骂名,田宓儿也没敢把布衫改成短袖,只又把下摆剪出点弧度,两边开了个半指长的小叉。

    至于黑色的长裤,田宓儿是彻底无语了,不止是旁开门的,估计冬天棉裤时穿的也是这两条,膝盖处一边一个大鼓包。简单的收了下肥瘦,又把裤腰上的班带拆掉,本来夏天穿的就单薄,再系条绳子难看不说,更显得腰上不利索。又把裤子泡了泡洗了洗,还使劲抻了抻,希望它干后能比现在板正些。

    第二天穿上一看,果然有些效果,当然是比不上熨斗熨过的,可也还能过得去眼。布衫效果也不错,一穿上就有一种姑娘长大了的感觉,只是王四妹儿一句话就让田宓儿好悬没气吐血了。

    “你看,我说当初给你扯块布做件衣裳你死活不干,这都小成这样了可怎么见人!”

    王四妹儿后悔不已,可也悔之晚矣,就让田宓儿赶紧去换那件灰布衫。那田宓儿哪能干啊,撒谎说那件破了,总不能穿见破衣服见客人吧!

    忽悠走王四妹儿,田宓儿又迅速给自己梳了个马尾,将头发吊在脑后的黄金线上,这马尾梳好了显得人精神还洋气些。

    因为现在通讯不发达,不是人手一个手机的年代,也不知道赵家人什么时候能来,该准备的都预备妥当了。两家都没老人,就请了哥哥姐姐来撑场面陪客人,叫的是田宓儿的二姨和大舅,也都到了。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闲下来的王四妹儿开始焦急的转起圈子。田宓儿心里也着急,可她一个姑娘家的,得矜持些才行,不断暗示着自己要镇定一些。效果也不错,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田家的房子是一幢土坯建筑,周围圈着一个大院子,院子里也开了地种些够自家吃的菜。平时满院子乱跑的鸡鸭也从田野扫完院子后被足在杂物棚里,大黄狗也改拴到了屋后头。从院子一进屋就是厨房,左手是田大河两口子的大屋,右边和大屋一样的面积,被隔成两屋,靠门的屋子是田野的,里面那间就是田宓儿的。田宓儿的屋子是三间唯一有房门的屋子,平常要是开着门,还会拉上块半扇的门帘。

    快晌午头上了,王大妹儿的大嗓门远远得传了进来:“快出来人啊!客人到了!”

    大屋里一阵扑腾,田宓儿小屋的帘子呼哒下就被撩开了,王四妹儿风风火火的撩下句话就跑出去接人了。

    “赶紧的,客人都到了,快出来!”

    田宓儿一激灵,有些胆怯,可动作却还利落,知道若是不出去会落了来人的面子。但也没跟父母一同迎出院儿去,只站在屋门口院里等着,这是女孩儿家的矜持。

    外面很闹,有点人声鼎沸的意思,田宓儿知道这是赵家开来的小汽车造成的轰动。改革开放才刚开始,村里有见识的人少,看见什么都新鲜,想当初田宓儿虽然不喜欢赵方毅,可也被这虚荣迷昏了眼,不然凭着田大河和王四妹儿宠孩子的劲头,真要咬死了口也不一定真她嫁人。

    再说赵家,一路的颠簸早把那点期望给颠没了,再加上一进村就蜂拥上来看闹的村民,赵家人不都在想,这样的环境下能培养出什么人物来。不喜欢傲慢的小姐,难道就能看上没见过世面的村姑么?

    赵家几人心底都打上了退堂鼓,可车里还坐着王大妹儿呢,礼貌上也过不去,只得硬着头皮应付一下了。

    赵家家长今天没来,被迎在最前头的是赵方毅的母亲方怡,嘴上挂着又尴尬又疏远的笑容,敷衍着老田家和村民的

    方怡带着几分无奈懊悔,打算着赶快走个过场回家,以后再不能头脑一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来。哪知道一抬头,就看见站在房门口背光处的田宓儿,小姑娘白白净净亭亭玉立的,笑的斯斯文文目光谦虚恭顺。让她忽然想起那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猛然想着,原来,大山里真的藏着金凤凰。

    方怡肚子里的那点懊恼一下子跑的一点不剩,抓住田宓儿柔嫩多坑的小手,一双雷达似的眼睛上下不住的扫看着。

    田宓儿一想到那人就站在她的后面,上辈子就丢没了的羞涩翻着翻的又都滚了回来,礼貌的打了招呼,就害羞的垂下了头,只在余光瞟到了一抹橄榄绿色,连那人的脸都没看清。

    方怡笑的点头,却觉得田宓不够大方,但一想她的出,便又放宽了几分要求。反正年纪也不大,后到她边慢慢学也不晚,就不知道是不是个可塑造的。

    王大妹儿是个知事的人,一看这架势就觉得今天这事有门了,忙把看闹的人都轰走,乎乎的把赵家几个人都迎到了屋里。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