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他也不想让事情变成这样!

    “子琛……”

    看到沈子琛端来的玉米粥,言汐的眼睛噌地一下冒起晶亮的光芒,可看到碗旁边的两片药,她眼中明媚的喜悦立即消沉下去。坐在柔软的(床chuáng)垫上,跟个孩子似的,双手绞着(身shēn)下的真丝(床chuáng)单,怯懦地喊着沈子琛。

    沈子琛见状,把托盘放到(床chuáng)头边的柜子上,转而轻轻坐到(床chuáng)边,一手揽过言汐,把她抱到自己怀里,让她直接坐在自己腿上。

    而自家儿子,沈子琛连瞅都不瞅一眼,任由沈向北一个人怯生生的躲在(床chuáng)里面,瞪着一双小眼睛看着他和言汐。

    “不想吃药是不是?”沈子琛抬起手,白净的手指微微曲起,轻轻刮了刮言汐的鼻梁。

    “子琛,我没有说不吃药。”他怀里的小妻子好生委屈的辩解着。

    “可你的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不想吃药。”沈子琛抚上她的眼角,用指腹触摸着她白皙的肌肤,宠溺地口吻中不乏揶揄调侃的味道。

    “……我是不想吃药。有谁跟我一样,天天把药当饭吃?每天都这样,每顿都这样,每次吃饭都这样……吃饭就等于吃药……”他怀里的小妻子怨气很重,低着头,摆弄自己的手指,“我真的不想吃药了,我已经吃了6年的药了。每天都要吃,一顿都不落地让我吃。我又没有生病,我为什么总要吃药?”

    “小曦,你的(身shēn)体不好,这些药是抑制你头痛,调理你(身shēn)子的药。你是没生病,可是你(身shēn)体一直不好啊,你的左耳听力不好,也是当年的车祸造成的。”沈子琛的另一只手插口进她靛青的秀发内,感受着柔滑的秀发从指缝间穿梭而过的舒适感,唇瓣贴着她的头顶,亲昵地亲着她发丝的同时,给她解释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那场车祸很严重,夺走了你父母的命,差点连你也夺走了。我当初冒着好大的风险,偷偷把你从市里的医院转到了军事医院,求着那些老专家救你。你是我千辛万苦才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可是,虽然你的命保住了,可是脑神经受损严重。你知道的,脑神经是无法修复的,只能吃这些药养着。”

    “……早知道要吃这些药过(日rì)子,下半辈子也要被这些药养着,我还不如当初被车撞死算了。”圈在男人(胸xiōng)膛里的女人开始怨毒地咒着自己,沈子琛一听这话,和悦的眉目当即紧锁,抱着她的(身shēn)子骤然收紧。

    “啊。”怀里的小妻子被他抱疼了,(胸xiōng)腔里的空气差一点让男人有力的臂膀挤出去。

    “对不起,我抱疼你了是不是。我轻一点,轻一点。”沈子琛涣散慌乱的(情qíng)绪被言汐的叫唤声拉了回来,意识到自己手劲太大,连忙松开双臂,给她揉着被他压疼的地方。

    “对不起……”沈子琛正心疼的给言汐揉着肩膀,却听到怀里的小妻子怯生生地给他道歉的话语,“子琛,对不起,我刚才不该说那句话的,我只是一时气话。我就是……就是真的不想再继续吃药了……我什么时刻才可以不用吃药,这种每天靠药养着的生活,什么时候才到头?”

    “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当时我们吵架,你就不会跑出去,也不会出车祸,抱歉……是我害你成这样的。如果可以,我(情qíng)愿现在每天吃药的人是我,我(情qíng)愿是我出那个车祸!”沈子琛捧着言汐英秀的脸,神(情qíng)哀伤地对她说出心里的想法,语气中是万分沉重的心痛。

    当真以为他想这样吗?他也不想让事(情qíng)变成这样!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给她吃这些药了。

    6年了,这种药已经让她吃了6年了。

    如果可以,如果有别的选择,他绝不会给她吃这种药,而且让她吃这么久!他真的没有办法,他没有其他办法了,放不开言汐,更放不开这个温暖的家。他每次看着言汐吃药,都在心里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以后要对言汐好。不,只是好还不够,要更好,要更(爱ài)她,更疼她!

    ------题外话------

    通告:今天有事,只能先写这么多传上来。发成免费章节上传,就当是给mm们的福利了。【因为承诺过,不能断更……所以字数少了,还请见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