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第121章:沈子琛,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

    “言汐,是你吗?”试探(性xìng)的问着,男人的声音不是很大,声调中有着十分迟疑的不自信。他无法确信,自己看到的真的是言汐。

    2376天了,这么多天里,他无数次的幻想过和言汐相遇。幻想着言汐的样子。

    也同样,在这分别的2376天里,他有无数次的认错的人经历。

    所以,他无法确信自己眼前站着的那个(身shēn)材高挑的女人,是否就是言汐。

    虽然,这个女人的脸型和言汐的极其相似,但是……她会是言汐吗?

    他会不会是太想念言汐了,眼前又出现了幻觉?

    迟疑的问出那句话,男人的(身shēn)子也不由自主的往前迈了两步,只为能够看的更清楚一点。

    “你……你叫我?”(身shēn)后突然有个男人呢喃的喊了一声,又朝自己走出两步,言汐自然也注意到他了。扭头望着(身shēn)侧的男人,言汐看到男人俊朗的面容,言汐心里小小的惊讶了一下,这个男人的眼睛长得可真好看,狭长上挑的眼尾凌厉而深邃,立体的面容宛若由官巧夺天工的匠师精心雕刻上去。

    “你……你刚才是叫我吗?”差一点又犯花痴的毛病了,言汐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嘴唇,还好,没留口水出来。她盯着男人的脸庞仔细看了一会儿,疑惑地自语说:“奇怪,我不认识你啊。而且,我也不叫言汐。你大概是认错人了吧?”

    “你不叫言汐?”等到眼前的女人转过头来,男人看清楚她的面容后,更加确信自己没有认错。可她却不叫言汐了?那她叫什么?

    “我叫沐朝曦。我不姓‘言’,我姓‘沐’。”言汐下意识的想把事(情qíng)解释清楚一点,就自报家名,连同婚姻状态也开口说了出来,“我应该不是你要找的女孩。我已经结婚了,我结婚都6年了。”

    “你结婚了?!”秦少凯一阵诧异。言汐结婚了?和谁?沈子琛吗?

    “恩,是呀,我现在就在接我老公的电话。”言汐向眼前的男人展示了一下手中的手机,然后回想起自己这边正给沈子琛说这话,还没挂断,已经把他晾了半天了。“哎呀,不好。”言汐赶紧把手机放到耳边,咬着唇角,十分歉疚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子琛,刚才说到哪了?我給忘了。”

    “你刚才突然没声了,我听到你在和别人说话。你在和谁说话?”电话那边,沈子琛满腹狐疑的声音响起。

    “我……刚才有一个游客问我厕所在哪,我就告诉他了。”眼眸狡猾的一转,言汐没有说实话。

    要是说实话,沈子琛一定会吃醋的,或者会瞎想,跟审犯人似地要问她许多问题。

    “天已经黑了,我正在去游乐场的路上接你。你呆在原地别动了,我已经让朱炎带着兵对游乐场展开地毯式搜索,沈向北这小子跑不了。有什么事,咱们回家再说,你看我这次不把他收拾服帖了。”沈子琛声音雄浑又饱含愠怒的话语在听筒中响起,言汐一听到沈子琛要收拾沈向北,马上抗议道:“不行,不许你动手打我儿子,你也不想想北北为什么要跑?还不是你昨晚打他那一巴掌?你要是不打北北,北北会跑吗?”

    “小曦,你就继续惯他吧,你看他都被你惯成什么样了?我这个做老子的再不收拾他,以后就没人制得住他了。至于你,你要是这次还包庇他,我保证你往后一周的时间……都下不了(床chuáng)。”

    变相的威胁传进了言汐的耳中,言汐听到这话,俏丽的脸蛋倏地变的通红:“沈子琛,你这个坏蛋!”

    嗔怪地咒骂了一句,言汐气恼的挂断电话,把手机扔进了口袋里。

    言汐摸着自己泛(热rè)的脸颊,不好意思的看向站在她(身shēn)边的那个男人。

    而不看则已,这一看言汐都吓了一跳。

    男人的表(情qíng)堪称恐怖,原本俊美的表(情qíng)突然紧紧绷起,脸部线条变得异常僵直,紧蹙的眉头和瞪大的双眼中都写满了不可置信!

    “你,你没事吧?”言汐被男人突如其来的表(情qíng)吓到了,不(禁jìn)花容失色地看着他,眼底尽是不解。

    这个男人好奇怪,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是这种样子?

    “你结婚了,你的丈夫叫沈子琛?你还有了一个儿子?那个刚才从你(身shēn)边跑开的孩子,是你儿子?”男人在听到言汐的声音后立即从震惊中回过神,连珠炮似的问了一连串问题。

    “是啊,我结婚了,我老公叫沈子琛,刚才那个淘气鬼,是我儿子……已经五岁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言汐有些担心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莫不是……这个男人的女朋友、或者未婚妻什么的和她长得很像,然后两人无奈分手,这个男人看到她就忘乎所以,(情qíng)难自(禁jìn),错把她看成了自己的(情qíng)人了?

    “你……都已经有孩子了?”男人开口问道,可话一出口,却是令他自己和言汐错愕不已的哭腔!

    连他本人都没有发觉到,他的眼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红了一圈,眼眸酸涩不已,有一种……久违的想要流泪的冲动。

    “对不起,对不起……我……”言汐从来没有见过男人哭,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听到这个男人满含颤音的哭腔,心里就好痛。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大脑下意识的以为对他道歉,他心里说不定会好受一些。“对不起,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想你道歉,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你……请问你以前是哪里人?是做什么的?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长的实在太像了。”男人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qíng)绪,把内心翻涌激((荡dàng)dàng)的悲伤全部强行压下去,沉吟了片刻,泛起哭腔的声音才稍稍缓和,哭音没有了,可听起来,他的声音却那么沙哑。干涩的像是在沙漠中饥渴了很人,开口说话,嗓子发出的声音都是生硬而嘶哑的。

    他带着歉意,为了不吓到言汐,为了不让言汐掉头就走,为了能多和她说几句话,多了解关于她的一些事(情qíng),他艰难地勾起唇角,扯出一抹微笑,说:“对于刚才的失态,我很抱歉,希望我刚才的样子没有吓到你。我叫秦少凯,请问……能交个朋友吗?”

    “……可以。”本想拒绝的,可言汐却鬼使神差般的一口答应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自打看到这个男人要哭的样子,她的心里就好乱,连话都快不会说了。

    沈子琛告诫过她,不许她随和和陌生人说话,更不许她和陌生人交朋友。

    6年了,自从她从医院病(床chuáng)上醒来,吃饭喝水、说话写字,衣食住行样样都是沈子琛照顾,沈子琛什么都可以给她,唯独从未给过她两样东西——朋友,和自由。

    除了朋友和自由,她什么都可以拥有。

    这6年来,她一直在想她之前究竟是个什么人,有没有什么朋友?她跟了沈子琛6年,却从来没有见沈子琛提起过她的朋友。没有他的(允yǔn)许,她连宅子大门都迈不出去。北北都可以每天做着车子去幼儿园,而她哪里也去不了!

    她整天跟个傻子一样憋在家里,不用工作,不用外出,没有人跟她交流,没有朋友。宅子里的女佣和管家都把她看做女主人,对她只是恭敬和谦卑,没有把她当朋友看过。

    地位阶级的不一样,注定让她憋在家里找不到朋友。

    而沈子琛经常要去中央军口委跑,一去就是一周,在这期间,她唯一的伙伴就是沈向北。

    沈子琛说的对,她在沈向北面前没有做母亲的威严和态度,那是因为……她就没有把北北当自己儿子看过,把北北看成了一个可以交心的伙伴。

    没有人能够理解她的痛苦和懊恼,她在家里,除了北北,没有人能够跟她多交流几句。她只有北北,如果北北也不理她,她就真的没有朋友了。

    她渴望交到朋友。

    可沈子琛不(允yǔn)许。

    她不知道,沈子琛为什么不(允yǔn)许她有朋友……

    她也曾经试过去回想那些丢失的记忆,可什么都想不到,只要想的时间一长,她就会头痛(欲yù)裂,激痛的感觉让她晕眩、呕吐,几乎生不如死。

    “我不太记得我之前的事,我老公说我出过车祸,大脑受到过重击,所以之前的那些记忆都消失了。我老公说,我和他是青梅竹马,自小就订了娃娃亲。”言汐眼眸半敛,(情qíng)绪失落地说“可我真的不知道。也许我老公说的是真的,可我……感觉不到我有多么(爱ài)他。”她话语一顿,用手拨开挡在眼前的刘海,扯起唇畔努力做出一个微笑,问他,“你呢?你是不是很在乎那个和我长得很相似的女孩?她……是你(爱ài)人吧?”

    “嗯,是啊。我很在乎她。但是……她和你一样,失去了之前的记忆,不记得我了。”秦少凯顺着她的话,轻声说着。

    明明和自己的(爱ài)人近在咫尺,可心与心的距离却是相隔天涯。

    这一切,都是沈子琛做的!他脸上保持着温和地微笑,心里却已经掀起惊涛骇浪!沈子琛!你把言汐的记忆抹去了,你还欺骗言汐,让她和你结婚生子,你怎么这么卑鄙,怎么这么不要脸!?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