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第118章:以(身shēn)殉(情qíng),此生,非她不换!

    *

    冷酷的话语从男人口中迸出,霎时间,屋子里的气氛立刻变得僵硬,似乎连空气都降冷三分,几近凝结。

    三个人站在客厅里,沈向北和少年一时间陷入沉默,谁也没敢开口说话。

    站在走廊上的男人双手负在(身shēn)后,包裹在宝蓝色西装下的精瘦(身shēn)躯宛如泰山般伟岸,气势庞大的伫立于栏杆边,棕黑色的眼眸深邃如海,却又波澜不惊。他眼中迸(射shè)出的眼神霸气十足的睥睨向沈向北和少年,即便不再开口说一个字,(身shēn)上扩散出的(阴yīn)戾气场,就足以牢牢地震慑住楼下的两人。

    沈向北被站在楼上的这个男人看的有点心虚,他还从来没有怕过谁呢,即便是他爸爸沈子琛动手打他,他也敢气势汹汹地回敬过去。

    可是,看到这个男人,他就不敢了。

    也许是因为他不是自己的爸爸,也许就是因为……从他(身shēn)上散发出的那股森然如地狱修罗的气息。

    足足静谧了十分钟,客厅里才响起少年放低姿态,口吻卑微,且讨好似的声音。

    “嘿嘿,哥,你知道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担心你公事处理不完。”秦远之故意天真的笑了笑,伸手挠挠自己的鬓角,“那啥,哥你吃下午饭没啊?我最近又学会一道新菜,你要不要尝尝?”

    结果,秦远之的话音落下良久,也不见楼上的男人做出回应。

    “哥……”男人的沉默,让秦远之的内心更加不安。他试探(性xìng)的喊着自己的哥哥,双手局促不安的抱在一起,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他是谁?”没有回应秦远之之前的问题,男人对秦远之刚才提出的话题恍若未闻,直接按照自己的心意,冷冷发问。

    “他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叫北北!”秦远之差一点忘记沈向北的名字,紧急关头想起沈向北的小名,立即脱口而出,顺便还把手指向了沈向北。

    “哈,哈哈……”秦远之这猛地一指,让沈向北像是触电一样立正站好,抬手给楼上的男人露出一个特别特别虚假的笑容,“我叫北北,叔叔好。”

    “把他撵出去。我不喜欢小孩子。”二话没说,男人抬眼淡淡地扫了楼下的小鬼头一眼,就如同平(日rì)里在东亚会办公厅里开会一样,用着至高无上的决裁者才会运用的强硬而不容抗拒态度,对秦远之发布施令。

    “可是……”秦远之似乎想要解说什么,可一看到男人暗下去的眸光,就立即乖乖闭嘴。轻手轻脚的走到沈向北面前,他露出抱歉的笑,对沈向北说:“小弟弟,你走吧,我哥哥回家了,我有事要和哥哥说,你也乖乖回家好不好?告诉我你家住在那,我可以让人送你回去。”

    “我啊……我才不要回家呢。”沈向北的话不敢明说,拉着秦远之的袖口,把小脑袋凑到他耳旁,细弱蚊声地告诉他,“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家住在哪,每次出门都是坐在车里,有司机把我送出去。而且,大哥哥,我现在还不想回家呢,我现在自己跑回去,我爸爸肯定会打我的!”

    可你要是不走,我哥哥就会打我了!秦远之在心里哀嚎。

    “那……”秦远之哑然,顿时郁闷了。该怎么办?他没想到自己哥哥会突然从教会里回来,要是哥哥不在家,他带多少个朋友回家都无所谓。可问题就是,他哥哥在家,以他大哥的(性xìng)格,不管见到任何人,但凡稍有一点不顺眼,他就会动起杀人的(欲yù)念!

    以前他的大哥也不是这样不近人(情qíng)的,其实他现在回想一下,记得小时候,他大哥还是对他很好的,各方面都很宠着他、照顾他,从来不会把在黑道的那(套tào)用到他(身shēn)上。虽然后来,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qíng),他最喜欢的小汐姐被大哥赶走了,他也被大哥送到了国外的私立学校,可没过不久,大哥就把他从学校接回来了。还给他赔礼道歉,对他一如既往的好。

    可自从……大哥去了阿富汗以后,等待他一(身shēn)是伤的再从阿富汗回来,人就彻底的变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他根本认不出这是他的哥哥,如果不是样貌、声音没有改变,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么不近人(情qíng)的人会是之前对自己(爱ài)戴有加的哥哥。

    他一开始并不知道大哥在阿富汗生活的那段时间里遇到了什么,只是瞧见被送回来后的大哥,脚踝上着可见白骨的伤痕,阿富汗当地医院的治疗水平有限,是包的军用飞机,十万火急的送回到国内最好的外伤科医治。据说当时,脚踝骨处的肌(肉ròu)近乎百分之70的溃烂死亡,修复手术前后做了5次,才保住了大哥的脚。之后,又是整整一年的辛苦复健,大哥总算回到和平常人一样的走路姿态。

    大哥昏迷的那段时间,口中一直不停的电脑这小汐姐的名字。嘶哑的声音配着大哥憔悴的脸,听着他躺在病(床chuáng)上一声一声喊着“言汐,言汐”,他有好几次难过的掉下眼泪。

    他问把大哥送回来的白月:“我大哥怎么会这样?小汐姐哪去了?”

    白月神(情qíng)悲痛地告诉他:当时我摆脱了鬼冢铅华的追踪忍者的纠缠,费尽周折的找到主人的时候,主人差一点就要死在沈子琛属下的枪口下,我拼命把主人抢过来,可当时敌众我寡,保得住主人,就保不住言汐,我没有办法带两个人离开……我作为从小跟随在主人(身shēn)边的护卫,义务和责任就是拼上(性xìng)命保住主人的安全,这是我与生俱来的使命。所以,我选择了主人,放弃了言汐。

    他这才知道,原来大哥在阿富汗的一个多月里,重新遇见了小汐姐。大哥很(爱ài)小汐姐,所以醒来以后的大哥,知道小汐姐不见了,连腿都不要想要了,急怒攻心拔掉针头,从病(床chuáng)翻下去要跟小汐姐一起走。

    他当时都死吓傻了,抱住大哥的腰求特冷静下来,可是没人拗得过大哥的脾气,最后惊动了父亲母亲,父亲强制命令医院给大哥注(射shè)大量镇定剂,硬是把大哥困在(床chuáng)上完成了所有手术。

    大哥明知道小汐姐没有死,可大哥却表现的那么绝望!绝望的让人想死!

    因为大哥知道,抢走小汐姐的那个人,有太强的实力,带走小汐姐,就一切都没有可能。

    因为大哥也在军队呆过,知道军队里一直有某些‘特殊’的军事试验,是专门用来消除那些违反保密协议,或者涉黑士兵的记忆的手术。大哥推想得出,小汐姐被抓走了,以那个人的险恶,一定会做出那种事。

    以黑道之力,去和军区的所有军中、部队抗衡,简直就是螳臂当车,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大哥不是不想救小汐姐出来,而是……那些神秘的军事实验基地,连设立在哪里都不知道。而大哥只是东亚会里一个负责管理毒口品市场的头目,有什么能力去调遣整个东南亚的黑道?

    那段时期,大哥一直想死。

    看着自己心(爱ài)的女人被别人带走,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比撕心裂肺的痛楚还要痛百倍。

    既然上天无法成全,就宁可选择毁灭。这就是大哥当时的想法。

    以(身shēn)殉(情qíng),此生,非她不换!

    而他没有了小汐姐,真的不想让大哥也离开自己。他告诉大哥:会好的,咱们秦家的势力会强大,你好好活着,等你当上东亚会的教父,整个东南亚黑帮都有你说了算,就能救小汐姐了!我不信只有咱们想救小汐姐,一定还有别人也想救!如果因为敌人比咱们强大,就要认命,那你就去死吧。这么软弱的人,根本不配做我大哥!

    也许真的是当时,他的这番话把大哥骂醒了。

    大哥复健成功后就开始拼命的工作,杀红了眼般的往上爬。凡是阻碍他成为教父的人,他一律想方设法的除掉了。

    终于,他熬出头了,等到赵宇擎死了,坐上了教父的位置。

    教会里有人私下议论说,前任教父赵宇擎之所以会自杀,是因为他联合赵宇擎(身shēn)边最忠实的心腹一起在药里下毒,害的赵宇擎神经错乱,坠楼(身shēn)亡。

    也许这些话都是空(穴xué)来风,不足为信。可大哥的改变,确实他实实在在感觉到的。

    不管是什么事(情qíng),大哥都是一副漠不关心,愤世嫉俗的态度,可只要别人一跟他提言汐,他就无措的像个走丢的孩子,迷失方向般的抱着自己的头,在那里默默地念“我该去救她了,对,时候到了,我要救她了,可她在哪?”

    大哥心里明明是很急的,却一直按兵不动。其实,他也明白,大哥刚当上教父不到2年,根基不稳,即便想大兴土木劳师动众,手下那么多分堂的堂主也未必会听大哥的。大哥后面还有一个大叔,也想把小汐姐救回来。

    可就算有这么多人想救人,却对小汐姐的去向一无所知。

    军队里的最高机密资料,他们一点也弄不到手。

    “小弟弟,你妈妈应该不会打你吧?告诉我你妈妈的名字,我托人找她。”陷入在回忆里险些走不出来,秦远之赶紧摆摆头,把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qíng)抛到脑后,扬起笑脸,循循善(诱yòu)地问沈向北新的问题。

    “我妈妈……我妈妈叫……我只知道我爸爸管我妈叫小曦。”沈向北着实没记下自己老妈的姓名,光记住了沈向北是如何喊老妈昵称的。

    “小汐?”

    “小汐?”

    一听到‘xi’这个读音,秦远之和站在楼上的男人不约而同的发出惊疑声。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