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第117章:霸气外露的男人

    *

    沈子琛立刻拨通自己警卫员的电话,马上让警卫员联系军区的专业追踪小组追查沈向北的下落。

    挂断电话后,他长臂一伸,把坐在凉椅上的小妻子搂在怀中,轻声安慰道:“小曦,没事的,咱们北北会找到的,别乱想喔。”

    “找不回来怎么办?”言汐自责地伸手指着鬼屋的方向,“都怪我,我不是我非要进去看看,也不会把北北弄丢了!”

    “哪里跟你会有关系?这小子分明是自己故意逃跑的,他这是离家出走。”沈子琛把她伸出来的指头给摁回去,然后把她的小手捏在自己掌心,眼帘半敛,转动着眼帘推测沈向北逃跑的原因,“别看北北才5岁,自尊心就很强了,肯定还在生我昨天动手打他的气,所以故意跑了,让我们也焦心一把,去找他。不过这小子人小鬼大,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放心吧!”

    “万一……万一有人欺负北北怎么办?”言汐墨黑的眸子中爬满了焦虑,心里七上八下的,忍不住把事(情qíng)往坏的方面去想。

    “欺负北北?”沈子琛诧异地睁大双眸,诙谐地说道,“北北不欺负别人就不错啊,还有人敢欺负他?”

    再者说,有谁敢欺负他儿子?不想在这个世界上混了吧。

    沈子琛暗自捏紧拳头,要是真有人敢打他儿子的主意,他要那人死的好看!

    ……

    ……

    正值中午,(日rì)晒当头,是一天中阳光最为炽烈的时候,刺眼夺目的阳光像是滚烫的利刃,照在人皮肤上,当即就是一阵灼烫感。

    路上的很多行人都选择在(阴yīn)凉的房檐下避暑,同样,一个穿着名牌运动服,骑着脚踏车的帅气少年也选择停下车子,将车子推进路边的冷饮小吃店里避暑。

    坐来以后,少年点完餐,把椅子转向落地窗这面,透过玻璃看向外面人烟稀少的街道。这样静静瞧了一会儿,他马上竖起浅白色的短袖运动服的领口,对着领口内藏的微型对讲机的耳麦小声命令道:“喂,你们不要在后面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了,你们不烦啊?大(热rè)天的,赶紧找块地方,哪凉快哪呆着去吧!警告你们,不要出现在我呆的这个冷饮店里!”

    “是的,少爷!可是您的人(身shēn)安全……”耳麦那边的回答还是有些犹豫。

    “我草!难道我出个门,上个街,大街上的每一个人都认识我吗?再说了,我已经这么大了,我不是小孩子了,真要有事了,我自己也会解决的!我练了这么多年的擒拿术也该有用武之地了。要是真的我搞不定了,我会摁下求救键,用不着你们这帮跟(屁pì)虫一天到晚的总跟着我!把我当贼看呢吧!”得不到想要的回答,少年立马跟发了怒的狮子一样,噌地一下从椅子上跳下,伫立在茶艺桌前狠狠拍着桌子!

    “……”对方显然知道这位少爷已经发怒了,沉默了一下,转脸附和奉承道:“少爷思虑周全,属下原地待命!”

    “非要惹我发火,一帮循规蹈矩,墨守成规的缺货!”终于听到自己想要的这句话了,少年心满意足的翻下衣领,重新回到座位上,无意间一抬眼,就瞧见端着雪顶咖啡的女服务员傻不愣登的站在自己桌前,一脸的花痴和崇拜。

    “额……谢谢。”飞快拿过自己点的冷饮,少年安稳地坐在凉椅上,低下头,恢复进门之前的低调平凡。

    “哇!你好酷啊,跟我老爸一样酷。”

    少年正拿起吸管要喝,脚底下就传来一个稚声嫩气的小娃娃音。

    “诶?”少年往桌子下一瞥,看到桌子下面蹲着一个穿着牛仔短裤,上(身shēn)一件白色小背心的小男孩,那小男孩也正瞧着自己,睁着一双纯净明亮的大眼睛,黑溜溜地眸子里带着点好奇和羡慕的神色。

    “你是?”少年开口问道。

    “你叫我北北!我是北北,你是谁?”小男孩立即手脚并用地从桌子下面爬出来,小脑袋磕在他的桌面上,好奇地问着他,“你也是离家出走的吗?”

    “我啊,我……”少年的话语顿住,心想,他这样带着护卫出门,怎么能算是离家出走?“我不是离家出走,我是出来散心的。你是离家出走?你这么小,离什么家?”

    “切,我才不要回家呢,我就是要离家出走。我就想看看我爸会不会找我,不然,我也不会离家出走,因为我一个人出来实在是太不好了,我又饿,又渴,(身shēn)上还没钱……”沈向北伸手摸摸自己的小肚子,瘪着嘴,神(情qíng)瞬间哀伤下去。

    “那你吃我这个吧,我在点一份。”这么小的孩子就离家出走,也怪……好玩的!这让少年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他小时候淘气,比起这个孩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最牛的一次就是大半夜跑到客厅放低音炮,吵醒了自己哥哥和……

    温馨的回忆陡然打住,后面的事,不提也罢!

    少年把面前的雪顶咖啡推到沈向北面前,招呼道:“别客气,这顿我请客。”

    “真的呀!大哥哥你真好。”有了‘物质交易’,沈向北立即聪明的改口,(热rè)(情qíng)地称呼少年为大哥哥,然后十分豪爽的捧着雪顶咖啡,用大号吸管美滋滋的喝了起来。

    喝饱之后,坐在冷饮店里歇了一会儿,少年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下午3点十五分。

    “小弟弟,我可该走了,你离家出走可别玩的太过,天黑之前赶紧回去,别让你父母担心了。”少年去吧台结账后,走出店门,推出脚踏车往路边走去,顺便和跟在自己(屁pì)股后面的小鬼交代,“你知道你家在哪里吧?我还有事,要赶紧回去了。你要是不知道自己家的话,去找警察,他们也能帮你。”

    “哦。”沈向北木讷地应了一声。

    少年骑上脚踏车,刚要踩下踏板,站在车尾的沈向北突然双手扒着后座,一股劲从地上蹦到了脚踏车的后座上,“大哥哥,你不用管我,骑你的吧。”

    “嗬,你确定要跟我走?你不怕我把你卖了?”少年愣了一下,这年头还有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鬼?

    “一个大男人,啰啰嗦嗦的干什么!骑你的吧!”沈向北两只小手环抱(胸xiōng)前,没有对他表现出一丝惧怕和戒心,甚至还一本正经的教训起少年来。

    “好啊,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少年无所谓的扬起眉头,转过(身shēn)猛蹬踏板,脚踏车立刻唆地一下窜上了马路……

    等到脚踏车停下来以后,沈向北已经(身shēn)处在市郊区的富豪专享的别墅区呢。

    这片别墅区里的每(套tào)别墅都造型不一,风格迥异。

    别墅设计外形是法国和罗马的建筑师亲笔构图、设计、建工,并且负责了每一个别墅的前后口庭花园的园艺造型。

    可以说每一座别墅都是独特,富有自己寓意的家宅。

    少年把脚踏车骑进别墅前庭,随意把车子一扔,就迈进了上别墅的汉白玉台阶。

    少年并没有招呼沈向北进去,可沈向北也不在意,双手背在后面,学着沈子琛莅临军区指导视察的样子,跟着少年的(屁pì)股走进别墅。

    开门的女佣一看少爷(身shēn)后跟着一个5、6岁的小男孩,少爷并没有介绍是什么人,可也没有说把这孩子撵出去,女佣碍于自己(身shēn)份低微,也没敢多问,恭敬地开门后,就准备了两分茶水端到客厅的茶几上。

    少年并不渴,走到家庭音响那里放起了低音炮,沈向北却渴的厉害,捧起其中一个茶杯咕咚咕咚狂饮起来。

    低音炮刚一响起,楼上书房的门立即被轰然打开,一抹高大的(身shēn)影从书房里出现在二楼的走廊上,那抹人影站在围栏旁,二话没说,直接扔下一块拳头大的黑玉石镇纸,往少年的后脑勺上飞去。

    “哇,小心啊,有暗器!”沈向北眼尖,最先瞧见在空中飞来的不明物体。

    少年也已经听到耳后物体破空飞来的声音,(身shēn)体敏捷地马上蹲下(身shēn),躲过镇纸的这一砸。

    “啪!”镇纸砸到墙壁挂着的液晶电视上,电视机一下子被砸出个大窟窿,里面电路烧毁,火星四溅!

    “这么狠……”少年直起(身shēn)子,瞄到电视机上的窟窿后错愕不已,心有余悸地慢慢转过(身shēn),一脸惊恐地把视线往上抬,直到……看见那人的笔直的双腿,和慢慢映入眼中……一张面容刚硬,布满(阴yīn)鸷的俊脸。

    “哇,好霸气啊!”沈向北也看到了那个大叔,一袭宝蓝色华贵西装,(身shēn)姿(挺tǐng)拔的伫立在栏杆边,轮廓深邃的脸庞毫无表(情qíng),一双黑眸宛若鹰目犀利,眼神中有着腾腾杀气,往走廊一站,即便没有说半个字,霸气的气场也已经席卷客厅。

    “哥,你……你从教会回来了?不是要月底才能处理完公事吗……”少年看到那个男人后,眼底很明显的浮出一丝惧怕,尤其是看到男人(身shēn)上散出的戾气,连说话的声音都弱了下去。

    “秦远之,这个家是我的,我难道不能回来吗?”伫立在走廊上的那人,薄唇一张,无比的冰冷的声音从口中迸出!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