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

    下的人,果然停止了挣扎,安静了许多。

    言汐没有焦距的眼睛正毫无目标的巡视着,视线悬浮于半空中,没有地方着落。她看不见鬼冢铅华在哪,可他的声音却一直从头顶上方不断袭来,穿透了她的耳膜,在她的脑海中四处撞击,震得她几疯狂。

    她偏过头,把耳朵紧压在头下的枕头上,可另一侧面的耳朵却把他的声音听得更加明显。

    “呵呵,还躲什么躲,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

    鬼冢铅华笑着说道,愈发轻狂的声音直直刺穿了她的耳膜,像是鼓槌重重敲击在她的心上。

    “你真不要脸……”她从心底透出一股寒恶,愤恨地咬着牙,把这句话从牙缝里挤出。

    “嗬……不要脸?”这话骂的有点意思。鬼冢铅华审视着下的女人,不过,还能骂人,说明她精神状态很好啊,不愧是特种兵出,上午的时候都被他到杀人的地步了,现在精神这么快恢复过来了?想要毁了她,疯她,是不是还要把药下的重一点?

    “我只想对你不要脸。”唇边的笑意陡然加深,鬼冢铅华捏住她的下巴,白净的指节扣住她的下颌骨后——猛地使劲,强硬地把把她的头掰正,低头吻了下去……

    唇瓣刚碰到她的唇瓣,就被她龇牙狠狠咬了一口。

    “嗞,你咬我?”鬼冢铅华的下唇立即见血,他从容抬手,抹去唇瓣上冒出的血珠。

    “我恨不得你能咬死你!你这个混蛋!”她的眼睛看不见,但是听力和触感比平常敏锐了很多,他的唇一挨过来,她就下了狠口。咬完了他,她绪就更加激动,“你是我见过的所有人中,最无耻、最没有人的一个。我讨厌过很多人,也恨过很多人,但我从来没有像讨厌别人那样这么讨厌你!”

    “没想到……我在你心里的位置比所有人都重啊。”他的思维异于常人,竟是站在与普通人不一样的角度上来观看事态,美滋滋的得意起来。

    “你才是疯子!”听到他得意洋洋的语调,她不可控制地怒骂起来,冲着他声音来源的地方大声咆哮,“我居然是被一个疯子強暴了,我不是怕你,我是觉得恶心!彻彻底底的恶心!你别碰我了,赶紧从我上滚开!”

    见过疯子吗?

    这种人才是疯子。

    伤害了别人,还把别人对他的恨意当做是一种悦耳的赞美。一直做着禽兽才会做出的事,却仍旧拿自己当人来看。

    他的还在她的体中,虽然没有动,却已经让她觉得痛不生,恶心到了极点。

    “恶心?哈哈,这就觉得恶心,觉得受不了了?”鬼冢铅华一下子笑出声来,眼中笑意满满,毫无怒气可言。只是笑了一下,他脸上的笑容就如潮水般快速退去,剩下一片冰凉荒凉,“我来告诉你,什么叫做‘恶心’!还记得被我的护卫从屋里拖出去的小然吗?你知道她死了是什么模样的吗?你只听到她的惨叫,可你没见到她死了的模样啊。我告诉你,她死的有多恶心。她先是被扔到绞机里绞断了手脚,然后在把她切成一千多片的片,我特意请的法医来切的,每一片都切的刀工精湛,薄厚均匀……她被绞断手脚的时候,其实还活着呢,切下片的时候,她是亲眼看着自己骨分离,才切到一百多片的时候,她就活活疼死了……你说,这样叫不叫是恶心?”

    “……”他下的人明显体绷直,僵硬起来。

    一瞬间,她脸上的表凝固,脸色变得如纸苍白。

    一千多片……

    像凌迟那样,用刀子一刀一刀在体上割下,骨相连却被分开的痛,该是多么揪心。

    小然竟然死的这么惨……

    而他,还把这么残忍的事说得宛若有趣的玩笑……

    人命,在他眼中就如此轻;生杀夺予之时,在他手中还要玩的刺激、狠毒。

    “还要我继续说吗?”他笑着问道。

    回应他的,是言汐的仓惶的尖叫:“够了,别说了,别说了……我不想听了,我没你这么变态,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

    通过潇湘导购(http://buy.xxsy.net)前往淘宝网购买手机,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