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

    正是鬼冢铅华说话之间,四名打手已经动手了。

    彪悍魁梧的形欺近至言汐的眼前,长臂一伸就要锁住她的喉咙,另一人攻她的侧,手伸向的位置像是直接要取藏在她后的小然。

    眼看粗壮的手臂已经伸到喉间,言汐猛地抬起腿踢中男人的手肘,长腿落下时转向横扫过去,踢中了离小然最近的男人。

    这两脚踢的力度不轻,两个男人挨了这一脚,手骨震得发麻,肌迅速酸痛起来。

    言汐下脚点很准,踢中的全是打手手臂肘弯内侧的曲池,这个位一旦遭到重力击打,会剧痛无比,整只胳膊因疼痛会在短时间内而无法正常运动。两名打手经这一踢,都捂着手臂频频后退。

    后面站着打算看戏的打手一看同伴受伤,马上提防起来,抬起拳头做着防御姿势朝着言汐寸寸近。

    两名打手不约而同的同时出脚,抬手挥拳虚晃了一招后,下三路的教法已经攻了上来,穿着黑色皮鞋的大脚直攻言汐的面门。

    然后停在言汐肩头,双双落下——卯足全力的一脚,要是落在肩膀上的肩井上,足以让人上半在短时间内瘫痪,失去回击的能力。

    言汐反击本是极快的,下意识要蹲下躲开这一击的同时,用腿法“扫堂腿”将单腿独立的两人绊倒,这两个打手也就解决掉了。

    言汐刚要蹲下,就想到这招不行啊!后面还站着小然呢,她这一蹲下,倒是躲开了袭击,可小然马上就暴露在打手面前,这两个打手腿法不弱,要是照着小然那小板上招呼过去……那还不被踢个半死?

    快速思虑间,言汐心一横,站在那里硬体挨住打手落下的这两脚。

    “砰”,闷闷地撞击声在耳边响起后,随之而来的是肩头的一阵酸痛!这两个打手,当真踢中了她的肩井。肩头的疼痛不是从皮肤慢慢传向肌,而是直接从肌上的位处引发的疼痛,然后扩散至皮肤、深入骨髓,连带着肩胛骨都跟着疼了起来。

    肩头都疼麻了,想把手抬起来都很费劲。

    几秒钟后,疼痛没有减缓,反倒是剧痛着的肩头泛起一丝丝凉意,感觉潮湿一片。

    言汐本能地低头看了一眼,,肩膀流血了?

    肩头两侧各有一个血窟窿,不断有暗红的鲜血从伤口里涌出来,才几秒钟的时间,就染红了上半的衣服。

    刚才被踢中肩井的时候太疼了,疼的肩膀被利器刺穿了,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这才想到是那两个打手穿的皮鞋做了手脚,鞋跟上装有弹簧刀片,在脚跟砍向她肩头的时候,弹簧刀片已经弹了出来,准确无误地刺穿了皮

    就在她愣神这一秒钟的功夫,其他两名退在后面的打手突然间冲上来,擒住她的两只手臂反剪到后,把她压向一边,紧摁在墙上。

    没有了言汐体的掩护,剩下那两个男人,轻轻松松的就把缩在墙角的小然给提了出来,像是抓小鸡一样提在手上,把小然往门口拖去。

    “小汐姐,救我,救我啊!”濒临死期的小然疯了一样的在男人手下挣扎着,手指紧抠在地上铺的榻榻米上,在男人强行撕拖中,指甲被扯的断裂,手指上露出血红的嫩和血液,指尖流出的血水在米黄色的榻榻米上拖出长长的细线,小然却浑然不觉的痛,失魂落魄的仰着头,撕裂般的喊着,“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救我,我错了,我认错,主人不要杀我!”

    言汐被两个壮汉摁在墙上,肩头剧痛无比,血不停顺着肩膀往下淌着。子疼都快疼的没知觉了,任凭她怎么挣扎,都使不出多少力气,脱不开去救小然。

    在小然那撕心裂肺的求救下,她的心更加火烧火燎的痛起来,如果不是的没有办法了,她不想向别人低头,不想给人下话。可现在,她只能艰难地开口,对鬼冢铅华真真正正的求饶,低三下四的说道:“鬼冢铅华,我求你放过小然吧,她还小,她不懂事,你别杀她行吗……”

    ------题外话------

    备注:此章节由于时间问题,只能写到这里赶紧发上来。补充后半段中……

    本书由首发,请勿!

    通过潇湘导购(http://buy.xxsy.net)前往淘宝网购买减肥品,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