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他真的变了好多!

    “小汐姐,你看这件粉红色的好不好看?连纽扣都是桃心形状的,好可呢!”小然挑起一件粉色的婴儿服,在言汐眼前晃晃,满脸欢喜地问着。

    “额……会不会太粉了?”言汐看着衣服上大片大片的粉色云朵,有种晕眩的感觉。

    “不会啊,女孩子穿粉色的才显得漂亮!”小然看了看手中小巧的衣服,越看越喜欢,两眼兴奋的直冒光,完全不觉的有什么不妥。

    “你……你怎么知道我生出来的会是女孩子?”言汐一阵惊讶,这才怀孕3周而已。

    “小然当然是猜的啦,肯定是女孩子。女孩子穿粉色的最好看了,而且一定要穿裙子才会有气质……”许是小然被关在后花园太久了,回到言汐边后就像是冲出鸟笼的小鸟,每天都在她耳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要是男孩子……”言汐正说出口,忽然,后背一紧,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到她的后,有力的手臂轻轻缠住她的腰,把她压向宽阔的膛中。

    靠在结实温暖的膛里,她听到,男人用低醇温柔地声音在她耳边笑道:“没关系,我们把男孩子和女孩子的衣服都买上,不就好了吗。”

    “也对。”她恍然大悟,反正秦少凯有的是钱拿来浪费。

    自从她怀孕后,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小然被放回她边,成了她的开心果。有了小然的陪伴,她心大好,加之饮食方面的调理,体重已经渐渐回升,胃调养的差不多,不再绞痛。

    在医院里那会,她得知自己有孕的消息时,第一想法是做掉这个孩子!可是秦少凯却告诉她:只要生下孩子,便放过她,今生今世互不相欠,老死不相往来。

    用一个孩子,换回她今生的自由和希望,让她可以完成她未完成的事。仔细想想,还是值得的。

    所以,她坦然接受秦少凯的要求。

    而秦少凯在她怀孕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不在认真着手处理帮会事务,而是一股脑地把那些事推到一边,每天二十四小时黏在她边,在一旁为她端茶递水,嘘寒问暖,必要的时候,还会讨好似的遵从她的吩咐,为她马首是瞻。

    他现在的模样,与之前强迫威胁她的形象,有着天差地别!

    要不是上的咬痕清晰在目,她还真的会以为之前发生的那些残酷,只是她的一场噩梦。

    一个孩子,真的可以令男人改变这么多?

    言汐难以置信的想着,她转过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瞧着他因为心舒畅而轮廓柔和的脸庞。他漂亮的凤眼这正温地凝视着她,目光深幽,却不在深沉难懂,而是一片明朗的愉悦和……一丝丝满足的小幸福。

    他真的变了好多!审视了一会儿,她不由地暗自发出感慨,此时的他,上的邪佞狂肆,俨然销匿了,找不到一丝一毫凶残暴戾的影子。没有了高高在上的裁决者那种强势人的气势。温和的面容让他的眉眼舒展自如,散发着儒雅闲逸,从容亲切的气息。

    这一点都不像是她所认识的秦少凯。就算当时她潜伏在他边,还未暴露份的时候,他也不曾是这幅明朗豁达,不沾血腥,如同圣人一般保持着良好心态的模样。

    这样的秦少凯,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他的改头换面的速度和差异真的太快太大了,是她想象不到的。她不有些迷茫,秦少凯到底拥有多少面,究竟哪一面是真正的他?!

    “干嘛这么看着我?”就在她恍惚冥想之际,耳边响起秦少凯轻笑的声音,他唇角微微上扬,调侃的说道,“言汐,你是不是突然发觉得我很帅?”

    “恩!”言汐冷不丁被他这么一问,下意识的顺嘴回答。她这一回答,眼前的那张俊脸上,笑意更甚,大有得意洋洋之势。她玩心大起,马上打击道,“我忘了补充一点,你是很‘蟀’,蟋蟀的‘蟀’。”

    “……不带这样的。怎么能改口呢?我本就是大帅哥!”他刚想臭美几句,就被她重创了,“我本来还想着把远之也接回来,现在我生气了,不接了!”说完,像个孩子似地一撅嘴,气呼呼地把头扭到一边。

    “你要把远之从封闭学校里接回来?真的?”一提到秦远之,言汐更高兴了,那个小鬼头可是个活宝,要是他也回来,那她这十个月的时间不就更有趣了吗?

    “哼,生气了,不管了……”他冷声哼嗤。

    “你个大男人还要为这种小事怄气?”

    “男人也是人,事关自形象,当然要注重。说你丑,你乐意吗?”

    “……要怎么做你才不生气?”她投降,要是讲大道理,她绝不落人后风,可论比耍无赖,板歪理,她不如秦少凯。何况,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今晚,让我抱着你睡,我就不生气,明天就把远之接回来。”他马上兴高采烈地转过,两眼放光地瞧着她。

    “……你没睡够吗?之前两个月,你每晚都……”她惊愕,有些怕了。

    “别怕别怕。”他赶忙紧张万分地拍着她的后背,小声说,“我什么都不做,别怕别怕,之前那么多次,我都没有好好抱过你,总是转就走。所以,我想抱着你安静睡一晚。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放心,我刚才逗你的,我会把远之接回来。”

    店内,靠在秦少凯怀里的言汐受宠若惊。店外,守在门外的护卫杨雪妒恨不已。

    同样都是女人,她比言汐出现的时间早,陪着秦少凯走过了二十多年,对他忠心耿耿,可为什么,秦少凯的眼里就看不到她的存在呢?言汐这个女人到底哪点比她好?

    她有自知之明,没想过要成为秦家少。她只是偷着秦少凯,默默喜欢着。倘若是换做别的女人被主人怜,她顶多羡慕一下,心酸一下,倒也不会这么愤恨。

    然而,唯独言汐她最看不惯。言汐是特种兵,是敌人,还背叛过主人,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拥有秦少凯的

    更不配,为秦少凯生下孩子!

    上梁不正下梁歪,言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个孽种。

    她有时候真想一枪崩了言汐,可是——言汐一死,秦少凯一定会伤心难过。她不想看到主人伤心的样子。

    要是有什么办法,能再一次赶走言汐,又能顺带弄死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好了。杨雪绞尽脑汁的想着,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人——鬼冢铅华!

    ------题外话------

    感谢会员:岚珏送出的6颗钻石和5朵鲜花;感谢会员:13658556677赠送出的3朵鲜花。

    (注:看到会员岚珏给旧文《黑道教父的兽》送出的鲜花和钻石,黄昏我非常感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通过潇湘导购前往淘宝网购买女装,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