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禁锢的牢笼

    那一夜之后,言汐上所有的自尊和骨子里训练出的硬气,皆被秦少凯彻彻底底地踩在脚下了。

    她不清楚那晚上,自己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起先她还有些意识,知道自己临的处境是多么难堪,她知道自己正被他狠狠作践。

    再到后来,她咬紧牙关苦苦支撑了一会儿后,就再也没有力气,双眼一闭晕眩过去……

    等她再次睁开眼,恢复力气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碎金似地阳光穿过落地窗,又透过桃粉色窗纱在暗红的木质地板上洒满了一地。

    宅邸里的女佣站在边,见到她醒来,连忙问道:“小姐,您醒来了?您上还痛不痛?昨晚——您流了好多血,送到医务室的时候您一直喊痛……”说到后面几句,女佣的脸颊都泛红了,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我昨晚喊痛了吗?记不太清了……”她转过头看着女佣,比白纸还要苍白的脸上挤出了一丝酸涩的笑容,打趣地嘲弄着自己昨夜展露出的脆弱。

    她动了一下体,撕裂的痛感立刻袭来:“我只知道,我现在很痛。”而且,这次的伤远比她被秦少凯摁在地上强一暴那次,撕裂的要严重的多。

    “那……”女佣的脸蛋更红了,用着不标准的中文发音说着,“那让泰雅服侍小姐您上药吧?主人送来很多消肿止痛的药膏……”

    “小然呢?我边之前的那女奴去哪里了?让她帮我上药。”女佣的羞涩,马上令她想到了活泼乖巧的小然,小然昨晚也是疼的死去活来,现在她人呢?还有没有事?

    “小姐,小然被主人下了令,不能到主楼里来。她现在已经调到后花园做杂工,不能在负责您的饮食起居了。”

    “我要见小然,你带我去见她好吗?”她必须看到小然没事,才能相信秦少凯真的放过小然。

    “这个,对不起小姐,泰雅没有这个权利。而且……主人说过,没有他的命令,您不准踏出这栋主楼。”

    “那好,我不踏出这栋楼,你把小然叫到楼下让我看她一眼总可以吧?”

    “小姐,从今天开始,泰雅会专心服侍您的。”女佣的态度渐渐强硬起来,干脆转移话题,自顾自地说着。

    “我再说一遍,我要见小然!”她有些生气了,语气也渐渐冷了下去。

    “见小然可以,但别忘了你的份!”突然,从门口传来一道沉稳邪肆的男音,紧接着秦少凯大步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袭裁剪精良的暗蓝色紧衬衣穿在上,下配着黑色的休闲紧腿裤,将他强健的体魄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他走到前,照耀在她眼前的阳光瞬间就被他颀长精键的体挡住,换成一片霾笼罩在她的上。

    他漂亮的凤眼正紧紧地盯着她,深邃的眼底波澜不惊,毫无起伏,宛如一汪深潭,幽深地难以看出他此刻的绪。

    尽管他没有说话,可他上所散发出的森冷却源源不断地蔓延到空气中,然后浸过空气,侵袭着她绷起的神经。

    一种无形的强势气息,压抑着她刚刚燃起的气愤。

    不过须臾,她已经招架不住,埋下视线,低声说:“请你,让我见小然一面。”

    “你想见她,很简单。你取悦我,我就带你去见她。”秦少凯勾起胜利的微笑,“不要忘了你昨晚答应了我什么。说直白点,你就是我泄的工具,你必须做好你的本分,才有资格提出要求,知道吗?”

    “知道……”她主动解着上的睡衣,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秦少凯需要的是她主动迎合他,而不是被动。他想要的,无非就是她不在抗拒,主动求欢的体。

    可是……这对她来说真的好难!

    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有多么可悲,脱下衣服,就等于她背弃了自己的信仰,再也不是原来那个渴望自由,敢于抗击暴力的言汐。

    “我想喝酒,可不可以给我酒喝?”她上还有伤,不喝酒麻痹体,她怕自己承受不了秦他强烈的。而且……不喝醉,她根本做不到主动迎合……

    “好。这才乖。”秦少凯坐在边,看似温柔地摸着她苍白的侧脸,可在她耳边,却恶狠狠地低声说着,“言汐,从今以后,我会亲自调教你,让你成为滋味最为美妙的‘尤物’!”

    ……

    秦少凯很信守诺言,事后,在言汐修养了好几天能够下走路了,他就带她见了小然一面。小然拉着她的手,哭哭啼啼地说着道歉的话,她安慰了小然很久,小然才没有自责。

    她没觉得自己这样是被小然害的,路是她自己选的,走的对错与否,和别人无关。

    自此以后,她彻底沦为了秦少凯的一奴,每天所要做的事,就是侍奉,取悦他。

    他是个体强健的男人,又年轻有力,正是精力旺盛的时期。他还是东亚会的高层领导,东南亚的大毒枭,掌管着大量的繁琐事务,承担的压力也比平常人要大,为高高在上的裁决者,到了放松的时候,他在上的需求也比普通人要大,兴致亢奋的时候,几乎可以整夜做下去。

    有好几次,她都累到休克,觉得自己要被他活活做死在上了。

    秦少凯的确很有手腕,才短短两个月,她就被他调教的精通技,可以适应任何姿势,极力地配合着他。

    他没有说错,她确实成为了一个活生生的尤物,勾引男人的最好工具。

    可她的精神状况和体状态却在急剧下降,为了能硬着头皮取悦他,她每次跟他上都要饮酒,喝下大量酒精度很高的酒,借着酒劲,在意识迷离、神志不清的时候她才能做的下去……

    然而,越是跟秦少凯上,她内心的压力就越大。

    这样荒一子,锢了她的自由和思想。她不怕痛苦、不怕死亡,但是——她怕牢笼!

    她最怕自己会在这样的牢笼里失去自我,丧失她心中的一直坚持的事物和理想,对未来失去希望,变成和那些调教出来的女奴一样麻木不仁,过着行尸走般的生活。

    越是害怕,她就越是喝酒喝得凶。大量的酒精,让她的精神时常萎靡不振,活的浑浑噩噩。

    原本正常的体重也迅速下降,上的掉的没剩几两,瘦的锁骨凸显,下巴愈发的尖削。

    就连秦少凯抱着她,都觉得瘦的硌手,命管家加强她的用餐营养,还买了一堆的补品给她喝,可都效果甚微。

    言汐都这样了,秦少凯除了觉得她变瘦了,抱起来不舒服,对其他的毫不在意。不理会她是否能继续承受,更丝毫不会节制对她体的索取。他像是上了瘾,喜欢上了这种另类的上游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通过潇湘导购前往淘宝网购买美容品,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