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生不如死

    被他盯住的那一刻,言汐有种被人扼住咽喉的感觉,危险且致命!

    “小汐姐!救我!”一声歇斯底里地惨叫唤回了言汐的神智,言汐转头看到小然已经被四个男人摁在地上,上的衣物已经被扯了下去,腿被男人的大手用力扳开,小然在地上扭曲挣扎,不停地求饶着,“小然错了,小然再也不敢逃跑了,求求主人放过小然吧……主人,饶了小然,小然保证这辈子都不跑了……”

    言汐的呼吸都要停滞了,就在她以为小然要被人强迫时,那男人却从怀里掏出了一团黑乎乎地东西抹在小然的体上。

    随即,四个男人同时松手,放开了小然。

    言汐长舒了一口气,以为这就没事了,紧绷的心弦放松下去——

    却不料,她刚松下心,小然的凄厉的惨叫突然再次响起,声音拔高了一倍,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啊!疼!好疼,小汐姐救救我,我好疼!”才喊了几句话,嗓子已经嘶哑。

    小然光着子趴在地上,双腿试图合上,可每动一下,她的子就颤抖的更加厉害。她挣扎了几下,眼中的泪水决堤涌出,鼻涕也流淌了下来,口中不停地发出惨叫。姣好的面容因为疼痛而扭曲,紧紧皱到一起,似乎是痛苦撕心裂肺。

    “小然?!”言汐被小然的模样吓坏了,扑到小然边,惊恐万状地把她搂在怀里,却看不到她上有丝毫伤口,“你别吓我,你哪里疼?那里在疼啊?”

    “小汐姐,你救救我,我好疼,子像是被火烧,被蚂蚁咬,疼的想去死!”小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死死揪住她的手臂不放,溢满泪水的眸子透着乞求的目光,她无助看着言汐,眼神急切又绝望,“小汐姐,我求你你帮我求求主人吧,饶了我吧,我也在不会带着你逃跑了……求你救救我,替我求个……”

    “小然你别怕,有我在这,你会没事的。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要带着你逃走的,我对不起你……要罚要打我都扛着,不会让你替我受苦。你别怕,你会没事的!”言汐被小然的模样吓得魂飞魄散,语无伦次地说着这些话,明明是在安慰别人自己却急的不知所措。

    说到最后,一向坚强的她竟然变成了哭腔,眼中不由地渗出一股水雾,模糊了她的视线。

    都怪她,为什么要带小然逃跑?!小然现在疼得死去活来,她去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不要小然死,她边仅有小然这一个朋友,可她却要害死她了!

    怎么办?怎么办?

    巨大的恐惧和内疚感重重地敲击着她脆弱的神经,她心急如焚抱着小然的体朝秦少凯吼去,“秦少凯!该受罚的明明是我,你有怒气冲着我来,但求你别伤害小然!是我带她逃跑的,是我错了,我求你放过她吧!”

    “你求我?好啊,只要你乖乖地取悦我、迎合我,不惹我生气,我就放过她,把她送到医务室。怎样,这个要求很合理的。”那边,秦少凯风轻云淡的声音慢悠悠地传来,饶有兴致地欣赏着言汐脆弱的模样。

    “……”言汐忍住眼中的泪水,一脸惊异。迎合他,在他下摇尾求欢?

    “做不到?呵呵……”秦少凯笑了,“那就让她活活疼死吧。”

    “……我”言汐不由地迟疑,她不想在秦少凯的上委曲求全,她很清楚自己根本做不到他的要求。

    可是——小然的命在他手中,是她带小然逃跑被抓,是她害的小然变成这样,是她自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明明错在她,却让瘦弱的小然来顶替她承受痛苦……

    她慢慢握紧拳头,沉痛的闭上眼帘,像是认命般艰难地说道:“好……我答应你。”

    “你既然答应了……”秦少凯唇边的笑容愈发险,他边解开自己腰带上的卡扣,边吐出残酷的字眼,“那么,你就证明给我看!”

    证明给他看?!

    就在这里?

    可这里是牢房,四大护卫还有小然都站在这里……这里还有别人在看……他却还要提出这么难以启齿的要求……

    嗬,她明白了,在心里不住苦笑起来,人家秦少凯就是要当着别人的面,来侮辱她的人格。他是想用这种方法,来真真切切,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她是他手中的玩物,她的挣扎和反抗在他眼中是那么可笑,只要他想,就有办法老老实实制住她!

    静谧片刻,言汐放开小然,起朝秦少凯走去。

    秦少凯慵懒的倚着沙发,单手支着下巴,俊美的面容上表现出一副志在必得的胜利者微笑,可眼眸里的温度却是冰凉的,冷冷地看着她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进。

    他看到她眼中的泪花,看到了她的痛苦和羞愤的隐忍,可与她不同的是,他的内心并不是得意,而是那么平静,理智的可以梳理开自己上的任何一种绪。

    言汐,到了这一步,你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么?

    你想逃、想跑、想抗争、想反击,可是你都失败了。因为你没有那个能力离开我,这辈子,你都摆脱不了我!

    灯影迷离间,头顶的光芒一暗,言汐已经走到他面前。

    她的体似乎在发抖,手颤巍巍地伸向他的小腹间,褪下他的衣裤。然后,她头低的更凶,深埋着头,解开自己的裤子。

    凝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她竟然哭了起来,眼泪从眼眶里直接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站在沙发后面的四个护卫,不由地觉得尴尬,白月率先带头转过背对着即将要上演的残酷。其他三人,也转过去,唯独杨雪气愤地咬着牙,不甘心地在心里咒骂。

    几秒钟后,当她微凉的肌肤和他灼体接触碰撞的时候,她几乎是要挣扎着起,但腰却被男人有力的健臂狠狠摁了下去——撑裂体的钝痛,从下蔓延到全各处。

    与此同时,男人抱紧她的体,用着微哑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发出近乎满足似地叹息声:“言汐,这样的惩罚是不是很残酷?是不是足够你记一辈子?”

    上,言汐悲恸的闭上眼睛,不敢面对这一切。

    最原始的在空气中弥漫,凶残狂野的律一动吞噬了周遭的一切……

    这夜,是言汐最为不堪和屈辱的一夜。尤其是在她听到边男人类似于野兽在她耳边低哑嘶吼的时候,她深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通过潇湘导购前往淘宝网购买美容品,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