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和我一起在地狱里痛苦

    “你……”言汐近乎凄厉的声音,将秦少凯消失殆尽的理智在一刹那又如数拉了回来,他高高举起的手扬在半空中顿住,怔呆了片刻。

    随后,他回过神来,有些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般,无措的收回手,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她的耳朵,眼底掠过一丝后怕,混沌暗沉的瞳仁慢慢变的清亮起来。

    他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又要动手打她?如果这一巴掌打过去,她的右耳会不会被他打聋?如果她成了聋子,那可怎么办?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不管遇到任何事都处事不惊,天大的事放在他的眼里什么也不是。

    他有着强者该有的头脑和手腕,处事冷静慎密,但又比他人多了一分对人对事的邪肆不羁,潇洒自如。

    他从不看重任何事,也不相信任何人。

    童年呆在巴基斯坦雇佣军中八年,让他染上了对残暴、血腥事物的狂喜好,素来以杀人为乐,把折磨别人的嗜好变成了平常不过的习惯。

    可自从遇到她,一切就都变了,变得完完全全不一样。

    尤其是当他知道,她一直在背叛,欺骗自己以后,他就变得不像他自己了。

    怜变成了憎恨,他告诉自己他不这个女人了,提醒自己要狠狠折磨她,要让她痛苦,要欣赏她的绝望。

    他不断的告诫自己:我不她了,不在乎她了。

    可是,为什么他这么容易被她激怒?这么容易变得失去理智?

    又为什么,会后怕自己又一次打聋她的耳朵,让她变成听不见的聋子?

    难道,自己心里还是放不下她,还是在乎着她吗?

    他茫然的地想着,眼底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疑惑和心痛,他想着她,放不下她有什么用?人家就是不他,厌恶他,甚至是恨他!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到底要怎么样她才会她,才会把他放在心里?既然她不他,是不是只有把她弄疼、弄坏、弄得支离破碎,她才会记住他,才会在她心中留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即便,她因为恨他。也至少,他在她心中有个位置,不是吗?

    想着想着,他竟然欣慰的笑了,笑的好开心,笑的像个得了糖果的孩童。

    言汐正缩在的一角,急躁的解着绑在手腕上的幔,突然间看到秦少凯喃喃的低笑,还以为他又要发狂,会再度欺过来强迫自己,马上警惕地盯着他,紧张地说道:“你又想干什么?每次都来这招,疯子一样的强迫我有意思吗?”

    “的确没意思。”秦少凯抬起头,冷然的目光望进她的眼中,厌倦似地说着。

    “你也觉得没意思了,是不是想要杀了我了?”她已经解开腕上的幔,对上他冰冷平静的目光。

    “我不会杀你的,我会留着你的命,慢慢折磨你,让你和我一起在地狱里痛苦。”他压低声音,凉薄又诡谲的说着。

    言汐被他这句话里透出的森吓住,子不受控制的颤栗了一下。

    而他,正目光紧锁在她脸上,认真的审视着她的每一个表,想要把她这张脸,深深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的确,他强迫了这么几次,也觉得没什么意思。

    风月之事,笫之欢,要的就是两个人如鱼得水,投意合,才能体会到那种绝妙的快感。

    可她每次都是那副眉头紧皱的样子,体僵硬的像根木头,跟传说中的“温香软玉”一点都沾不上边。

    厌恶跟他做愛是吧,痛不生是吧?

    这都不要紧,想让她在后主动对他投怀送抱,放浪形骸……

    以他的手段,有的是办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通过潇湘导购前往淘宝网购买减肥品,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