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该怎么惩罚你

    清晨,熹微的阳光从落地窗内斜斜的照进这方宽敞的卧室。

    言汐慢慢张开眼,看到的是满室的灿金般的阳光,均匀的铺洒在卧室内的每一件家具上面,所有的家具,连同整个屋子都映衬着碎金似的光芒,华丽却不耀眼。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薰衣草香,轻轻一嗅,体便十分舒爽。

    上盖着柔软光滑的真丝面料的薄被,头顶是桃花粉的绸缎质幔,温婉的从柱上倾斜下来,半掩住照进来的阳光。

    一切布置的是这么温馨精致,她看的有些入神,精神恍惚间,仿佛飞回到了儿时的无忧无虑的童年,每天只懂得贪睡晚起,待母亲叫醒数遍后才起,光着小脚丫连被子也不叠,就跑到饭桌上大口扒饭。

    那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她一直努力淡忘淡忘,把这些小心翼翼地掩埋记忆最深处。现在这些记忆突然被挖了出来,她的心口竟然微微发着疼,这样简单纯朴的子,已经离她远去,变成她再也得不到的……

    她握紧了手心,指甲扎着皮发疼,使劲呼吸了几口,才把思绪扯了回来,心里稍稍好受一些。

    这就是佟安美的家吗?她居然不知道,佟安美的原来过的这么好,生活的房间这么富有“家”的气息。

    撑着下的垫,她爬起喊佟安美的名字。

    “你醒了,要去哪?”温雅低沉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由于左耳助听器被摘下,那声音明明近在咫尺,却远的仿佛从天际传来。

    “你怎么在这?!”言汐骤然转头,看到秦少凯那张俊美的脸庞在眼前放大,那一双漂亮的凤眼正细细盯着她,狭长的眼角流露出些许邪肆的笑意,放佛对吃惊她的模样倍感满意。

    “佟安美呢?”她有些转不过弯来,不是救她的人是佟安美和班长吗?怎么秦少凯会出现?

    “佟安美?嗬……”男人不勾唇,嗤笑起来。卷翘的睫羽随着他低哑的笑声而微微轻颤着,像是癫狂的嘲笑着她。几秒钟后,笑声陡然止住,男人大手一伸,捞过她的窄腰将她圈在怀里,一手捏着她光洁的下巴,从薄唇中吐出字正腔圆的强势语调,“言汐,你给我搞清楚,昨晚放火劫狱的是我的人,和你的战友扯不上半点关系!”

    “怎么会这样……”她被迫抬起头注视着他的眼瞳,子被他紧紧攥在怀里,感觉到他膛的炙和宽阔,可他的子越灼烫,她的心就越是寒冷。

    她有些哭笑不得,这究竟算什么,兜兜转转了一圈,竟然又回到了秦少凯边。她费尽力气折腾了这么久,害大叔被军方逮捕,自己又进了监狱,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当时她还跑什么?

    “很失望吧?辛辛苦苦逃跑了,却又被我逮回来了。”他看到她眼中的失落和不甘,心头顿然生出一种报复的快感,瞬间翻将她压在下,拇指摩挲着她小巧的耳垂,险且得意的说道,“跑啊,继续跑啊,你现在怎么不逃跑了?被人得走投无路,无处可逃了是吧!既然无路可逃了,你就给我乖乖地认命,老老实实呆着!”

    说到后半段的时候,他的语气陡然拔高,棕色的眸子里掠起一阵戾,手从她的耳垂瞬间滑到她的睡袍上,将她上的睡袍狠狠扯开,健壮的体随即欺压了上去,炙膛紧贴着她的柔软。

    等到他的话说完后,他整个人都处于濒临狂暴的界点上,鼻翼间灼烫的呼吸全数喷到她的脸上。

    下的她动也不敢动,她感到此时的秦少凯就像是汹涌着滔天洪水的千里决堤,一旦她有所动作,必然一触即溃。

    她的子不自觉的变得僵硬,全的肌因为绪紧张而紧紧绷着。她就像是被人扒光皮的小动物,微颤着子惊恐的望着上的男人。

    然而,僵硬的肌也让她前的两抹蓓蕾变得尤为翘,散发着人的红晕,在男人眼中怯生生的颤抖着,像是别有韵味的勾引,让人忍不住对它狠狠怜一番。

    “言汐,你这次逃跑,我该怎么惩罚你?嗯?”男人滚动着喉结,翕动着唇瓣吐出残酷的话语,“要不,我干脆把你cao死在这张上好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通过潇湘导购前往淘宝网购买笔记本,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