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丫头,疼不疼?

    与此同时,在厨房里帮忙择菜的言汐,做梦也不会想到,沈子琛此刻打的是什么注意。

    半晌后……

    饭菜已经做好,言汐摆好碗筷叫沈子琛到餐桌吃饭,沈子琛却举步离开,出门前告诉言汐:你大叔似乎很不喜欢我,我想我还是先出去。对了,还有两个小时开庭时间就要到了,等你吃完饭,我带你回军区法庭。

    沈子琛的离去,让原本就安静的屋子变得更加沉寂。

    一顿饭吃下来,连个开口说话的人都没有。

    言汐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心吊胆的偷瞄着旁的男人,想着怎么样才能让他消下火气。

    旁的男人正在擦拭桌面,头深埋着,垂下的发丝挡住他的前额和侧脸,在他的面容上打下一片影,让他的脸庞朦胧而又神秘。

    他伟岸的形包裹在深v字领的亚麻色衬衫下,咖啡色的西装裤笔修长,袖口挽起,露出结实有力的手臂,浑散发着成熟男人的迷人气息。

    言汐收拾好碗筷,讨好似地抢过男人手里的抹布,谄媚一般的笑着:“大叔,我来擦我来擦。你看我出去了三年,是不是懂事很多了?”从她回家开始到现在,一直缠着大叔讲话,把这三年来的事原原本本讲了出来,可大叔一句话都没回答过她,她只好厚着脸皮,继续跟大叔近乎。

    手里的抹布突然被抢走,男人只是略微抬起眼帘扫了言汐一眼,然后目光又从言汐上移开,抱起桌子上的碗筷走向厨房。

    “大叔,你别不理我,是我错了还不成吗?”言汐垮下脸,委屈地跟在男人后面,声音软绵的像是棉花糖一样,“这一切都是我不好,是我当初没听你的话,执意要参军,结果被人陷害入狱,流落在外……这是我活该,我自找的。可这三年来我都把要受的罪都受了,你看我,耳朵都聋了一只,我都这么惨了,大叔你还不解气吗?”她使出惯用的伎俩,贬低、挖苦自己,好让他听了会心疼她。

    果然,男人听到后顿住脚步,心头不可避免的被刺痛了。

    他慢慢转过,极为沉重的望向她的左耳,盯着左耳上的助听器看了许久,深褐色的眸子由明转暗,明灭间闪动着的是悲痛和心疼。

    最终,男人狠不下心继续漠视她,翕张开唇畔,颤声问着:“丫头,疼不疼?”能一巴掌打裂她的耳膜,这一掌一定用了十成的力气,她挨这一下,该有多痛?

    “不疼不疼,我打的很,一点也不觉得痛。”没想到大叔会跟她说话,她激动的摇头摆手,欣喜若狂的回答。

    “怎么会不疼,你只是嘴硬,不肯说。”他养她十年,连根手指头都舍不得碰,而今,却让别人一巴掌打聋了她的左耳。不单是她疼,他的心在也痛!

    “我反对你参军,你却背着我跑到陆军学院报到。没有参军之前,你上连一道划痕都没有,可是现在,你看看你自己,上添了多少处伤?参军的事我就不说你了,可你逃狱后,连家也不回,了我音讯,平白无故让我为你心……”

    “大叔,对不起……”兴奋的火焰被浇了下去,她低下头,弱弱地道歉。不是她不想回家,不是不牵挂大叔,而是这个家,早就被军方监视,她也还困在秦少凯那里……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人不是我,而是你自己。我早就对你说过,军队里面没有好人,你这种格,不适合在呆在军队。但凡是军队里的人,一个比一个会算计,都是一只只的笑面虎!他们为了政治前途勾心斗角,肚子一堆坏水,你这么单纯的人进去,只会被人陷害利用,变成别人平步青云的垫脚石。”萧岩鄞重重地放下碗筷,眼底的神色越发深远凝重,“言汐,这次你要听我的,收拾行装,咱们马上离开这里!”

    “离开?现在?”言汐一愣,萧岩鄞趁着她愣神的功夫,拽着她的手臂把她拖向卧房,“就是现在,离开泰国,也在不回来。”

    “不行,我不能走。”言汐顿住脚步,死命地从他的大掌中抽回自己的手腕,“大叔你不明白,我参军是想查清楚我父亲的死因,真相还没有查到,事还没有水落石出,我不甘心走,况且我自己也是含冤戴白,假如一声不响就这么走了,我就更不可能为自己翻案了!”

    “真相,真相有那么重要吗?很多时候,不知道事的真相才会活的更轻松,真相都是残酷的,越是接近真相,就越是危险!你看看现在,事还没查个什么出来,就已经有了这么多条罪名扣在你头上……”言汐的固执激起了他忍耐许久的愤怒,他骤然激动的对她低吼起来,深褐的瞳人里愤恨的火焰勃勃跳跃,“我说了,军队里没有好人,你本纯良,不会耍心机,你斗不过那些人!如果你非要呆在军队,像你这样刚直率格,迟早是要害死你的!”

    “大叔,你说的我明白,我会走,但不是现在!我没有罪,我是冤枉的,我不能一走了之,我不想顶着通缉犯的罪名过一辈子!”言汐的声音也拔高了一倍,她像是无奈到了极点,整个人无助的向后退了一步,脸上弥漫起浓烈的悲伤和委屈,眼底有着一份固执的坚持。

    她语气酸涩,“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我的心,你无法理解一个含冤待白的人是多么希望能还回自己的清白,能够光明正大的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我不会放弃为自己翻案,对不起大叔,我这次还是不能听你的话,跟你走……”

    说出这句话,她飞快地转跑了出去。

    言汐的动作太突然了,以至于萧岩鄞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言汐跑出门外了,他才回过神,迅速追了出去,却看到言汐已经坐上沈子琛的奥迪车绝尘而去。

    他回屋拿出钥匙,准备开车追上去,却在此时听到,不远处有警车鸣笛声响彻街道,声音似乎直奔他的住所而来……

    ------题外话------

    秦少凯、沈子琛,萧岩鄞三大男主终于出场完毕,抹汗,撒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通过潇湘导购前往淘宝网购买内衣,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