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拿什么东西回报我?

    秦少凯带走言汐后,包房里仅剩鬼冢铅华一人。

    鬼冢铅华舒适的坐在软椅上,倚靠着柔软的靠背,一手搭在扶手上,另一只手抚上自己的唇角,回想着方才和言汐的谈话。

    他知道,言汐一定会跟自己合作,逃离秦少凯的边。

    从三年前,第一眼见到言汐开始,他就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之后的子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注视她的举动,越是了解她,就越是想要得到她。

    他边并不缺女人,作为女奴调教师,他手下的女人可以说各具特色:有妩媚的、妖娆的、乖巧的、柔弱的,虽然每天都摆出一副的要死的模样,可没有一个人真心他的,个个都是逆来顺受。即便是有胆大顶嘴的,也是装出来的,目的还是为了讨他欢心,骨子里压根就没有勇气和胆魄。

    可言汐不一样,她是特种兵,上已经训练出消磨不掉的硬气,骨子里有着绝对的胆识和勇气,是他一直孜孜以求的那种类型。

    他一眼就看出来,她是个有思想的女人,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一直在为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努力。

    他不止一次地看到过,她眼底流露出对黑道的残酷行径的憎恶,和对无力改变现状的挫败。

    那时起,他就知道,她绝对不是只给秦少凯当女奴这么简单。她不是自愿呆在笼中的金丝雀,不会安心守在秦少凯边当人或者妻子;她是自由奔放的羚羊,迟早要离开这片污浊的天地,回到她向往的地方。

    所以,在得知言汐是潜伏在秦少凯边的卧底的消息后,他一点也不惊讶。

    之前秦少凯她,他作为朋友,不方便夺人所

    可现在不同了,秦少凯恨言汐,而言汐份暴露肯定要逃跑,他正好借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顺水推舟,帮助她逃离秦少凯的掌控,然后在派人把她抓到自己边。

    这样一来,秦少凯肯定不会想到,言汐在逃跑后又落到了他的手里,一切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他想着:就算不能永远拥有她,也要在她的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味道。

    午夜十二点,万籁俱静。

    言汐坐在卧室的窗台上,听着窗外蛐蛐的鸣叫。

    她不明白鬼冢铅华为什么要帮她,他不是秦少凯的好朋友吗?帮她逃走,不就得罪了秦少凯吗?

    而且,鬼冢铅华也不是什么善人,他调教奴隶的那些手段,在黑道上可是出了名的狠毒。

    她想了半夜,也没想到他帮她,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如果有的选择,她真的不想受他的恩惠,可是……时局不同了,现在的她,都快要被秦少凯折磨疯了。一天两天她撑得下去,那时间久了呢?她要怎么办?

    她不怕痛苦,也不怕死亡。

    可是,她怕“囚笼”。

    她怕被囚笼的围栏困住,在挣扎中慢慢失去反抗的勇气和对自由的渴望。变得不再对未来抱有任何希望,习惯被人摆布欺辱,成为一个活着的行尸走……

    她很害怕,自己有一天撑不下去了,被疯了,或者自尽了……生命戛止,她的一切愿望和梦想便都不复存在了。

    她要逃走,趁着自己还没有死,没有疯掉之前逃离秦少凯的边。逃跑,这是必然的。可仅凭她一己之力根本逃不走。

    所以,在海滨帝国的包房里,她答应了接受鬼冢铅华的帮助,尽管她知道这是铤而走险。

    十二点一过,卧室的房门被人推开,接应人准时来了。

    “是你?”言汐回头望去,不由地吃惊了一下。朝她走来的接应人居然是秦少凯边的四大护卫之一——杨雪。

    “你不用这么吃惊,我把你送走,不算背叛主人。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三年前你就该滚的远远的。如果你离开了,主人就不会在伤心了。”杨雪眼睛眯起,一张绝美的脸蛋上写满了厌恶。

    四大护卫从小就跟着秦少凯长大,杨雪自然也不例外。在她的世界里,秦少凯是天神,是她只能仰望而不可亵渎的主人。而半路杀出来的言汐,却在一刹之间就匍匐到天神的脚下,得到秦少凯的恋。

    她喜欢了秦少凯好多年,而言汐拥有着主人的怜,却毫不珍惜,还做出背叛主人的是。这样的女人不配继续留在主人边。

    她很想杀了这个女人,很想让言汐永远消失。不过,既然鬼冢铅华让她做接应人,那不正好嘛,可以不用杀了言汐,也能让除掉言汐这个眼中钉。

    “呵呵,说的很冠冕堂皇,还不是为了一己私。”杨雪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可言汐一眼就看了出来,掠起唇,嘲讽的笑了一下,“其实我知道,你是喜欢秦少凯的。”

    “你还想不想逃跑了?都这个时候了,哪那么多废话?”杨雪被看出心思,有些恼羞成怒,悻悻地说道,“别坐着了,还不赶紧跟我走!现在正是别墅里,安保换班的时间,我们走南门出去,南门的门卫已经被我打点好了。等把你送出海湾,一切就不归我管了。”

    在杨雪的护送下,从南门离开很是顺利。

    言汐坐上杨雪驾驶的急速越野车,越野车开出南门后,像是重获自由的小鸟,飞快地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越野车驶出海湾区以后,杨雪减速,将车停在路边。

    然而在路边——却停放着一辆银灰色的布加迪威龙跑车,银色的车在夜色中显的尤为耀眼。

    布加迪跑车后面,还跟随着一辆黑色面包车,从面包车上下来好几名体格魁梧的硬汉,井然有序的站成一排。

    “杨雪,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把我交给谁?”言汐目光一冷,瞬间掐住了旁杨雪的脖子。

    杨雪刚把车子熄了火,还没做出反应就被被言汐锁住喉咙。喉间一紧,呼吸顿时困难起来,她紧张的警告言汐:“你别轻举妄动,他们手里可都有枪!”

    “他们是什么人?!”言汐手上的力度又加重一分,想害我,死也要拉你做垫背。

    “他们都是我的人。”突然,车窗外响起一道酥软鬼魅的声音,一抹白色的影晃到车门外面。紧接着,就是鬼冢铅华那张妖冶柔的脸出现车窗外面。

    “怎么是你?这个忙你不是已经帮完了吗?”

    鬼冢铅华凝视着言汐,狐狸眼狡猾的眯起,对她暧昧地说道:“我答应帮你逃走,可你总要拿什么东西回报我吧?你可不知道,我盼你盼了三年……”

    ------题外话------

    备注:之前的正文内容已经全部修改删除,节加快,现在您阅读的是全新修订的内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通过潇湘导购前往淘宝网购买美容品,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