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残忍的强迫

    嘭!

    铁门被人大力踹开,撞上墙壁后又震得叮当作响。

    言汐也警觉的望向门口,从声音听出来,说话的人正是秦少凯。

    “白月,你胆子变大了,居然违抗我的命令,偷跑进来。今天你敢违背我的命令,明天,你是不是就敢背叛我了?”随着话音响起,秦少凯人已经走了进来,鸷的语气像是一把锋利的刀,架在白月脖子处的动脉上。

    “属下不敢。”白月马上俯下,单腿跪在地上。

    “你敢不敢不是由你说了算,是由时间。时间,会证明一切。”秦少凯看都不看白月一眼,就越过他,踱步走向言汐。

    “他不仅给你披了件衣服,还给你上了药?”目光落在言汐的脸上,一番审视后,秦少凯的眸光深沉了许多。

    “少爷,是属下自作主张给小姐抹药的。属下曾给您提到过,小姐受伤,需要医治,但您一直没有理会……”

    “你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秦少凯一声暴喝,打断白月的解释。转而又马上换成一种云淡风轻,儒雅斯文的声音对言汐说,“言汐,你骗人的技巧真是高明,连白月这种冷的人,都为你舍冒险。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他的声音听上去明明很温和,可言汐听得出,在这温和的声音下,掩藏着怒涛汹涌的愤恨。

    “怎么不说话?你到底是用了什么狐媚手段,勾的白月也为你鞍前马后?”见言汐沉默,秦少凯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脸与自己对视。

    “我什么手段也不会,是你高看我了。白月他给我送药,不过是同我。而你生这么大的气,是因为白月违背了你的命令,还是你……在吃醋?”说到最后一句,她故意顿了顿,唇边漾出一抹讥笑。她激怒秦少凯,要的就是他把怒气的矛头对准自己,这样白月才能安全。

    “笑,你还笑?”她居然还在笑!他手指的力度加大了一倍,狠狠钳着她下颌,恨不得把她的骨头捏碎,“还有力气笑,说明你上没有一点事。不过等一会,我保证你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不等言汐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侧头给白月冷冷地下令:“白月,滚出去——马上!我不想说第二遍。”

    “属下遵命。”白月怔了怔,担心地望了言汐一眼,随即鞠躬站起,大步走出牢房。

    铁门关上的那一刻,言汐的心也跟着颤了一下。

    她莫名地感觉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会异常恐怖。

    “碍事的人走了,我可以开始了。”白月一走,秦少凯马上松开她的下颌,抬手抻了抻领带,露出了衣领下面的古铜色肌肤,肌肤纹理细腻,肌精键,看上去魅力十足。扔掉领带后,他又开始把西装上的扣子一颗一颗解开,很快就脱下了西装,整个宽阔伟岸的形马上体现出来。

    “你要……你要做什么?这里是牢房,你想要女人,出去找妇去!”此时此刻,他的意图已经不言而喻,随着每一件衣衫的脱去,他上所散发出的危险气息也越来越浓烈,强大的压迫感强势向她袭去。

    在这种令人窒息的气势面前,她无法在维持平静,仓惶地挪着体,躲向一旁。

    “我倒觉得在地牢里做合适你的。”他唇边噙着一丝冷笑,动手去解腰带,兵丁一声卡扣脱落,腰带被他利落地抽了出来。

    巨大的影笼罩在言汐上,言汐本能地往后退缩,直到躲到墙角,退无可退的时候,秦少凯拿着腰带一步一步向她近,视线紧锁在她的脸上,欣赏着她的恐惧。

    她眼睁睁地看着精壮的男人欺压了过来,有力的臂膀朝着她肩膀扣去。

    别碰我,走开!她下意识的反抗起来,抬脚向他的胯间奋力踹去,可能是饿了太久没吃东西,体虚弱无力,踹出去的脚根本使不出力道,像是挠痒痒一样打到他的上。

    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抓住她踢来的脚顺势一扯,直接把她整个瘦弱的子扯到自己下。同时抓住她胡乱挣扎的手,用手中的腰带迅速把她的双手绑在头顶,捆了个结实。

    “秦少凯,有种你就杀了我!别拿这招糟践我!有那么的女人围着你,你干嘛不要,你想泻火了去找别人,但是别碰我,我是特种兵,我不是你的妇!”子被他压着,再也反抗不了,只能拼命扭动体想要挣脱束缚,悲愤的吼叫。

    她不是单薄纤细的那种女生,可是跟他一比,她的体就显得那么瘦小。在他精键的体魄,雄伟的躯下,她的骨单薄的可怜,他用一只臂膀就用牢牢攥住她的两只手臂。

    “言汐,你现在是在我手里,是生是死我说了算。你是我的,你的子也是我的,物尽其用,只要我想要你,可就没有放着不碰的道理!”他眼底的已经暴露无遗,原始的在他眼中疯狂翻腾着。他俊美的五官已经微微扭曲,深邃炙的目光紧盯在她的上,沿着她优美的皓颈曲线向下移去,看到微微隆起的脯,随着她的低喘上下起伏。

    “我已经等的太久了……”他说着,像是从喉间发出的幽幽叹息。

    话音还没落下,言汐上穿的衬衣就被他野蛮的扯破,言汐“啊”的惊叫了一声,眼中布满恐惧。

    白雪的肌肤立刻暴露在空气中,黑色的文包裹着她羊脂般的浑圆,她扭动的更加厉害,拼命想要从他下爬出去,她不想被人这样践踏,她不想赴她妈妈的后尘。

    她忘不了,忘不了妈妈被人压在下时,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

    “别碰我,别碰我……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好了!”她仅存的理智被残酷的回忆吞噬殆尽,整个人陷入无边无际的恐惧和绝望中。她越挣扎陷得越深,连同灵魂都被这种恐惧刻上牢牢地印记。

    上的男人聆听着她悲戚的惨叫,似乎十分享受。他修长的手指慢慢挑开了她文上的暗扣,灼体立刻紧贴了上去。

    那一刻,言汐周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不紧绷的。她深切的感受到,这是一个多么绝望的夜。

    他强健的体死死地压在她的上,邪佞的俊颜上充斥着霾和,在她耳边,用着无比残酷地声音说道:“言汐,我你,到可以为你撕碎整个世界……但现在,你不配了!”

    下,她痛苦地承受他猛然的进入,体撕裂般的剧痛着。她痛的快要晕厥过去,忍住几脱口而出的痛吟,恨声道:“对,我是不配。可是,说我,你也不配!”

    ------题外话------

    敬请收藏,感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通过潇湘导购前往淘宝网购买手机,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