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杀意四起

    言汐是被牢房里透出的阵阵冷气冻醒的,她抱紧自己的体,不由地打了个冷战。

    睁开眼,周围依旧是坚硬的水泥墙壁。屋顶上的白炽灯还在散发那种毫无生机的枯黄灯光。那光,奄奄一息地在头顶打下一抹暗淡的光圈。

    她已经在这里呆了好久,都不知道到底被关了几个小时。唇畔已经发干,胃也饿得隐隐绞痛,她自打关进来后,就没在吃过东西。

    今天早上,她正在客厅泡茶的时候,别墅的安保冲进来把她强行押到别墅下面的地牢,锁上牢门后,就再也没有人进来看过她。

    别墅里的人并不知道秦少凯为什么要把她关进地牢,在她询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只给出一个回答:奉命办事。

    旁人不清楚原由,言汐可清楚的很。

    虽然秦少凯还没有出现,但是她也已经猜到了几分。

    她与秦少凯相处三年,以他对自己的信赖程度来说,不管她做错了什么,犯了多大的错事,他都不可能一声不吭地把自己关进地牢。以他对自己的恋程度来说,即便是她做错了某些事,他也不会忍心处置她。

    除非……

    除非他已经察觉到她卧一底的份,知道了她一直在背叛他,欺骗他,只有这样惊天的理由,才能让秦少凯动怒。

    百密一疏,还是被他发现了。言汐脸色灰白,不过她已经尽力了,至少还隐瞒了三年,窃取了不少有用的报。

    卧一底协议上的截止期也要到了,她为军队做了这么多,如果这次她没有死,还能活着回到军队的话,部队是不是不会追究她越狱的责任?即便谢英有心要为难她,中央军委也要看在她窃取报的面子上,放她一马吧?

    假如她还能留在部队,她定要查清楚父亲的死因,斗过谢英,为自己翻案。

    她还要……

    想到一半,言汐突然咧开嘴,傻傻地了起来,她太贪心了吧,能不能活着都还不一定呢。

    忽然间,牢房外面传来隐隐的脚步声——噔、噔、噔。

    脚步声响彻寂静的走廊,引起的回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言汐的子也跟着僵硬起来,紧靠墙面,警惕地盯着面前暗红沉重的铁门,紧绷的心弦,随着脚步声的接近而愈发的绷起,几乎到了即将断弦的地步。

    门外的脚步声整齐有序,绝不杂乱,沉稳而又从容。这样的脚步声,在死寂的地下牢房里锵锵地响起,恰如魔鬼们奏响了一曲诡异乐章。似乎乐章一旦结束,马上就会有来自地狱的死神前来索取她的命……

    ……

    哐啷一声巨响,沉重的铁门拉开,一道颀长的影立刻投进牢房的地面上。

    沉寂一霎,地上的影一动,穿着宝蓝色西装的男人直径走了进来,朝着牢房里紧靠墙壁的言汐走去。

    男人的手里攥着一份资料夹,他略微低着头,额前的碎发垂落下来,遮挡住他俊颜,只看到他此刻紧抿着薄唇。走到言汐面前,他仍未抬头:“你是自己交代,还是让我动刑你交代?”他凉薄的语气中带着几分邪佞,听得出,他在极力压制自己语调中的愠怒。

    “你想让我交代什么?”等到看见秦少凯站在自己面前以后,她反而没有了刚才那样沉重的压力,而是斜倚着墙,姿态懒散地明知故问。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跟我装蒜。”秦少凯愤力扬手,将手中那叠资料狠狠甩在她的脸上,“你自己好好看看,看看是不是我冤枉了你!”

    砸中言汐的资料一下子从文件夹里散了出来,如同片片雪花坠落到地上。

    她拾起几张资料看了一会儿,略显苍白的脸颊慢慢转为铁灰色,怎么会这样,居然查的这么精准,甚至连军方设定的“密语通讯”都破解了。

    密语通讯是军方特种兵才能学到的技术,通讯方法封存严密,非军方人士都无从得知密语如何破解。

    可是,资料里却详细记录着:她往外发出的每一条报,皆被精准的破译。

    “这三年来,你一直用点歌的方式来传递报。虽然你每天都在装样子点歌来听,可是真正传递报是从去年二月份开始,到现在你总共传递了九次,毁坏我九次生意。”秦少凯终于抬起头,漂亮的凤眼死死地盯在言汐的上,继续道,“昨晚午夜,你点了《悲怆奏鸣曲》,这首曲子是贝多芬在1789年所创,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密语就在这首曲子里。我知道,军方都会给每个地区、县城、乡镇标上坐标。1789,是汕头港湾的军方坐标吧?”

    “泰国地区一共就这几个,你需要传递报的时候,就点播含有坐标的歌曲,没有报传递的时候,你就挑选不含有军方坐标的歌曲来掩人耳目。我没说错吧?”

    他语气邪,虽然是在问她,可分明他早已知道答案,边说着,还抢过言汐手上的资料,两三下撕个粉碎。

    “你怎么会知道军方的通讯密语?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事败露,她面如土灰,异常平静的问道。

    “因为我也当过兵!只不过,我一直没告诉你。”对视中,他眼中的温度以所剩无几。他最恨别人骗他,他从不相信任何人。直到遇见她,才第一次试着相信别人。

    他十岁被家族送往巴基斯坦军队中成为实习兵,与士兵一起训练生活了八年。军队里那些卑鄙肮脏伎俩,他还能不清楚吗?!

    平生,他最恨的就是那些自以为是的士兵。俘虏了士兵,能降者,皆为他所用者,不降者,杀无赦!

    唯独对她,他没有动过杀机。最开始收她做女奴,只是想着跟她玩玩,磨磨她上的那点硬气与傲然。

    然,相处三年,她安守本分,有耐力、能吃苦,做事干练的格令他欣赏;她真心对他的家人好,引导他弟弟改掉恶习,实打实的的呵护弟弟秦远之,令他动容;她心思细腻,寸步不离的照顾他,令他生

    他以为,他遇到了自己这辈子最明亮最温暖的一道光,在指引着他从地狱走向天堂。

    他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如此信任、喜一个人,可这个人……竟然背叛他,竟然一直在欺骗他!把他从一个地狱,领进另一个地狱!

    对她付出的信赖和感,全部付之东流!

    不能在留着她了……要杀了她,杀了她!

    全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杀了言汐,他的指尖开始微微发颤,汹涌澎湃的杀意在他的体内不停的冲击碰撞!

    ------题外话------

    注:军方密码、密语通讯为高等军事机密,本章破译方法为虚构,切莫当真。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通过潇湘导购前往淘宝网购买女装,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