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三年后……!

    光荏苒,三年后……

    泰国,曼谷湾,海湾别墅。

    海湾别墅地处半山腰之上,居高临下,俯瞰四野,东临出,南面大海。足不出户,只需坐在别墅前厅花园就可观出壮丽,赏夕阳美景。

    言汐在这别墅里生活了三年,平照料着秦少凯的生活起居,一直寸步不离的跟在他后。

    而秦少凯运营生意,管理毒(一)品交易,军火走私的时候,也会把她带在边。

    自从相信她后,他对她,没有保留任何秘密,完完全全地信任着她。

    夜色渐渐降临,夕阳最后的余晖也消之殆尽,最终消失在海平面上。天际边,火红的晚霞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暗黑的天空,夜空中点点繁星的倒影映到海面上。

    玩闹了一天的秦远之终于累了,蜷缩在沙发一角,呼呼大睡。

    秦远之是秦少凯的弟弟,言汐初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才刚满7岁,神气活现的欺负着管家的孙女。他是秦家的宝贝少爷,秦老爷子的掌上明珠,从小在溺中长大,惯出了刁钻狠毒的格,脾气还十分暴躁。小小年纪,就经常逃学,殴打老师不说,还偷跟着秦少凯进赌场、夜总会,早早的就学坏了。

    言汐当时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上恶劣的品行一点点掰正。现在的秦远之,比起当初已经懂事不少了。

    “远之睡着了?”言汐刚抱起秦远之,客厅的门就被推开,秦少凯踱步走了进来,轻声问着。

    “恩,我把他抱回卧室。”言汐小声回答,抱着秦远之朝楼上卧室走去。

    “我跟你一起。”秦少凯解下领带,陪同言汐一起上楼。

    走进卧房后,言汐把秦远之放在上,秦少凯给弟弟掖了掖被子,安排妥当后,两人这才安心离开。

    “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说?”走出卧房,来到厨房倒水喝的言汐忽然发现,秦少凯还紧跟在她的后,他颀长的躯几乎就要与她贴到一起。

    “没事,就是想看看你。”他压低声音,温柔地在她耳边说着。俊美的脸庞上没有邪佞的气息,不似平里那般冷,脸部线条不在刚硬,而是变得舒缓柔和起来。他凝视着前的言汐,漂亮的凤眼里无限温,“你变得漂亮了,比咱们刚见面的时候,要好看的多。”

    他说着,白净的手覆到她的肩膀,修长的指节扣在她肩头,温润的指腹在她肩头luo露出的肌肤上慢慢打圈。

    这三年来,她的材长开了许多,体线条越来越玲珑有致,她上属于少女的青涩,正在慢慢褪去。

    他看得有些痴迷,不自的又往前走了一步,精键的体结结实实压在了她的上,把她压向后的橱柜台面。

    “少凯,你今天怎么了?”言汐被他挤到橱柜边上,纤腰就抵在橱柜的边沿处,咯得她腰间生疼。她想躲开,却发觉自己已经被他牢牢夹在中间,退无可退。

    秦少凯很洁自好,平常并不这样。可是今天似乎特别黏她,从早上出门的时候,就强行抱了她好久。尤其是现在入夜,他的举动更加大胆了。

    “昨晚,被鬼冢铅华拉去看|奴表演,我本来不想看的,结果……还是不小心看了几眼。”秦少凯的声音比起刚才多了几分暗哑,低哑的嗓音从他柔嫩单薄的唇间倾泻出来,形成了一种致命的魅惑。

    “你知道的,我本就很少碰女人,尤其是遇见你后,就更没有碰过其他人了。我都快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做过了。差不多,差不多三年了吧……”他凝望着言汐干净姣好的面容,目光扫过她锐利的眉,最后,停在她饱满红润的唇上。

    言汐不是那种长相温柔的女人,她遗传了她母亲的容貌,五官拼在一起有着说不出的细腻,但是,她的眉……眉峰锐利,太过英气,眉宇之间萦绕着一股子的坚毅感,虽然只有一丝英武之气,便足以将她上那种似水柔折煞干净。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喜欢她上这股英武之气,有时候,她可以刚强的像个男人,但紧锁眉头之时,属于女人的那种的柔还是会流露出来。

    “是啊,是很久了。”言汐不在躲闪,任由他扣着自己肩头。他没说错,的确,他三年没有碰过女人,忍了这么久,应该到极限了吧。

    她已经逃避了三年,还是躲不过这种事的发生吗?为了取得信任,她可以不惜一切,但是惟独这点,她办不到。

    而秦少凯,只是偶尔抱抱她,摸摸她,从没有真正强迫过自己。

    在这一点上,他对她已经足够好,足够包容了。

    她一直畏惧的事,在这一刻,马上要来了……

    “言汐,不怕你笑话,我都快忘了——做愛是什么滋味了。可我只想要你,为你,我忍了三年。”他暗哑的声音中夹杂着些微笑意,炙的气息全数扑到她的脸上。笑过后,他把头埋到她的耳侧,神舌调皮地了一下她的耳垂,“今晚我们试试,好不好?”

    语气像是询问,更像是哄。见她不答话,他扣在她肩头的手顺势而下,滑到她的细腰处,手一收紧,就将她圈入怀中。另一只手滑进她的衣服里,隔着一层文,轻柔握住她的柔软。

    此时的言汐,靠在他宽阔的膛里一动不动,看起来似乎没有抗拒,实则她还是排斥着他。当他的手握住她的脯时,她全的肌在刹那间绷紧,僵硬的像块石头,连同呼吸也是一滞,心跳骤然加剧。

    “啊,少凯……”耳垂忽然被他含住,她吓的惊叫了一声,捏成拳头的手,差一点朝他挥打过去。

    “别怕,别怕。”他揉抚过她的腰,轻轻拍着她僵硬的脊背,安抚她的不安。他用舌尖拨弄把玩她的耳垂,手指解开文上的暗扣,揉捏着她的柔软,极尽所能的取悦着她。

    渐渐地,他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体内积压已久的越发膨胀,简单的抚摸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求。本能地,他腰腹紧贴她的腰,轻轻摩挲着她的下体,向她的体索要更多。

    他的手,游走到她的双腿之间,正好此刻的她穿着睡裙,掀开睡裙,他的手便向内滑去。

    “别怕,让我摸摸你。”感觉到他的手滑到私密处,言汐倏地一下夹紧了双腿,秦少凯无奈的笑着,低声哄劝,“把腿张开好不好,别怕,这会很舒服,不会痛的。”

    “可我,真的很怕……”她好怕,从他的手掀开她裙子的那一刻,她就突然变得极度害怕。他此时的行为让她联想到了九岁那年,母亲遭人强|暴时的景:那个男人压在瘦弱的母亲上,一边撕扯、殴打着母亲,一边做出兽行……

    “不会痛的,相信我好吗。”秦少凯已经忍到极致,强烈的吞噬着他的理智,让他忽略了言汐此刻的异样。

    此时的言汐,在他怀里正瑟瑟发抖,体僵硬的如同石像。她的一双黑眸不复往那么平静澄澈,眼底像是弥漫起一层大雾,让双眼变得茫然混沌,又带着些许恐惧。

    她的眼神失去焦距,目光朝着空中虚浮的一点望去,口中不断低喃:“我好怕,我很害怕,不要……不要打我妈。”

    “言汐,你乖一点,张开腿,让我进去……”许久不见动静,男人有些急躁了,一口咬在她的锁骨上,手指强行挤进,试图撑开她的体。

    “不要!别碰我!不要伤害我,也不要伤害我妈……”像是被他弄疼了,僵硬的言汐忽然惊醒。猛地,她突然一把推开秦少凯,失神地哀求着他,美的面容吓的血色尽褪,苍白如纸。

    ------题外话------

    此“(一)”和谐符号,跳过此符号,不影响阅读正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通过潇湘导购前往淘宝网购买女装,免费拿潇湘币看潇湘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教父的逃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