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日记 + 重回火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Heaven是个奇怪的孩子,Salvatore兄弟都这么认为,救下Heaven的是他们的父亲Guiseppe Salvatore,从一起野兽袭击案中,这是一个被护在脖子被咬断的父亲怀里的孩子。

    救回来的时候这孩子奄奄一息,像随时会断气,眉头是紧蹙的,像是深陷噩梦。一直到延续这样的状态一年,才清醒过来,人却一直是呆呆的,不是说愚蠢,而是像个一板一眼的木头人。

    Heavan能自理生活,学习能力处事能力更在Salvatore兄弟之上,却少了点属于孩子的生命活力,爸爸Guiseppe Salvatore是这么说的。

    Heaven,天堂的意思,应该是很孩子的父母才会取这样的名字,诚然,Heaven是个很漂亮的男孩子,像是圣经内描述的天使。哦,用漂亮来形容一个男孩很不好,但是除此以外,谁也不能找到更确切的词汇。

    唯一一点,Heaven异于常人的地方,他会笑、会不高兴、会倔强、会钟香蕉,Salvatore兄弟却没见过他哭。哪怕那次被强盗捅了一刀子,送去抢救,他也没有流过眼泪也没有异常的表现,仿佛那伤口不在他上。没有人会认为Heaven没有痛觉,捅下去那时,他的脸是刹那苍白。

    对这样一个明显缺陷却又处处比你好的家伙,Damon不悦地拿各种事去找茬,哪怕这个货是替他挡的刀子。

    找茬的方法很多,就比如看着那张漂亮的娃娃脸,Damon年仅十岁的小伙将恶心虫子往男孩上扔,结果人家Heaven将吃了一半的香蕉放在虫子前,一张无辜而精致的小脸保持惯常不达眼底的笑容,手却捏起虫子往香蕉里塞,很有技术的没有将虫子挤压的尿了或者内脏崩裂(喂)。

    Stefan疑惑:“你干什么?”

    Heaven头也不抬直白道:“喂食。”

    Damon一脸扭曲,啊喂你确定你不是想将亵渎(?)你的虫子活埋在香蕉山上吗!

    相较想得到关注般恶作剧的Damon哥哥,Stefan对Heaven照顾。他父亲Guiseppe说过,Heaven有那样的记忆,家里人也没有了,会成为一个不快乐的孩子,我们需要给他更多的关心。

    总的来说,Salvatore家是个待人亲切的大妈级家庭,收养的Heaven住在他们家完全足够,一个普通的家很宁静。多年过去,只有越发喜欢找茬的Damon发现,逐渐长开让少女们又又嫉妒的少年Heaven,眼神越发无神。

    然后有一天,神秘瀑布镇住进了新的人家,对于这些新住进的瀑布小镇的家伙,Heaven的眼中泛起少见的波澜,帮青年包扎莫名流血的手掌的Damon被青年警告不要接近那些人。

    Damon本就不是安生听话的主,更何况是Heaven给的忠告,叛逆的喜欢挑战的青年自然不愿意听,所以Damon接近了那个名为Katherine的高贵傲慢的女子,Katherine就像故事中引人的果,集美丽雍容于一,不说Damon被引产生探究的兴趣,就是Stafen也被勾了魂。

    Heaven:“不要伤害Salvatore兄弟,否则后果自负,Katherine小姐。”

    Katherine手中的扇挑起Heaven的下巴,“呵呵~,你知道,我对你更感兴趣。”

    Heaven不置可否的拂开她的手,惹恼Katherine,两兄弟她都咬定了。

    Katherine 的努力下,Stefan早被惑奉献出第一次,Damon这个看似坏坏的青年,也会是Katherine的囊中物。

    一室暗香,糜烂妖冶,Katherine挑着Damon领子,将青年带上了

    亲吻,挑 逗,耳鬓厮磨,衣服层层剥落,弃之如履,当艳冶慵懒的女人抚摸青年的脖颈,脸与眼睛一下子变得狰狞,吓住没见过这样状况的青年,女人也不含糊,咬上了Damon的脖颈,鲜血迸发, Katherine将自己的血灌入Damon口中,与此同时手对准Damon的心脏。Katherine想先转化Damon好了,能让Heaven的笑容有几分真实的Damon有点碍眼。

    意外出现在房间的Heaven从手中拔出长剑,韧十足的剑受到震,刺穿枕头,扬起一室羽毛,此时的Katherine正站在远处抚弄鬓角的发丝。Heaven垂下收回轻薄的软剑,Damon从惊诧中回过神,也明了Katherine 是吸血鬼的事实。

    平静伫立的两人也就一个罩面,Katherine怀抱着Heaven,暧昧地在耳旁吹着气,有着尖锐指甲的手按在Heaven心脏位置,而Heaven的手中的软剑早就抵着Katherine的心脏。

    Katherine:“交易如何?我要你,那么我会放手Salvatore兄弟。”

    Heaven笑容一如既往地空洞,点头的瞬间软剑穿透不可置信的Katherine,口中猛然喷涌出鲜血,心脏同样被Katherine冰冷钢化般的手穿透,“那就…一起死好了,哈哈。”

    Katherine死了,惊呆的Damon抱着生命即将停止的Heaven,眼泪划过桀骜青年的脸,滴在躯体逐渐冰冷的少年脸上。空洞像没有感没有心的少年很轻的笑了:“嘛,Damon不哭,这是我想要的结局。最后,记得联合镇民将吸血鬼处理……”

    死亡可以很远,也可以很近,直面死亡那种空虚的不可置信感,是一种痛苦嘲讽。嘲讽你没有珍惜相处的时光,痛苦总会想起过去的一个个镜头。

    处理完吸血鬼们,站在Heaven的墓前,Damon懂了,那替他挡刀后少年的话——

    Damon:“为什么替我挡?”

    Heaven:“你不想死。”

    Damon:“没有人会想死!”

    Heaven:“所以我不是人,哈哈。”

    最后户那句话的意思,他不是不惧怕死亡,而是…想要死亡。

    ******

    米国新闻里报道着商业巨子特莱斯•康纳利•达尼如何如何,天才占卜师珊诺被众议员殴打如何如何,达尼先生跟珊诺接壤上如何如何……好好的政治新闻变成的八卦新闻实乃作孽。围观电视吃早饭的一家人倒是很安静,说是一家人其实也就三个人,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儿子,一个是住在这家的插科打诨少年。

    父亲姓蔚,是个博士,常年深陷研究,却总会回家吃饭吃顿饭;儿子取名为蔚堂,是个成绩优异脑袋好的优秀人才,兼职模特;插科打诨少年叫爵文,是个成绩在蔚堂帮助下勉强过关的普通少年。

    看似普通三人组,一点都不普通,一个总是担忧的父亲,一个让父亲得了胃病的自杀少年,一个导致少年总自杀的蛋疼竹马。

    你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爵文少年会告诉你,他只是闲着无聊,看一部忘了是啥的片子,说了一句让他苦了这么多年的话。那部片子里面有个年吸.毒做下很多作犯科的事,害得家人各种餐具。富裕的家庭变得穷困潦倒,里面的妈妈桑从开始包庇孩子变得痛恨孩子,年害死家人后,自杀鸟,被人救下,年后来居然被那个人救赎了。年幼的爵文震惊鸟,然后爆出一句:这样的人怎么还能活着,自杀得了,一次不行不会多杀几次直到成功么。同样围观的蔚堂盯了他很久,然后…付诸行动ORZ。尼玛跳楼、割腕、跳海这些都是轻的,电锯、绞机那些才是真凶器。为了阻止这货,爵文都要心到蛋碎了,自杀少年的保姆竹马伤不起啊!

    那一句话,让爵文少年在后来的生活中,无自由失自由伤心痛心眼泪流地成为蔚堂的二十四小时保镖,保护他,不自杀=口=。

    虽然心,不过有蔚堂在,爵文就没挂过科,还考到不错的大学,别说兼职这货经理人也能赚点儿零花钱。蔚堂有张东方味儿十足的俊脸,附带天生的忧郁技能,在骗小姑娘上无往而不利,导致很多知名杂志争相邀约。好吧,爵文羡慕妒忌恨了,只要这货想,他就能一次OK的将上的衣服结合布景诠释出该有的感觉来,相熟的知名摄影师说,这货是天生的模特。

    今个拍摄很顺利,爵文和蔚堂才走到大堂就看见那个传闻中的达尼先生,边上是他的绯闻男友珊诺(喂),护着珊诺的俊美温柔护花使者(?),锋芒毕露的俊美的长发少年,最后是一个美丽成熟,脑门上一菱形标记的美女。

    婳琤:“人都觉醒了,珊诺就是千湄。”

    昊玥:“仲天,为何不承认他是一直追逐你的千湄。你留在这里,不就是为了司徒奉剑吗?”

    特莱斯也就是仲天:“婳琤和昊玥都忘了,他为你们做过的…手掌没有标记更没有软剑的他是千湄,却不是司徒奉剑。”

    优河不悦:“司徒奉剑就是千湄的转之一。”

    爵文同学觉得他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哦漏,有钱和灵感年外加酷哥美女的N角恋已经在爵文年的脑海中补除了个完美过程,他不做狗仔队浪费了,这要是找个照片来几句YY不过分的言语,定能大赚一笔……手掌标记神马的,爵文想起了他家蔚堂的手。

    爵文:“对了,阿堂,你手掌上的红痕……”

    爵文话还没问完呢,就被不远处争吵正酣的达尼氏有钱的眼刀秒了个闭嘴,唰地一下那货就过来了,厚脸皮地抓起蔚堂的手一阵端详。

    仲天:“你…奉剑……”

    爵文少年炸毛去掰仲天的手,失败只能徒劳无功地指控,“你个万恶的恋童癖有钱给我放手!!!我家阿堂是直男,你要搞回去搞你家未成年人。”

    婳琤皱眉:“仲天,他只是个普通人。”

    仲天坚定道:“他是司徒奉剑。”

    蔚堂收回手,从手掌内拔出软剑,惊得爵文出现一脸吃了苍蝇的苦样,众神戒备,只有昊玥和婳琤生出怪异的悲伤感觉,蔚堂说:“仲天,阿软我照顾很好,哈哈。”

    不等所有人想明白或者说明白什么,蔚堂他…将软剑捅进自己的体。目瞪口呆的神祗都救不了地……自杀成功——“……世界上只有一个千湄,是珊诺。司徒奉剑是个BUG。”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写了这么长时间,这文真的快完结了,好神奇的感觉。

    啊剑想分结局,两、三个吧(啊剑有偏心的会自己捣鼓),候选人——

    师傅,魔王,奈落,栖川,景麒(亵渎啊喂),赵盘(不要问啊剑准备怎么捣鼓,总有狗血的方法去攻克的[喂])……

    PS:什么,要问阿才,阿才是啊剑一定会写来自娱自乐的孩子!!!

    PPS:如果啊剑想定制的话,会有人想买么(有没有人买乃这个YD的家伙不是都修补出师傅的浴池PLAY和奈落的**PIAL准备搞出来送人了么)……

    PPPS:上面的所有PS都无视吧,哈哈【殴打....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