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 记忆【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   任札是个正常人,不可能放任自己不正常的感,所以他做了一件后无比后悔的事——疏远天堂。

        一个全心全意当好丈夫当好父亲的人,冷言冷语对着半大的孩子,复而小儿子捧在手心。这么做,裘唯不闹了,天明高兴了,得到妈妈对半的的天堂小脸上也洋溢着幸福。这样吧,偶尔关怀儿子的成长就好了。

        然后,任札的工作越来越忙,早出晚归,埋首工作的任札不知道的时候,天堂已然满口的妈妈说,对温柔亲切的母亲,惟命是从。裘唯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的教育方式,裘唯清冷中偶有的关,让一个本就满心妈妈的孩子,在父亲冷漠疏远,脑中爸爸的好淡忘,一年复一年,眼里便只剩下对自己好的妈妈。

        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得到一点就会想得到更多,裘唯对此道拿捏得当,所以天堂是个听话的乖孩子。

        …

        一个家,表面上维持着平衡,只是这样怪异而岌岌可危的平衡,最容易打破。

        “札,爸妈说在家闷着呢,我想将天堂托给他们带,好让他们开心,我也能去工作帮轻一下。”

        “不……你老公我能干着呢,小唯不要心。两个孩子还小,我也想每天下班听到两声‘欢迎爸爸’。”

        “好吧。”

        任札清楚记得,那的裘唯笑得异常温和谦逊,之后也没再提这件事。不提,却做出激进的事。

        你永远无法想象,睡在你边多年的人,是一个让捡球的孩子冲出公路,自己微笑站在一边观望的人。任札不敢想象,那若非父亲的律师找上他导致心神不定被上司踹回家,他的孩子会如何……任札紧紧抱着怀抱里颤抖着吓傻了的天堂,闭上眼,不想失去儿子,不想失去天堂的念头比什么都强烈。这样一种酸味十足的感,不是说疏远就能覆灭,它就像爬山虎,有一点就会覆盖整个空间。

        任札更明白一点,那次对话是裘唯的试探,试探他是否放下儿子,想来任札忽视了这点。裘唯不反驳,不代表不会用她自己的方式让人掉以轻心,而后消灭‘对手’。任札真的忘了,结婚之前,裘唯是外资企业争相挖角的人才,有她的商场暗战,稳胜不赔。

        “小唯,孩子死了你会开心吗?!”

        “唔,不知道,因为我的孩子还没死啊。”

        “你……”

        相比任札的激动,漫不经心地轻言孩子的生命的裘唯,语调温婉柔和,仿佛在茶会上谈论一件平凡的小事……这真的是一个十月怀胎生下孩子的母亲该说的话?!!

        任札那一刻才发现,他的妻子是个多么可怕的女人。

        任札不敢放任孩子被这样恐怖的女人带着,辞了工作。为维持生活,只能厌恶地接下名为父亲的家伙的遗产以及公司。上手的公司在‘弟弟’和堂叔把持下,任札难以入手,却有更好的理由将裘唯带在边。以为这样便没事的任札错了,裘唯是个认死理的,只要她认为威胁,便会除掉。

        三番四次险些失去天堂和表面上被任札护备至的天明,任札不得不决定将孩子带离这个疯了的女人,他提出离婚。

        ——札,你或许可以带走天明,但是天堂,他只是我的。裘唯自信宣言般的话,实现了。任札能带走被妈妈行为吓坏的天明,却带不走死忠妈妈的天堂。

        任札伸出的手被天堂狠狠甩开,天堂指着任札的鼻子对任札喊他没有这样的负心汉的爸爸的那刻,任札才知道,他和天堂的距离究竟有多远。他认为对天堂好的,小小的单纯孩子不会知道,孩子只看见垂泪的妈妈和‘冰冷负心’的爸爸。天堂软软的声音小大人地说着:“我没有你这样的爸爸。任札,我讨厌你。”

        “可是爸爸……”喜欢你啊。

        再没有比天堂说出的更能让他苦笑的话了。任札冷着一张俊脸看了眼裘唯夹杂痛苦与愉悦神色的扭曲的脸,背地里捂着脸庞的裘唯,嘴角上扬。——她已经…疯了?

        一次不行,还有下次。离开419小区的任札找人监视裘唯,自己陷入暗杀和明挑衅中。为两个孩子的未来,这让任札厌恶的公司必须拿下。

        …

        两年时间到,法院判决离婚,任札也终于在公司站稳脚步,肃清了‘弟弟’和堂叔的势力。离婚几天后,他不可置信地听到天明的死讯。他千算万算,算不出裘唯会利用天堂……杀了天明。那天是天堂的生,任札一个人在医院的停尸间埋首哭了一个晚上。向天明忏悔他的忽视,求天明原谅他不恨天堂,甚至会为天堂掩饰。

        明灭的手机屏幕上是这样一条短信——【札,我以我的方式惩罚你。得到你的天明要死,让你在意的天堂…要一辈子痛苦。】

        那个时候的任札还不知道更残忍的真相。

        那后,任札用尽手段,哪怕天堂不愿意也要将他带离那疯女人的边,然而天堂狠心地用水果刀往自己的脖子上抹,也不肯跟他走。那爽朗得渗人的笑容,任札不会忘也不敢忘记。他给了天堂一巴掌,不是他不肯离开,而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不能带走天堂,任札只能努力让裘唯转移目标。只要不是天堂就行了吧,那么,任札可以有很多女人。

        天明死后,就如同记者们猜测,没了继承人的任氏集团总裁急需一个继承人,各路美女相伴出席各个场合,倘然一标准的花花公子势头,报章杂志总会刊登这位上流社会的混血美男的照片,养眼是一回事,他的绯闻女友可都是些大牌。

        如此几年过去,任札的生活很平静,裘唯没有过激的行为。听手下报告裘唯只复一地对天堂说任札的好,天堂却与俱增地厌恶任札。只能说,裘唯始终是天堂的妈妈,知道如何做才有最好的效果。

        还好,天堂跟同学老师处的很好,长成爽朗干净的三好少年。任札希望,天堂那时候太小,不会记得自己做错过的事。然而每年生都拒绝最的妈妈的好意,就证明这孩子根本记得清清楚楚。

        ******

        天堂十六岁生那天,裘唯找上了任札。裘唯总能让本无视她的任札乖乖跟着她的脚步,她有重要的筹码,她清楚任札的为人。

        任氏集团的天台上,裘唯挑明:“札,哪怕用一切手段掩饰,我也知道,你阿堂。”

        “哦?小唯你的妄想症该去看看了。我为什么不要各式妖娆可火辣的美人,要喜欢没材不柔软,血缘上还是我儿子小孩。”

        “不用急着否认。你边的女人不断换又如何,我记得你发过誓你要当什么样的男人。如果你专宠一个女人,哪怕没有生孩子都比你轮换女人有说服力,我亲的札。”

        “呵~,随你说,我宝贵的时间不想浪费在听你废话上。”

        任札转要走,紧握的手内早已被汗水浸湿,脸上却维持着无所谓的讽刺笑容。

        “你敢走,我就敢让天堂死掉。”

        “随便。”

        任札的步伐迈开,不打算给裘唯借题发挥的机会,他越在乎,天堂就越难过。

        “就像…我将漂到下游还没完全断气的天明捞上来捏着鼻子,彻底确认死亡一样,我会让天堂死的更痛苦哟~。”

        “你!裘唯你居然……”

        “我怎么?我清理自己下掉下的一块?还是我伤害了你的天堂?札,我从你自己都没发现的时候就知道你天堂了。”

        任札垂眸不去看裘唯,神经质的智商高的女人心狠起来,蛇蝎也不能比。裘唯知道却装作不知,做了这样的一件事却让天堂一直活在罪恶当中,为什么能诠释完美的妻子的她会变得如此的…病态。

        “因为我你啊,我不容许其他人获得你的。我那么你,为什么你不我了。是不是扫清了障碍你就会我?不,你不会,你只会更恨我…那么……”裘唯突兀地抱着任札转圈,转到晕头转向。裘唯还抱紧任札转着,附在他耳旁轻道:“那么就让天堂恨你一辈子,恨不得杀了你一辈子。这是对札的惩罚,哈哈哈哈~!”

        任札还没懂裘唯话里的意思,裘唯便双手将任札的手按在口,整个人向着半腰高栏杆外侧倒去,前一刻刻意瞪圆的眼眸望向任札的后某处时微微阖起,似是满足似是遗憾地对着任札的后面说:“阿堂,最后还能看见你,真好——”任札怔楞后反手想握着裘唯的手却被她避开。

        裘唯就那么从摩天大厦上倒下去,天堂被任札反锢双手压在楼顶,望着跌落的裘唯失了神,只有任札看清了裘唯瞪大的眼满含恨意、恶毒和嘲弄,不是对任札,而是对天堂。

        …

        那后,天堂进了几个月的疗养院,若非那封遗书,只怕他也清醒不过来,变成精神病院的住客。醒过来,痛苦却保持微笑的天堂,每一次笑着都想什么呢,任札不知道。

        天堂想要告任札,却因为遗言,任札更没有作案动机而不成功。

        败诉那,天堂看任札的眼神里有浓的化不开的怨恨,任札苦,却又满足被牢牢印刻在天堂的人生中。被恨到骨子里,任札也不敢跟任天堂说明任何一个真实,信仰崩塌的天堂精神是否能接受……任札不敢冒险。

        裘唯一直是战场上的常胜将军,她敢作敢为,却也掐到了软肋,任札和天堂之间,形成一个解不开的死循环。

        ******

        记忆到此终结,接受记忆的男孩睡在冰冷的地面,男孩的主魂陷入深深的梦魇,清醒不过来,或者不愿意承认。

        凶猛地雨势不能打醒男孩,却让男孩浑伤的体跟汇集的血水交融,浅浅的脚步声走近,撑伞的男子停在少年跟前,随后将男孩抱起来……

  •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