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任天堂起来洗刷,近段时间闹起来的房子一个人也没有。{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任天堂抓抓脸,下楼吃早餐。桌子上意外有份包装好的礼物,任天堂被吃进口中的食物夺回注意力,皱眉,整个人愣在那里,直到阿才来喊,这才背着书包上学堂。

    一正常作息,不见让女生尖叫让阿才各种心惊胆颤的医生们,更没有见着势在必得的任札,阿才满天神佛都感谢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嘛,阿才,我严肃的跟你说,色字头上一把刀。”

    “啥?”

    “你再看‘嗯嗯…啊啊……’片子兴奋到彻夜不眠,迟早会虚的,哈哈。”

    “……”啊喂你的下限呢,下限死了么!阿才绝对不会告诉天堂他做了一晚上被奈落S的梦,根本原因是奈落□地羡慕妒忌恨他跟天堂的关系。奈落极刑加,阿才愣是爷们的一个字也没说任天堂的事,就是苦地在恶魔地皮鞭下低头写作文囊括了他知道的全部过去TvT。尼玛奈落他不是个人啊,将阿才辛苦整个梦写出来的东西撕碎,森森地说明他早就读取了阿才的记忆。那个瞬间,阿才森森地蛋疼酸,荣升为‘奈落去死去死党’主席!阿才扎醒的时候觉得定是他被压迫太久,才会做这种精神错乱的梦!

    再三确认那几货不在,阿才大咧咧地勾着好久没接触的挚友的肩膀,嚷嚷着一起去了(喂),呸,门。两人勾搭成,带上一众小弟,乱了一下午= =,各自回家。

    一如既往,阿才看着挚友进了家门才折返,好友很正常,却有些说不准的怪异。

    任天堂进了家门,黑漆漆的屋子没有熟悉的光线,任天堂灿烂笑着垂下眼自己开灯。饭桌上还冒着气的菜才吃了口,便搁下不吃,长时间静默后才上楼洗澡睡觉。{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

    那份从早到晚静置着的礼物依旧摆着,只是桌子旁却坐着三位BOSS。

    “汤姆,你做的东西是太难吃了还是太难吃了呢~”奈落多少沾染了些现代人的恶习,平淡着一张脸,吐出欠揍的话。

    “味道不会错,按照冥想盘内他妈妈的示范的。”里德尔也不恼,腥红的眼眸低睨那份精美的‘真相’,“你的包装技术是太挫了还是太挫了呢。”里德尔学习能力一把罩。

    “总的来说,你们两个真是弱爆了。”

    里德尔和奈落:“……”啊喂什么都没做装2仙人整理记忆的货色有资格这么说别人么!

    “明天,剥光了上。”师傅大人凝视礼物一锤定音。

    里德尔和奈落:“……”这货说话能不能…不那么让人觉得猥琐。

    任天堂发现自己在一个黑黝黝,人多多,三面墙壁前面有个罩子的地儿,浑疼痛,一种极端的无力感遍布全

    每固定被注定量溶液,任天堂除了越发疲惫也不见得多难过,但是有天那位给任天堂注的眼镜成不了鬼畜银毛君药师兜换了管据说混合有各种死亡生物血液的溶液,针头对准任天堂意思不言而喻。

    “嘛,这东西戳进来绝对不‘kimoji’,麦兜他亲戚你敢戳进来我就敢记仇,哈哈。”

    “……”药师兜保持着友好微笑,手起针落,毫不含糊。

    任天堂瞪圆了眼,瘪了,恹恹趴地。

    逐渐适应了无力感,适应了各种BT试验,任天堂能自由掌控体已是很多天以后。本来挤攘的牢房,剩下的人不多。少了的那些人,不是死了,便是刷副本升级了,成了这个基地的主人的重点栽培对象,学习高级技能。

    任天堂此番叫黑,体是废渣,培养不足,只得供基地主人做实验。

    经常实验别人的人成了别人的试验品,任天堂感觉微妙有趣,体机能恢复的后果是,基地主人注什么进去任天堂的体,任天堂就用当内功练的体本源能力给出去。人越发精神爽利,腿脚不疼了,直原地满血复活。那个每来记录况的银毛君药师兜,对此结果疑惑不解,只能更狠地加重剂量。

    任天堂从一个废渣体炼成了百毒不侵只金刚体(喂),这都要感谢兜,感谢父母,感谢邪教…他才能得到这样一副躯体。任天堂是真心悟了:这是邪教的除了XXOO外的歪门练功方式,以毒攻毒。

    小板得了能力,为了不成为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成渣的货色,任天堂爆发了。某来注的药师兜被任天堂偷袭,还没满级的药师兜血条一下子被任天堂攻击太阳的重拳清了七八成,任天堂一早设置好的大石头在手里剑的袭击下,砸向了晕眩虚弱状态的药师兜,药师兜武力值清零。任天堂RP爆发地确认对方没死最多伤残后,将人撇下溜出了据说是什么音忍的基地。

    溜出基地,任天堂将兜上摸来的钱都拿去买香蕉了,太久的结果是,无限次爆发。路人只见一诡异的少年微红着一张满足的脸,一根根香蕉消失在少年黑洞一样的口中……

    暴食的结果是撑了,撑了的结果是轻易被绑回去见大BOSS,一脸沉的大丸子蛇脸哥。

    体另类彪悍,蛇脸哥许诺让任天堂体验存在的价值,会带给任天堂彪悍的技能。任天堂说了啥让自信惑力满值的男人僵直了背,脸色黑沉地离开——我存在的价值就是征服猩猩大海,成为One Banana。兜默默地默默地撇头,他绝对不是在笑大蛇丸大人的场,他只是…想戳死那个脑残的货色,为大蛇丸大人除害,一定是这样的没错。

    不管任天堂的回复如何,药师兜是没能报复,还得给让他伤重的货色安排房间,遂只能憋屈地用训练刷任天堂的疲劳值。郁闷到兜的是,那货横刷竖刷都刷不满,总能元气满满,难道是菠菜供应充足,大力水手状态维持么…呃,什么东西乱入了。药师兜的无限锻炼下,任天堂其余忍术是渣,唯一一个能运用自如的技能就显得特别彪悍——通灵术,准确来说是任氏大召唤术。

    那,任天堂在房里画个改良版的阵,结印,自伤内腑喷血在上面,然后神马都没发生…才怪,光芒升起,受任天堂召唤的不是任何生物,而是个人,还是个水灵灵的纤细型金发美少年。

    美少年哟一出现吧,呆了那么会儿,就给了任天堂一个熊抱,哪怕体早已因为血腥气息而瘫软微,少年的手抱得死紧,像是想将人勒进自己的体,缓慢地哽咽出一句:“…您真的,还在?!”

    “炎。”任天堂拍着已经哭得稀里哗啦形象全毁的麒麟,心里踏实了,他的通灵兽是慈祥的麒麟:“哈哈,我好得能当超人打趴小怪守护,不好的是…你。”

    那天,景麒见到了他曾经的王,哪怕模样不同了,麒麟总能辨别出,自己主上的气息。就像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一下子就满足了,哭累了靠在自己王的肩膀,进入梦乡。

    作者有话要说:无网的苦手机党....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