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飞甲【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万大姐镇压下,任天堂安安分分地给万大姐当起门监,所谓安分,也只是乖乖呆在宫里头。{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皇宫很大,万贵妃拿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手没辙。

    人生乐趣是可遇不可求的,任天堂真心想请吃香蕉的是西厂大档头马进良。

    第一次见面,任天堂放倒大档头,将人点了摁在墙壁上,挨过去不是吃豆腐,只是很仔细地观察他的眼睛有没有戴班上女生们喜欢的美瞳。若非淡然的雨督主把那货给揪着,只怕某货手指痒痒就戳进大档头的眼里去淘‘美瞳’(喂)。

    第二次见面吧,任天堂对人家的口罩研究个半天,首先否定对方在COS飞坦,经过长期的推理,真相只有一个——马进良是个特摄控,COS的是以征服小怪兽为目标的蒙面超人。马进良的面罩个却有碍瞻观,任天堂让个小宫女缝了个香蕉图案的面罩,笑容比菊花灿烂地给武力值还没到他五分之一的马进良换上,砸吧嘴点头称赞这是个艺术。一旁的西厂众控制着不去看大档头的转型的脸,免得当场笑出来,这会儿正憋笑憋到内伤。

    任天堂乐此不疲地给大档头打造亲民形象,西厂众每一副便秘脸,任天堂提议他们集体吃泻药解决生理问题,众人一脸血想揍扒这该死的始作俑者。就是不苟言笑英明神武的雨督主邹然见着马进良的新造型也得默默地撇头,手覆唇抖动肩膀。马进良大档头已经习惯“=口=”着戴各种恶搞面罩,亲近的手下倒发现,严肃过分的大档头偶尔弯弯的眼睛揭露他心其实很好。

    “不觉得恐怖,我这模样?”

    “嘛,裂口妹子比你凶残多,看到你我有亲切感。你的眼睛很漂亮,天生的不含添加剂,戴美瞳的女孩们伤不起,哈哈。”

    “难怪督主那么……”

    “?”

    “没什么。”

    太监张敏有事没事往西厂走,西厂的头儿们乃至守门的门卫都认得他,明的称呼‘大人’,暗地里却标记‘督主的人’。为什么这么喊,这还是看多一些不能乱嚼舌根的画面——

    画面一:张敏坐在长廊的围栏,督主大人将人给圈在两臂之间,脸贴着脸,不知两人说些什么悄悄话,张敏居然蹭着督主说话的那边的脸,难耐着呢。那暧昧劲,脸皮薄的新人看了都脸红。

    画面二:督主受伤忙着公务一直没处理,张敏那货愣是将督主推倒,整个人大石砸蟹般猛然跨坐在督主的肚子上,督主白皙的脸顿时更白三分。一只手束缚督主的双手吧,另外一只手撕了督主的衣服,毫不温柔地往督主上抹药,那力道哟看的人都白了脸默默撇头——死也不让张敏上药!亏得督主耐力好,愣是没发出任何声响撑到最后…经过张敏摧残,督主的伤势越来越重=口=。猫腻是两人姿势很不对,两人态度很自然,督主被人骑了居然没杀人,哦漏,这是在刷他们对督主的理解度。

    画面三:张敏这个不吃香蕉会死国王子,就着督主的手啃了督主吃一半的香蕉,还不知廉耻地咧嘴笑问督主是否要分一半。以上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督主大人崩坏地挑眉说好,更崩坏的是张敏托住督主的后脑就自然而然的吻上去,将那香蕉在两人口中传递,推挤着纠缠,折光的银线沿着嘴角下滑,真真是那个色。若非督主斜睨围观众,他们定然看全程直播……

    以上已经很能说明问题——张敏那货是督主的人。

    任天堂个二货自然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他,到西厂乱搞完吧,偶尔还教育徒弟们,指导武功提供一些解决事件的方案,当个难得称职的师父。

    混西厂和练武之余,任天堂跟小太监宫女混熟,知道很多事。{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嘛,万大姐对任天堂很好很好,其他的看不见好像也没什么,哈哈。

    人心很小,任天堂很护短。

    有些事不是不想参与就能不参与的。万贵妃招任天堂,说出希望任天堂帮她去处理一位纪姓宫女的孩子。万大姐的笑容那么美那么雍容华贵,却独独少了暖意,冷冰冰的,哪怕她喊张敏的声音很轻柔很甜腻。

    任天堂应下,离开时在门前遇见受召的雨化田,“为什么不拒绝。”

    任天堂:“不就是小事嘛,我这个闲散宫人能做好的,哈哈。”

    任天堂出现,纪姓宫女特别紧张,将怀里刚出生却乖乖地不喊不叫的孩子护得好好的,哪怕是命攸关的时刻也不让孩子辛苦。纪姓宫女观察任天堂良久,突然不住地给任天堂磕头,砸得地面砰砰响,她说:“求你,杀了我吧。请放过我的孩子,哪怕是将他丢弃宫外,由着他自生自灭。”

    任天堂点了陷入偏执的宫女的,笑容灿烂地蹲下,抽出手帕给宫女擦流血的头,宫女一脸讶异,任天堂视线落在婴儿上,“你跟我娘一样,是个好娘亲。我呐,答应万大姐要处理这个孩子,”宫女暗淡很多,抱着孩子的手紧了紧,“我的处理方法是——孩子我来养,以策安全,哈哈。”

    虽不懂这公公是怎么回事,本着横竖是死,不如放手一搏的心理,纪姓宫女当机立断,将孩子交给公公,扭过头不看将孩子带走的太监。

    皇宫是个寂寞的地方,尔虞我诈多了,底层的人多少会愿意伸出援手,比如任天堂的赌友太监宫女们,一群人在任天堂的财力支持下,高兴地当起保姆ABC,枯燥的生活多出了鲜亮的生命力。前提是,西厂的纵容与掩饰。

    所谓的处理,见仁见智,任天堂完美地完成任务。

    乐滋滋地回到万大姐的宫吧,任天堂正好看见给万大姐描眉的宪宗皇帝,自是不去打扰,以免被嫉破坏恋如仇的驴子踹。任天堂找个人多的地方凑过去,笔直地站在末端,脑子的转着香蕉的各种吃法。

    “……敏,张敏!你在想什么!”

    “晚上到御膳房吃香蕉。”

    瞬间,鸦雀无声,宫女们循规蹈矩不敢吱声,万贵妃扶额,天子哥对这理所当然地‘拿’香蕉行为不知作何反应。

    今才发现师父大人居然在万贵妃此处当值的天子佯装微怒,板着个脸:“作为惩罚,你到乾清宫当值,师父。”

    “不行。”万贵妃稍稍失态地抢白,随后不甚自然地抚了抚鬓角,抱上天子的手臂,“皇上,臣妾需要张敏。”

    任天堂边的宫女们头更低,知道不得了的东西乱嚼舌根会死的很惨,聪明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天子对撒的万贵妃摇摇头,在师父大人习惯偏向贵妃前,似笑非笑地惑:“一三餐,香蕉任吃。”

    任天堂摆正脸:“成交。”

    低眉顺首的宫女们那嘴角抽啊抽的,啊喂皇帝吃饱了撑着吧,下道圣旨还怕一不吃香蕉会死的门监不去。

    皇帝满意地带人离开吧,许诺赐十个奴才给万贵妃。万贵妃恭送,等人都走了,气得一把将梳妆台上的东西扫到地上,恨恨地地叫了声张敏,吓得宫女们噤若寒蝉。

    在乾清宫服侍五年,任天堂也并非一味不干正事,为宦官任天堂不干扰政权,更早就将那些自外国带回来的东西呈递给天子。精挑细选的艺术作品,才子们的诗句文章,不难发现外国人的才华以及对神的批判、对人的重视。不需要多说什么,通过这些东西,能给当权者一个警醒,或者开阔思路,端看宪宗是否能接受封建制度可能的覆灭。不被束缚的人才是国家的栋梁,而自由的国家才能走在世界前头。

    名留青史的机会,覆灭君主集权的可预见,难以取舍。

    宪宗皇帝是个敢作敢为的,开始两年的考虑后,嘴上不多说,手底下却放手不再限制人们的言论,只是让西厂广集人民的话。天子甚至在朝臣的反对下颁布提倡商贸发展的旨意。重农抑商的政策在此刻退出历史舞台,商业带动经济发展才是国家进步的根本。

    商贸发展带动起对外贸易加深,海上航行事业发展,资源交换让人民接触到外国文化,以及最新的科技……

    朝堂上的国家大事,任天堂这么个小太监不插嘴,后宫内务,任天堂这个小太监除了养了个小皇子后也不管。任天堂倒不是到乾清宫当门监,天子给他安排的是简单活——造型师,负责给天子梳头,伺候着换衣服。

    天子:“师父,有了你我找回了原来的自己。”

    任天堂:“啊咧,阿深你是想表达你越活越回去的中心思想么?”

    天子:“……”凡事必须亲力亲为的坑爹状况!指望张敏给自己收拾仪容,天子哥直接穿睡袍去上朝还没那么丢人。

    当了天子的内侍,任天堂见到雨督主的机会锐减,就是逛去西厂找人,别说雨同学,COSER的巅峰大档头也是看不见的,好像他们总有忙不完的事。谭鲁子倒能见过几次,问他忙什么,就回答西厂事务繁多,雨督主必须逮捕K.O了东厂Boss的赵大虾,格杀出逃的宫女。

    本来谭鲁子同学可不愿意透露西厂机密,只是被任天堂过分诚实的眼神闪瞎了眼,对方一巴掌碎了一面墙啊,识时务的谭鲁子同学满额黑线地如实报告,事实比人强,这都是被的。尼玛张敏那货敢不敢别用‘不说这就是你下场’的森变态眼神看他!

    那边厢西厂众人和赵怀安玩追捕游戏玩得不亦说乎,这边厢任天堂找准机会告诉开始感叹年龄已大的天子徒弟,其实他有个儿子被前皇后养着。天子一听整个人就愣了,狠狠地抱了下任天堂,附耳喃喃很久“谢谢,张敏。谢谢……”,好半响才放手,坐不住地匆匆离开乾清宫。任天堂抓抓脸,他也没做的比吴皇后多,近几年孩子可都是有钱的废后带的。

    孩子五岁宪宗还没见过,念及孩子被养在冷宫,不免让他联想起小时候,深觉对不起孩子。这会儿是见着自己的孩子的,激动不已的将孩子抱起来转圈,喜悦之不言而喻。吴皇后赡养孩子有功,天子给她一个愿望,吴皇后吧跟任天堂混熟了,听多那外面世界的好,遂向天子禀明,她不需要赏赐,一心想离开皇宫,天子准了。

    皇帝一直无子,居后宫最高位的太后自是知道怎么回事,本来持放任态度这几年也不免忧心,这下子倒好,多出个皇孙,太后还不将孩子领回去养着教育,免得再出什么幺蛾子。

    姿态闲适地等待雨化田除掉素慧容,不想听到这么一个消息,万贵妃怒目圆瞪,手指扎进猫的皮中,刺激得波斯猫在她的手上留下血痕。张敏胆敢背着她私藏皇帝的孩子五年,万贵妃怒极而笑,愤恨异常,命人将波斯猫抓去凌迟,眼底只余幽暗的灰色。——不除掉张敏,难以泄恨!

    正如历史,纪姓妃子还没有享受娘娘的待遇,反倒是死在宫内。任天堂倒不会怎么样,哪怕刺客围杀,武力值忒高的任天堂应付那个自如。又是一批新刺客,量多素质高,任天堂抽出削钻如泥的阿软不留地将所有人人砍倒在地。不想大批量清理吧,任天堂应付自如地喊来准备出任务的谭鲁子同学处理。

    挽手甩了几个剑花,任天堂发现人杀的越多,诡剑谱越发得心应手。任天堂终于悟了:这剑谱靠的不是练习,是累计杀气和煞气才能进化。任天堂突兀地想到可研究方向:“每对着茅坑里的马赛克物砍,不知能来个超进化达到剑神的境界不?唔…好方向。”

    “……”谭鲁子什么也没听到,擦,这货还能更恶心一点,被诋毁的剑神在角落划圈圈诅咒你。将脑门上硕大的“井”按下去,谭鲁子同学忽视某货的所有话。凝视堆积成山的尸体,不知该感叹张敏的实力,还是该感叹他仇家的势在必得。

    “嘛,我也不好逆了人家的意,谭撸撸,你就给上头汇报,说…我被乱刀砍死。”

    “不是谭撸撸,是谭鲁子。这里没人跟你一个样。”

    阿软连挥,任天堂将一具跟他形一样的尸体修理成血模糊的一团,对谭鲁子一笑,露出森森的白齿,“哈哈,这不就结了,谭撸撸不知羞你太笨了。”

    “……”谭鲁子浑一寒,漆黑夜里的张敏跟鬼一个样——混蛋,那个撸撸不知羞是什么鬼东西,这货还能再理所当然一点不!

    ‘张敏’的尸体谭鲁子明哲保地派手下呈给天子,汇报的一切工作皆由西厂的人去办。

    听闻天子当时震怒非常,命人将刺杀的末后黑手找出,并将刺客连带被检查出来的官员一同诛九族。听闻天子半月后冷静下来处理朝政,曾经温吞而内敛的处事手法变得渐凌厉,恰如其分地处理掉朝廷中的毒瘤,拉帮结派的朝臣一个个颤巍巍。听闻天子……

    万贵妃眼看天子变得陌生,更是少进她的宫,只到太后那看儿子,嫉恨都要将她给磨疯了。好不容易在御花园见着许久未见的帝皇,万贵妃喊停了他,神色悲伤:“…皇上,你是嫌弃我年华老去,不再我了吗?”

    “妃……”天子垂眸,笑容温柔,指腹摩擦晶莹剔透的玻璃杯,“朕重旧你知道,你和他们对朕来说都非常重要你也知道,那么你该知道,朕的底线在哪里,对吧。”

    万贵妃妖娆的脸唰地一下全白,她一直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才害怕所有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妃放心,你依旧是朕专宠的万贵妃,无人能比。”只有朱见深知道,无背景的万贵妃艳冠后宫不单能让各方势力平衡,更能最大限度地利用后宫佳丽得罪万贵妃这条,清除异心者。

    万贵妃颓然跪地,宪宗早已离开,徒留下淡漠地背影。

    再深的感,也会在一次次容忍中消磨干净,更何况利用这份感不断施加另外的伤害。

    诚然这些听闻都跟处龙门客栈的谭鲁子一群人无关,东厂的伪装兵,龙门客栈的本土员工,关外的美貌女子及手下,龙蛇混集,齐聚一堂。说是为免被看出是死去的张敏公公,任天堂将脸涂黑得堪比包青天,用白粉在眉毛中间画了根香蕉,自称为任青天,那苦的模样儿,别说那些一脸‘=口=’的人,就是喝水的谭鲁子和继学勇也一口喷出,只差没呛死,两人对望一眼,抽了抽嘴角——保佑他们能完成任务吧,阿弥陀佛。

    作者有话要说:手机党,苦脸....

    哦漏啊剑抽了,结果昨天写了师傅大人和任天堂的那个啥,详细写了模糊的,啊剑同学说,想不到你……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