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飞甲【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   一早起来又是鸡飞狗跳,该庆幸Boss们还有些许良心,东西摔了房子毁了还能来个BUG般的复原。事实上,不把东西整理好,名为任天堂的货色会发飙。

        任天堂一边早餐吧一边拍手叫好,每依旧准时撇下三人给那个该死的阿才一同上学,只差没让三个斗殴的黑脸Boss调转枪头毙了这货。灭掉其余两人是三人心中的想法,实际上该被吊起来S M的是会招蜂引蝶的看戏的货色。连获得大部分记忆的汤姆都不知道,这货究竟有多少个该死的还没出现的姘头。天天杀人是要事,每封固那道‘门’,聪明的三人都不辞辛劳。

        鸡飞狗跳也没维持很多,很快三个心思各异的Boss能坐下来一起吃早饭,一个优雅吧,一个恬淡,最后那个清雅的公子哥,以阿才的话来说就是,尼玛能不能别吃饭都让人自行憔悴啊外星人们。

        从摔裂过好几次的相框内抽出那张三人的照片,任天堂塞进口袋,那天快到了。碎了的相框可以还原,烧了的照片可以恢复如新,可是…死了的人却不能救回来,这是世界的规则。

        任天堂背着书包走出家门吧,师傅大人碎裂空间站在任天堂跟前将撞进怀里的人给抱了满怀。无比自然地将头抵在任天堂额上,指腹摩擦少年的温度适中的唇,“蠢货徒弟,这是投怀送抱?本座不介意好好‘疼’你一番。”右手从少年的膝盖下穿过,强势地将人抱起来,直接往屋子走。

        “师傅,你别学阿才看18×动作片,看多了就只剩下‘嗯嗯啊啊’的能耐,可别在被人进入的时候冒出句‘雅蠛蝶’,你一古韵美男这般乱入卡密桑麻会悲伤顺流成川的,哈哈。”

        “本座看的是她姐姐的男人动作片!”黑山哥抽抽嘴角,沉着脸微笑。

        “…啊咧,师傅大人女人都不能阻止你弯掉的事实了!我说怎么不见奈落和汤姆,他们一定是被你‘榨’成人干了。”

        “……”黑山哥一把将人摁在膛上,免得他再吐出什么象牙屎来。就算如此,黑山哥也不会告诉这货,两人被他了在制内YY无极限呢!

        好不容易将脑门上黑色十字压下去,师傅大人云淡风轻地挑眉一笑,低头堵住那张吐出鬼话的嘴,手肆无忌惮地解开少年皮带,拉开裤子的拉链,钻入三角裤里面,手指连动挑衅少年的感官,一点不在意他们站在门口,随时被围观,上个XX报头条——世界已经不能阻止帅哥搞基去了,美女们节哀。

        围观之一阿才表示,他一点不想承认天堂被三个男人抢着包养这个事实=口=。他不能有一丝其他想法,只能用眼神控诉该死的外星人。尼玛再不将手抽出来到警局告你侵犯未成年少年啊基可修!

        围观之二黑发蓝眸混血(?)外国佬,脸色平静,不难发现他眼中沉凝的愠怒,“你们在做什么!”

        阿才对男人刮目相看了…哦漏,这货阿才见过来着!来人穿裁剪合体的西服,绛紫色的衬衫不羁地敞开昭示对方并非恪守规矩的货色,虽老了很多,阿才一眼就认出这人绝对是任天堂那货的死鬼老爸任札无疑。

        最开始被动的任天堂被围观众吆喝,开始主动地配合师傅,一手扶着师傅比鸡蛋还滑的脸,一手圈着师傅的脖子状似不让自己掉下去,好不暧昧亲昵。

        锲而不舍的任札将任天堂给扯下来站直,这也得感谢黑山哥心好,同时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才放的手,不过被打断接吻,黑山哥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任札一改开始的暴躁,平静而玩世不恭地询问:“天堂,不给爸爸介绍一下吗?”

        任天堂抓抓脸,打了个呵欠,“他是谁也跟你无关,路人甲先生。爸爸什么的奇怪东西早就歼灭在沙尘暴中了。”

        上次还是宇宙飓风现在就成沙尘暴了天堂你究竟多想弄死你爹!阿才默默地在心里吐槽。

        任天堂甩开任札的手,黑山哥见状伸手就将人给抱在怀中低头亲吻少年的眉眼,不难感受任天堂体的绷紧,揽腰的手紧了紧,抬头,狭长的眼眸望进徒弟的眼眸中,“本…我是任天堂的金主,他属于我。”

        围观的阿才紧了紧肩膀上的书包,啊喂外星人黑山你够了,言小说看多了么基可修!

        手执飘落地上的照片一顿,随意扫一眼,上面皱痕清晰的是天明的位置,任札眯着眼选择无视不好听的那句话,翘起左边唇角痞笑,“她和天明的忌要到了…啊。天堂,那件事你本来就没有错,认死理的格也该改改了”

        “师傅,根据定律,路人一旦有台词那就是炮灰命了,为Boss你可以K.O他了。”

        “哦~”

        “呵~,还是老样子。天堂,你该仔细回忆,天明是怎么……”任札的脸刺痛,流淌过脸颊,不在意地擦擦,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再说一个字,就真的是炮灰了哟。”任天堂拖着师傅回屋,“阿才帮我请假吧,唔…就说我要彻狂欢,哈哈。”

        “……”啊喂真这么说被老师殴打的是他啊混蛋!你丫不要3P啊,不对,不要做不该做的事啊基可修!

        任札皱眉想跟进去,却发现无论如何也不能挪动脚前进一步,只能不断后退。

        阿才难得好心:“我说人渣,你就别挣扎了,这屋里都是外星人,你一地球人进不去的。”

        “……”

        天堂,从来都不会跟他坦白任何痛苦。回到班级,阿才在惨不忍睹的政治试卷上伪造父亲签名…他记不清很多事实,爸妈也被他吼过,姐姐站在他一边,阿才有一个从小到大的挚友,就够了。

        月黑风高,夜凉如水,任天堂早就睡眠,三位Boss倒是在黑漆漆的大厅内围坐一桌。

        主题:任天堂是如何炼成的。

        材料:汤姆提供为数不多的记忆。

        线索:黑山哥发现的任天堂他爸——任札,知道内幕的阿才一枚。

        步骤:奈落负责清查任札所知道的一切。《==其余有贡献两人一同微笑,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无贡献奈落反驳无能。

        午夜十二点,奈落出外,黑山哥和汤姆对着任天堂的房门无可奈何,各自回房。那货压根将自己的灵魂生命压在大阵上,真硬闯指不定那货就成渣渣了。

        任天堂当什么没当过,太监倒是第一次啊第一次,当然是伪的。

        战争失败的俘虏,被送进王宫割掉‘小弟’,在明朝几乎是习惯做法。小太监被人撑开双腿,刀搁在根部的时候,任天堂就成了这个苦的娃。那时候二话不说推倒一堆人,揪着一帮人的衣领,逐个使用唯一能用的非自然能力——摄心术,务必让所有人都记得任天堂,不对,张敏早就咔嚓了。

        伪太监的生活是有趣的,任天堂差事在外人看来是幸运的,被分派到大王子朱见深那当门监,给未来的皇帝看门。每练习荒废好多辈子的武功,做完分内事吧,便在皇宫闲逛。他就一普通小太监,乱晃是不对的,被东厂和锦衣卫的人抓回去喝茶是不可能又不是法治社会,吊起来抽打盘问倒是必然,这时候短时间内打不过人家的任天堂只得龟孙子地摄心了,然后大咧咧地拽着督主的小金牌,逛了圈大内密处,好不自在。

        比较坑爹的是,才没当几天的门监,宫内就传开了年仅两岁的朱见深被册立为太子,他爹战败被俘,他叔成了皇帝。太后当然是防着新皇的,在太子边安插自己的亲信,一个叫万贞儿的大姐,也别怪任天堂将人家十几岁的妹子喊老了,这不,他苦体也才八岁,全无可比

        观察个把月,任天堂得出结论——太子注定杯具,是死还是被圈养得视乎皇帝的心狠度。可别怪任天堂黑心肝,你想想,哪个帝皇不想自己的儿子当皇帝,儿子大过天,侄子算个啥,滚一边去画圈圈吧,敢诅咒的话就灭掉。所以呢,新皇朱祁钰定然会想方设法让太子滚蛋的。

        虽不能让他人对太子哥好点,任天堂自己倒是能捣鼓出各种各样的有趣小游戏让东宫天天传出欢声笑语,万大姐就差没给任天堂竖拇指——开解太子有功。不过有些业余节目,得撇开万大姐玩的,给皇帝下这样的‘恶作剧’非他人能做,太子敢做是因为孩子他被教坏了,任天堂敢做那是区区一个皇帝这货压根没放在心上。

        朱祁钰最近很苦,急需去寺庙祭拜一番。

        走路能踏进一个伪装好的奇怪深坑摔了个骨折。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一天才被锦衣卫救出来,彻查发现那块垫在伪装的泥土下面的布料是他儿子的单,硬着头皮在孩子委屈的无辜眼神中揍他一番。

        站在湖边放松吧,不知哪个狗东西撞过来让不会游泳的皇帝掉进水里险些淹死,若非东厂,只怕就一命呜呼了。让锦衣卫找出凶手吧,一个个说严防之下理应连苍蝇都飞不进去,一怒之下,皇帝将那时守在院外的锦衣卫都砍了。

        此类事件层出不穷,朱祁钰深觉流年不利啊,以至于现在他都不敢一个人呆着,免得被不知名的鬼魅给害了。

        任天堂高手高手高高手,内力武功在经验值爆棚中,早就嗖嗖地超越那些大内高手了,遂带着太子围观不是难事。目睹一切过程,小孩也真心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

        子一天天过去,应正任天堂的想法,才三年时间,朱祁钰就坐稳皇位,联合大臣将太子给撤了,换上自己的儿子去风光。被撵出宫外的任天堂手拿着从帝皇的仓库的‘顺’来的钱,拖着沂王同学逛完整个都城。苦了的万大姐得像妈似的劳着给他们收拾房间。宫外的一切让见惯人冷暖的五岁小孩从心底里焕发开心,不认识的人可都比宫里的货色亲切。

        任天堂拍拍前太子现任沂王肩膀:“阿深,皇帝他终于被刺激疯了,封那不断给他制造麻烦和杯具的儿子为皇子,哈哈。”

        “……”啊喂那些事明明都是你干的好吧!沂王朱见深同志默默扭头,肩膀抖动着,憋笑憋的。

        沂王:“张敏,为什么不跟着其他人留在宫中?”

        任天堂:“大概是我讨厌皇宫吧。”金波宫他都不喜欢待,何况是封建的明皇宫。

        傍晚时分,两人带着小食拖着疲惫的体往沂王府走,捎带个比小王爷略小的孩子。孩子吧长的清秀水润,眼睛的弧线很漂亮,总让人错觉是个女孩儿。小孩是两人从小倌馆门口救下的,打抱不平的是沂王小朋友,动手用钱砸人装大爷的任天堂。打完良为娼的货色,用钱封口,恶霸模样就是沂王也生出想揍他的心思。

        一开始小孩可沉了,整天绷着一张好看的小脸,也不说一句话,更不吃饭,万大姐杀手锏哄,沂王必杀抓痒也不能让他有任何反应,人偶娃娃大抵如此。任天堂搓着下巴,不安排理出牌,将小孩给推倒在上,撕破衣服,YD十足地吻上小孩流线独特的唇,手技巧地乱摸,怎么禽兽怎么做。面瘫脸的小孩终是瞪圆眼睛,小声地不甘地哭起来,小手用力地掐痛了任天堂,任天堂才将人放开,坐在一旁。

        任禽兽抓抓脸,强硬地给拨开他手的小孩擦眼泪,“哈哈,我不是故意夺取你初吻的,你未来妻子不要抽我。”

        万贞儿:“=口=……”啊喂敢你小子喜欢男孩。尽职的保护者将沂王揽在自己的怀里。

        沂王皱眉,没有说话。

        大哭一场后,小孩终于肯吃饭肯说话,揍了任天堂一拳后也肯跟他说话,几人也就知道小孩叫雨化田,是被他妈给卖了的,为了给他就要被人做成人馒头的欠债爸还钱。万大姐和沂王小朋友对此唏嘘不已。

        任天堂倒是说了句:“嘛,那样只知道赌钱的人渣男就该做成馒头免得拖累人,阿田娘太笨了,儿子才是潜力股啊!”不顾雨化田小朋友的挣扎将人抱在怀里,沂王见状走过去在外围也抱了圈。

        万大姐抽搐嘴角:“……下,小敏你们再不放手就要憋死小田了。”

        “……”险些憋死的雨化田小朋友。

        人丁单薄的沂王府除却眼线,从那天后多了个叫雨化田的小孩。不受待见的平民小孩在对他好的三人外出后,吃饭都成问题,他从来不会说,默默地记下那些得势的人的嘴脸。小小的孩子聪明地拜张敏为师,他亲眼见过张敏杀人,懂得他的武功有多高。前来暗杀的黑衣人被张敏杀,清理尸体的是万大姐。最开始的惊讶过后,小孩已经懂得为自己打算,加入保护不谙世事的沂王,一随时有可能成为帝皇的潜力股。

        谁都不知道,这样一个弱小的没有地位的小子,后会有那样一番成就,就如同谁都不知道,废太子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大明的皇帝一般。
  •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