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烈火青春【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烈火青【完】

    任天堂对神崎加快进程表示开心,特地给他们做了让东邦色变的大餐犒劳,一帮人勾肩搭背的畅所言。见展令扬挂在几个同伴上舒服过头,任天堂想扑仓野吧被神崎抓着,搂在边。

    神崎靠在任天堂的耳旁道:“理沙最近很疲倦。”

    “对哦,哈哈。”任天堂揉揉痒痒的耳朵,扭头唇擦过神崎的脸,随后抬手要擦,却被摁着放下,“继续吃饭。”

    “…上面有油,腻死了。”

    “我不介意~。”神崎揉乱任天堂的头发。

    我们介意啊,抢食无力地东邦等心里默默吐槽,你们俩是大男人吧大男人,不要做这种让人误会的动作。仓野眼皮也不动一下地继续吃饭,神崎这家伙,得寸进尺惯了。

    任天堂靠在神崎的边,脑中却想到宫崎耀司的问题,总归是欠了对方一点什么。本来覆灭双龙会和帝国财阀势在必得,他们之间的仇恨算扯平,然而那件事还真是意外——

    那难得大醉过后,任天堂无一物一舒畅醒来,发现‘小弟’被紧致包裹,扭头发现它还在一痕迹同样脱得干净的宫崎耀司体内。任天堂愣了下,抓抓脸,苦恼着小弟在清晨动了几下便精力充沛,结果……任天堂遵循着本能又做了宫崎耀司,在对方愉悦并着恼怒的疲惫神色中,把人给做晕了(喂)。

    此后才小心翼翼地将人抱起进入浴室清洗,任天堂记得自己很温柔的,结果那之后宫崎耀司没鸟过他,虽然大半原因是为两只吃人不吐骨的老狐狸让宫崎耀司辛苦劳动。

    神崎扭过任天堂呆滞的脸:“在想什么?”

    任天堂:“耀司。”

    神崎翘起嘴角,一派纯良:“具体~?”

    任天堂:“我该怎么样弥补酒后乱犯的错。”

    “噗——”竖起耳朵的向以农呛到,宫崎耀司是吧,帝国的掌权者之一,是个男人!其他人抽搐嘴角,今天天气真好。

    “让我乱了你。”神崎托起任天堂的下巴,毫无顾忌的吻下去。

    东邦:“=口=……”啊喂这是神马神逻辑,他那个啥人家弥补就是被别人那个啥?!

    任天堂推开神崎,抓抓脸:“啊咧…好像是个方法。”

    仓野筷中的香蕉片掉到桌子上:“……”

    任天堂:“理沙失态,真难得,哈哈。”

    仓野伸手,无视神崎,一把将任天堂的脑门摁进香蕉蛋糕中。卡密桑麻什么的,见鬼吧!

    东邦:“……”

    ******

    在东邦主场动手,各界政协和帮会的配合下,荣升本第一黑道的双龙会首先被打下马,人员死的死伤的伤,坐牢的坐牢。没有双龙会地下支撑,帝国财阀相继在任天堂、仓野理沙、神崎润和迹部财团的紧密合作,暗中推波阻拦下被攻陷,从本第一的位置被拉下来,成为管理层重新洗牌的架空壳子。紧接着,迹部财阀从新登位,以比曾经更加高的姿态站立顶端,昭示着其雄厚的实力。

    伊藤家和宫崎家破产,这对本真是一番大动,那些失业的能被信任的人才相继被各家吸收,伊藤龙之介和宫崎政一这两位昔的老大一下子老了几十年一般,没了生存的动力。伊藤护更是颓废地任人宰割,好几次挑衅他人被打得满地找牙,他有实力有信心能重建繁盛,然而却没有人给他这个机会,所有地方都将他拒之门外。曾经那些他做得无比顺手却残忍的事,被挖出来,在互联网世界化的时代,但凡想要资料的都能查出,注定他不能翻的局面。

    任天堂找到伊藤父子破产后勉强度的破烂房子,面对烂醉如泥的两人羡慕有愤怒有怨毒也有的视线,任天堂蹲在地上,一根手指伸出,对准瘫在地上的伊藤龙之介,笑的分外灿烂,牙齿只只晶亮,“啊咧,这就是所谓的丧家犬。”

    伊藤龙之介愤怒地一拳抽向任天堂,却被任天堂单手抵着,用力一扭,骨骼错位的响声和伊藤龙之介的闷哼声一并进入任天堂耳中,“哈哈,从最高处摔下来的感觉是不是比云霄飞车刺激,伊藤龙之介。好奇怪,为什么你们都摔不死,难道是传说中的阿强附,威力max?”

    “伊藤忍你!”伊藤护一酒气地站直,挥拳就往任天堂欠扁的脸揍,前面有伊藤龙之介的版后面还有勇气攻击,‘学不乖’这样的词汇用在醉鬼上最合适。伊藤护被站起的任天堂反提腿横扫,嵌进墙壁内抠不出来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哈哈,我来宣判我的胜利。”任天堂森森地感觉到一种成就感以及憋闷的空,嘛,总会被填满的,“帝国财阀和双龙会是我们和迹部财阀一手促成的本第一,也是我们‘借’东邦的手,毁了最厌恶的你们。太高兴了,哈哈,你们居然变成这么个…唔…熊样!”

    “你一直在处心积累为她报复,因为是我们的人杀了她。”

    “恩,答对了。”只是一半。伊藤护是毁掉任天堂珍惜的那段人生的混蛋。

    任天堂不会再对这对父子如何,他需要他们就这么落魄一辈子,直到在怨恨和饥寒交迫中死亡。

    报复完毕,任天堂绕着二郎腿告别满足回家的东邦,在神崎宅舒服过,跟神崎、仓野相处愉快。

    同样能釜底抽薪的还有宫崎耀司,结果在他是否接受。

    迹部向宫崎发出邀请,不计前嫌,请对方成为迹部财阀的顾问。宫崎耀司对双龙会和帝国财阀的心血哪怕之后逐渐被架空,也不容许他接受迹部财阀抛出的橄榄枝。

    “耀司,宫崎妈妈那种传统的本夫人,习惯无忧无虑地过着舒服的生活,然而多少人能这样不计前嫌提供你这样一份确保优越生活的工作?本内不可能了,外国的话,你舍得让宫崎妈妈一个人留下,或者在外面颠沛流离?”任天堂按照之前与理沙、迹部等人对过的口供,有模有样地道,最后话锋一变:“敢说舍得就揍趴你,哈哈。”

    迹部:“……”

    宫崎耀司凝望对宫崎家和伊藤家破产一点不关心甚至更愉悦的人,恼怒却恨不起来,就算忍有掺一脚,他也没资格斥责,忍只是在报复…而已。闭上眼,最终一切化作烟云,真的不舍得让母亲劳,有母亲是一件很好的事,“我…接受。”

    监控录像将画面展现在仓野理沙和神崎润眼中,仓野理沙突然想起之前两只老狐狸和那只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小狐狸被设计针对宫崎耀司的那件事,“你是在给他机会?”

    神崎润上扬的嘴角依旧没心没肺的附带感染力:“谁知道呢~!”

    那样的事,对宫崎耀司这样执着的人来说,未尝不是提供另一个机会。

    ……

    同样成为迹部财阀的工作人员,神崎润和宫崎耀司过上暗自较劲的子,仓野这位收高薪的‘网管’每扶额,对那位作为中心思想的曾经的神现在的坑爹青年抱三十万分的鄙视,这样三个男人不得不说说也说不清的事件何时是个头,大概是一辈子了吧,仓野深有感触。

    直到很多很多年后,大家都老的爬不动了,那两个迹部财阀的高退休金货色依然每针锋相对,以前还能斗智斗勇,一把年纪老头子的人了,都是倚老卖老地炫耀着曾经的辉煌,顺道打击对方,然而每次提到体状况较差,早去的那个人,总会有很长时间的沉默。

    即使相伴到老,也总会有先走的,仓野老看着成长的孙子,无奈地鄙视单一辈子的三人,却也感动于他们的…友。这是友的话,连仓野自己都不相信。

    作者有话要说:卡密桑麻=神,读音而已,咳

    准时咩???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