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烈火青春【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做什么?神崎润扬起无比可的纯良笑容,扫一眼来人,“做有趣的事。”语毕肆无忌惮地低头,啄吻着少年的唇。

    怀里无意识的人突然半张开眼,打蛇随棍上地一手扶着神崎的肩膀,一手穿过神崎黑色的发丝绕到脑后,压着他的头,加深挑衅般的吻,与神崎润那种玩闹般尝试的吻不同,少年撬开神崎的唇,舌头钻入口中,舐缠绕,随意探寻,草草扫过,痒痒地量撩拨神崎的自制力。接吻呵出的气在冬里迷蒙了的神崎的视线,暗自隐藏的念头被引导出来,搂着少年腰部的手下意识收紧。

    一直以为是合作人被灌醉那啥,但事实是两人你我愿,迹部景吾抽了抽嘴角,敢他大爷出声阻止是件很不华丽的事。两人吻的天昏地暗,迹部被凉飕飕的冬冷风刮了脸,啊喂那两人下限死了么,当街呢一边的警卫都聚精会神了,手都往哪里摸…迹部一额黑线,五指一张按在脸上,惯常的耍帅动作变成了扶额。眼睛从指缝间诧异地看见一抹人影掠过,回神的时候伊藤忍已然被另外的人扶在怀里,重新闭上眼睡眠正酣,来人是双龙会的宫崎耀司。迹部大爷很不华丽地抽抽眼角,他还能睡得更快一点。

    “忍醉了,我带回伊藤家就好,不劳神崎先生费心。”宫崎耀司浅笑,锐利自眼中一闪而过。

    神崎润唇,做出‘请便’的手势,嘴里却清晰地说着:“伏特加和哈密瓜苏打的味道,不错。”

    宫崎耀司面色不变,鞠躬后带着人离开,上了伊藤家司机的车。

    神崎润老神在在地凝神,跟迹部这位合作人打个招呼,保持微笑驾车离开。据为己有的话,也不错。

    剧终散场,前面三人各自回家,迹部大爷站在雪地里风中凌乱,这是疑似三角恋的男人间的…友戏?太…不华丽了。

    回望一眼伊藤护生宴会场,迹部后跟着桦地离开会场。伊藤家,还能如此铺张如此繁荣多久呢!

    ……

    宫崎耀司一直压制着不安分的家伙,将人送回房间。才帮对方盖好被子,不料,便被拉扯领带,重心不稳地整个人摔在忍上,有点狼狈地撑起体,唇却被对方的覆盖,忍的舌头撬开他紧抿的唇,直往里面探寻挑逗。宫崎耀司呼吸急促起来,不同上次的纯粹贪食,这次明显带有那方面的暗示,挑衅够了,很快地退出,牙齿摩擦着宫崎的唇,末了垂下头,皱眉唇:“味道不同了?”

    宫崎耀司楞过后笑了,俊秀优雅,一手依然支撑体,一手却提起对方的下巴,俯下头采取主动。不同又如何,只能是更好的。

    忍比宫崎想的更…急切以及开放,两人的衣服早已脱了一地,层层叠叠在一起。两人都不是轻易让步的主,宫崎却从没想到,忍的实力那么强,力气跟瘦弱的体不相配,爆发力惊人,早已翻在他上面,一手锢他的双手,一手在他体上燃点火种,下落到向男人傲然,将其包裹在手掌中,宫崎不甘示弱地同样覆盖对方的,比试般一股脑的将技术用在上面。棋差一着,忍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技术,让宫崎首先沦陷,闷哼一声,脑中瞬间空白。

    忍的文吻贴近皮肤一直往下移,在锁骨逗留的时间更长,舌尖技巧地撩动,手指捉紧机会一举进入让宫崎难以启齿的地方,因□染上胭红的脸,白了一点,前一刻愉悦到最高点而脱力的体却不给宫崎喊停的机会。

    “我想要你。”在宫崎耀司上印上很多印记的毛茸茸的黑色脑门抬起,半合的眼空洞得找什么填满,直白的让人胆颤,兴奋却沿着脊椎一直往下。

    说出这样的话的家伙,不可能等你回答,或者会听你意见的,所以不等宫崎做出反应,就被攻陷,占领……

    ……

    结束给猎鹰的难题,仓野理沙见着相继回来的东邦几人以及神崎润。

    看似心很好的神崎让仓野加快进程。发现忍没有回这边,仓野狐疑看神崎一眼,耸耸肩,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动作,在展令扬的眼皮底下进行‘谋诡计’。不是想查么,那就让你们查出‘真相’。有些事,不需要自己出面的最好不出面,招人嫉恨可不是好事,他们可都是普通的市民而已。

    一个伪·双龙会掌控本计划在Spider终于松口被Eric‘侵入’下,呈现在东邦人眼前,那些少女少年们的惨剧,那些被破坏的家庭,那些被杀的人,刺激着正义感不弱的少年们。

    仓野远程指导,安排好的真·饵少女将在几内被内线放走,跟东邦来个美丽的相会。那些政协的把柄,是时候放到他们的电脑中让他们就范了。

    “帝国和双龙会,会按照我的方程式走。”

    “你怎么心急了?”

    因为伊藤家和宫崎家没有存在必要了,“最近太无趣了吧。”

    “……”

    神崎上扬的嘴角,一如既往的随意无所谓,然而却多了点深意,仓野不再深究,有些朦胧的感觉,心里知道就好。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K,她的妹妹安斋真子被杀。那个自认为代行神职的恐怖组织,锅里反,还未开展可笑的计划,已然将有地位却还不能震人心的主事者杀害,那是神崎才找到,疼着的妹妹。

    在仓野凭借黑客技术的追踪下,神崎润赶到只能紧抱血缘至亲的妹妹尸体,心痛到窒息,瞬间涌出想毁灭一切为妹妹陪葬的想法,这个需要被惩罚的世界,太恶心。大抵那便是心如刀割,痛不生。

    当时发生什么了?伊藤忍划伤自己的手,又划伤他的手,伤口贴合,血液纠葛,伊藤忍紧紧地抱着绪失控的神崎润,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这样我们就是兄弟了,所以你不是一个人,阿润。古装片都这么演的,哈哈。”

    “……”

    设计双龙会势力与群龙无首的恐怖组织狗咬狗骨,最终恐怖组织毁于一旦后,神崎润发现同母异父的弟弟音弥。接触,试着对音弥好,想要这样一位血亲,然而努力付诸东流,对方并不接受他这位父亲在监狱坐着的哥哥。音弥不愿意承认的这个亲人,却有个伊藤忍接受,宽慰,陪伴。

    也许那个时候开始,友玩伴的感就变质了,是亲

    是亲人的话,只要你想做,那便不计代价的帮你。这份薄弱的在从前完全没说服力的力量,只有伊藤忍全心信任。

    伸长手,张开的指缝,展现的是月色。猛然一握紧,神崎润今天才猛然发现,原来他还可以要的更多。

    ******

    无论是帝国财团还是双龙会,都受到源自各方的打击。

    旗下的赌场被不断踢馆,每次都埋伏不到不同的人;商业机密泄露被贩卖,导致高层人心不安;那些被打击过的财团联合起来,以迹部财阀为首,购买侵吞帝国的股权,同一时期帝国财阀资金周转不灵;双龙会总部被已然沉寂下去的两大帮派外加很多细小帮派以手冢老头为首强攻,死伤无数;相好政协一个个置事外,落井下石,一个个据点被白道清查……

    这明显是有目的的针对攻击,宫崎耀司和伊藤护忙得不可开交,更枉论两只逐渐不管事的老狐狸,急得如锅上的蚂蚁。神凝重,谩骂声时有出现,压迫感让几人食不安睡不足。然而三人更多的机密谈话隔绝了宫崎耀司的加入,如同弃子般不被承认,就连对双龙会的影响力都逐渐被剥夺,只差总长的位置,深深地刺伤宫崎耀司的人格和自尊。

    即便如此,宫崎耀司仍然帮忙,倾尽全部势力,去挖出主事者,苗头逐渐指向几个人,几个背后势力强大,不能乱动的少年,显然这点,老狐狸们更早查出,硬是不吭一声。

    隐瞒和努力让宫崎耀司心力憔悴,结果正好让他没心力联想起多前的事,没心力联想…某个让他挫败的事实。

    仓野理沙:“神崎你何必这么设计宫崎耀司。”

    神崎润:“大概是,有趣吧。”转在背对夕阳,笑容在暗影下变得深沉:“呐~,仓野,人越是付出,在被那份背叛时,会越痛苦哦。”

    望天,啊剑的节掉一地了,碎成渣渣,真的

    J啊为什么你是J,神崎帅哥,啊剑萌你萌的不行,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气质美嗷

    扭头】啊剑最近看很多高【哔——】,所以苏了的话,接受不了的话,抽啊剑吧【殴打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